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沐鈺咧嘴一笑,拽著沐炎往房間走。

一盞茶后。

砰!

「胡鬧!」沐炎一掌趴在桌面,面色嚴肅不已。

沐鈺往後縮了縮,一臉無辜的模樣,「哥哥……你不要生……」

「氣」字還沒說出口,就聽見沐炎惱怒的說道:「有這等好事,怎麼不提前通知我?我可還記得前幾年媽咪總是拿那個臭小子作對比呢!哼,今天自己撞上門來了!」

沐鈺:「……」果然是親哥! 沐炎嘴角噙著壞笑,再一次跟沐鈺確認,「所以,你確實說了自己有一個哥哥,他也沒有懷疑是吧?」

「嗯嗯。」沐鈺狂點頭,眨著那雙傻白甜的大眼睛。

沐炎哼哼笑了笑,惡魔般的表情,就連沐鈺都汗顏。

說起來,這個表哥第一次出現在記憶里的時候,應該是媽咪去找到二姨之後的事情。

雖然媽咪提的不多,但是哥哥總是被氣得臉色鐵青,覺得這個表哥隔空搶了媽咪的母愛!

想來,哥哥這次來的這麼湊巧,也是天意呀!

唯有此刻躺在破院子里的冥不滅還不知曉。

自己本著好心好意來拜訪大姨,結果卻在不知不覺間,惹到了兩隻小惡魔。

如果說沐鈺是隱藏在小白兔後面的小惡魔,那沐炎就是不遮不掩的大惡魔!

次日,天色剛亮。

沐炎穿著一襲正裝,刻意將稍顯稚嫩的臉龐偽裝成熟威嚴的模樣。

這一家大小,今天這齣戲可唱大了。

別人不知道,那赫連家的僕人,那是心知肚明,紛紛為這個不知道哪裡出來的表少爺暗中祈禱。

沐炎拉著沐鈺,一前一後來到小破院。

此刻,冥不滅已經收拾妥當自己,打算出聲告別了。

看著牽著沐鈺走進來的沐炎,冥不滅眼底掠過茫然。

沐炎臉上掛著溫暖的笑,「哈哈……果然如同小妹所言,大姐的兒子真是出落得英俊瀟洒,風流倜儻啊!」

這一句話說的不明不白,但是有了前一天的鋪墊,冥不滅自然而然的將沐炎當成了沐鈺口中的哥哥。

只是……

冥不滅蹙眉,若有所思的看了沐炎一眼,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哥哥……你嚇到人家了啦……」沐鈺噘嘴,扯著沐炎的手撒嬌。

冥不滅盯著沐鈺牽著沐炎的手,眉頭皺的更緊了。

雖然是親哥哥,但是也沒必要這麼親昵吧?

他沒有看沐炎,而是對著沐鈺道:「小姨,我在虛神界耽誤的時間夠久了,也該離開了。」

「啊?」沐鈺微愕,「這麼快就要走呀?」

下意識的反問,就連她自己也是一怔。

「小姨是捨不得我嗎?」冥不滅嘴角溢出笑。

捨不得?

沐鈺再次愣了下,暗自問自己,捨不得嗎?有什麼捨不得的呀?

沐炎若有所思的看了冥不滅一眼,他本來是抱著找茬的心思,但是現在好像情況有點不同了。

「既然小妹捨不得你離開,不如你就多留下幾天如何?也好讓小妹帶你到處轉轉如何?」

沐鈺抿唇,偷偷看了沐炎一眼,彷彿在問,走了就走了唄!你幹嘛留他呀?還要讓我作陪!

沐炎轉眸,故作不知,只是定定的看著冥不滅。

冥不滅挑眉,看向沐鈺,「這樣哦……如果小姨願意帶我到處遊玩,我當然樂意之至。」

「哈哈……小妹你聽見沒有,人家在等著你留呢?」

沐鈺扭頭看向沐炎,眼底帶著藴怒,嘴裡卻道:「當然可以,還有哥哥一起。」

冥不滅微微眯眼,不善的瞥了沐炎一眼。

「閣下既然是小姨的哥哥,按理說本該稱呼你舅舅。但是,畢竟與我有親的是大姨。」

沐鈺和沐炎同時一愣,場面一度很尷尬。

他們並沒有想到冥不滅會這麼直白的告知,他不會叫沐炎舅舅,也不會承認他是自己舅舅。

對於冥不滅而言,這句話裡帶著怒意,這怒意他也不知道哪來的,但是就是看沐炎不順眼,尤其是……

視線快速掠過沐鈺抓著的手臂,眉頭皺成了川字。

葯香農女有點田 這一個不經意的眼神,卻被沐炎抓個正著,同時被自己的發現驚呆了。

沐鈺並未察覺,但是護哥急切,憤憤說道:「不叫就不叫,我哥哥有我一個人叫就行啦!叫舅舅,我還擔心你把我哥哥叫老了呢!」說完,抱住沐炎的手臂,撒嬌道:「哥哥,我餓了……我要是你做的水晶餃子……好不好啊?」

咯-咯-

冥不滅攥拳,臉色黑了幾分。

心底暗惱,要吃餃子吃唄!撒什麼嬌啊!

