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再說。」江離一笑,他的精神力的確很強,這一點同等級的人誰都追不上,弟弟的精神力很強,但卻沒有到一個次元單位。

他現在是3個次元單位,這兩兩一比較,江濤的震驚是必然。

兄弟二人回到家裡。

「哇,這個房子好大,都是我們的?」江濤看著島嶼,上面高塔,別墅,實驗室,還有大油輪,許多機器人,海上橋樑,能量熔爐…….這些建設,差點跳起來:「哥,才兩年不見,你居然締造出來這麼大的產業。」

「二哥,你終於回家了,兩年不回,我還以為你在外面遭遇不測了呢。」江萱立刻跑出來。

「呸呸呸!」江振東夫妻走出來:「說什麼話呢,你二哥剛剛回來就詛咒他,死丫頭是想挨打。」

「我不管。」江萱伸出手來:「二哥,我要禮物,大哥這兩年給了我好多禮物,你第一次回來,一點東西都不帶的話,那太傷心了啊。」

「沒有問題,我就知道你會要禮物。」江濤手一翻,一口晶瑩的小劍就出現在手掌上,這小劍上面一層層的花紋,隨手一揮,就產生了一股煙雲,強大的靈力從上面散發出來。

「飛劍!」

江離一驚:「這飛劍好強的靈氣,而且極為純正,正氣凜然,不是邪魔飛劍。」

這口飛劍是絕對的正道飛劍,而且品質極其的好,有一種純正的浩然正氣,比起七殺陰魔劍要好得多。

「哇!」江萱就要上去拿。

但是那飛劍突然飛起來,居然散開,化為一道金屬能量氣流,在空中凝聚成一個字。

這個字是一個奇怪的字體,是修真世界的文字,不過江離看得出來,是個「正」字。

然後這「正」字就飛入了江萱的身軀中。

給大家推薦一本上架的新書:低調術士

簡介:世間正邪之分不在於術,而在與人。

2012年,千百年來奇門江湖中最有可能觸摸到「歸真」之境的天才術士蘇淳風,遭人暗算身受重創,又驚聞父母雙亡的噩耗,從而走火入魔身死道消,機緣巧合下強大的靈魂穿越時空,重生回到了1995年中學時期。

這一世,他不想波瀾壯闊,只想平平淡淡。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這是最高明的正道飛劍,經文之劍,最難煉製,是一篇經文,煉製成飛劍,每一口劍修鍊成一個字,千百飛劍都化為不同的字體組織起來,這樣的劍浩瀚,無匹。」

江離一看,就想起來修真世界之中,最高明的一門飛劍。

經文之劍。

「哥,你也知道這個?」倒是江濤愣了:「這是那個神秘世界之中,最高的奧義,這是一篇經文叫做『天之正道經』,一共有一千二百九十六個字,修鍊者要煉製飛劍,就必須要煉製一千二百九十六口,每一口飛劍都是不同的文字精奧所化,最後飛劍練成,組成一篇經文,一旦祭出,幾乎是鬼神震驚,斬殺一切,壓制一切。」

「這一點在星空大學中學習過。」江離小小撒了個謊,其實星空大學中也沒有這麼秘密的東西,是他夢回修真世界獲得的信息。

這劍的威力比七殺陰魔劍大多了,也難以煉製,其中更是蘊含浩然正氣,還有一股經文的奧義滋潤心田,對於人的參悟很有幫助。

這是正道之間,沒有負能量。

江萱獲得之後,可以把劍氣煉化進入身軀,就是一股能量,和肉體結合。因為這劍已經被原來的主人煉化得沒有雜質,純粹是能量體。

「妹妹,這是飛劍,我在接下來會告訴你運轉氣血,把飛劍融化進入身軀內部,最後成為身軀的能量,這飛劍就可以徹底成為你身軀的一股能量,想發就發,想收就收。」江濤解釋起來:「你擁有這東西,星空大學考試也檢查不出來,到時候在考試之中,完全可以考上。」

