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遮住視線!」聞言,黑風寨寨主毫不猶豫地說:「有,我們黑風寨幹這一行怎麼可能不會準備這種東西呢?」

「好,既然如此的話,你就使出來吧!一定要讓現場觀眾成為瞎子,我要使出上次的力量不想讓別人看見,若是看見的話,我會有危險。」葉小凡大喜,他當然想要使出帝皇神鎧化,奈何帝皇神鎧化非同小可,事關赫爾墨斯血脈家族葉家。

若是泄露出去,讓別人知道,葉小凡可就危險了!畢竟第一,葉小凡如今修為低弱,不知道多少人可以殺死他。第二,雅妖沒有在葉小凡身邊,缺少保護人。

本來葉小凡應該是一個死人,因為一旦進入混亂旋渦基本上就可以宣布乃是一個死人。

混亂旋渦,力量無邊,混亂絞殺一切,打破一切。

就算是仙人也要死亡。

比空間風暴不知道可怕多少倍。此種情況之下,幾乎整個修鍊界都認為葉小凡死了,若是沒有死,赫爾墨斯血脈家族葉家對於葉小凡肯定是不斷追殺,不死不休。若是被人發現,葉小凡必死無疑。

因此,不能讓人知道。

黑風寨寨主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枚黑色球體,拳頭大小,這黑色球體往虛空一拋,只聽得蓬一聲輕聲,然後黑霧瀰漫,現場現出黑暗中。

「此物乃是由一個叫黑獸的動物身體中提煉出來,加上黑獸的意志均勻調和,製造而成,叫做黑彈!一旦扔出去,爆炸而開,黑霧頓時就會冒出來,其中混雜有黑獸意志,不是一般的黑霧,放心,主人,有這黑霧在,仙人之下,誰也看不到這裡的情況!」黑風寨寨主連連從空間戒指中拿出黑彈。

黑彈爆炸而開,足足有三十多顆,黑霧翻滾涌動。

現場完全陷入黑暗之中,什麼都看不見,就是修士也難以看見葉小凡、黑風寨寨主與李家家主李民與山家家主山黃的戰鬥。若是從遠處一眼望去,只能夠看見一團烏雲爬行在虛空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黑風寨寨主究竟想要幹什麼?為什麼搞出這東西,就是我的眼睛也看不見內部戰鬥情況怎麼樣?」

「我也是這樣,這究竟是為什麼?」

「太奇怪了!莫非黑風寨寨主與那個少年有什麼秘密武器不成,不想讓大家看見,不過即便有著秘密武器也是一樣,李家家主李民與山家家主山黃手中可是各自有著一件皇級兵器,威勢滔天,鎮壓四方,足以滅殺黑風寨寨主與神秘少年。」

「也不一定,說不定神秘少年手中也是有什麼絕招殺手鐧,畢竟既然這少年能夠讓窮凶極惡的黑風寨寨主俯首稱臣,說明必然有著可怕的武力,或是背景。」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葉小凡與黑風寨寨主死定了,唯有少數人認為葉小凡有著殺手鐧,可能會反敗為勝。

在黑霧最為濃重的中心,兩柄皇級兵器一山一刀,綻放光芒,意志滔天,迸發出浩浩蕩蕩的力量。強大無敵般的力量鎮壓下去,

山意志,沉重。

刀意志,鋒利尖銳。

葉小凡與黑風寨寨主身體內傳出一聲通的悶響,可見這一次兩人又受到了不小的傷害。李家家主李民大笑道:「哈哈哈哈,小子,你死定了。雖然不知道你們搞出這東西究竟是幹什麼?不過在皇級兵器面前,這一切都是虛無。」

「是的,這一次我要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山家家主山黃大吼道。

兩柄皇級兵器迸發出的意志力量更加強大。

「覺醒吧!力量!」黑霧已然籠罩這裡,葉小凡當然不用再做任何顧忌,喉嚨中迸發出一聲森寒的怒吼。

震耳欲聾的聲音如龍在吼,葉小凡身上的衣服轟然破碎為蝶,紛紛揮灑。在黑風寨寨主震驚的注視之下,葉小凡身上猛地燃燒起幽黑色的火焰,一股詭異可怕到極致的氣息如波浪一樣紛紛散開,無比恐怖。

這股氣息從惡魔出世,如魔鬼覺醒,如龍出淵。最為重要的是,在這氣息裡面包含著濃重的高貴味道。

比仙人更加高貴。

這便是赫爾墨斯血脈家族葉家——帝皇神鎧化后獨有的氣息。

在幽黑色的火焰中,葉小凡肌膚上逐一浮現出一枚枚黑色火焰印記,詭異絕倫,綻放而開。黑色秀髮沐浴在幽黑色火焰中不斷暴漲,愈加長。不多時,葉小凡的頭髮便有著兩米多長,在黑色火焰中飛揚激蕩。

