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兒西瓜真的很好吃啊!」太一回到房間里休息了,滾球獸卻吃着西瓜。(太能吃了吧?)

「滾球獸,可以盡情的吃。」

「可以嗎?謝謝嘉兒!」

「對了,滾球獸你認識巴達獸嗎?」

滾球獸:「當然認識,畢竟巴達獸是阿武的搭檔也是我們的夥伴!」

「是嗎?或許真的是我的夢……」嘉兒喃喃道。

「嘉兒,什麼夢?」

「鈴鈴鈴!!」這時電話響了。

「你好,這裏是八神家。」

「嘉兒是我……媽媽,你燒好點了嗎?」電話里傳來母親的聲音

「已經不要緊了」嘉兒剛說完就被太一搶了過去。

「哥哥……」

「滾球獸你就一直留下來吧?!」太一掛了電話,心情也十分複雜。

「太一……」

太一:「留在家裏可以不再戰鬥,飯什麼時候都可以吃,每天可以睡在床上以及洗澡,雖然有時媽媽會生氣,但發生什麼事情都會保護我們。」

「就因為這個東西,我必須要去另外一個世界,什麼!神聖計劃,這種東西……」太一越說越激動,就要扔神聖計劃。

「哥哥不要!」嘉兒試圖拉着哥哥。

「少啰嗦!」

「啊!」

「嘉兒對不起……」太一見妹妹被自己弄摔倒,連忙將她扶起。

嘉兒:「哥哥你這樣真的好嗎?把大家置於不顧,自己卻一個人留下……真的好嗎?我所認識的哥哥根本不是這個樣子!」

「嘉兒……」太一完全沒有想到嘉兒會這樣說。

「轟!!」這時外面傳來巨大的聲音,跑到陽台上看是巨龍獸。

「可惡!」太一說完便準備出去。

「等一下,我也要去!」

太一:「太危險了,你還是留在家裏!」

「哥哥……」嘉兒猶豫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哥哥!」街道上正在和滾球獸爭辯太一聽到妹妹聲音,轉頭便看到嘉兒穿着睡衣跑了過來。

「嘉兒我不是要你留在家裏嗎?快點回去!」

「可是……」

「太一那邊!」滾球獸

「那是奧加獸?這樣下去大家都會有危險的!」太一將嘉兒護在身後,剛說完奧加獸沖了過來。

「轟!」

「沒事吧?」太一幫嘉兒擋住了碎石。

「沒事哥,滾球獸呢?」

「滾球獸在哪?」

只見上方滾球獸不斷向奧加獸攻擊,沒有任何作用。

滾球獸:「太一,快離開這裏!」

「你想一個人戰鬥嗎?我們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嗎?」太一剛說完,滾球獸便被打了下來。

「滾球獸!」

「滾球獸進化——亞古獸!」

「那個是,亞古獸?」太一

「空間裂縫?!」嘉兒則是注意到上空的空洞。

「太一,嘉兒,再見了。」亞古獸把奧加獸打進去后,也消失了。

「亞古獸,等一下,我也……」太一被嘉兒拉住了。

「嘉兒……」

嘉兒把頭貼到太一的身上,明顯的不舍。

「我一定會回來的,他沒有我跟着的話……要快點好起來,實在不行一定要和媽媽他們說。」太一叮囑著嘉兒,開始上升。

「哥哥要小心一定要平安回來,還有……」嘉兒終究還是放開了。

「笨蛋!」嘉兒流着淚喊出了最後一句話,只不過太一己經聽不到了。

…………

「這個是,神聖計劃?難道巴達獸他們真的不是夢?!」一會後嘉兒便回去了,在床下發現了之前的神聖計劃。

「好痛!」另外一個世界,嘉兒的巴達獸也終於醒了,發現它在一個既熟悉的房間里。

「你醒了,已經沒事了。」這時房門打開了,一個婦女走了進來。

「你是香伯母?!」雖然人類世界己經過去十七年了,對方的樣子已經大變了,但巴達獸還是認出來了。

——新的冒險即將開始

※※※※※※※※※※※※※※※※※※※※

好了嘉兒篇暫時先寫到這裏了,後面在說吧。

嘉兒的CP自然是阿武,太一的自然不用說了吧?不過好像沒有嘉兒的摻和的話恐怕依舊會被撬。

說到滾球獸,太一的亞古獸應該不是當初光丘事件那個吧?這個我就不太了解。

嘉兒肯定不能在這個時候和太一去數碼世界,畢竟迪路獸己經在吸血魔獸那裏了,加上巴達獸又不在身邊很危險,所以就算了。

當然這不是主要問題,問題在於如果嘉兒在這個時候和太一去,那麼吸血魔獸就不會來人類世界,看過第二季就知道大輔他們和其他國家(小京、小賢除外)被選孩子契機就是這個事件。

