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是哪樣?」

珂蘭一問,林希羽的臉更紅了,支支吾吾半天說不上話來。

珂蘭看林希羽這模樣有趣的緊,也是樂不可支,不過樂了一會兒后,她突然用那種像似開玩笑又像似認真地語氣說道,「羽兒妹妹,難道你就不想……去百族之門看看么?」

林希羽眼睛驟然瞪大,愕然地看著珂蘭道,「你……你怎麼……」

珂蘭輕笑了聲,伸手拍住了林希羽的肩膀,下一秒,兩人便同時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

時間再向前倒退幾個時辰,秦崢抱著林希羽在清晨中醒來,依依不捨地在她額頭印下一吻后,便踏著初晨的陽光離開了,然後依舊利用念念的化形以及融影相結合的方式,潛入了林望月所在的側殿之中。

林望月似乎已經等了很久了,他看見她時,她正雙手撐著床,靜靜地坐在床沿,看著通道口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麼。

不過也因為這樣,她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秦崢和念念的到來,並一把抓住了念念的小身體,放在了桌上。

「準備好了么?」

秦崢從念念的影子中跨了出來,然後一步從桌子上跳了下去。

「沒有什麼要準備的。」林望月搖了搖頭,然後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紙條遞給了秦崢道,「這個給你。」

「給我的?」秦崢有些疑惑,接過紙條一看,當時紙條里的內容就將他嚇了一跳,紙條是許久未曾謀面的鳥羽寫的,內容是要讓林望月接近他並探聽情報,甚至不惜一切代價,可以成為他的女人。

「你怎麼說?」林望月看著秦崢的眉頭深皺,歪著腦袋問道。


「家裡已經有個羽兒,再加你一個,可就認不清了。」秦崢搖搖頭,這種事當然不可能答應了,不夠他疑惑的是,「你為什麼給我看這個?」

「你知道了靈光派想要的,我們做個交易,我把靈光派的代價給你,你把情報給我,然後去換我想要的。」林望月開門見山,說得相當直白。


秦崢想了想,自他從把任務大廳給樞機堂后,就沒想過這方面的情報需要保密,所以甚至沒有絲毫猶豫的,還給天有涯送了兩座,所以他點點頭道,「其實這任務大廳沒什麼特別的。」

「他們想要的,是更深層次的東西,他們要的不是廳,而是廳從哪兒來,又是如何建成的。」林望月倒是將靈光派的心思摸的很透。

「這個東西……」秦崢無奈地笑了笑,「這很難說,之後的時候,你或許就慢慢明白了。」

「恩。」林望月點了點頭,突然朝通道的方向看去,秦崢也感受到了一股股不穩定的力量似乎正從那個方向傳來。

於是林望月指了指桌子上的念念道,「時間到了,我們走吧。」

「好。」

於是秦崢便融在了念念的影中,而念念,則是藏在了林望月的頭髮之中,藏的那叫一個隱蔽,除非有人將林望月的那一頭青絲全部剃光,否則估計沒人可以發現他和念念的存在。

就算髮現了,那這也只是一隻普通的白螞蟻而已。

進到大殿,秦崢就發現,果然猶如林望月之前所說的,大殿內的守衛已經紛紛退走,退到了百米之外,此時大殿之內,空空如也。

另一邊,梁沁假扮的胡羅波也剛好從另一個通道口走出來,看了他們一眼,還衝林望月淫笑了兩聲,然後摸著肚子大搖大擺地就朝大殿內走去了。

秦崢不得不說,這梁沁不僅易容的惟妙惟肖,就連那淫|盪且猥瑣的眼神,都和那胡羅波如出一轍,果然是易容界的高手,就連林望月看到,都愣了愣,不禁輕道,「厲害。」

若不是胡羅波的屍體還在段老的後院躺著,秦崢估計還真以為是他詐屍了呢。

梁沁搖擺著身子,不知不覺放慢了步伐,然後就吊在了林望月的身後慢慢跟著,這樣她不認路的事實,也不會被人認出了。

雖然守衛沒有了,但是空間之力波動期間守門的,還有一人。

據林望月描述,此人的實力已入尊境,並不是什麼好對付的人,也是這裡守門的人中最為主要的一人,所以一會兒梁沁用胡羅波的身份偷偷的接近門並進行開門,而林望月和秦崢,則是負責拖住那個人。

只要門一開,他們就立馬進門,待到入到門裡,就算那個尊境的高手跟進來,也不一定找得到他們了。

隨著三人向著大殿深處不停地深入,終於來到了一個寬闊的房間之中,那扇巨大的空間之門,便靜靜地立在這個房間之中,而那位尊境高手,已經在裡面等著他們了。

是個中年男人,穿著一身素色長袍,留著兩撇小鬍子,板著張臉,看起來頗為嚴肅,而事先秦崢他們已經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姓紹,全名為紹先曹。

