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不是你們想的那種人。」傑克嘀咕了一句,開始吃罐頭,剛經歷過廝殺,他可睡不著。

唐崢上了五樓,確定沒人跟蹤后,閃身進了一間房門。

「你瞧,都被他們誤會了。」米蘭達調侃了一句,走了進去,略微的打量了一下房間,就算唐崢關上了房門,她都沒有慌張,因為她知道唐崢絕對不是急色的人。

「誤會了正好,省的他們瞎想,你應該知道我找你來的原因。」唐崢不想直接詢問,那樣只會讓自己的氣勢處於下風。

「咦,不是讓我來陪你嗎?」米蘭達轉身,雙手環住了唐崢的腰際,把身子貼了上去。

唐崢立刻察覺到一對飽滿的胸膛積壓在了胸膛上,觸感豐膩。

「說正事。」唐崢抓著米蘭達的肩膀,推開了她。

「殺死武裝暴龍,一共掉落了四個金色獨角,征服者們平分了,當然,沒雷納德的份,」米蘭的恥笑了意思橫,「他原本處理最多呢。」

「暴龍弱點是什麼?」唐崢走到了窗口,向下張望,一輪圓月掛在天空,更顯得城市的寂靜。

「我憑什麼告訴你?」米蘭達冷哼一聲,「對我有什麼好處。」

「我可以給你弄一個金色獨角。」唐崢知道不付出的代價是不行的。

「他們五個人征服者才做到的事情,你想一個人搞定?太吹大話了吧。」米蘭達哧的輕笑出聲,神情不屑,覺得唐崢太吹牛了。

「別拿我和他們比較。」唐崢皺了皺眉頭。

「好吧,讓我算算,你,陸梵,再加上妮可和茱莉亞母女,這就是十五個,說不定還要幫傑克,這就要殺四隻,你以為是你戰神嗎?」米蘭達扳著手指頭,道,「如果不是每頭暴龍都掉落道具,那還要宰更多的,而且你還要分給幫忙的大衛他們幾個。」

「那是我的事情,你會拿到報酬的。」唐崢說的斬釘截鐵,語氣淡然的就像在吹肉粥的熱氣。

米蘭達倒是被唐崢的自信表情弄的愣住,她盯著他的眼神,發現他不像說謊后,咬了咬牙,道,「一個太少,最起碼三個。」

「你太貪婪了吧?」唐崢嘲笑道,「你其實不相信我的實力,不過是想賭一把而已,再說你還要擔心自己不說,我會去找別人交易。」

「那你為什麼不找妮可。」米蘭達的心思卻被唐崢說中了,不過她的表情依然沒有任何變化,因為他知道那小子在觀察自己。

「因為你比較風騷,而且會演戲,找妮可會露餡的。」唐崢如實相告,道,「說吧,我沒時間耗下去。」

「武裝暴龍的弱點是腦袋,雷納德等人牽制,羅伯特擊殺。」米蘭達敘述著上午的戰況,道,「不過最後我檢查過暴龍的屍體,它腹部的皮膚很軟,擋不住子彈。」

「恩,為什麼雷納德會受傷?他們每個人的種子能力都是什麼?」唐崢想用第一個問題掩蓋自己的意圖,可不是問不清楚又不行,他盡量裝的坦然,可是還是被狡猾的米蘭達聽出來了。

「他們,恩?」米蘭達看向了唐崢,疑惑道,「你不會想把他們幹掉吧,對了,這樣一來戰利品全都是你的了。」

「殺人要扣一千點的。」唐崢否認。

「布蘭特不就被你打斷手腳丟掉了嗎?憑你的智慧,殺掉大衛他們也很容易。」米蘭達神色冷了下去,緊盯著唐崢的眼睛,道,「你是不是還準備殺死我?那樣承諾就不用兌現了!」

「那你是合作,還是告密?」唐崢的語氣依舊不冷不淡,但是卻讓米蘭達打了個寒顫。 虛無和尚欲開口說明白,虛圓和尚怒聲道「虛無師弟,你不要再開口。▲∴頂▲∴點▲∴小▲∴說,再開口就是叛教!」

