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知道了。」

容子澈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

慕洛琛沒再說下去,掛斷了電話。

手機收起來后,慕洛琛目光落在桌子上的相框上,相框里,簡汐抱著孩子笑的開心。

若是簡汐知道,子澈和顧明珠已經開始往正軌上走,又要為如意擔心了吧……

慕洛琛心底有些沉悶,但很快拿起外套,出了房間。

晚一些的時候,容子澈把那個人的消息傳了過來,說是明天晚上,那個人會借著買菜的時間,從裴家出來。

慕洛琛按照容子澈給的消息,去布置人手。

等著做完這些,他準備去見天佑和天寶,最近他們有些感冒,或許是早生的緣故,他們的身體都挺差的,三五不時的,便會生病。

倒出車,準備開出車庫的時候,放在副駕駛座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注意到是蘇母打過來的電話,慕洛琛停下了車,接通了電話。

電話剛接通,蘇母的帶著哭聲說:「阿琛,西顧被診斷出肺炎,現在送進了搶救室,你趕緊過來看看。」

慕洛琛臉色一沉,說:「我這就過去。」

他話剛說完,準備掛斷電話,餘光卻從後視鏡里,瞥到一輛大眾汽車,從後面加速度開向了他的方向。

慕洛琛臉色一綳,迅速的轉了方向盤,向旁邊的車道開。

但就在他轉車道的剎那,那輛大眾汽車,似乎察覺到了他的意圖,斜著撞向他的車。

嘭——!

車子發出一聲巨響,車身劇烈的晃動了下,往一側翻起來。

華年時代 但僅僅過了幾秒,車子再次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而就在這眨眼的功夫,大眾汽車往後退了一些距離,再次沖了上來。

慕洛琛面色一凜,拚命的踩著油門,車子嗡的一聲,向前迅速的行駛。

大眾汽車險險的擦過他的車尾,沖向了前面。

等著大眾汽車,調轉車頭,想要再次衝上前。

慕洛琛已經轉了一圈,繞到了他的車後面,嘭的一聲撞上那輛大眾車之後,一腳將油門踩到底。

黑色的賓利車,推著大眾汽車,不停地向前迅速的沖。

最後到了衝到了地下停車場的牆壁上,發出轟得巨響后,停了下來。

滴答——

血順著額頭緩緩地留下來,慕洛琛抬手擦了把額頭上的鮮血,打開車門從車上走下來,然後走到那輛大眾汽車跟前,打開駕駛座位置的車門。

車內,坐在駕駛座上的人頭上鮮血淋淋,掙扎著想要從裡面出來。

慕洛琛伸手,將他拽出來,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那人從地上爬起來,想要逃跑。

慕洛琛抬腳,將他踹翻在了地上。

監控室里的保安,聽到消息,迅速的出來,見到這一幕,忙上上扣押住歹徒。

「慕先生,你沒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包紮?」保安問。

慕洛琛搖了搖頭,說:「我沒事,打電話給警察局,把這個人交給陳一峰。」

保安說了聲是。

慕洛琛轉身,往自己的車走去。

車子緩緩地發送,慕洛琛握著方向盤的手,深藍色的血管突起。

敢買兇殺人——

裴錦德果然是狗急跳牆,什麼事情都敢做。 第575章流產跡象

不過越是這樣,越說明了,現在裴錦德已經無計可施。

慕洛琛面無表情的開車,到了醫院,陳一峰打電話過來,說那個人吞了氰化物,已經在去警察局的路上就死了。

慕洛琛說了聲知道了,便掛斷電話。

沒去醫務室處理傷口,他風塵僕僕的趕到到急救室前,臉色難掩的焦急。

蘇母本來想問他,剛才電話那邊發生什麼事了,那麼嘈雜,現在看到他額頭上的傷口,頓時明白了一些,但還是開口問:「洛琛,你這傷口是怎麼了?」

「裴錦德找了點小麻煩,現在已經解決了,沒事了。」慕洛琛淡淡地說道。

蘇母臉上掛滿了驚怕和擔心,這個裴錦德真是瘋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對人動手。

「西顧怎麼樣?」

慕洛琛沒等蘇母問話,開口問。

蘇母嘆了聲氣,說:「剛從急救室里搶救回來,醫生說,現在情況還不能確定,要等兩天觀察期過後,才能確診。」

慕洛琛擰了眉頭。

「洛琛,你看西顧這樣,能不能讓瑾年回來看看,我想孩子見到她會好一些。」蘇母用商量的語氣問。

「蘇姨,不是我不想讓瑾年回來,你也看到了,現在裴錦德什麼事都能做的出來,瑾年又相信他,若是這個時候,他利用瑾年的信任,把她騙出去,對她做什麼事情,我只怕到時候,很難保她周全。」