沐炎掩唇,使勁把笑憋了回去,他想,他家的妹子要走桃花運了。

「咳咳……好!今天咱們就走水晶餃子。」說罷,看向冥不滅,「既然不認我這個舅舅,那我便叫你不滅如何?」

冥不滅扯了扯嘴角,「赫連少爺。」

噗——

沐炎差點笑噴,好酸的醋味!

瞥了一眼懵懂不知的沐鈺,心底又是一樂。

原本以為是尋得樂子了,這措不及防的桃花運,也是閃瞎他的眼啊!

沐鈺拉著沐炎,猴急的往廚房方向跑。

這幾天除了昨天冥不滅做的飯菜之外,她很多都吃不習慣。如今哥哥來了,她真是開心死了。

一路上,冥不滅跟在後面都是黑著一張臉。

沐炎也不嫌麻煩,因為沐鈺要吃水晶餃子,他親自做餃子餡,餃子皮,再到包餃子。

沐鈺坐在旁邊,除了包餃子的時候上去湊湊熱鬧,其餘時間都在圍觀。

冥不滅雙手環胸,站在門外,看著廚房裡開心樂呵的沐鈺,心底就堵住了一塊石頭。

昨天這些笑都是屬於他的!

那種,嫉妒如火燒似的,讓他異常難受。

這種感覺他很討厭,有種不受控制的感覺。

想到這,眉頭皺的更緊了。

又過了一會,沐鈺端著水晶餃子走了出來,「快來呀!我哥哥做的水晶餃子味道可棒了!」

冥不滅凝視著沐鈺的笑顏,喉嚨就像卡了一根刺。

壓下心底怪異的感覺,安靜的吃完了這頓早飯。

在此期間,他安靜的可怕。

只可惜,沐鈺根本不當回事,繼續開開心心的吃水餃。

沐炎默不作聲,將這些全部看在眼裡。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看得出來,這個冥不滅好像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不知不覺的小心思。

男女之間,還是要自己想通的為好,他就不參合了。

誰知,吃完水餃后,原本準備留下的冥不滅,居然改變主意,要離開這裡。

沐鈺愣了愣,「你不是要參觀……」

「不必了,我還有事。不打擾了。」冥不滅冷著臉說完,轉身就走了。

沐鈺嘴巴微張,扭頭看向沐炎,「哥哥……我說錯話了嗎?」 沐炎抿唇忍著笑,搖了搖頭。

「那他幹嘛突然抽風走了?」沐鈺撇嘴,表示無法理解。

沐炎一臉無奈,抬手拍了拍沐鈺的肩膀,「小妹,我還是歷練太少了,需要多接觸人。以後你就會懂了。」

沐鈺嘁了一聲,不以為意。

對她來說,冥不滅的出現不過是小插曲,並不影響她的心情。

沐炎看著沐鈺懵懂的樣子,輕嘆了口氣。

這小丫頭,還是太嫩了。

冥不滅離開后,本想到處溜達溜達,可是心底怎麼都不是滋味。

尤其是想到他走的時候沐鈺連留都沒留,更是鬱悶至極。

思來想去,抬眸看了一樣明亮的天空。

他,似乎很久沒有回去了……

罷了,在外面也夠久了,還是回家看看娘親吧?

想到回家兩個字,鬱悶的心情疏散開來。

抬手撕破空間,頎長的身影消失在空間裂縫中。



極淵元界,幽暗之地。

曾經灰暗到處瀰漫著血腥味的地方,早在完顏駒死後就不在死氣沉沉。

慕若和冥御煌按照以前的約定,處理完一切事情之後,回到了幽暗之地隱居。

由於兩人的身份和實力,輕鬆就改變了幽暗之地的環境,將原本幽暗的地方變得鳥語花香。

他們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而住在宮殿里,而是創建了屬於自己的家園。

某處幽靜的所在,遍地的野花撲鼻的香味。

幾間簡單卻不簡陋的茅草屋,周圍圍著藤蔓圍建起來的圍欄,四周還種著許多綠色蔬菜。

院子里,拓跋薄手持白子,冥御煌手持黑子正在對弈。

這時,房門推開,一個少女嬉笑著沖了出來。

「娘親您快點,等會滄月就要來了!我好想他呀~」

下棋的冥御煌聽見滄月兩個字,眉頭微微蹙了下。

「冥霄兒,不許直呼滄月的名字。」

冥霄兒撇了撇嘴,扯著袖口,扭頭看向慕若,委屈道:「娘親……」

慕若嘴角輕挑,若有所思的瞥了冥霄兒一眼。

「聽你爹的。」

四個字,將冥霄兒的委屈堵了回去。

冥霄兒噘著嘴,「哼」了一聲,生氣般跑開了。

慕若一邊往前走,一邊看著冥霄兒跑開的背影,眼神複雜起來。

「若兒,你放心吧!她不過是小孩心性。」 餘生有你不孤獨 冥御煌安撫的說了句。

拓跋薄並沒有關注這麼多,而是仔細琢磨棋盤,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抬手放下一枚棋子。

「賢婿!你輸啦!哈哈哈……」

慕若挑眉,與冥御煌相視一眼,暗道你終於捨得輸了。

冥御煌無奈,他哪裡知道拓跋薄是個沒有棋品的人?輸了就不給他走,非要贏一把!

這不,都下了一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