虛無和尚眉頭微皺,他只是說一些事實,卻被虛圓和尚這樣阻止。

龍驕陽怒視虛圓和尚,殺意凌駕在虛圓和尚身上,虛圓和尚的身體不停使喚的匍匐在地上,無法與誅仙劍陣的殺威對抗。

「不要逼我殺你。」龍驕陽冷冷警告之後,看向虛無和尚道「你說出真相,我可以考慮放你走。」

虛無和尚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本僧並不怕死。本僧要說這些,只是要告訴你事實真相。你這樣囚困我們是無用的,要麼你就殺了我們,這樣還能利索一點。」

龍驕陽眉頭皺起,他與虛無和尚對視著,想要從虛無和尚的眼神之中看出一些東西。但是虛無和尚的眼神清明,沒有任何的異樣神色。

「天竺卓瑪不可能渡過情關,我會親自去帝州的千佛寺找她。」龍驕陽生硬道虛無和尚閉眼無言,他不想再說些什麼,龍驕陽顯然是無法接受他所說的事實真相。

龍驕陽盯著虛聖佛,冷漠道「你現在是不服氣,還是想要活命?」

虛聖佛表情淡然,一臉無欲無求之色道「出家人,早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你若是想要本僧求饒,這是不可能的。」

頓了頓,虛聖佛眉心處的五瓣蓮花再度光芒大盛,他一字一句道「本僧還未曾敗,所以你也別囂張太早!」

眾人皆是一怔,這佛門聖子在誅仙劍陣的威壓下,竟然還要出手對抗,這是要自尋死路嗎?

「這佛門聖子是不想活了嗎?這個時候還不肯低頭,要死戰?」

「面對誅仙劍陣,佛門聖子還要怎麼戰鬥下去?」

「莫非這佛門聖子看出了這不完整的誅仙劍陣的破綻?」

「……」

眾人無法推測出虛聖佛的心思。

龍驕陽也是目露異色,無法預知的虛聖佛還有什麼秘術,可以抗衡誅仙劍陣。

虛無和尚睜開眼睛盯著虛聖佛,他先前聽虛圓和尚說過,虛聖佛是能喚醒真佛的人。虛聖佛這時候還敢對抗誅仙劍陣,肯定是要喚醒真佛。

虛圓和尚先前都非常有信心,可是現在龍驕陽催發了誅仙劍陣,他是一點信心都沒有了。反而,這個時候,他非常想要勸說虛聖佛,不要強行爭勝,低頭認輸好了。

但是虛聖佛肯定不會聽他的,因為虛聖佛身上已經浮現真佛之紋,他眉心處五瓣蓮花浮出了最後一瓣蓮花。六瓣蓮花聚合,一股勢不可擋的真佛之力輻射四面八方。

龍驕陽雙目紫化,在凝視變化驚人的虛聖佛。他早就從刑清雅與刑雙口中知曉虛聖佛是真佛輪迴轉世,他已經學會了所有的佛經,並且深不可測。

現在龍驕陽終於見證了虛聖佛隱藏的力量,對方這是在蛻變,從一個佛子變成了真佛。而這一個過程,龍驕陽卻利用化神訣看到了一些辛秘。

虛聖佛元神之中蘊含著一個非常明眸的舍利子,真佛之力全是從舍利子之中爆發而出。


「虛聖佛是借來了這舍利子的力量嗎?」

龍驕陽心中暗語,沒有妄動,在觀察情況。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虛聖佛再一次開口念佛語,他的精氣神與話語節奏都已經改變。特別是他看見誅仙劍陣的驚愕之色,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是龍驕陽還是捕捉到了。

「看來佛門也有讓人做鼎爐,做嫁衣的事情!」

龍驕陽的心中火氣大增,他已經看出現在面對他的已經並非虛聖佛本人,這所謂的真佛,其實是舍利子的力量。而這舍利子之中,存有曾經的佛門強者。

「阿彌陀佛……」

真佛欲開口說話,龍驕陽什麼都沒有說,直接催發了誅仙劍陣,斬向了虛聖佛的眉心處!

