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這次會發生事故,都是夜鋒的惹的禍!他竟然用那麼蠻橫的方式來比賽,簡直是犯規!!」

這時候,眾人的焦點,又放在了夜鋒的身上。

「洛少,你說吧。要怎麼做,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必須討回一口氣。」一個紈絝氣勢洶洶地說道。

「呵呵,沒必要。」洛千穹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不管怎樣,我都是輸了。要是找人家麻煩,只會顯得我洛千穹很小氣。」 「洛少,你的心真寬,是我就做不到了!」

「哼,也就洛少大度,否則我一定要那個夜鋒好看。」

「這個夜鋒竟然用下三濫的手段贏了比賽,也不覺得丟人。」

一時間,眾多洛千穹的擁護者,對他是一陣追捧,對夜鋒則是強烈的譴責。

洛千穹的手指,輕輕地敲著自己的大腿,就像是在算著什麼。

他微眯著的雙眸,卻是閃爍著陰險的寒光。

忽然,一陣刺眼的燈光照射過來,眾人都不適應地眯起了雙眸,待適應之後,只見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地駛了過來。

啪!

夜鋒和星舞下了車。

他們剛剛從終點,繞了回來。

「呵,你們還好意思回來。」一名紈絝走了上去,冷冷地盯著夜鋒。「我還以為你們都溜了呢。」

「溜?」夜鋒挑了挑眉,隨即戲謔地看著洛千穹。「我贏了比賽,總得有些彩頭吧。現在彩頭都還沒有拿到,我又怎麼會溜呢?」

一襲白色襯衣的他,在這一刻清新得來,又透出一股狡猾的意味。

「放屁!」另一個紈絝狠狠地瞪著夜鋒,「我們之前,根本就沒有賭什麼彩頭!」

「呵,我以為你們都是老油條了,怎麼?現在輸了,想要賴賬啊?」夜鋒的雙眸微眯著,那唇角微揚,露出了一抹狡詐的微笑。

星舞看到這裡,心中暗暗道,嘖嘖,夜哥要坑人了。

「洛少,你說呢?」夜鋒的眸光,轉向了洛千穹,這一道目光凌厲,讓他無處可躲。

「洛少,你根本就不用管他,這個傢伙根本是在無理取鬧。」

「對!他不僅毀了你的布加迪限量超跑,還害死了季寧,不需要給這個傢伙什麼。」

一個個紈絝,紛紛叫囂,都站邊洛千穹,對夜鋒發起了聲討。

星舞眯著雙眸,深深地盯了眼洛千穹,這個傢伙倒是厲害,竟然將這群紈絝玩弄於鼓掌之中,讓他們一個個都為自己說話。

「夠了!」洛千穹抬了抬手,眾人瞬間閉嘴,然後笑了笑,道:「願賭服輸。我洛千穹,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

接著,他盯了眼夜鋒,淡淡地說道:「你說得對。既然是比賽,那麼肯定是有彩頭。說吧,你想要什麼?」

夜鋒勾了勾唇角,斜了眼星舞,道:「我弟弟很喜歡你剛才的布加迪超跑。」

這一句話,無疑要求洛千穹將同樣的車,送給星舞。

一時間,紈絝們都炸毛了。

「夜鋒,你怎麼不去搶?!」

「那可是限量超跑,不僅價格昂貴,還十分稀少,你這口氣會不會太大了?」

「洛少,你真的不用理會這個傢伙,我們都支持你。」

面對這麼多人的聲討,夜鋒始終一臉的淡然,眸光緊盯著洛千穹。

星舞搖了搖頭,對於這樣的狀況,她能想到的,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洛千穹拒絕,和夜哥徹底撕破臉皮。