最後,自然是額頭中間眉頭上點燃一簇幽黑色火焰。

看上去,如九幽地獄中的無上惡魔出世。

既然上一次已然感受過葉小凡的這種奇怪力量,黑風寨寨主也是被嚇得心驚無比,在進行帝皇神鎧化后,葉小凡的力量陡然間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力量節節攀升,愈加強大,愈加厲害。

威勢如怪獸出世,氣壓四極。

「好,今天我就來試一試這皇級兵器有多麼強大,三十三天意志之死亡意志,三十三天意志真龍意志,攻擊!」進行完帝皇神鎧化后,葉小凡出手就是攻擊,只見一條鱗片漆黑長達二十多丈的蛟龍翻滾著,飛躍而起,在虛空盤旋一圈。

然後,這黑色蛟龍與皇級兵器力山豁然撞擊在一起,結果,讓李家家主李民與山家家主山黃以及黑風寨寨主不敢置信的是,皇級兵器力山倒飛,上面的光芒黯淡了些,顯然在這次攻擊中。

受到了點傷。

落了下風。

「嗯,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個小子不過就是一個繁衍之境的修士,為什麼能夠抵擋得住皇級兵器的意志力量?」山家家主失聲尖叫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這小子忽然間力量大增。」李民沉聲道,臉色陰沉,眼神難以掩飾匪夷所思之色。

一個繁衍之境的修士居然可以與皇級兵器硬撼,佔了上風,兩人都是不敢置信。

於是,連連轟擊。

皇級兵器力山與九皇霸刀意志迸發,力量爆發,不斷進行攻擊。葉小凡來者不懼,連連揮拳,拳頭如風,每一個拳頭都是蘊含著強大意志,強大力量。其中包含著六種無上意志,更有話幽黑色的火焰。

在打擊之下,這兩柄皇級兵器居然奈何不了葉小凡。

「呵呵,我進行帝皇神鎧化后意志力量增加十倍,力量暴漲,帝皇神鎧化獨有的強大力量!連連攻擊之下,就算是面對帝境修士我也可以逃走,這兩柄皇級兵器當然不可能奈何得了我。」葉小凡心中冷笑著。

見狀,一旁的黑風寨寨主確實暗自慶幸,若不是當初乖乖聽話,選擇臣服,他早就死了,畢竟如此強大的葉小凡,連兩柄皇級兵器都能夠硬撼。

絕不是他能夠打敗。

「這個小子究竟是什麼怪胎,居然如此可怕,天吶!這小子究竟是什麼出身,這種怪物就算是這麼多年來我也沒有聽說過。」李家家主李民越打越心驚。

「李民,不行,若是再這樣拖延下去,我們便有些不行了,這皇級兵器太消耗意志,我快支撐不住了!」山黃呻吟道。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便出絕招吧!」李民牙一咬,心一橫,準備施展出壓箱底的東西。這東西絕對沒有想到會在這裡使用,因為此乃是他們絕密寶物,作為風雲城這麼多年以來的大家族,怎麼可能會沒有一兩樣可怕的東西呢?

「好,我們上!」

李民與山黃各自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枚金子般的石頭,這石頭乃是意志,表面上看上去暗淡無光,平平凡凡,但是裡面卻蘊含著狂暴的意志力量。若是爆發出來,絕對會是毀滅性的力量。

因為兩枚意志乃是半步帝境意志。

兩大家族歷史悠久,遠不是雪家能比,在風雲城中不知道有多久。期間,各自出現過一個強大修士,帝境修士。

在帝境修士坐化后,留下了無意識的帝境意志。這帝境意志不可能經得住多久的時間消磨,因此,力量不斷減少,為了保住這些帝境意志的存在,他們施展出封印術將這意志合為一體,徹底封印。

不過,意志力量一樣流失。

因為此意志力量的主人死了,既然死了,意志也會慢慢消散,不可能永恆存在。即便在封印之下,意志力量也在流逝。

如今只是半帝境修士。

不過,半帝境意志也是十分恐怖的存在,遠超修鍊界第七個境界皇級境界的意志。

「好,我們上!」李家家主李民與山家家主山黃兩人相視一眼,隨後甩出半帝境意志進入皇級兵器中,本來以兩人的修士難以發揮出皇級兵器的意志力量,但是伴隨著這兩半帝境意志進入皇級兵器。

