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是要去偷,去搶嗎?」他推了推眼鏡,目光凌厲地盯著星舞。

「我是那種人嘛?」星舞翻了翻白眼,接著拍了拍胸口,「我以人格保證,還你的錢,絕對清清白白,乾乾淨淨。」

看著她清澈而又堅定的雙眸,不屈不撓的樣子,夜鋒莫名有些恍惚。

「我等著!」

說完,他注意到星舞旁邊的行李箱,皺了皺眉。「你這是要住宿?」

「有問題嗎?」星舞現在很想趕緊撇下這個吸血鬼,隨即眸子一轉,道:「噢,現在差不多要上課了,我得趕緊放好行李。再見。」

正當她要拉著行李箱開溜,一隻大手卻是先一步抓住了行李箱。

「你幹嘛?」星舞慌了,這個行李箱可是裝著各種女性內衣,一旦被夜鋒看見,豈不是要穿幫?

夜鋒懶懶地斜了眼星舞。「你知道宿舍的路?」

「不知道。但我可以問人啊。」星舞訕笑著。

夜鋒甩了她一個鄙視的眼神,不容拒絕,拉著行李箱就走。

「喂,真不用了。」星舞連忙追上去,看著行李箱一顫一顫的,生怕會突然打開,裡面的東西散落一地。

這時,雷俊正好趕了上來,看見前方的畫面,整個人都不好了。

從背影來看,夜鋒高大,俊逸,星舞稍微矮小,瘦弱,一個拉著行李箱,一個跟在後面屁顛屁顛地追著,看起來竟然像是一對小情侶。

噢,我一定是幻覺了!雷俊連忙甩頭,揉眼,但前面的畫面始終辣眼睛。

嗚嗚,我家夜少難道真的要彎了?即使再麻木,這麼曖昧的一幕,還是讓他慌得不行。

現在是上學時間,周圍的學生很多,星舞不方便使用超出常人的手段從夜鋒手中將行李箱搶奪過來,只能在後邊追著。

「啊呀!」星舞驚呼,一個剎車不住,撞上突然站住的夜鋒。

「我說夜少,你停下來能不能給個提示啊?」星舞揉了揉額頭,嘴裡嘟囔著,忽然微微一頓,卻是瞥見前方李諾正向這邊走了過來。

這個傢伙怎麼來了?

難道是要為李艷紅出頭?

聽說李艷紅被那些家長砸破頭,進了醫院,想必李諾現在一定很憤怒。

不過,星舞倒不擔心,反正現在有夜鋒這個擋箭牌,自己也不用出手。

正當她這麼想著,一隻大手抓了過來,將她拽到了前面。

「找你的。」

哈?!

星舞愣了愣,一臉愕然地盯著夜鋒,這個傢伙竟然就這麼直接地將自己送了出去。

說好的擋箭牌呢?

她已經可以看見,夜鋒在將自己推出去的一刻,嘴角邊那一抹狡詐的微笑。

「星舞!」

李諾如一座大山,站在星舞的跟前,目光陰鬱,再加上臉上的疤痕,讓他看起來很可怕。

「什麼?」

星舞很淡定地回道。

她可以從李諾的語氣中,感受到一絲濃烈的恨意。

嘖嘖,果然是來為李艷紅出氣的啊! 「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當然。」

「時間,地點!」

「呵,你就這麼的迫不及待啊。」

星舞一陣鬱悶,眼前的李諾目光堅定,臉上沒有泛起一絲波瀾。如果她還推脫,估計這個傢伙會當場動手。

「好吧!既然你這麼迫切,那麼三天後,操場見。」

得到了星舞的回答,李諾點了點頭,默默地轉身離開。

他看起來很淡定,但星舞看得出這個沉默的高大男生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緊攥著拳頭,在努力剋制內心的憤怒。

李艷紅被人扔石頭,砸破了腦袋,還進醫院了,作為哥哥的李諾肯定是憤怒異常。

不管事情的始末是不是李艷紅咎由自取,他這個哥哥都必須做些什麼。

「李諾是條漢子。」夜鋒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淡淡地說道。

和李諾交過手,他知道這個人很講原則,一上來沒有直接找星舞麻煩,是想通過之前的約戰,為自己的妹妹出一口氣。

只是…

他低眸看了眼星舞,以這個傢伙現在的實力,到時候只怕李諾不是出氣,而是自取其辱。

嗯?忽然,他的眼前一花,只見星舞沖了上來,卻是趁自己愣神間,想要奪回行李箱。

哼,想得美!

他帥氣的一個轉身,單手插兜,另一隻手將行李箱甩飛起來,掠過星舞的頭,躲過了她的搶奪。

「哇!」看見行李箱被甩了起來,星舞的心一緊,忍不住驚呼一聲,「小心啊!」

夜鋒微眯著雙眸,隨意地拍了拍行李箱,「你對這個行李箱有些過於緊張啊!」

「咳咳,沒有啊!」 獨家霸寵:市長的頭號新歡 星舞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噢?你確定沒有?」夜鋒眯起雙眸,緊盯著星舞,「要不…我打開看看?」

「夜少,過分了啊。」星舞雙眸一凝,氣呼呼地說道:「你這是在侵犯我的隱私權,小心我告你!」

「我也就說說,瞧你緊張的。難道真有什麼秘密?」

星舞被氣到了,忽然眸子一轉,道:「對!有很多秘密!難不成…夜少也有那方面的興趣?」

說著,她對夜鋒眨了眨眼睛,並且露出了一抹似乎只有男人才懂的壞笑。

夜鋒微微一怔,旋即緊皺眉頭,從他的薄唇上吐出兩個字:齷蹉。

「嘿嘿,咱們都是男的,對那方面充滿好奇心,很正常嘛!要不…我跟你分享分享我的珍藏?」

「滾!」夜鋒的俊臉一冷,迅速地將行李箱甩給星舞。

星舞抓住行李箱,不禁暗暗鬆了口氣,還好老娘機智,不然就暴露了。

不過,這也建立在夜鋒本身就很正經之上,要是他也喜好那些東西…星舞一個哆嗦,不敢想象下去。

「放學,到校門口等我!」

「幹嘛?」星舞一臉茫然,這個傢伙該不會又請她吃飯吧?