「這飛劍的確是厲害,融入身軀簡直完美無缺。」江離點點頭,這劍不是金屬,而是一股氣,一股浩然正氣,大罡乾坤。

練這經文劍,不是用金屬煉的,而是極其強橫的高手,起碼是坐忘境界吸收能量,以自己鋒利的精神,凝聚成經文,化為神劍,養陽剛之正氣,專破邪魔。

如果七殺陰魔劍遇到這劍,那簡直就是完敗。

「老弟,你在家準備呆多久,我看時間呆不長吧。」江離問道。

「不錯,我只能在家呆個幾天,部隊就有事情回去,依舊要回去戰鬥啊,現在人類和修真世界的戰爭越來越浩瀚,誰都抽不出時間來。」江濤貪婪的看著家裡的一切,「真的想在家裡多呆一段時間,多陪陪爸媽,可惜。」

「去吧,好男兒志在四方。」江振東一揮手:「來日方長,爸媽不需要什麼,現在生命都很漫長,幾十年的時間消耗得起,如果是兩百年前的國家時代,爸媽只能夠活七八十歲,那還不想你們出去,但現在就算按照這個節奏,爸媽還可以活一百歲,你還怕見不到我們?」

「是啊,只要你自己安全就好。」媽媽也在一旁道,雖然她看起來明顯捨不得兒子。

「真好。」江濤說著。

「什麼真好?」江萱問:「二哥,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我們一家人在一起真好。」江濤喃喃道,「真想永遠在一起,我們一家人就這麼快快樂樂的生活,那才是幸福啊。可惜,人都有生老病死,只有神才可以留住時光,留住家人。」

「不要緊,隨著科學的發展,我們的生命會越來越長。始終人類會邁入不死的境界。」江離倒是很有信心,「到時候我們一家人可以永遠在一起。」

「嗯,我會為了這麼目標努力!」江濤一握拳:「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江離也道。

滴滴滴………

就在這時,江離的光腦晶元再次響徹起來,上面出現一封郵件:「江離同學,速速回到星空大學,有重要任務。」

現在他已經是星空大學的老生,就必須要完成各種任務。

「弟弟你在家裡陪爸媽,教導下妹妹,我回去有任務。」江離本來想和弟弟多待幾天,可惜星空大學的任務不能耽擱。

「去吧,小心一些。」江振東叮囑:「一切小心,星空大學之中恐怕有人對你不利。」

「這點放心,誰都奈何我不得,江家江天河殺我,結果被我反殺,誰想對付我必須要付出足夠的代價。」江離讓爸媽徹底放心。

「弟弟,好好照顧爸媽。」江離再次吩咐。

「放心吧,有我在,誰都別想動爸媽一根汗毛。」江濤發誓。

江離又說了一會兒話,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這裡,乘坐戰艦經過蟲洞跳躍到了帝王星上。

江濤回來,家裡又多了一大支柱,他可以放心在外面戰鬥,積累,提升實力。

一到學校,他就去老校區報道,已經不是新生,而是老生,而原來的新生校舍要騰出來給今年的考生運用。

浩大的新生考試,就要在幾個月後進行,今年不知道會出現一些什麼人物?也許妹妹修鍊之後,可以提前報名。

星空大學考試超過年齡不可以報名,但沒有超過卻可以,比如唐嫣才一個小女孩,照樣報名考試,只要你不怕死,生命力夠強。

早一點考入星空大學,早點學習增強實力。這是必須的。

「你已經脫離新手學院,現在你的房間宿舍分配在老校區三十一棟,7089號。」一波波的郵件信息發送過來。不過江離和導師洪黑獄建立基地,根本不要待在房間。而且這裡容易遭到攻擊,萬一外星球土著前來,第一個攻擊的就是這裡。