一瞬間,皇級兵器怒吼,身上光芒四射,爆發出璀璨奪目如恆星的光芒。

在半帝境修士的意志之下,兩柄皇級兵器意志力量暴漲。

可怕如淵。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這皇級兵器的力量為什麼會在頃刻間暴漲,對了,這是帝境意志的氣息。」正在攻擊皇級兵器的葉小凡一瞬間感受到莫大的壓力,壓力大增,即便帝皇神鎧化之下,也是虎口龜裂,濺出鮮血。

葉小凡在仙獄學院中見過帝境意志,因此一瞬間便知道皇級兵器吞噬了帝境意志,不過這帝境意志的氣息很小,若不是在進行帝皇神鎧化后的葉小凡靈覺敏銳,也不可能察覺到這股帝境意志的氣息。

在強大壓力面前,葉小凡不得不後退。

即便是一枚半帝境意志催動皇級兵器,那爆發出來的力量也不是葉小凡可以抵擋。

「想退後?小子,遲了!這一次攻擊雪家由於你插手,讓我們兩家損失慘重,就連祖先遺留下來的半帝境意志也沒有了,受死吧!」

「皇級兵器,力山,力量完全迸發,沉重如臉面山嶽狂暴鎮壓。」皇級兵器力山的力量如海嘯來臨,威勢如潮。

恐怖無比,強大無比。

一股股沉重的山意志力量居然演化為一座座山嶽,足足有九座山嶽,山嶽上竹林起伏不定,樹木青翠碧綠。

葉小凡凜然,這皇級兵器的力量已然被催動到最大。傳說在修鍊界,皇級兵器以上的兵器,一旦被催動到極限,可以演化代表大道的圖文異象。很顯然,皇級兵器力山的意志力量徹徹底底爆發了出來。 兩柄皇級兵器在得到一枚半帝境意志后,意志迸發,狂嘯似海,終於發揮出全部的意志力量。只見在虛空上皇級兵器力山演化大道,九重沉重氣勢磅礴宏偉的山嶽沉浮不定,意志爆發,狂暴的意志讓整個世界都正在接受摧殘。在九重山嶽面前,幾乎所有人感覺如此渺小。就像是古時代時期普通老百姓面對皇帝一樣。

皇者意志,如火山爆發,震撼靈魂。

葉小凡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同時另外一柄皇級兵器九皇霸刀也是迸發力量,強盛如火,浩瀚力量,威勢滔天。強大猛烈的意志力量讓整個虛空震蕩起來,九皇霸刀在虛空演化出九柄巨刀。

刀刀鋒利,霸氣凜然。

完美的線條無可挑剔,然而卻讓葉小凡心寒無比,是的,無比心寒。這兩柄皇級兵器都催發出最大威力,威勢滔天,氣勢如虹。

皇級兵器,皇者意志徹徹底底爆發,壓得人喘息不過來。

一刀,一山,狂劈而來,面對兩柄皇級兵器的攻擊,葉小凡沒有選擇,只能運轉意志力量再次進行攻擊。

三十三天意志之死亡意志,三十三天意志之不死不滅意志,三十三天意志之真龍意志,墨日意志,吞噬山河的意志以及吞噬仙魔的意志等六股意志完全爆發出來,浩浩蕩蕩,凝聚在一起。

化為一隻黑色巨手,在巨手手掌中心赫然是一隻眼睛,瞳仁昏暗,瞳孔驟然間縮成詭異地點。

與兩柄皇級兵器撞擊在一起。

撞擊之下,力量驟然迸發,強大意志力量鋪天蓋地,橫掃四方。這一撞擊之下,葉小凡遭遇重創,即便在帝皇神鎧化后也不可能直接面對如此強大力量,畢竟境界差距在那裡。葉小凡向後倒飛,在倒飛的過程中,殷紅色的鮮血不住地從口鼻中湧出,不過他一吸,卻是將這些鮮血吸回去。

赫爾墨斯血脈的血液珍貴無比,當然不能放棄。

葉小凡全身上下微微一震,穩住身形,然後出手就是雷霆一擊。一招攻擊出,彷彿雲層蓋壓而下。

再次與兩柄皇級兵器撞擊在一起。

撞擊,撞擊,撞擊,連續幾次撞擊,皇級兵器演化出來的九皇霸刀,以及九重山嶽都微微晃了晃。

「怎麼可能?即便是發揮出全部力量的皇級兵器,也不能殺死此人,此人不過是繁衍之境罷了,若是成長下去會達到一種什麼程度。若是成為仙人,世界上還有什麼人是對手!」李家家主李民大驚失色。

「是的,李民,你說得對。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殺死此人,若是讓此人成長下去,即便今天我們消滅了雪家等人,以後也不可能安全。只要此人成為修鍊界第七個境界皇級境界,再回來,我們兩家即便聯手之下,也絕非是此人對手。上,我們要殺死此人。」山黃的臉上凶光爆閃。

兩人打出法術。

李家——一刀斃敵!

