「回武天域不急,我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回去的路線,那就可以放鬆很多了,而且回去之後,一定會面對許多事情,所以在回去之前,我還是要增加一定實力的,先把這破碎聖界煉化了再說吧,等煉化了這個破碎聖界,那我的實力和龍行亂也差不多了,這種實力再回去,那想必是能解決很多問題的。」

暗道一聲,下一刻方恆就直接在自己打出來的山洞之內盤坐下來,身體一震,五彩造化之力釋放,同時方恆拿出了一塊藍色巨石,讓自己的造化之力開始和其融合起來。

時間就這麼緩緩的過去,眨眼間,就過去了七天。

七天之後,這藍色的破碎聖界巨石,突然被方恆的五彩造化之力染上了一層五彩之色,一股強烈的氣息從方恆的身上釋放出來,眨眼間,方恆就有了一種神秘莫測的統治力,這股統治力,是讓虛空中的靈氣都主動向著方恆臣服的,方恆沒有想做什麼,這些能量就已經主動臣服了。

「我這還只是收斂著力量沒有釋放,我要是真正想釋放力量的時候,那該多恐怖?而且,我這還只是有了兩個破碎的聖界,有兩個破碎的聖界在手,就有這種力量,那真正的聖境強者該是什麼力量?真是可怕。」

感受著自己的氣息變化,方恆也是暗道一聲,他現在對著聖境存在的能量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了,那真的就是高高在上,已經不能用能量來衡量的力量了。

「沒有突破神武之前,神武之下,皆是螻蟻,突破神武之後才明白,聖武之下,皆是螻蟻,那不知道聖境之上,那傳說中的至武,又是什麼?」

腦中劃過了一道念頭,方恆現在,是真的感覺到了武道的浩瀚了,這真的就是沒有止境的一條路,能走在這條道路上,是幸運的,永遠都有前進的目標,同時,也是不幸的,必須要面對無數的血雨腥風。

轟!

突然間,就在方恆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方恆所在的山峰山洞,突然被人打破了,只是瞬間,方恆所在的東腹內就出現了十幾個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氣息寒冷的冰雪神界之人,另外有兩個,卻是身上充斥著魔神氣息,武天域魔域魔神族的人!

「嗯!」

一看到這個情景,方恆也是眼神一縮,下一刻就道,「原來如此,冰雪城的人吧,你們兩個魔神族,你年輕一點,而且修為還很不錯,那你應該就是魔虎了?」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聽到方恆的話,這群來到這裡的人也都是楞了一下,那個年輕的魔神族人也是點點頭,「不錯,我就是魔虎。」

「看來我是沒猜錯了。」

方恆點點頭,「我殺了你們魔神族的人,你們魔神族的人身上都有著魔神氣息,誰殺了誰就有,你們應該就是察覺到了我的氣息,所以過來了吧。」

聽到方恆的話,這個魔虎也是眉毛一挑,點點頭道,「你說的全對,我們本來到了這個小世界,只是想談一些合作的事情,而且我們已經談成了很大的成果,可就在這時,我卻察覺到了魔神氣息,所以就過來看看了,沒想到找到了你,看你這麼年輕,氣息這麼強,那你應該是在十界域內的混亂戰場殺了我們的人吧。」

「不錯,我殺了四個半聖,都是你們魔神族的。」

方恆直接點頭承認,「不過那種地方,不是你殺我,就是我殺你,你應該明白。」

「我的確明白,我也理解,但是,這不代表我就能認同。」

魔虎也很乾脆,「你殺我族人,那我就要殺你,不然,我魔神一族威嚴從何體現?我想你也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當然。」

方恆點點頭,「但同樣的,我明白,我也不能認同,畢竟你是要我的命,所以,我得反抗。」

唰!