「不要動手……本僧願認輸。」復甦的真佛急促說道眾人又是一驚,虛聖佛剛才可是很霸氣要對抗誅仙劍陣,怎麼轉眼間就認輸?

「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嗎?現在認輸又有什麼用,我今天必斬你!」

龍驕陽強勢催發戮仙劍,絕仙劍,九層巨塔化成的半把殺劍,以最強殺法劍陣,直接剿向復甦的真佛。

復甦的真佛,憤怒無比的催動金剛之軀來防禦,可是在誅仙劍陣絞殺下,金剛之軀也在霎間土崩瓦解。

「你是要連虛聖佛的神魂與肉身也全部斬滅嗎?」復甦的真佛被誅仙劍陣嚇破膽,語無倫次道龍驕陽哈哈哈大笑道「哈哈,你真是一個暈了頭的盜竊者,我本來就是要殺虛聖佛。你用這來威脅我有用嗎?」

「你住手……吾乃帝甲城的一代真佛,並非什麼盜竊者。」復甦的真佛道「你以舍利子的形態存於虛聖佛的元神之中,以此來溫養自己,這不是盜竊是什麼?」龍驕陽逼視著復甦的真佛,冷聲道「你……你若殺本僧,必將招惹天大的因果劫難。」復甦的真佛被龍驕陽說破辛秘,無比震驚的盯著龍驕陽看了片刻,旋即厲聲警告道龍驕陽笑意濃烈道「我以正魔雙修之術證得帝級境,你覺得我還會怕因果劫難嗎?況且這一次我要殺的是虛聖佛,你這個盜竊者就算不走樣,一起被我殺了,應該也沒有因果關係可言?」

嗖。

一道祥和佛光從虛聖佛眉心處飛出,一顆鴿子蛋大小的舍利子在六瓣蓮花的包裹下浮於天地間。

虛聖佛的肉身猶如神魂脫體一樣,從虛空中墜落下去。

虛無和尚飛臨虛空,將虛聖佛的肉身接住,虛圓和尚已經雙目凸出,徹底驚呆。在外圍觀戰的人們,也早已經被驚呆。

虛聖佛喚醒了真佛,可是這真佛卻是隱藏在他體內的舍利子,而且這顆舍利子還是存在於虛聖佛的元神中,這代表著什麼,只要是修仙者都不會不知道。

「這就是佛門所謂的輪迴嗎?一個真佛強者,將神魂封於舍利子之中,入主了一個天賦弟子的元神。這叫尋找鼎爐,而不是輪迴!」、 米蘭達知道自己回答不對,就很可能被唐崢列上死亡名單,成為拋棄的對象。

「說的好難聽,我在第一天不就是你的同伴了嗎!」米蘭達嘴角含笑地看著唐崢,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難道你還想被我再咬一口嗎?」

「說重點!」唐崢只是嚇唬她,其實米蘭達傾向哪邊也無所謂,他確實有幹掉大衛他們的想法,在木馬遊戲中可是有團戰的,如果下一次和他們對上怎麼辦?所以大衛他們全部死掉、而自己拿到最高的點數離開才是做好的結果,反正木馬也沒說外援多幫助一個人,就能多拿點數。