山家——大山化符!

山意志沉重浩瀚,刀意志鋒利兇猛。兩大意志聯合之下,力量無邊,強大莫測,威力兇猛。強悍的意志力量爆發出來,皇級兵器力山所演化出來的異象化為巨大咒符,咒符一出,鎮壓四極。

力量凶暴,可怕的力量似乎可以撕開所有東西。

在這種時候李家家主李民終於打出了山家絕學法術,只見山咒符如一座氣勢磅礴宏偉的神山,力量蓋世。

鎮壓向葉小凡。

皇級兵器九皇霸刀化為一柄鋒利尖銳似可以割破所有的刀刃,刀尖凝聚一點,進行攻擊,力量迸發之下,恐怖如淵。

一刀斬下,神鬼哭喪。

「死亡意志,墨日意志,不死不滅意志,真龍意志,吞噬仙魔的意志以及吞噬山河的意志糅合在一起,攻擊!打破四方世界,殺破六道洪荒。」葉小凡亂髮飛揚,所有意志化為一個拳頭,與山咒符,刀撞擊在一起。

在轟隆隆的巨響中,狂暴餘波締造出一層層空氣漣漪。

漣漪粗大。

在此攻擊之下,葉小凡的拳頭龜裂而開,就算是三十三天意志之不死不滅意志也難以恢復過來。

瞬間破碎,然後這兩大皇級兵器帶著開天闢地般的氣勢撞擊而去,在強大意志之下,葉小凡直接倒飛,身體居然出現裂痕,不過眨眼之間又恢復過來。

「這皇級兵器果然厲害,威力無窮,方才在關鍵時刻幸虧我機靈,身手敏捷,沒有被直接打中,若是身體被皇級兵器直接打中,就是在帝皇神鎧化后,我的身體也會立刻四分五裂,化為幾塊。」葉小凡大驚,不敢再次硬撼皇級兵器,後退至黑風寨寨主旁邊。

「哈哈,小子,看來你也是知道厲害,這皇級兵器絕對不可能是你能夠打敗的存在,此乃是我們兩家的底蘊,怎麼可能會敗給一個無名少年。」李家家主李民大笑著,手上越發催動皇級兵器。

皇級兵器力量洶湧澎湃,愈加強大。

可怕無比的意志力量大瀰漫而開。

九皇霸刀再次攻擊。

與此同時,皇級兵器力山,更加強大,也是再次攻擊。李家家主李民與山家家主山黃要在這裡擊斃葉小凡,不能讓葉小凡成長下去,這是一個天大的隱患,很可能導致將來李家與山家就此覆滅。

死亡。

李家家主李民與山家家主山黃當然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於是,兩人發揮最強大力量要殺死葉小凡,他們相信,兩柄皇級兵器使出全部力量絕對可以擊斃葉小凡。

事實上,如果單是這樣的話,也確實如此。

不過,別忘記,這裡可有黑風寨寨主黑風在。

看了眼黑風寨寨主黑風,葉小凡厲聲道:「黑風,將你所有的意志力量灌輸給我,我要擊敗這兩人。」

聞言,黑風寨寨主毫不猶豫,大聲道:「是,主人。」如果是其他人,黑風還真不敢這麼做,一個繁衍之境的強者怎麼可能會承受修鍊界第七個境界皇級境界的全部意志力量,不過,葉小凡就不同了。

黑風寨寨主單手一揮,意志迸發,力量狂暴。

似可以開天闢地的力量爆發出來,浩浩蕩蕩,一個個黑色石頭意志進入葉小凡體內。這是灌輸,就像上次那隻形狀外貌類似哈巴狗的黃毛雜交狗墨日接受雅妖,仙獄學院副院長煙涵等人的意志力量一樣。

正是因為如此,葉小凡才想到這一點。

黑風寨寨主的意志力量果然強大,葉小凡的意志在不斷吞噬著,在心海中,一尊巨大高貴屹立在虛空的蘋果,幕然間化為一尊貫穿天地兩地的人物——智慧天主!這是一尊老者,代表著智慧的老者。

忽然老者晶瑩的眼睛一亮,口一張,黑風寨寨主所有意志都被它吞下去,並未準備煉化,只是容納而已。

這些事情不過是在一瞬間完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