夜鋒緊皺眉頭,真想給這個傢伙一巴掌,「你現在招惹了諸葛先生。儘管錯不在你,但有必要去解釋一下。」

「你是說,要帶我去諸葛先生那裡?」星舞的雙眸一亮。

夜鋒一臉疑惑地看著她,狐疑道:「我怎麼覺得你一點都不緊張,反而有些期待呢?」

「是嗎?那肯定是你的錯覺,我現在很——緊張,緊張得心臟要停了。」

緊張個屁!

她現在心裡是樂開花了,之前一直尋思要怎麼潛入諸葛先生的宅子,這倒好,夜鋒直接將她帶進去了。

嘖嘖!現在看這個傢伙,怎麼越看越順眼呢!星舞一邊看著夜鋒,一邊傻笑著。 見星舞莫名其妙地傻笑起來,夜鋒的嘴角抽了抽,他覺得自己繼續跟這個傢伙待在一起,會忍不住動手了。

「雷俊!!」

他一聲冷喝,雷俊立馬飛奔過來。

「帶她去宿舍。」

說完,夜鋒一個轉身,便洒然離去,留下雷俊和星舞面面相覷。

夜少,你終於覺悟了!

看著夜鋒冷傲的背影,雷俊暗暗鬆了口氣,這才是他認識的夜少嘛,要是被星舞掰彎的話,他這個助理兼司機,可就要被夫人罵慘了。

「星舞同學,請跟我來吧。」

這次星舞沒有拒絕,畢竟雷俊不同夜鋒,他純粹就是帶個路,但夜鋒會時不時給她來點驚嚇。

一來一往,她都要被嚇出神經病了。

王林給星舞安排的是教師宿舍,這裡人不多,主要是大部分的教師都選擇回家裡住,這倒是方便了星舞。

星舞利索地放好行李,然後便回去上課了。

一走進教室,她便感受到一道道炙熱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看著這一張張崇拜,花痴的臉,又想起那個娘娘腔的星舞,過去別人給她目光的是冷漠和鄙夷,卻是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不管是過去的星舞,還是現在的星舞,在別人的眼裡,她已經浴火重生,成為同學們眼中的星殿下。

另一個星舞,你剩下的人生,就讓我來替你度過吧。

星舞洒然一笑,燦爛的笑顏,如亮眼的陽光,晃花了每個人的眼眸。

「嚶嚶嚶,星殿下,好帥!!」

「噢,我要一輩子追隨星殿下。」

「我感覺,星殿下在對我笑。」

「你想得美。」

一陣陣驚呼在教室里響起,熱烈歡迎星舞的到來。

只不過,這個世界是相對的,有褒必有貶。

「切,不就是變得不那麼娘了嗎?有什麼好囂張的。」

「對啊!她以為自己耍了點小聰明,就成英雄了。我們可是學生,有本事考個全班第一啊!」

一時間,不少嘲笑星舞的聲音響起,讓那些擁護她的人怒了。

「我們星殿下是最棒的,他的成績現在是不好,但我們相信他一定會提升上去的。」

「哈哈哈,再過一個星期就是月考,你讓她考個第一名試試。如果考上了,我直播吃翔。」

星舞的粉絲,和一些黑子吵了起來。

星舞雙手插兜,神態自若,絲毫不在意這些黑子的冷嘲熱諷。

他們大部分都是男孩子,估計是看不慣他突然這麼受女孩子歡迎,一個個酸溜溜的,就抓著自己的成績開涮了。

忽然,她勾了勾唇,一抬手,眾多粉絲如同收到指示,紛紛安靜下來。

「謝謝你們這麼愛我。不過,你們沒必要跟這些無聊的人爭吵。」星舞嘴角一揚,雙眸透出一股桀驁之光。「不就是第一名嗎?我這次月考就考來玩玩又如何?」

狂妄,不羈,還有強大的自信,讓眾多迷妹迷弟,紛紛驚呼。

他們不覺得星舞在裝,慵懶的姿態,就像是在說一件很稀鬆平常的事情。

拿個第一名玩玩,哪怕是高三八班,始終保持班級第一的王允都不敢這麼說啊。

——

求個票票!! 「喲呵,王允,有人要搶你的第一哦?你怎麼看?」

「切!我們允哥可是學霸中的戰鬥機,豈會將這個大言不慚的傢伙放在眼裡。」

王允,高高瘦瘦,帶著一副厚厚的眼鏡,和夜鋒相比,他戴眼鏡的風格只有一種書生氣,卻沒有夜鋒那種自然流露的優雅貴氣。

如同一個土豪,和一個真正貴族的差距。

王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輕輕地瞥了眼星舞,神色自若,但眸中透出了一股輕蔑。

星舞這兩天的變化,他也看在眼裡,確實很讓人驚訝。

從一個娘娘腔,變得帥氣逼人,籠絡了一群迷妹!

但,那也只是在外的變化。

他不相信一個平時成績墊底的差生會在短短几天里成為一個學霸。

你很牛是嗎?要考個第一名玩玩是嗎?

那我就用知識的力量來碾壓你!王允推了推眼鏡,雙眸閃爍著炙熱的光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