「還是去任務大樓,看看這次給我的到底是什麼任務。」江離直接前往了任務大樓。

不一會兒,到了大樓內部,只見裡面到處都是前來接任務,或者是繳納任務的學生,全部都是老生,新生第一年就是訓練,是不需要做任務的,當然自己也可以選擇做,但老生就是強制性的任務,要為星空大學做貢獻。

「江離同學,您的任務是去大乾帝國刺探情報,竊取土著的最高機密,同時找機會破壞大乾帝國的龍脈和風水陣眼,導致對方國運下降。您的隊友是4個人,隊長叫龍天狼。其餘三個隊友,分別叫羅正男,段超,蕭狂。這一次的任務非常重要,星空大學一共派出數十個小隊,希望你們這個小隊的人,共同奮鬥。出色完成任務。你的4個隊友已經報到,現在就差你一人沒有報到。」

「報到。」

江離點了上去,這四個隊友的名字他都不知道,但可以看得出來是老生。

「您已報到,請在這裡耐心等待,郵件已經發給4位隊友。等人聚集齊全就可以開始了。」光腦一絲不苟。

江離也就在這裡耐心的等待著,他絲毫沒有焦急,晉陞常定之後他的心靈時時刻刻都非常寧靜,不為外物所動。

大約過了四五個小時,外面的天色黑暗下來,到了夜晚,這裡來來去去的老生也都稀少起來。

轟隆!

突然,巨大的戰艦停留在外面,從戰艦上面下來四個人,龍行虎步,虎虎生威,每一個人都有著絕世高手的氣度和風範。

四個人徑直來到江離面前,其中一個身穿披風,身高兩米的男子居高臨下看著江離:「你就是這一次新生排位賽第一名的江離?」

「是!你們是我的4個隊友?」江離驚醒,緩慢站立起來,看著為首的身穿披風男子,心中猛一跳,對方居然是胎息強者!呼吸之間,他就感覺到滾滾天地靈氣從二次元抽出來,注入他的身軀。

胎息!

這不是導師,而是學生。學生之中也有胎息的強者,簡直不可思議。

「對了,排名前幾的小隊,永生,輪迴,天神…….這些小隊的成員,實力更強,比導師都要強的學生也不是沒有。」江離瞬間就不驚了。

「不錯,我們就是一起參加任務的隊友。」這個高大披風老生臉上就出現明顯的譏笑:「我叫龍天狼。是你的隊長,這位是羅正男,段超,蕭狂!」

「你叫做江離吧。」那個叫做蕭狂的老生站立出來,雙目閃爍出精芒,死死盯著江離:「我也是胎息境界,羅正男和段超不是胎息,但他們的生命力一個是15,一個是16。你太弱小了,恐怕會拖我們的後腿。」

「這是什麼意思?」江離聽見蕭狂的語氣有些不善。

「沒有什麼,你最近鬧出來的動靜很大嘛。」龍天狼手裡金光一閃,一口金色的彎刀出現在手上,這金色彎刀很小,上面有一個狼頭,他習慣性的把玩著這口金色彎刀,慢條斯理的道:「你老爹居然弄出來了日月精華,申請專利,滿世界都傳播得沸沸揚揚,你自己還召開新聞發布會,我們星空大學的學生最出風頭的就是你了。你小小一個學生,連胎息都不是,居然敢操縱選舉,膽兒真夠肥的。」

聽見這個話,江離豁然開朗,他立刻就知道,自己被安排這次任務,遭到人算了,故意幾個強悍的隊友,不知道是誰安排的,很有可能會在任務途中對自己下毒手。

這些人,有可能是江家的盟友。

「我不明白諸位在說什麼,任務分配我們在一起,就是要好好完成任務,這樣大家臉上都有光彩,可以獲得很多好處和學校的獎勵。」江離語氣很平靜,並不動氣。

「小子,牙尖嘴利。」龍天狼吸了一口氣:「你其實在任務中沒有什麼作用,只能夠當做炮灰而已,不過既然學校把我們分配到一起,我是隊長,你就要聽我的,要不然,我會讓你好看。」 「龍天狼,天狼小隊隊長,實力極強,胎息,多次完成任務,早已取得精英區資格。蕭狂,大俠小隊隊長,胎息,曾經是第34屆學生排位賽第一名,天狼小隊排名34,大俠小隊排名37。」