話語說完,方恆的手掌就是一抽,頓時,他在腰間的真武劍就直接出鞘了,出鞘的瞬間,嗖嗖的劍氣就四散而出,眨眼間就讓這些圍過來的人身上的衣衫都出現了很多的裂痕,這頓時讓四周的高手都是一驚。

「你很強。」

感受到方恆的這個氣息,這個魔虎點點頭,「高階神武,卻擁有這種劍氣,也怪不得能殺我魔神族的四個半聖了,不過,我們的實力卻更強。」

「是么?就憑這幾個冰雪城的廢物外加你們兩個?」

方恆笑道,「當然了,我得承認,你的實力還算是不錯的,你旁邊這位么,我看不透,不過相比和你也差不多,所以,正面戰鬥,我或許會不如你們,但是遊走戰鬥,我就能把局面拉平,等我遊走吧冰雪成的這些人都給殺了之後,你們倆,我想戰就戰,想走就走。」

「你很有信心,說話也很有道理。」

聽到這話,魔虎點點頭,「但是你有一點說錯了,我旁邊的這位,實力可不是什麼和我差不多,他是遠遠超越我的,他是我們魔神族的長輩,是我的叔叔,魔聖,魔音。」

轟!

話語說完,這看起來樣貌普通,從頭到尾沒有說任何話的年輕人也是驀然釋放了一股恐怖的氣勢,眨眼間,這方圓數十萬里的天地虛空,都開始飛快的扭曲起來,恍若真正的世界君王,開始降臨!

「什麼!」

感受到了這個氣息,方恆當場也是驚呼一聲,他也是沒想到,在這裡,他竟會遇見魔道聖武,還是和他有仇的魔道聖武!

「你潛力不錯。」

就在這時,這個魔聖魔音也淡淡說話了,「所以看在你潛力不錯的份上,給你一個活命機會,貢獻出你的世界靈魂三分之一,我收你為弟子,等這次事情辦完之後,我會帶你回我們魔神族,然後把你改造城魔神族存在,接受這一點,你可以活著,不接受,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這話一出,方恆的臉色頓時變了。

他是真的沒想到,事情會突然出現這種變故,這裡竟會突然出現一個魔神族的魔道聖武!

當初大少主給他的消息,只給了他一個魔虎的消息,哪裡給他這個消息了,他要是知道這個消息,那早就走了,豈會在這裡浪費時間!

「在我回答你之前,我有一個問題想問。」

方恆認真道,「你堂堂魔聖,怎麼會來這個世界?難道是專門來抓我的?」

「怎麼可能。」

魔虎這時候一搖頭,「你還不值得我叔叔親自出馬,我叔叔這次和我來這裡,其目的,就是和這個世界的冰雪城城主達成我們魔域和冰雪城的一些交易,確定我們的友好關係,你不過是我們湊巧碰到的,所以不要把自己看的那麼高。」

「換句話來說,我這是運氣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苦笑一聲,「沒想到,運氣這麼好。」

「別說這些廢話了。」

魔音這時候淡淡道,「現在,給我答案吧。」

「我同意。」

沒有任何的遲疑,方恆當即身體一震,下一刻,一股濃郁的五彩靈魂光華就開始釋放出來,直接到了這魔音的面前了。

魔音看了一眼之後,點點頭,下一刻就袍袖一揮,頓時把這五彩靈魂光華給收走,方恆的臉色也是立刻一白。

就這一下,他就知道自己的命已經被控制住了。

只是這也沒辦法,反抗,就是死,哪怕方恆有破碎聖界在手,還是兩個,再加上一身本事,只是這些加起來,也統統不夠和一個聖武對抗的。

敢動手,那就只有死,這不是說說的,這是能通過完美血脈感覺到的,那他當然只能乖乖聽話。

「很好,你真的是個聰明人。」

就在這時,魔音也是淡淡說話了,「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徒弟了,現在,跟過來吧。」

「是。」

沒有任何遲疑,方恨再次一點頭,下一刻就身體一動,直接到了魔音的背後,同時魔虎也是笑了笑,道,「恭喜叔叔,獲得一個強大的弟子,不過那四個被殺的族人……」

「這些你就不用你管了,我會處理其他族人的憤怒。」

魔音淡淡道,「而且現在你該關心的,也不是這件事情,而是你的妻子和你的岳父,你把他們處理好了,我們魔神族獲得的利益也就多了。」

「叔叔說的是。」

魔虎這時候也是眼神一縮,下一刻就道,「那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先回去吧。」 ?「嗯。」