「我頂多給你們留下幾個新人。」為了按米蘭達的心,唐崢伸出手,摸在了她的嘴唇上,適時的表現出了慾望,讓米蘭達覺得她可以掌控自己。

「你有沒有想過他們也想要你的命?」

米蘭達笑了一下,靠近了唐崢,等著他的答覆。

「防人之心不可無。」唐崢笑道,「他們要是不覬覦我的裝備才叫見鬼呢,只不過因為一千點的限制不好下手罷了,畢竟我可不會乖乖地給他們砍斷手腳。」

「我不知道他們的能力,但是使用的效果可以告訴你。」米蘭達點了點頭,承認了這個說話,隨即說出了她見到的狀況。

「謝謝你的情報。」唐崢聽完,轉身推開房門要走,被米蘭達從身後抱住了。

「這麼快就要拋棄我,這也太無情了吧?」米蘭達隔著衣服咬了唐崢一口,

「我要節省體力。」唐崢抓住了米蘭達的手。

「我會讓他成為我活下去的工具。」米蘭達催促,「快來吧。」

……

唐崢和米蘭達已經離開一個小時了,這讓朱莉婭的臉色異常的難堪,她本想找唐崢再續前緣,鞏固一下成果,卻沒想到被米蘭達橫插一杠,少婦知道今晚要不是唐崢幫忙,她和女兒可能就死掉了,所以更想把他抓在手中。

其他人勞累了一天,頭一挨床就睡著了,那還有工夫去關心別人的八卦,養好體力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看著米蘭達滿足的笑容,唐崢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在搞下去,自己說不定就要用『甘泉』飲品恢復體力了,離開房間后,站在酒店門口,他試圖用甲殼蟲卡片召喚它,結果被木馬告知時代不附,屬於限制使用的道具,頓時讓他苦逼不已。

第四天早晨,唐崢和大衛每人出了一半的食物,解決了新人們的肚子問題,隨後騎著盜龍出發了。

「大衛,你被坑了,就算你不出食物,唐崢也得照顧朱莉婭米蘭達她們,到時候他要是不給其他人,威望就降了,現在可好,讓吃到食物的馬爾斯還得感謝他,畢竟是他提議出食物的。」雷納德爬在坐騎上,悄悄地挑撥著他們之間的關係。

大衛的臉色有些不自然,立刻覺得膩歪不已,不過讓他更煩躁的是隊伍的速度,這些新人深怕被當做了斥候,都走得很慢,耽誤了不少時間,這讓他焦急不已。

「難道又要當壞人?」大衛撇了撇嘴,剛要說話,就看到唐崢加快了速度,沖向了傳送門。

「唐,太危險了。」米蘭達跟著唐崢可不是為了做炮灰的,勸他放慢速度。

「沒關係,多待一秒就多危險一分。」唐崢不是莽撞的人,從這到傳送門最多三分鐘,碰上土著騎兵也能及時逃掉,到時候摧毀傳送門就能擋住他們了。

「誰先走?」一幫人停在傳送門前,又在為誰當先鋒發愁了,大衛一一掃過了這些人,沒有一個可以放心,他有心扣押黛米和妮可,讓傑克和茱莉亞去探查,可又怕唐崢維護他們。


「我先去吧。」雷納德越眾而出,「為了彌補錯誤,我也想為大家做些事情。」

新人們沉默,大衛點了點頭,同意了。

「不行!」陸梵跳了出來,攔住了他,道,「要是他毀掉了傳送門,咱們全都會任務失敗。」

新人們悚然一驚,遲疑地看向了雷納德,大家拋棄過他一次,有這種擔心很正常。

「我都殘廢了,沒你們的幫助肯定活不下去,我不會做這種自覺退路的事情。」雷納德一臉被冤枉后的無奈,心裡卻是要恨死陸梵了,他的確想一個人離開,然後摧毀傳送門,他還沒寬容到可以原諒這些人的地步,而且他還從某位死亡的征服者那裡聽到過一條情報,最後回房間的倖存者越少,得分會有一個加成,不過更重要的是,有時候木馬為了避免團滅,會在任務失敗的最後一刻,將最後的一位重傷的倖存者傳送回房間,為的就是不至於讓下一批新人對木馬遊戲一無所知。