江離看見四個明顯不是善類的隊友,知道被人算計,這也是應有的題中之義,自己在地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不被江家盯上才怪。不過江家能量這麼大,居然可以說動排名五十的小隊兩個隊長來對付自己。

這四個人,龍天狼,蕭狂,羅正南,段超並不是一個小隊的人。

他們都是赫赫威名的高手,來自不同的小隊,是小隊隊長領袖,組織在一起,讓江離加入他們的臨時小隊,一上來就挑釁,肯定心懷鬼胎,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們是聽了江家的吩咐,來和我為難?」江離在剛才暗中查看資料,已經知道龍天狼等人的信息。

「江家?」龍天狼微微一哂:「他們吩咐不了我,不過呢,給了我們不少好處,讓我們在任務之中照顧下你。」

他照顧兩個字說得很重。

本來,這些話不該就這麼說出口,但他正大光明的說了,顯得肆無忌憚和有恃無恐,本來在他的眼裡,江離就算不了什麼角色。隨手就處置了,根本不用費事,就是他的導師洪黑獄麻煩一些。

到了胎息的層次,星空大學一些校規雖然不可能到無視的程度,但只要不鬧得太過分,就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怎麼個照顧法?」江離想問個清楚。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走!上我們的戰艦,去大乾帝國的領土,星球另外一端。」羅正南有些不耐煩。

「你們這麼**裸的說出來要對付我,我還上你們的戰艦,不是自投羅網么?」江離覺得好笑。

「無所謂。」龍天狼聳聳肩膀:「你不跟我們去更好,那就是脫離組織,我們會向學校反映你的情況,說你不完成這次任務,故意抗命,這可是你成為老生之後,第一次任務,你要想清楚,如果你不完成,很有可能會被開除,我是這次臨時小隊的隊長,負責記錄這次小隊中的隊友情況,尤其是你這個新手,第一完成任務,必須要有老生負責記錄,你如果表現得好,上面就會研究給你獎勵,你如果表現得不好,上面就會追究責任。如果你不完成任務,嘿嘿,除了開除之外,還有關禁閉,進監獄等一系列的事情等著你,星空大學完全是軍事化的管理,和外面的法律可不相信,我這個隊長有擒拿你交給上面的權力。」

「小子,我現在問你,你到底去不去。」蕭狂走上來,直接問。

而這個時候,另外的段超,羅正南就開了記錄儀器。

如果江離說不去,那後果就相當嚴重,等於拒絕不完成任務。

「好,我去。」江離說了三個字。

四人一愣,沒有料到江離真的敢去,他們本意就是先嚇唬一下,讓江離自亂陣腳,就可以抓住他的許多把柄,想不到眼前這人不卑不亢,一口答應,有一種龍潭虎穴都敢闖的氣概,倒是出乎四人的意料。

「好!」龍天狼目光一閃,倒是笑起來:「沒有想到你是個角色,這樣都嚇不住你,既然如此那就走吧,上我的戰艦。」

他率先離開這任務大樓。

江離跟隨在後面。

戰艦降落下來,出現一個門戶,所有的人都魚貫而入,江離毫不猶豫走入其中,閑庭信步,如若等閑。

嗖!