慕洛琛頓了兩秒說:「而且……現在瑾年的身體也不好,和西顧在一起,我怕她會擔心,使得身體更差。」

蘇母眼裡含了淚光,哽咽著說:「你說的對,是我一時糊塗了。」

失憶后總有大佬想娶我 慕洛琛抬手,拍了拍蘇母的肩膀,安慰道:「蘇姨,你不用擔心,我會找到最好的專家,給西顧看病,不會讓她有事的。」

蘇母點了點頭說:「謝謝你,阿琛,沒有你,我和你蘇叔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慕洛琛表情淡淡地,沒有說話。

蘇母哭了好一會兒,才止住了哭聲,請他進病房看西顧。

慕洛琛走到病床前,看著三個月大的西顧,鼻子里插著輸氧管。

這麼小的孩子,卻患上了肺炎,真是受罪。

慕洛琛抬手,輕輕的摸了摸西顧的臉頰。

蘇母覺得氣氛太過沉悶,勉強笑著活躍氣氛:「西顧長得越來越像你了,等她大了,一定是個美人胚子。」

慕洛琛聞言,視線落在西顧的臉上,仔細的打量著她的五官。

三個月大的孩子,剛剛長開了一些,雖然不是那麼清晰的分辨出來,但依稀能看出些端倪。

現在的西顧,真的是越來越像知寒了……

哪怕不做親子鑒定,他也確信,這個孩子就是知寒的。

慕洛琛收回了手,對蘇母說:「蘇姨,等過幾天,我會忙起來,到時候知寒會從法國回來,我會讓他代替我,照顧你們。」

「哎。」

蘇母頷首,沒任何意見。

與此同時,裴家。

「嘭——!」

伴隨著瓷器爆炸的聲音,裴錦德滿目陰沉的站在書桌前,手攥成拳頭的,抵在書桌上,滿是皺紋的皮膚上青筋暴起:「連這點小事,你們都做不好,我要你們有什麼用?一群廢物!廢物!」

