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薛映冷笑道:「林狗,讓你們3分而已。」

籃球是門藝術,籃球場上的垃圾話,更是藝術中的藝術。一位好的藝術家,不僅僅球技出神入化,垃圾話也出類拔萃,傲視群雄。

籃球之神邁克爾喬丹,就是這兩種藝術集於一身的人。他最著名的一句垃圾話就誕生在一次頂著佩頓的防守把球投進后。

當時,他面帶笑容,聲情並茂望著惱怒的佩頓,像老朋友般讚美道:加油,你差一點就防住我了,只差那麼一點點,加油。

你聽,多麼悅耳動聽,多麼讓人倍感舒心。

哪像有些傢伙,口中永遠就那麼兩句:垃圾,走開;我不走開,你才是垃圾,等等之類的。

林洛顯然也是位垃圾話中的藝術家,不僅噴的話很有水平,而且表情還和藹可親,讓人如沐春風。你看,他這帶著笑,來一句:薛後衛,再接再厲哦。

多麼暖心,多人鼓勵人。

但聽在薛映耳中,就向一柄利劍刺入他的心臟。

「有種你來防我啊!林狗!」薛映看著退防的林洛,冷笑道:「知道你沒膽子,只敢防我們的控衛。來吧,我會迎著你的防守把該死的籃球送入籃框。」

「得吧,使勁得吧!」林洛笑容迷人道:「NBA歷史上的得分王,大多數都來自魚腩隊伍。除了籃球之神喬丹外,我還從沒見過榮膺得分王的人能捧起當年的總冠軍獎盃。多得點分,早點滾回家!」

怒火在薛映血液中燃燒。

屠!

他要屠復旦四十分。

他要把這場比當成屠宰表演。

所以,薛映已經等不及控衛帶球過半場了。他需要自己帶球,用他閃電般的速度快速推進。他已經等不了區區過半場的幾秒鐘了。

薛映的速度極快,以至於從底線帶球過半場,僅僅花了一秒多時間。

「哇!」

球館內,響起了驚呼聲。

即便薛映來自於浙大,但此刻,他閃電般的速度,還是震驚到了許多球迷。這些球迷,不管是不是出自真心,都被薛映的速度驚到了。

可反觀自己學校的球隊呢?

林洛控衛不像控衛,分衛不像分衛。

「嗖!」

薛映快攻上籃。

123A3

比分繼續拉開。


林洛去底線接球的時候,薛映戲謔道:「垃圾,傻眼了吧。」

「來,繼續防我!」林洛嘴角微微翹起道:「你剛才差點就防住我了。」

林洛說這句話的時候,並不知道喬丹曾在同一個場景中,說過類似的話。也許是英雄所見略同吧,林洛腦中不由自主就冒出了這句話。

但薛映不同。

他根正苗紅,出生籃球世家,對籃球知識了如指掌。所以,林洛這句話一出,他就想起了喬丹那條著名的、膾炙人口的言論。

他很憤怒。

他怎麼可能是這條言論的背景牆?他才是該說這句話的人!

「垃圾!」薛映雙眼赤紅道:「防你還不是防三歲小孩般簡單?」

「來呀、來呀!」林洛運著球道:「你看,我在帶球。我馬上就要用一個向右的假動作騙過你了!快防我左邊!這才是正確的方向。」

被激怒的薛映,立即失去理智,忘了剛才教練在場邊吼叫的別前場緊逼。

他身體一動,腳如游蛇,朝林洛右邊封堵過去。

他才不會上當,不會相信林洛真會向右做假動作,然後向左運球。林洛肯定是騙人的,他肯定是向左做假動作,實際是往右運球。

所以,他封堵了右邊。

但林洛一個漂亮的向右假動作,球卻從左邊身側帶過。

一步過人。

而且是過兩人。

林洛閃電推進,又是一記長傳。

賀東早在弧頂三分處埋伏到位。

「砰!」

又是一記定點空位三分。

「123A6」


分差追到6分。

「吼!」球迷怒吼起來,賀東的2記3分真解氣。讓他們心底壓抑的怒火得到了宣洩。

一聲哨聲響起,浙大被逼出了一個暫停。

「薛映,怎麼回事?」浙大傳奇教練杜希,直接衝進場地,眼神凌厲望著情緒狂暴的薛映,喝斥道:「不是讓你別前場緊逼嗎?怎麼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