第二,洛千穹答應,送他們一輛超跑。

對於這兩個選擇,她倒是有些擔心洛千穹會選擇第二個。 「呵,沒問題。」忽然,洛千穹咧嘴一笑,淡淡地說道:「我會安排的,估計明天就能夠將車送上。」

這一刻,他的豁達,似乎和那一身囂張的著裝,有些不相符合。

「那就多謝洛少了。」夜鋒轉過身來,一把拉住星舞,往黑色轎車走去。

在轉過來的瞬間,他的臉色沉了下來。

「夜哥……」

「我知道。」

和星舞想的一樣,他也希望洛千穹選擇第一個。

他這次坑洛千穹,不僅是為了坑而坑,還是一個試探。

從這個選擇來看,洛千穹不是一個衝動,囂張的大家子弟,而是一個心機深沉,懂得隱藏自己的人。

對於這樣的人,往往都是極其危險的存在。

夜鋒發動引擎,很快便離開了霞山,這裡也就剩下洛千穹,還有一眾擁護者。

「小六,你的車借我開回去。」洛千穹眯著眼,看著黑色轎車的車尾燈消失在眼前,便轉身對一名瘦小的男子說道。

「洛少,你隨便開,不用還也行。」

洛千穹微微一笑,然後坐上了這一輛法拉利,揚長而去。

他的眸光,在上車的一刻,陰沉下來,雙手緊緊地攥緊方向盤,脖子上青筋畢露,卻是在儘力地剋制內心的憤怒。

「呵呵,夜鋒,很不錯嘛。」洛千穹獰聲道:「贏了我,還要坑了我一輛車,你可要做好付出相應代價的覺悟了。」

儘管他在人前,竭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緒,但心裡有數。

那一群被自己糖衣炮彈洗腦的傢伙,一定會做一些事情出來,給夜鋒添堵。

反正他現在沒辦法對夜鋒出手,讓這些小角色和這個傢伙玩一玩,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正如洛千穹所料,當他離開之後,這些紈絝立刻商討著如何對付夜鋒。

「小六,你和洛少走得很近。你說,我們該怎麼幫洛少討回這一口惡氣?」

「對!這口惡氣,必須討回來,我們的地盤,哪裡輪到一個外來人給踩了!」

重生漠北一家人 那個叫小六的男人,眯著一雙眸子,冷冷一笑。「就在剛才,我已經想好辦法了。總之,一定會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夜鋒的座駕,緩緩地行駛在道路上。

此刻的黑色轎車,多了一絲平穩,少了一絲狂躁。

「夜哥,這個洛千穹,不好對付啊。」星舞眯著雙眸,懶懶地半躺在副駕駛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吃太多,又激動的緣故,現在有些困了。

夜鋒斜了眼星舞,抬手調高了點空調,讓車內的溫度能更加柔和一些。「洛千穹,作為洛家家主的兒子,生來就天賦不凡,和南宮琉璃不相上下。只不過,和他天賦一樣,心機也是深沉得可怕。」

「唉,最煩這種人了,你永遠都猜不到他心裡在算計著什麼,往往在關鍵的時刻,都會給足你驚喜。」似乎是為了提神,星舞掏出了一塊巧克力,懶懶地丟進自己的嘴裡。

這熟悉的味道,讓自己的雙眸亮了起來,就像是充電之後,恢復了神光。 「我發現,你這個傢伙是不是中了巧克力的毒啊?」夜鋒看見星舞吃了一塊巧克力,又恢復了精神,沒好氣地說道:「剛才還懶洋洋的,現在吃了塊巧克力,又龍精虎猛了!」

「嘿嘿,其實……相對於巧克力,我更喜歡跟夜哥親近親近。」忽然,星舞的眸子一轉,曖昧地斜了眼夜鋒,卻是有打起這個移動充電寶的主意。「你不知道,夜哥身上的氣息,才能讓我真正地得到安慰啊!」

夜鋒的瞳孔一縮,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緊,星舞那一張妖孽的臉蛋,正對自己發出一陣陣炫目的神采,就像是在一點一點地將自己掰彎。

「呵,我現在很懷疑你的性取向。」夜鋒的雙眸一沉,淡淡地說道:「難不成……我在無意中將你給掰彎了?」

星舞轉過身來,和夜鋒的距離更加靠近了。「說不定哦。畢竟,夜哥你本來就帥氣逼人,現在摘下眼鏡之後,更加的帥氣,都要上天了。唉,被你掰彎,也是正常嘛。」

夜鋒的嘴角一抽,貌似星舞的反應,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樣啊。

他原以為這個傢伙會反駁的,但沒想到還順著來了。

難道這個傢伙真的彎了?

「喏,夜哥,你剛還不也說了,人家是你的小情人。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可不介意弄假成真。反正人家可攻可守,可直可彎,要哪個設定……」星舞狡黠一笑,忽然湊了上去,在夜鋒的耳朵吹了一口氣。「任君選擇。」

夜鋒的瞳孔一縮,猛地一打方向盤,來了一個急剎。

哎喲!