魔音點點頭,下一刻魔虎也不再停留,身體一動,就直接破空消失,下一刻,魔音帶著方恆也是飛快跟上了,眨眼間,就離開了這座雪峰。

方恆跟著魔音一路飛行,很快就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冰晶城池,這一處城池,和天雪城沒什麼太大的區別,都是寒冰力量濃郁,對此方恆已經習慣了。

進入城主府客廳,很快,方恆就看到了客廳中的兩個人,一個是坐在傷手處的白衣中年人,此人氣息如有若無,已經完全和這個世界融為一體,只是一眼方恆就看了出來,這就是冰霜城的城主。

至於另外一個,則是一個美麗的少女,這個少女此刻正坐在這中年人的旁邊,一身氣息和這中年人極為相像,只是沒有這個中年人那樣舉重若輕,融入世界,散發著一股凌厲的寒氣。

「這應該就是魔虎的妻子了吧。」

腦中念頭一閃,下一刻,方恆就聽到了幾道聲音。

「呵呵,魔兄,孝,你們回來了。」

冰霜城城主這時候笑了一聲,站起身來道,「看你們的樣子,事情應該是解決了。」

「呵呵,算是吧。」

魔音笑了一聲,下一刻就轉頭道,「徒兒,出來一下,讓冰霜城城主看看。」

「是。」

聽到這話,方恆再次一點頭,下一刻就直接邁步,從魔音背後走了出來,對著冰霜城主就是一彎腰。

「晚輩方恆,見過冰霜城主前輩。」

「哦?你就是方恆!」

冰霜城主這時候也是眉毛一挑,笑道,「你這杏,倒是挺厲害的,進入了我們冰雪界,偽裝力量身份,潛入天雪城主府,在天雪城主府表現優異,甚至還幫他們奪取了一條冰雪森林的靈脈,之後獲得他們大少主的青睞,推薦去了十界域,回來之後,天寒城副城主徐龍被你斬殺,那時候天雪大少主才反應過來,你是武天域之人,現在天雪城,天寒城兩大城池的人都在找你要殺你,你卻出現在了這裡,呵呵。」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聽到了這話,方恆也是心中苦笑,面上卻是淡淡道,「不敢當冰霜前輩誇獎,晚輩也是僥倖而已。」

「你的確是僥倖,如果不是你已經被魔兄收為弟子,那就算是我見到你,也得殺你了。」

冰霜城主笑了笑,「不過么,世界上沒有如果,你既然已經成了魔兄的弟子,那身份轉換,對我們來說也是游泳了。」

「冰霜兄肯給我這個面子,我是感激不盡的。」

魔音聽到這話,也是笑了笑,道,「不過天雪和天寒那邊」

「這件事情我不能站在你這邊,至少明面上不能,因為我們冰雪十二城,是一體的,我只能說我沒看見。」

冰霜城主笑著道,「其他的,我就管不了了。」

「這就行了。」

魔音這時候卻是笑著一點頭,「看不到,就可以了,因為用不了兩天,我也會回去了,等我回去的時候就會帶上他的。」

「呵呵,者最好不過。」

冰霜城主也是小道,下一刻就手掌一伸,做了一個請的動作,「來,魔兄,請坐吧,還有孝,你也坐,接下來,咱們在商量一下我們冰霜城和你們魔域交易的細節。」

「好。」

聽到這話,這些人也都是坐了下來,開始飛快的談論起了一些交易的事情,無非就是你有什麼資源,我有什麼資源,交易的財物是什麼等等,對於這些,方恆是不怎麼關心的。

方恆現在的注意力,全都在那個少女的身上。

他知道,這個少女就是冰靈,冰霜城主的女兒,魔虎的妻子。

他能看的出來,此刻這個冰靈,體內已經有了一股生命之力了。

這股生命之力,不是能量,也不是那種功法武學,這就是一個純粹的生命,完完整整的生命體。

「懷孕了,而且看這胎兒的生命力就知道,一旦他出生,那他將是冰雪和魔神血脈的融合存在,這就是雙屬性血脈,未來調教好了,定是一個絕世高手。」

暗道一聲,方恆的完美血脈計算一切,他自然是能知道這個胎兒的厲害的,以後只要出生,那將是絕對的天才,同時方恆更清楚,由於父母身份的緣故,這個孩子,將會成為鏈接冰雪和魔神一族的橋樑。

