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起源神碑,乃是神物!換成是你,你會交給別人嗎?」趙飛雲冷笑一聲,「況且,人多就一定有用了?方恆人不多,不一樣殺的你們血流成河。」

「你!」

「我什麼我?」趙飛雲冷笑更大,「想要起源神碑,只能殺了我,可惜的是,你沒這個能力。」

嗖!

話語落地,原地的趙飛雲身影就突地消失,下一刻,竟出現在了包房外面,身影閃動幾下,就到了遠處。

「可惡,給我留下!」

房間中的烈陽天大罵一聲,立刻追了過去,沒一會兒,兩人的身影就完全消失。

房間中,再次剩下了這個境界只有先天七重左右的少女。

少女飛快站起了身體,眼睛流出了淚水。

她們這些師姐師妹,都是從小在一起生活的,彼此之間感情極深,現在一下就被殺了這麼多,她豈能不傷心。

唰!

許我向你看 就在這個少女流淚之時,一道風聲閃爍,只見一個身穿青衣的青年,來到了場中。

這個青年,正是方恆。

「嗯?看來我還是來晚一步。」

自語一聲,方恆目光閃動起來,他是根據自己曾經在起源神碑留下的氣息,追過來想要看看是誰拿著石碑的,卻沒想到原地只有一個少女和破碎的包房。

「你是誰!」少女警惕性極高,在發現方恆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長劍再次抬了起來。

「我是誰不重要。」方恆一搖頭,手掌突地抬起,一股血紅色的能量就在他的手掌上成形。

「剛才,是不是有個人施展了這種屬性的力量?」

少女眼神一冷,「你是他的同夥?」

只是一句問話,方恆就明白過來了,他猜得不錯,現在拿著起源神碑的,就是趙飛雲。

「嘿嘿,倒是沒想到趙飛雲有這本事,能把石碑從烈陽天手裡搶到手,還能活到現在。」

冷笑一聲,方恆知道,烈陽天不算什麼,關鍵是那奇珍閣的黃管事,這人境界深厚,背後勢力極廣,趙飛雲把石碑拿到手后還能活到現在,這已經證明了趙飛雲的手段和智慧。

「看劍!」

嗖!

一道嬌喝突然打斷了方恆的思考,下一刻,一道閃爍著寒光的長劍就到了他的脖頸之前。

方恆眉頭一皺,屈指彈出,鐺的一聲巨響,少女的虎口頓時震裂,長劍掉在了地上。

「你誤會了,我不是他的同夥,我是他的仇人。」方恆淡淡道,「看在你告訴他是誰的份上,你拿著這個吧。」

一個小袋子扔到了少女的手裡,少女一看,立刻露出了驚訝之色。

她看到了,這其中滿滿的都是一些低級靈石,最少有一千塊!

「你虎口的傷,有這個瞬間就能恢復。」方恆再次說了句,便轉身就要離開。

「大膽!」

一道大吼突然傳出,嗖的一聲,一道潔白閃亮的刀光突然從遠處劈來,直奔方恆頭顱!

「嗯!」方恆眉頭一皺,身體一側,就瞬間躲過去了這一道刀光,肉眼可見,刀光披在牆壁上,直接連這一個包房徹底一化為二。

「葉師兄不要!」

這時候,那個少女才來及叫出聲。

一個面容英俊,身穿白袍的青年出現在了場中,直接站到了那個少女的面前,看向方恆。

「好大膽的賊人,竟敢殺我隱山宗師妹!」

冷冷的聲音響起,那少女立刻張口,「師兄你誤會了,他不是賊人,賊人在之前已經跑了,他是過路的。」

「嘿嘿,誰說他不是賊人,我明明看到他對師妹出手了。」白袍青年冷笑一聲,「看他樣子,好像還想對師妹圖謀不軌!」

聽到了這話,少女立刻著急起來,拚命搖頭,「不是的,真的不是!」

「我說是就是!」白袍青年冷冷道,「師妹,你最好閉上你的嘴,莫非,你想害我?」

不需要再多問,僅僅是這兩句話,方恆就明白了這個青年的意思。

「你是隱山宗的弟子對吧,根據場中留下的氣息,這裡之前應該有著十幾個少女,都是隱山宗的人。」方恆淡淡道,「不過現在她們卻被趙飛雲殺了,你這就是一個保護不力的罪名,所以你想殺了我,誣陷我為賊人?」