星舞被甩了出去,撞到車窗上,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她都來不及反應。

「哼,活該!」夜鋒的雙眸冷淡,語氣森然。「下次你再胡說八道,還有強撩我,我會讓你體會什麼叫流行劃過長空。」

星舞齜牙咧嘴,揉著被撞疼的肩膀,眼睛里似乎有淚光閃爍。

看到這裡,夜鋒的心微微一顫,卻是有些心疼。

難道剛才的衝撞太重了?

唉,誰讓這個傢伙胡亂招惹自己?說你是小情人,不過是為了讓洛千穹無話可說,還當真了!?

忽然,夜鋒伸出手來,想要給星舞揉揉。

然而,星舞狡黠地一笑,狠狠地在夜鋒的手上咬了一口。

夜鋒的瞳孔一縮,猛地抽回手來,一臉陰沉地喊道:「小星星!!!」

但是,星舞已經如泥鰍一般,溜到車後座,翹起了二郎腿。

「嘿嘿,夜哥,咱們扯平啦。」她一臉得意地說道:「不過,你還是別急著發火,要是再橫停在馬路上,估計要被人滴個不停了。」

夜鋒微微一怔,只見黑色轎車橫停在馬路中間,周圍的人都無法通過,紛紛停下來,瘋狂地按著喇叭。

「哼,遲點再收拾你。」說完,他重新發動汽車,緩緩地駛離這裡。

夜鋒的神色恍惚,面對星舞,自己總是做出一些出乎自己預料之外的事情。

難道他的這個弟弟,命中克著自己?

嗯?

忽然,他注意到車後面,緩緩地跟著一輛跑車。

是葉凌? 當看清楚這一輛跑車,夜鋒便確認,這是葉凌的車。

只是,這個傢伙跟著自己幹嘛?

似乎知道夜鋒發現了自己,後面的葉凌閃了幾下車頭燈,然後緩緩地靠邊停下。

葉凌是一個很乾練的男孩子。

他的身上有著一股軍人的氣魄,不管是站姿,還是談吐,都透出一股軍人的味道。

「葉凌,有什麼事嗎?」夜鋒下車之後,靠在車門邊,疑惑地看著葉凌。

葉凌微微一笑,看了眼從車上下來的星舞,緩緩地說道:「夜少,你的車技,我很佩服。」

「如果你只是來誇獎的話,那就不必了。」夜鋒擺了擺手,一臉淡漠地說道。

「呵呵。」葉凌尷尬地笑了笑,組織了下語言,道:「其實,我來是想提醒你們。洛千穹是一個不好對付的人。他剛才嘴上說著沒事,實際上已經在背地裡算計你們。」

「我相信,要不了多久,那些無腦的紈絝就會找上你們。」

「這個我有料到。」夜鋒撇了撇嘴,下意識地摸了摸鼻樑,這個推眼鏡的動作,似乎很難改變。「他們要來,即管來便是。」

「夜少,果然霸氣。」葉靈的神色一肅,沉聲道:「但,這裡是帝都,你永遠都不知道洛千穹的下一步是什麼?不管怎樣,小心為上吧。」

「雖然你有點啰嗦,但還是謝謝你的提醒。」夜鋒站直身子,目光炙熱起來,傲然道:「我夜鋒敢踏入帝都,就不會怕任何的挑戰,哪怕是四大家族之首的洛家。」

星舞挑了挑眉,唇角一勾,一臉微笑地看著夜鋒。

夜哥,霸氣側漏啊!

不過,這裡面得加上一個我!

只要我們兄弟倆聯手,還怕他一個洛千穹?哪怕是洛家家主,也能鬥上一斗。

「夜少,我欣賞你。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可以來葉家找我。」葉凌的雙眸一亮,被夜鋒這一番話給鎮住了。

不愧是夜家第一天才,果然夠狂,但願你能夠安然地走出帝都吧。

接著,他也不再廢話,開車離開。

夜鋒勾了勾唇,他知道葉家,有著軍政背景的家族,能量還不小,否則也不可能和洛千穹對著干。

「想什麼呢?」他轉過來,見星舞緊皺眉頭,似乎在思緒什麼?

「葉凌,這個名字挺熟悉的。」星舞緊皺眉頭,總覺得在哪裡聽過一樣。

夜鋒翻了翻白眼,一把捏住星舞的脖子,就往車裡扔。「走吧。這個世界上叫葉凌的人多了去,之前聽過也是正常。」

星舞聳了聳肩,也不糾結,如果重要的人,應該會印象深刻。

翌日。

星舞和夜鋒吃了早點,便看見雷俊一臉凝重地走了過來。

「夜少,洛少將一輛銀色布加迪超跑送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