在五人都進入戰艦后,戰艦起飛瞬息之間就飛出了這基地開始遠距離跳躍。江離坐在戰艦內的椅子上,一動不動,眼觀鼻,鼻觀心,心觀體,一點都沒有恐懼害怕的意思。

「龍哥,這小子倒是有些膽識,我們擺明車馬要坑他,他居然跟著來,倒是仗了誰的勢?是不是以為洪黑獄護著他?他以為我們虛張聲勢,真的不敢動他?」羅正男在駕駛艙中觀察江離變化,發現他正襟危坐,有些不爽。

「洪黑獄的一舉一動都有人盯著。」龍天狼道;「這一次江家是下了大決心,要弄死江離,洪黑獄也阻止不了。」

「我是江家的話也要弄死這小子,這小子和江家的恩怨我也聽說了一些,這次居然還干擾江家總統選舉。實在是膽子夠肥。」蕭狂搖搖頭:「我們下手,還是怎麼的?把這小子害死,江家許諾我們可以得到上好的法寶啊。」

「江家許諾我是一枚外星球戰艦上的化身珠。這東西非常精妙,一旦得到,可以把精神注入其中,日日夜夜磨練,化為一尊身外化身,能量體,而且這能量體還可以自動吸收各種能量,壯大自己,等於是擁有第二個自己,這東西簡直是夢寐以求的傀儡啊。」龍天狼道:「不過,我們不能直接動手,讓這小子去當炮灰就可以了。而且還要把帝王星土著殺死他的一幕記錄下來,這樣就有證據,和我們無關。」

「萬一我們弄死了這小子,江家不給我們許諾的好處怎麼辦?」段超擔心這個。

「這你放心,江家雖然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但不至於在這個節骨眼上違背承諾,當然我們也拿了江家的定金。」龍天狼臉上顯現出來陰冷的笑容:「蕭狂,如果我猜測得不錯,你得到的是定金是一克仙石吧。不是這東西打動了你,你怎麼會做這種事情?」

「不錯,我是得到了一克仙石。」蕭狂看隱瞞不住,不由得承認,隨手拿出來一枚很小的石頭,這石頭如一個夢幻世界,其中無數的煙雲流淌,外面卻看不出來一點擁有靈氣的痕迹。

「你現在還沒有煉化它?」龍天狼皺眉:「傳聞這是比靈石更高一等級的能量石,其中蘊含奪天地之造化的仙氣!只要得到,我們的體質都可以脫胎換骨。」

「你不是也有一克么?」蕭狂搖搖頭:「這東西自從江家給我以後,我想盡千方百計都想吸收,融入身體,但無濟於事,根本不能吸收。我都懷疑是假的。」

「假的不可能,我得到這一克仙石之後,日思夜想,利用科技手段研究,還是沒有能夠研究出來是什麼結構的能量,傳聞那個神秘的修真戰場中,這仙石也是罕見難得的東西,可能以我們的修為,無法吸收。」龍天狼有些不舒服:「我這次詢問你,是看看你想出來什麼好辦法吸收沒有,卻沒有料到你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你說,江家送給我們這仙石,是不是算準了我們無法吸收?」蕭狂道:「或者這仙石有鬼?」

「那應該也不至於。」龍天狼仔細分析了一下:「仙石本來就是聚集宇宙之中一種極其強橫的能量凝聚而成,江家告訴過我,這東西一克就蘊含極大能量,根本不是靈石所能比,不過吸收的時候要慎重,潛移默化,如果一觸而成,肯定要暴體而亡。如果說靈石是石油,那仙石就是核反應堆。」

「好了,我們再找個時間研究這東西,看怎麼吸收。」

這四人都在駕駛艙中,能量完全封鎖,而且眾人有一股精神屏障,可以防止江離的窺視和心靈入侵。在他們看來,江離一個小小常定,怎麼會是胎息的對手?

江離被隔絕在後面的艙位中,就好像一個犯人。

不過他一動不動,不停的在修鍊。

戰艦在空中高速跳躍,足足過了三天三夜,在夜幕之中降臨下來,是停留在一片原始森林的峽谷之中,免得被高手發現。

艙門打開,嗖嗖嗖…….四個人老生首先下來,然後打開後面的艙門:「小子,你可以出來了,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星球的另外一端,已經靠近大乾帝國土著的國土,再要深入就不能夠使用戰艦了,甚至連機甲都不能夠使用,我們必須要肉身進去,才不會被高手發現,具體的任務我就和你說一說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