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大哥,放心,過不了多久,我就能夠去帝都找你了。」

話語落下,林煜端坐在房間內,體內靈力遊走在經脈之間,心中不斷運行著融天神訣,以及蕭姨交給自己的那古怪法訣!

霸氣萌妻:老公,請低調 「十顆養脈丹,高級的,不知道能不能幫助我突破到凝脈境中期境界!」

林煜心中想著,已經是開始準備嘗試。

現在雖說他的境界,整個林府內,成人禮之上,沒人是他的對手,可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還是必須要孜孜不倦。

當下,林煜直接一頭鑽進修鍊之中。

……

而此刻,林府,林沖霄所在的族長院落內。

「爹,你胡說什麼啊!」

林語嫣看著身前的父親,俏臉通紅道:「我只是把煜兒當成弟弟,什麼訂婚,簡直是胡鬧!」

「那有什麼了?」

林沖霄卻是一板一眼道:「你現在,十七歲了,而煜兒也即將成年,比你小一歲而已,而且煜兒又不是我親生兒子,剛好你們結親,將來煜兒就是我女婿,親上加親,也算是報答你蕭姨的恩情!」

「爹……」

林語嫣俏臉通紅,道:「我可不想現在就訂婚什麼的,武道之途,我才剛開始呢!」

「早晚你要安定下來的啊!」

「爹,你這是胡鬧……」

「你才是胡鬧。」

林沖霄看著林語嫣,道:「你以為我是胡鬧?煜兒沉睡三年,現在突然醒來,實力提升迅速,而且還成為了一名一品煉丹師……」

「一品煉丹師?」

聽到此話,林語嫣頓時一愣。

「對啊!」

「這臭小子,居然沒告訴我,爹,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教訓他。」

林語嫣話語落下,頓時折身離開。

「你站住!」

林沖霄看著林語嫣離開,想要呵斥幾句,可是林語嫣卻是逃也似的,早就溜的沒煙了。

「這孩子……」

林沖霄對於林煜在天波樓通過考核,也是嚇了一跳。

一品煉丹師,這臭小子,都沒和他說。

不過仔細想想,林煜自從醒來后,只是問他要丹藥和凡器,至於到底幹嘛,他也沒問。

現在看來,這小子,絕對是有什麼秘密。

想到林煜當初自信滿滿的答應,在成人禮上,以輸贏來定奪天神令的歸屬,林沖霄眼中多出一絲笑容。

這小子,看來很有把握!

而隨著時間流逝,林府內的成人禮大典,終於是開始。

整個林府前院,一座寬闊的武場之上,此刻聚集不下於千人。

這上千人,有林家在凌雲城內的負責人,也有下面各個城鎮內的林家分支,都是林家有頭有臉的人物。

林煜此刻站在一角,看著熱熱鬧鬧的武場,臉上沒有過多表情。

「煜哥,煜哥!」

林鋒一溜煙跑了過來,看著林煜,哈哈笑著。

此刻,林鋒的後背,背著一桿長棍,那長棍接近兩米,比林鋒還要高一頭。

林鋒自從從山脈內歸來,便是開始修鍊棍法,進步神速,似乎是找到屬於自己的門道,十分開心。

「哈哈,今天真是熱鬧呢,小時候的一些玩伴,又都看到了!」

林鋒興奮的手舞足蹈,道:「煜哥,這次,參加比試的弟子,足足有一百二十四人呢!」

「一百二十四人……」

林煜也是有些驚訝,不過林家不愧是凌雲城四大家族之一,這樣的子弟底蘊,確實是不簡單。

而正在此刻,一道喧囂聲,在武場內響起。

「三長老到!」

伴隨著一道呼聲響起,眾人頓時恭恭敬敬站定,準備行禮。

整個林府內,除了族長林沖霄,便是林懷山、林懷海、林懷雲這三位族老地位最高,而且三人都是在蛻凡境境界。

林懷雲出現,周遭一些林府之人,立刻上前恭賀。

什麼先恭喜令孫奪得第一啦,天神令必定手到擒來的話,斷斷續續傳開。

「老狐狸!」

看到此景,林鋒忍不住罵了一句。

「待會有他受的!」林鋒哼道:「煜哥,一會林琅那孫子,我來對付,老子打的他找不著北。」

「好啊!」

「呵呵……兩個廢物,別擋道!」

只是正在此刻,二人背後,一道聲音響起。 一道身著淺綠色長衫的身影,站在兩人身後。

「林軒雨!」

來人正是林軒雨,林軒雨,在整個林府內,都是十分有名的天才。

只不過三年前,一直是被林煜壓一頭,現在,林煜昏睡三年,再次醒來,便是宣布要參加成年禮,他聽了消息,十分高興。

三年前被壓制的恥辱,今朝必定償還。

林軒雨看著林煜,笑道:「聽聞我們林家的少年天才,昏睡三年,又起來了,我特地來看看,還有天神令,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模樣呢。」