要是讓唐崢和陸梵知道紅色木馬像保姆一樣仁慈,肯定會回去申討銀色木馬的,那傢伙太惡趣味了,唐崢沒忘了唐崢第一次進入遊戲就碰上了征服者們輪空。

「不管如何,要賭一把。」雷納德急於撇清自己,讓陸梵更篤定自己的判斷了。

「他沒有充能器。」丹尼自認為說了句公道話。

「那讓大家檢查一下他的背包的。」陸梵態度很隨意,嘴角溢出了一抹笑容,道,「你們該不會和我講人權吧?」

「換個人不就得了,別費時間。」羅伯特想到了雷納德以往的行徑,顯然開始懷疑他了。

新人們互相觀望著,突然發現居然挑不出一個值得信任的傢伙,這讓他們對這個團隊的未來充滿了悲哀和失落。

「一起走,再呆下去土著就要來了。」唐崢吼了一聲,給了陸梵一個眼色,拽到韁繩,騎著盜龍就跑向了傳送門,陸梵趕緊跟上。

「等等。」大衛試圖阻攔,可是太遲了,畢竟唐崢離著傳送門很近,他只能趕緊跟上,馬爾斯等人還在猶豫,米蘭達已經沖了上去,朱莉婭也不慢。

短暫的傳送過後,米蘭達等人還沒睜開眼,豆大的雨滴就像瓢潑一樣,劈頭蓋臉的砸在了身上,瞬間就將衣服打濕了。

眾人又重新回到了白堊紀的亘古荒野上,幕天席地間,全都鋪滿了雨線,伴隨著電閃雷鳴,整個延伸出去的視野都在被暴雨沖刷。

「回去吧,這裡沒法呆。」傑克擦了把臉上的雨水,大聲的呼喊著。

在這惡劣的環境中根本沒辦法前進,可是馬爾斯剛退回去,又以極快的速度傳送了過來。

「有土著,趕快摧毀傳送門。」馬爾斯臉上全是驚慌,扯著嗓子大吼著。

唐崢立刻跳下了坐騎,本想跑向傳送門,可是泥濘的草地一下就陷住了他的雙腳。

「槽。」唐崢咒罵了一句,掏出充能器反擰,丟向了傳送門,新人們則是一窩蜂的想要遠離傳送門,盜龍不習慣這種雨天的地面,一時間摔了個人仰馬翻。 虛無和尚接住虛聖佛的肉身,他急忙去感應虛聖佛的元神,發現虛聖佛的元神還存在,並沒有真正的消失。這讓虛無和尚緊張的情緒消減大半。

「虛聖佛師弟,你醒一醒。」

虛無和尚催發佛門念力,去刺激虛聖佛的元神。虛聖佛長長的睫毛眨動,數息后,他睜開了眼睛。

虛聖佛睜開眼,見到虛無和尚臉,他迷茫道「虛無師兄,我……我已經敗了嗎?」

虛無和尚心中一咯噔,徹底相信虛聖佛並非是真佛轉世,而是被真佛存有神魂的舍利子入了元神,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做了一個鼎爐。

此時從虛聖佛元神中脫離的舍利子中,傳出真佛的聲音,「阿彌陀佛,老僧已經脫離虛聖佛的肉身,你與他的恩怨可以去找他,老僧就不參與你們之間的對決了。」

話末,舍利子催發六瓣蓮花,要穿梭離開。

誅仙劍陣震碎虛空,阻攔了舍利子逃離的路線。

舍利子停滯下來,真佛怒道「少年施主,你難到真想殺老僧。老僧曾證得真佛道果,得到大道認可,你要是該殺老僧,必將遭遇橫死之災。」

錚,錚,錚!

誅仙劍陣在驚悚轉動,無形劍氣直逼舍利子。

舍利子外的六瓣蓮花激蕩出先天六字真言佛盤,在阻攔恐怖的劍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