青年的臉色變幻起來,那少女也一下呆住,這才明白了這青年的真正意思。

「是,又如何?」片刻后,白袍青年突地冷笑,「你說的,全對。」

「呵呵。」方恆笑了起來,笑的很平和,好像根本沒生氣,直接說道,「我能問一句么,你想殺人頂你的罪,那外面的人多了,你哪個不能殺?為何非要惹我?」

「因為你在場!更因為你夠強!」白袍青年直接道,「你能躲過我葉歡一刀,證明你的確是有殺了我那十幾個師妹的能力,既然如此,我為何不把你當借口?」

「哈哈……」方恆大笑起來,「本來我還想忙些別的事情,不過看你這麼大方就承認的份上,我打算殺了你再走。」

「殺了我?」白袍青年也笑了起來,輕蔑的笑,「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你叫葉歡,境界么,嗯,先天八重巔峰,這個強度,在你們隱山宗應該是核心人物吧。」

淡淡的聲音從方恆嘴裡吐出,讓葉歡一愣,「你認識我?」

「沒有,看出來的。」

方恆一擺手,「現在我給你個機會,是你先出手,還是我先出手?」

聽到了方恆的話語,葉歡的臉色變化起來,他不知道方恆說的是真是假,要是方恆真的只是一眼就看出來,那麼他會陷入危險,要是方恆是瞎猜的,那肯定也是一些門派組織的弟子,否則斷不會認識他。

眼珠轉了轉,葉歡的臉上竟突地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道,「呵呵,兄台,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說不定我還知道你呢,那這件事自然就是誤……」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聲響起,葉歡的身體當場就栽倒了在了地面上,接連滾了好幾下,撞碎了座椅后才停了下來。

腳步邁出,方恆來到葉歡的面前,一腳才在了葉歡的頭上。

「我的名字,叫方恆,記住我的名字,然後去死吧。」

話語落地,方恆就腳尖發力,打算把這葉歡的腦袋踩爆。

對方上來就要殺他,現在還要陷害他,這種人不殺,留著必然是個禍害,殺了是最為乾脆。

「啊!亂風狂刀!」

感受到方恆腳掌上的力量,葉歡大吼一聲,身上瞬間爆發出了無數的刀氣,向著方恆就衝擊了過去,同時,被葉歡拿在手裡的刀,也自動漂浮起來,對著方恆的胸膛就刺!

眉頭在皺,方恆身體側開,躲開了這柄刀的刺殺,遞上的葉歡則是趁此時機站起身來,轉身就要向著包房的裂縫跳下去逃命。

他現在腸子都快悔青了,本以為方恆看起來年紀輕輕,最多也就是個先天境的人物,哪裡能想到,他招惹的竟是方恆!

那個在中央城,在魔族邊境,在眾多勢力中都能斡旋的青年!

他甚至都把方恆當成了自己的偶像來進行崇拜!

卻沒想到現在他招惹了自己的偶像。

「回來。」

方恆手掌一抓,恐怖的真力爆發,直接形成了一隻巨大的火焰手掌,當場就把跳下去的葉歡從空抓住,拉了上來。

「你不是要殺我么?怎麼現在卻跑了?」

「一切都是我的錯,一切都是我有眼無珠!」葉歡驚恐的說道,「求你饒了我!」

一旁的少女此刻都完全呆了,她也沒想到,出現在她面前的青年,真的就是那個屢次創造奇迹的方恆!

「怪不得,怪不得別人都不敢過來他敢過來,怪不得葉師兄能被他打成了這摸樣!」

少女震驚的想著,要不是方恆,她也想不出誰還有這個實力能做到這種事情。

「你想殺我,那我自然就要殺你,道理就這麼簡單。」方恆手掌抬起,「只可惜你那一柄好刀了。」

「等等!你放過我,你不放過我,我師父會殺了她的!」

大吼聲傳出,葉歡的手竟指向了少女的方向,讓方恆一愣,少女的臉色則是一白。

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被師兄這麼出賣。

「你可真夠無恥的,竟然拿你師妹的命來威脅我。」方恆搖了搖頭,「不過說白了,你師妹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轟!