「天神令是什麼模樣我不知道,但是你林軒雨的豬頭模樣,我卻是記得!」

「你……」

林軒雨哼道:「林煜,這不再是三年前了,你最好收斂一些,還有,這位,是我大哥林風雲,一直在長陵郡修鍊,現在回來參加成年禮!」

林軒雨指著身邊一名少年。

約么十六七歲模樣,看起來雙手孔武有力,氣息內斂,不知道修為。

「我大哥可是五重凝脈後期了,林煜少爺,這次,哪怕是將林琅擊敗,可是在我兄弟二人眼中,依舊是廢物!」

林軒雨哈哈大笑道,頓時引來周圍眾人的關注。

「林軒雨,你別得意,我煜哥……」

「算了!」

林煜此刻揮手,攔下了林鋒,搖頭道:「一些人,總歸只有看到現實,才知道自己是多麼愚蠢。」

「你也只配呈口舌之威了,希望擂台上,面對我,你還有力氣說話!」

林軒雨嗤笑一聲,轉身離開。

而其身後的林風雲,目光在林煜身上瀏覽片刻,便是挪開了去。

「林煜,這不是三年前了,我本無意與你為敵的,只不過,天神令,我很需要,所以希望你能夠理解!」

林風雲的聲音,淡淡傳來。

聽到此話,林煜嘴角帶著一抹笑容。

本就屬於他的天神令,現在,在這些少年眼中,似乎是變成了他們爭奪的存在。

「慢著!」

林煜突然開口。

林風雲轉身,看著林煜,露出不解。

林煜依舊淡然笑著,開口道:「我,理解你馬比!」

此話一出,場中離得近的幾位少年,立刻臉色不可思議的看著林煜。

咯吱咯吱的聲音響起,林風雲手掌緊握,臉色鐵青。

「好,我們擂台上見,前提是,你能夠在擂台上遇到我!」話語落下,轉身離開。

「卧槽!」

林鋒看著林煜,大聲叫著:「煜哥你也會罵人啊,真爽!」

「罵人一時爽,擂台悔斷腸!」

林鋒話語落下,又一道聲音響起。

不用回身,林煜便是聽出這一道聲音是誰。

林琅!

此刻,林琅身邊也是站著一名少年。

少年英眉劍目,雙眼炯炯有神,一手負后,看著林煜,眼中帶著一絲輕蔑。

「林洵!」

林鋒看到那少年,臉色有些難看。

之時此刻,林琅走上前來,看著林煜,道:「林煜,你的死期到了,今日,不管是誰,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你,林風雲、林軒雨、林妙可,還有我林琅!」

林煜還未開口,林鋒此刻長棍一立,看著林琅,嗤笑道:「林琅,你就算了吧?我看你就不必我煜哥出手了,我林鋒,一隻手,撂翻你!」

「現在呈口舌之威,希望擂台上,也能如此!」

林煜笑道:「林琅,我說了,三年前,我能將你打成什麼樣子,三年後,依舊如此!」

「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比賽還未開始,下方的子弟們,已經是火氣繚繞了。

只婚不愛,前夫滾遠點 不論是來自林家宗族,還是分支,一個個看著林煜,都是冒著火光。

天神令!

那可是進入到天神學院的令牌,打開自己另一番武道世界的鑰匙,誰不想要!

以愛爲謀,賭你情如初見 林鋒隨著林煜走上前去,看著那些人或是輕蔑,或是冷漠,或是嘲弄的目光,心中惱怒不已。

「這個世界,看的就是實力,其他不用在乎,這些人的目光,只會因為你的實力而改變,不會因為你的憤怒而改變!」林煜看著林鋒,緩緩道。

「嗯!」

林鋒不知道為何,這次自己的煜哥醒來,總感覺很不一樣了。

變得老道持重,任何事情,在他眼中,似乎都不是事。

林鋒更加明白,這種變化,來自於林煜的強大。

五重凝脈初期,擊敗後期的風老四,這件事情,族內還沒人知道。

若是有人知道,只怕今日,這些傢伙的目光,就不是這樣了。

林鋒更加好奇,當那些傢伙,看到林煜用自己的實力,捍衛自己的天神令,捍衛自己的尊嚴,會是什麼表情!

今日,註定是林煜揚名立萬的時刻,林府內,將再也沒有人小覷林煜。

伴隨著一陣鑼鼓聲響起,林沖霄出現。

走在林沖霄身邊的,正是林語嫣。

看到林煜在下方,林語嫣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眨眨眼,頓時引得台下一些弟子的歡呼。

林語嫣不僅僅是天賦出眾,十六歲拜入聖武府,長的更是美麗,自然是到哪都吸引人的目光。

「安靜!」

林沖霄此刻坐在主座上,側方三位長老,依次而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