「不是還領先著嗎?」薛映有些不悅道:「讓他們撿幾分有什麼關係?一群垃圾,誰能防得住我?」

「胡鬧!」杜希勃然大怒道:「你難道還沒看出復旦這位後衛有些蹊蹺?如果你就這點智商,也就只能得得分了。」

這句話,可是極其嚴厲和憤怒的。

要知道,薛映可是浙大的王牌。如此毫無顧忌地喝斥王牌,難道就不擔心他逆反嗎?

「杜教練!」薛映也怒了,赤紅的眼睛死死瞪著杜希。

杜希也毫不退讓,冷冷盯著薛映。

五十餘歲的杜希,執教過多少天才新星?這薛映,也許是天賦最高几個之一,但絕對不是脾氣最爆個性最張揚的那個。再個性的球員,他都調教成功了,還怕眼前這位初出茅廬的新生?

「盯夠了嗎?」杜希語氣森然道:「你難道沒看出這位叫林洛的新人,是復旦球隊的核心嗎?當被你們打出103A0后,他是全場唯一一個保持冷靜的人。」

薛映回想起林洛在場上的表現,瞬間驚醒過來。

是啊。

林洛一分沒得,也連一次投籃都沒有。但整個復旦隊,好像都圍繞著他設計戰術。球隊第一次出現問題時,他立即站出來了。


沒錯,他依舊沒有得分。

只是簡單控了兩個球。

可就是這兩個球,讓復旦連射兩個三分。

薛映赤紅的眸子立即恢復了理智。

他想起了早上的衝突。

林洛是能一拳把他擊退的人。

這樣的高手,不可能如此平淡無奇。

「教練,我錯了。」薛映咬了咬嘴唇道:「我不會再犯這種錯誤了。這樣吧,接下來,我來防他!我會拿出自己的真本事來。」

「錯了就好!」杜希面無顏色道:「你還是繼續防對方控衛賀東。這位控衛和林洛的配合密切,是他們運轉球的中轉站,防好他,就能更好限制他們的得分。」

薛映雖然有些不滿,但還是點了點頭。

「去吧!」杜希揮了揮手。

同時,他把目光掃向復旦隊的林洛,暗忖道:「就不知這位新人,會給我多少驚喜。沒想到復旦流年不利,卻撿了這麼位天才型的控衛。」

沒錯。

眼神毒辣,看人從不失準的杜希,也誤以為林洛是控衛出身了。 其實復旦隊的球員也很焦慮。

即便沈冰清盡量保持著平靜心,卻依舊無法消除隊員的焦慮情緒。

浙大的得分後衛太無解,浙大的中鋒統治能力太強,浙大各個點的球員,都有著極強的衝擊力。最重要的是,明知道球隊的進攻球權基本在薛映手中,卻依舊沒有人防得住。

「教練,不如讓林洛去防對方的薛映吧!」深知林洛防守功底的王博,面色凝重道:「他一步就過賀東,而且腳步夢幻多變,我協防也防不住!」

「是啊!」賀東看著林洛道:「林隊的防守能力絕對是大師級的。讓他防薛映,最鋒利的矛對上最堅固的盾,誰能笑到最後還說不定呢。」

夏雲初也立即點頭道:「要不我和馮明洋也抽出一個人多去協防,反正他們的攻擊點全在薛映身上。」

「林洛!」沈冰清依舊保持著嚴肅神情,只淡淡說了幾個字:「繼續你控球,上半場把差距保持在十分之內。」

「好!」林洛應道。

林洛清楚,沈冰清的布陣有著她的道理。

一支球隊要想走得更遠,單靠某個天才球員是不行的。從沒有冠軍依賴於某個得分逆天的天才球員。而是取決於整體的攻防體系。

籃球之神喬丹如此、單場81分的科比也是如此,就算勒布朗詹姆斯,沒有加入熱火前,也一直與冠軍無緣。