「啊哈,紹兄,好久不見。」這時,梁沁搖晃著身子走了過去,用力拍了拍紹先曹的肩膀。

秦崢可是為她捏了把冷汗,要知道,梁沁根本沒見過胡羅波,所有的性格特徵都是從秦崢簡單的描述中,由她自己揣測的,紹先曹,究竟會不會發現,眼前的胡羅波,已經換人了呢? 他甚至還幫她準備了一部全球各個地方都可以準確定位呼救的手機。

喬綿綿看著他準備的那些東西,忍不住笑了。

「墨夜司,我是去錄製節目的。到時候,節目組的人也會跟著我們一起。我怎麼覺得,你給我準備的這些東西,就好像我要一個人去探險一樣。」

「有備無患。」墨夜司一點也不覺得好笑。

事實上,他一點都不放心喬綿綿。

哪怕他也知道,拍攝是有節目組跟著一起。

可是去那種窮鄉僻壤的地方,不是他親自跟在身邊,他都不會放心。

他將那部可以全球定位的手機拿了出來,給喬綿綿說著操作方式和手機的各種用途:「這部手機你隨身帶在身上,不管哪個地方,不管有沒有信號,都可以用它和外界聯繫。」

「如果遇到什麼危險,你按這個鍵,可以準確定位你所在的位置。最好的援救團隊會馬上去救你。」

「它的待機時間也很長,充滿電可以待機一個月。」

「還有這個指南針。」墨夜司介紹完手機的功能,又將指南針拿了出來,教喬綿綿該怎麼用,「如果在深山裡迷了路,它可以幫你走出去。」

「你看這個針的方向……」

男人講解的很仔細,就怕她聽不懂。

講完后,還要再問一遍。

喬綿綿有任何還不大明白的地方,他又會詳詳細細的給她講解一遍。

喬綿綿雖然覺得好笑,但知道墨夜司是關心她,不放心她才會這樣,心裡又覺得特別的甜蜜。

墨夜司認真的講解,她也很認真的聽著。

「剛才我給你講的那些,你都聽明白了?」

「嗯,聽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

「真的!」

「好,那你跟我說一遍。」墨夜司顯然是對她不放心,「我剛才跟你說的那個指南針,是怎麼用的?」

喬綿綿:「……」

他這是不相信她的智商嗎。

喬綿綿心裡吐槽了兩句,還是拿過指南針,將具體的用法說了一遍。

說完后,她一臉求誇獎的表情,看向身旁的男人:「我沒說錯吧?是不是這麼用的?」

墨夜司點了點頭:「嗯,沒說錯。」

「好啦,老公,你就不要再擔心我了。」喬綿綿踮起腳尖,在他薄唇上輕輕啄了口,「我知道你是不放心我去那麼偏遠的地方,但是這次真的很多人一起的,我根本就沒有落單的機會。」

「以防萬一。總之你都帶在身上,有備無患。」

「好好好,我都帶著。」喬綿綿忙點頭道,「我都聽你的。」

第二天一早,喬綿綿就得起床。

節目組那邊會安排攝影師和工作人員到墨夜司的別墅這邊來找她,拍攝她剛剛起床后的狀態。

喬綿綿知道墨夜司是不喜歡外人來家裡的。

不過這次跟他說了下,他竟然很爽快的就答應了,也沒有表現出什麼不滿。

收拾完行李后,因為第二天一早得起床,所以喬綿綿洗完澡就睡覺了。

墨夜司也很早就跟著她一起睡了。

*

第二天一早。 凌晨六點,節目組就已經到了墨夜司的別墅外。

攝影組的車停在墨夜司的別墅外的時候,車內,幾個攝影師和工作人員看著別墅周圍的環境在嘖嘖感嘆:「喬綿綿竟然住在麓山別院這邊嗎,這裡的一套別墅得上億吧?」

「上億?上億隻怕是買不到的,這裡是頂級富人區,一套別墅最少也是五億以上。而且還要看面積,我看這棟別墅恐怕還不止五億。」

「嘖,這還真是頂級富人才住得起的地方了。喬綿綿還是個小新人,肯定拿不出這麼多錢買這裡的別墅的。這別墅會不會是她那個高富帥男朋友買的?」

「應該是。不是說那是墨家的人嗎,買這裡的別墅應該是買得起的吧。」

「要不是這次的拍攝,估計我一輩子都踏不進這個地方。」

要進入別墅區,是需要身份許可證的。

否則,一般人根本就進不了這樣的地方。

節目組來拍攝前,墨夜司和安保部門那邊打過招呼,節目組才會被放進來。

黑色房車在外面等了一會兒,黑色雕花銅門緩緩打開,裡面傳出了保安的聲音,讓他們可以開車進去了。

等黑色房車駛入了別墅內。

車內的幾個人看著周圍的一切,再次感嘆有錢人的世界和他們果然是兩個世界的。

所以說,為什麼會有貧窮限制想象力這樣的話。

不同階層的人,就是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這樣的豪宅,是他們想象都想象不出來的。