不過……還有另外的問題,後面嘉兒要回去第四季的話……太一肯定不會同意嘉兒獨自一人去,那麼問題來了……太一又沒有搭檔和妹妹去只會拖後腿,必須想辦法。

恩……後面在說吧,容我三思。

。 似錦吃過飯後,就跑去和三個小傢伙玩了,陸厭讓張管事把齊青杳給叫過來,齊青杳坐下后,陸厭也懶得和她多糾結,就直接開門見山的道:「他實力也太強了,你不覺得很蹊蹺嗎?不覺得這一切很不可思議嗎?你是不是該懷疑一下他的來歷呢?」

「你們這些人就是想太多!」她當然知道似錦實力強到變態的地步,可是,「公孫奢都說了,我是有緣人,萬一他之前的確是八品,卻在不知不覺中,晉級到九品,再到大宗師呢?再到最厲害的大宗師呢!!」

「那也……」是有這個可能,不過陸厭認為可能性不大,陸厭嘀咕著:「他實在是來歷不明!」

齊青杳揉着額頭,低喃著道:「關於我自己的很多過去也來歷不明,我孩子更是來歷不明!」

「……」陸厭一瞬間覺得一言以對。

齊青杳若無其事的提醒道:「你現在重要的,是先關心一下那個造假的事情乾的如何了?」

「……」

陸厭沉默一會,只好先出去問董敬那件事了……得再催催!

當天下午到飯點后,張管事自作主張的讓廚房做了一桌子的菜,上菜時,還跑到書閣去叫似錦,親切的喊道:「似錦公子啊,該吃飯了。」

「……」似錦被張管事這個態度給搞得一臉懵逼,被領到飯廳時,十分緊張的坐到了齊青杳的旁邊。

齊青杳以為張管事只是慶祝今天死了一個大宗師所以做了一桌子菜,沒想到張管事格外激動的給似錦道:「這是廚房特地給您做的。」

似錦:「……」

齊青杳:「……」

張管事以為齊青杳平時不讓似錦吃菜呢,便主動說道:「您可以多吃菜。」

「……」齊青杳想,敢情這桌菜不是給她做的,也不是來慶祝的,是以為平時她剋扣似錦的飯菜,不讓這孩子吃菜?

似錦看了看張管事,再看看滿桌的菜,咽咽口水,端起了那碗白飯,悶聲說:「我只喜歡白飯。」

張管事:「……」

似錦端著碗開始吃自己的白飯來。

齊青杳糾結的看了一眼張管事,張管事走到一邊,開始叫人悄悄記下,似錦公子,不喜歡吃菜!

齊青杳倒是沒對張管事的行為表達任何不滿,因為似錦現在可是家裏的守護神,確實得好好的供著!

等飯後。

齊青杳跟似錦坐在一邊,她先是十分無奈的看了一眼似錦,看的似錦有點坐不住,問她怎麼了。

齊青杳搖頭。

似錦堅持問有什麼事快點說。

齊青杳還是搖頭。

似錦有些委屈的問自己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齊青杳說沒有。

似錦一下子快哭了,捂着眼睛說:「姐姐是不是打算趕我走了?」

「沒有!!」開玩笑,他現在有可能是大陸第一牛人,她怎麼會趕走!

「那你這麼吞吞吐吐的……」似錦可憐巴巴的看着她,一副小可憐的模樣。

齊青杳:「……」

趕他走是不可能的。

但是。

陸厭的話,也不是沒道理。

他為啥實力這麼強?能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幹掉兩個大宗師,讓其一個死一個傷的人,又為什麼不求回報的,甚至有點卑微的,呆在她的身邊?

有什麼用意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