復旦要贏的不是這場比,而是一直能贏下去的方式。

而沈冰清,現在就走在這條道路上。

不能說誰太強,就立即搬出林洛去救火。林洛只是一個人,他也只能防一個人。如果遇到北大怎麼辦?要知道北大,可不知新生聞人皓一個天才球員。

北大的冠軍體系,每一位都是天才級球員。

暫停結束,比繼續。

薛映這個點,依舊無法壓制。

「砰!」薛映再進一球,同時造成了賀東的防守犯規。

薛映罰球再進,完成了一個漂亮的打三分。

153A6。

分差再次來到9分。

林洛繼續后場帶球。

但這時,球員們便發現浙大的攻防體系有了變化。薛映不再賭博似的來夾擊林洛,而是堅守著自己的崗位,退防到賀東身邊。

同時,其他球員在場上的攻防跑動,更加積極。鋒位線的兩名球員,更是分出一人,來對賀東進行夾擊,不讓他舒服接林洛的傳球。

復旦的進攻節奏,立即受到影響。

「投,還是不投?」林洛面對著浙大單人防守,猶豫起來。

這一猶豫,防守他的浙大控衛,立即一個掏手,朝林洛手中的球掏了過來。

「啪!」籃球直接被對方控衛拍落。

「草!在想什麼?」場邊看著這幕的球迷們,立即怒罵道:「能不能用點心?」

眼見球就要被搶斷,林洛突然一個箭步,飛身撲向滾落的籃球。

「呼!」驚呼聲響起。

林洛在球迷的驚呼聲中,把球重新救了回來。在身體失衡的剎那,一個神乎其神的傳球,直接把籃球傳到斜對角,已經無人防守的小前鋒夏雲初。

浙大包夾賀東的球員,立即回身補防。

但夏雲初運球一下,三分線內一步跳投出手。

球應聲入網。

153A8。

「差點就被人搶斷了!」球迷們鬆了口氣喊道:「林洛,下次能不能果斷點!」

在有些球迷看來,這林洛還是太嫩了。從來沒進入過校隊,第一次上場打球,各方面都稚嫩得很。如果他還不用點心,分球時果斷點,這場球就更沒希望贏了。

「顧鋒!」場邊,鍾銳望著和他一樣受傷的顧鋒道:「你怎麼看?現在主力能得分的也就賀東,但浙大明顯加強了對他的防守。這林洛控球好像還行,但球隊需要有人站出來攻擊籃框啊!」

「哼!」顧鋒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此人心機太深,把我打傷。想必原本是想取代賀東,和你搭檔后場。結果沒想到你也受傷了。」

的確,今天校園論壇中就有陰謀論者,說林洛傷顧鋒是有預謀的。

「先放下這些恩怨吧!」鍾銳臉色凝重道:「我們倆一直偷偷合練,本來是想在高校聯上大放異彩,哪裡想到會出這樣的事。不過,我們總歸是復旦人,有著共同的使命。」

「我看難!」顧鋒收起怨氣道:「馮明洋進攻不行,夏雲初的轉換快攻也發揮不出來。我們各個點都被浙大限制了。而且,這還是主力在場的情況。等到第二節替補登場,浙大恐怖的替補深度,就會完全展露出來。」

「是啊!」鍾銳憂心忡忡,看了眼緊繃著臉的沈冰清,心中隱隱生痛。

他真恨自己不能上場幫沈冰清排憂解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