桌子砸的嘭嘭的響,站在他前面的裴淮晟大氣不敢出一聲。

裴錦德破口大罵了好一會兒,死死地盯著裴淮晟,說:「沈家那邊,還沒鬆口嗎?」

「松、鬆口了,沈清華說,他願意把名下的不動產全部賣了,資助裴家,只不過要等上幾日。」

「等?等什麼等?現在的慕氏集團,每天吃掉我們裴家多少資產,你難道不知道?再等幾天,我們就完了!」

裴老爺子面目越發的猙獰。

裴淮晟的腰往下彎,「我這就去催催沈清華。」

說著,他轉身準備走。

但在他離開之前,裴老爺子叫住了他,「不用你去催促沈清華,把映雪給我叫過來!」

「……是。」

裴淮晟逃是的離開。

十分鐘后——

裴淮晟推搡著裴映雪,走到了書房跟前。

神話之無敵至尊 等把裴映雪,推進去后,裴淮晟立刻退出了房間,順帶關上了門。

裴映雪轉身想跑,都沒地方跑。

「過來。」

裴老爺子沉喝了一聲。

裴映雪緩緩地走上前,身體越發的顫抖。

從門口到書桌前,不過三十步的距離,她磨蹭了五分鐘都沒到。

裴老爺子臉色越發的沉凝,「映雪,立刻給我過來,別挑戰我的耐性!」

裴映雪眼裡的淚水,滾了一圈后,湧出了眼眶。

拚命壓住想要逃跑的衝動,她走到裴老爺子跟前,「爺爺——」

裴老爺子一把抓住她的手,陰沉著聲音說:「我讓你去催促沈清華,你到底做沒有做?」

「我、我催了……他說,很、很快就會給家裡錢……」

裴映雪磕磕絆絆的把話說完,裴老爺子嘭的一聲拍在桌子上。

「很快?到底是多快?他到現在都沒給家裡一筆錢,映雪,是不是他根本不在乎這個孩子,不想給錢,只是在拖延時間?」

「不是……」

「不是他的問題,那就是你的問題!你沒對這事情上心,對不對?」

裴老爺子打斷她的話,手指捏著她的骨頭,發出咯咯作響的聲音。

裴映雪淚水像是決了堤的洪水,不停地湧出來,「爺爺……」

「別叫我爺爺!」裴老爺子怒吼著,從抽屜里拿出一個遙控器,他按了下開關,書房裡的立體放映機,放出了一段視頻。

裴映雪看著那段視頻,眼睛瞪大到了極點。

視頻里放映的是,她母親被打的情景。

凄厲的聲音,從音箱里傳出來,刺激著耳膜,裴映雪尖叫了一聲,想要衝上前。

可她還沒走,就被裴老爺子抓住手腕,壓制在了書桌旁。

「你看清楚了,這是我給你的警告,別以為我只是說說,明天沈清華,再不給資金,我就讓人輪爆了你母親。」

「裴錦德,你會下地獄的!」

裴映雪發出絕望的吼聲。

裴老爺子猛地抬手,重重的扇了她一巴掌,「我會下地獄?你打小吃的穿的用的花的全是我給的,現在只是讓你把欠裴家的還回來!映雪,別再讓我聽到不該聽的,否則,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最後一個字,狠絕的出來,裴老爺子眼底濃濃的殺意。

裴映雪無力的無力的貼著桌子滑下來,豆大的淚水,不斷的滾落。

從書房裡出來,裴映雪雙眼紅腫。

裴淮晟走到她跟前,想要叮囑她幾句,讓她趕緊催促沈家拿錢。

封神之竈王爺奮鬥史 她聽到裴淮晟的話,卻一丁點反應也沒有。

失魂落魄的回到卧房,裴映雪倒在床上,感覺到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在疼,像是有無形的手,在不停地拉扯著她的細胞,讓她感覺到身體快要裂開了。

疼……

好疼……

身體在叫囂著疼痛,可她不想理會。

躺了一會兒,拿出手機,給沈清華撥打電話。

電話嘟嘟了十幾聲,依舊沒人接聽。

裴映雪無力的將手機,扔在了床上。

傭人走進房間,木著一張臉說:「映雪小姐,老爺子吩咐,請你更衣,親自去沈家一趟。」

裴映雪愣了一下,而後明白了她的意思。

爺爺這是在逼她,連一絲喘息的時間,都不給她。

裴映雪緩緩地起身,轉身準備去拿衣服的時候,身後的傭人卻驀地出聲,「血——」

裴映雪一時沒明白,她在說什麼。

直到——

小腹那裡,感覺到一陣陣的疼痛,有溫熱的液體,從腿間流出來。

她霎那知道,這個意味著什麼。

伸手摸向自己的衣服後面,指尖觸摸到了粘膩的血腥。

裴映雪腦子轟得一聲,爆炸開來。

傭人驚叫著,對外面說:「快叫醫生過來,映雪小姐流血了!」

裴映雪聽著她的叫聲,腦子疼痛的更加厲害。

放在床上的手機,嗡嗡的震動著,提示著來電了。

裴映雪看著屏幕上的名字,淚如雨下。

這一刻——

她真的想,就這麼沒了孩子,自己也死了乾淨。

那樣,她就不用再面對爺爺醜陋的嘴臉,母親也不會被他當作把柄……

晚上六點多,慕洛琛聽到專家,親自診斷了西顧的病情,說她沒事了,這才放心了下來。

留下周文達,讓他安排醫院裡的事情,以防裴錦德對這邊下手。

話剛說了一半,周文達接了消息,看過消息后,他聲音沉痛的說,「少爺,剛才仁和那邊傳來消息,說是裴家剛把映雪小姐,送進了急救室,聽說是有流產的跡象。」

慕洛琛聞言,側首看向他,「你說什麼?」

「映雪小姐有流產的跡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