節目組的車開到住宅區前面的噴泉池旁邊后,停了下來。

幾個攝影師扛著鏡頭下了車,雷恩帶著別墅內的保鏢和女傭在一旁等待著,見到攝影師下車后,雷恩上前微笑道:「歡迎幾位先生。喬小姐剛剛起床,還在洗漱,不知道幾位先生吃過早飯了嗎。」

因為喬綿綿和墨夜司對外還是情侶的關係。

所以墨夜司有提前交代雷恩他們,雷恩對喬綿綿的稱呼也就改變了。

看到雷恩帶著一群傭人在外面等著的時候,幾個攝影師轉過頭,面面相覷了幾秒,各自再次在心裡默默感嘆著有錢人的世界果然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就連這裡的傭人保鏢,氣質氣場都是一流的,遠超普通人。

也怪不得古時世家大族裡的丫鬟,都要被人高看一等。

雖然是服侍人的工作,可也要看服侍的人是誰。

「我們,我們隨便吃了點。」其中一個負責人回道。

雷恩笑笑:「我們剛好在給喬小姐做早餐,大家這麼早過來,肯定也沒有吃好。不如先吃了飯再拍攝吧?這拍攝的時間上應該沒硬性規定吧,稍微晚點再拍可以嗎?」

負責人看了看其他人,猶豫了下,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這樣不是很好吧。那多不好意思啊。」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雷恩笑笑,說,「早飯做了很多。雖然我不大了解你們這個工作,但是估計也是很辛苦的吧。吃好了飯,才有精神和力氣好好工作啊。」 就在秦崢的心弦綳起來的時候,紹先曹突然出手,一巴掌就朝著梁沁假扮的胡羅波拍去。

幸虧梁沁早有準備,身子直接往後一仰,躲開了這一巴掌。

「你個色中餓鬼,離我遠點。」紹先曹也沒正想打到她,只是皺皺眉,沖著梁沁不屑地冷斥一聲,眾人這才明白,原來是虛驚一場。


看來梁沁的裝扮確實很成功。

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紹先曹都沒有正眼看過她一眼,他對胡羅波的厭惡,意料之外的成為了梁沁最好的掩護。

紹先曹看了林望月一眼,也不多言,然後便坐在了百族之門邊,盤腿調息。

三人呈三角圍著百族之門,梁沁挑選了紹先曹斜後方的視覺死角,方便她做小手腳。

天生茶壺上的空間鎖已經被秦崢打開,而空間門上的不穩定力量波動,也很好的掩蓋了茶壺上的力量波動。

這種程度的力量波動,對普通人或者普通修鍊者來說,可以說是致命的,但是對於紹先曹和林望月這種級別的人來說,就像是空氣有些發臭罷了,造不成什麼大礙。

而念念和秦崢,也是相當於處於林望月的保護之中,所以更加清閑。


不過梁沁,就有些辛苦了,她的修為想要對抗百族之門的不穩定力量波動還是有些吃力的。

要知道,就是這個波動,引發了天地變色,這才有了落雲盛景。

這種力量的爆發力並不是很強,但是勝在穩定而且持續,林望月事先曾簡單計算過,按照梁沁現在的修為,最多只能堅持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

所以她必須在這一個時辰之內,把這扇門打開。

梁沁小心翼翼地自懷裡拿出茶壺,然後側放在了門邊,讓茶壺,門框,還有紹先曹形成三點一線。

完成這一步后,開門就算是開始了,為了抵抗空間門的不穩定力量,茶壺中殘餘的力量會自主發散而出,而後這股力量便會被百族之門吸收,這股互相交融產生的力量波動也會越來越大。

這個時候是最危險的,門不僅沒開,還很容易被紹先曹發現。

但是只要撐過這段時間,百族之門裡屬於天生的那部分力量就會被吸引,然後無主的力量就會開始與門中封印的力量產生衝突,之後天生封印門的那部分力量就會被吞噬,就在這部分力量空缺的時候,空間門上,會出現一個短暫缺口,這個時候,就可以進入百族之門了。

這個時候,若是沒有人繼續擴大這個缺口,那麼過段時間,這個缺口就會被慢慢補上,但要是高手在這時候在門中成功匯入自己的力量,那麼以後就可以相對可控的來開關這扇門。

當然了,秦崢沒有興趣讓這門開著,因為秦崢自己帶了傳送門。

除卻計劃連通神域和小城的傳送門外,秦崢在從小城出發前,又用高價兌換了一對傳送門,專門用來連通百族之門內的空間,還有小城內的空間。

所以秦崢入到百族之門之後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找到一個安全可靠的地方,設立傳送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