手掌發力,火焰洶湧,只是剎那,就燃燒了葉歡的全身,讓其慘嚎起來。

「本來還想給你個痛快,不過你讓我很噁心,所以就好好受苦吧……」

「放開我的弟子!」

嗖嗖嗖!

方恆的話語還沒說完,一道聲音就再次出現,隨著聲音出現的,還有十餘道身影!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嗯?」方恆眼神一閃,腳步退後,同時手掌發力,火焰升騰,打算趁著這個時候用真力殺了那葉歡。

「隱山印!」

就在方恆退後的時候,一道吼聲傳出,隨著吼聲傳出的,是一道青色的手掌印,其強橫的虛武之力瞬間就打斷了了方恆對於火焰真力的掌控,把方恆手裡的葉歡奪走。

「敢搶我要殺的人,接我一掌!」

方恆眼神一冷,退後的身體突地一轉,赤紅色的火焰籠罩在他的手掌上,對著那青色的手掌印就轟了過去。

轟!

赤紅色的手掌和青色的手掌對撞,讓整個二樓的包房都一下炸開,其強烈的能量餘波,直接讓眾人從二樓掉落在了一樓的地面上。

令人意外的是,酒樓之前的客人早就走了出去,能來這裡的都是武者,在之前趙飛雲動手的時候,他們就知道上面發生了什麼,走的極快。

無數之前的客人和大街上的行人都停住,圍繞著酒樓觀看起來。

敢在這個時候動手的,那肯定都是大勢力,沒人不喜歡看大勢力之間的拼殺。

「哼!」

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傳出,一道光幕突然間升騰,瞬間籠罩住了破碎的酒樓,外面的人什麼都看不到了。

「這是什麼意思?把自己隱藏起來幹什麼?」

「我的天,能夠有這麼強的力量隱藏整個酒樓,那肯定是虛武高手,看來他們對起源神碑有野心!」

最後那句話落地,頓時,場中的所有人都露出一抹明悟之色。

說白了,就是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是誰,好在關鍵時刻,對起源神碑的擁有者偷襲下手!

光幕之內的方恆也聽到了外面的議論聲,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和我對拼一掌后沒有繼續攻擊,你是想著起源神碑。」

「起源神碑,是太古神物,蘊含著整個武道世界的秘密,誰不想得到?」這時候,十幾道人影也終於露出了自己的面貌,其中有九個是年輕人,剩下的五個,全是達到了虛武境的中年人!

「而且,還都是三重境界!」

方恆眼神一凝,和幾個年輕人不算什麼,他要是想,剎那間就能抹殺,關鍵是這五個虛武三重的中年人,就算他現在進步不小,達到了先天九重的巔峰,也不會是這五個人的對手,對付一個,他就會很吃力了。

「哈哈哈……」

一陣滲人的笑聲突然傳出,只見渾身皮膚都焦黑的葉狂掙扎著站起了身體,「方恆!你現在怎麼不狂了!你不是要殺我嗎!你倒是動手啊!」

聽著這些話語,方恆面無表情,那為首的中年人卻是一下回身,翻手就是一巴掌!

啪!

耳光響亮,本來就極為虛弱的葉狂再次栽倒在了地面上,被燒的焦黑的臉頰都在這一巴掌下抽掉了不少,摸樣極為凄慘。

「閉上你的臭嘴!我怎麼有了你這麼一個廢物徒弟!」

那為首的中年人冷冷罵道,「自己沒本事救人,後面卻要殺人頂你的罪?你當我們眼睛是瞎的!」

兩句話傳出,地面上的葉狂眼神驚恐,再也說不出話來。

他沒想到他之前做的一切,都被自己的師父察覺了。

「呵呵。」方恆這時笑了一聲,目光看向了那幾個中年人,道,「看來整件事情從開始到現在你們都看在了眼裡,你們也知道原因是什麼。」

「對,我們都看到了。」為首的中年人一點頭,「是他有眼無珠,招惹了你。」

「哦?」方恆聽到這話,眼神冷了下來,「既然你們知道事情的緣由,那你們為何還在這裡?」

「原因在他,錯誤也在他,不過我是他的師父,所以,他的錯就是我的錯。」中年人淡淡的說道,「而我這個人,知錯,卻向來不承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