他的身份,無比重要,甚至說的直接一點,這個胎兒,就是冰雪和魔神一組的合作保證,是信任的結晶。

「看這冰靈的修為,是高階神武,不過么,由於有身孕,他的實力恐怕要大大縮水,也就是說,她最多只能發揮五成力量,這對我來說,就等於是一個沒有力量的普通人。」

方恆念頭不停閃爍,「而她的身份,以及她懷著的生命,都是那麼的重要,代表著的是魔神和寒冰的信任,也就是說,如果我把她控制住了,那就等於我把整個魔神族和冰雪神界的合作就控制住了,魔神族為了和冰雪神界合作,連魔音這種聖武都親自過來,可見這冰雪神界對他們魔神族有多重要,而這麼重要事情的命門,就在我的旁邊,這是我翻身的大好機會。」

方恆非常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超過三分之一的靈魂世界本源交給了這個魔音,這意味著方恆的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換句話來說,他想反抗,那是做夢,他本來覺得他唯一的機會,就是等出去之後,傳音給狂神和聖丹城主以及神隱,讓他們三個幫忙,只是現在,峰迴路轉,這個么重要人物就坐在自己旁邊,那方恆豈會不心動?

「不過動手卻有難度,兩大聖武,冰霜城主,魔音,恐怕我只要有一點不對勁,那就會瞬間被抹殺,所以要動手,那一定是要找機會的,千萬不能有任何的失誤。」

心中想著,方恆也是凝重起來,他知道,從現在開始,他必須要全神貫注的等待機會出現了。

很快,一個時辰過去了,大廳中的談論沒有停止的跡象。

接著,第二個時辰過去,雙方的談論,已經快要到了結束的時候。

這時候的方恆就有些著急了,他知道,最好的機會,就在這了,一旦今天這個冰靈走了,他在想抓,基本是做夢了。

很快,談論就已經完畢,暗中著急的方恆,突的心中苦笑起來。

他知道,機會沒了,怕是接下來,他還是得等出去之後狂神他們三個的幫忙了。

只是就在這個關頭,一道話語卻開始響起,只見魔音淡淡道,「方恆,過來,把這魔神丹給大家分一分。」

「是。」

驀然聽到了這個吩咐,方恆頓時心中一喜,面上卻不懂聲色,恭敬的從魔音拿了幾個瓷瓶,然後開始飛快的在廳內分了起來。

等方恆的吧手裡的瓷瓶分的差不多,最後到了冰靈面前的時候,一道話語突的響了起來。

「等等。」冰霜城主淡淡道,下一刻就看向了魔音道,「魔兄,冰靈已經懷孕了,這魔神丹有用?」

「當然有用,固本培元,加強靈魂世界,同時期內蘊含的我魔神一族對於武道的感悟,這對胎兒是極好的。」

魔音道。

「這樣么?呵呵,那好,靈兒,把丹藥接了吧。」

冰霜城主笑著說道,頓時,冰靈也是一點頭,手掌探出,向著方恆伸了過去。

「機會來了!」

就在這一瞬,方恆也是眼神一縮,手掌驀然探出,一把就抓住了這冰靈的手掌,另一隻手手指點出,一下點在了這冰靈的腦門上,當懲讓這冰靈的身體嗡的一聲,直接消失無蹤了!

轟轟!

接連兩道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開始傳出,只是瞬間,方恆的身體就狠狠震蕩了兩次,口鼻都開始同時噴血!

這是兩大聖武,魔音和冰霜城主同時爆發的氣勢撞擊,方恆已經受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