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想不到你們夏國,居然也有這種高手,這讓我很感興趣。」

艾爾德笑道。

狼性總裁的私寵寶貝 看著艾爾德臉上浮現出的笑意,王金虎有些詫異,自己妹妹都進ICU了,他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西方人都這麼冷血嗎?

「艾爾德先生,難道你不擔心自己妹妹的傷勢嗎?」

王金虎問道。

「Mr虎,我們布朗家族的人,一息尚存,就不會有事的,我想我妹妹的傷勢,現在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艾爾德的神情掠過一絲怪異的笑容,讓人捉摸不透。

王金虎眉頭一皺,有些不相信。

自己離開王家別墅時,艾麗莎臉色慘白,據照顧她的三個特護說,這個西方女人,恐怕都熬不過今晚。

但是艾爾德居然認為他妹妹的傷勢已經恢復差不多了?

難道是傷心過度,糊塗了?

可艾爾德的神情,怎麼看都不像急糊塗的樣子。

……

一個小時后,王金虎等人回到王家別墅,剛下車,所有人都嗅到一股嗜血的腥味而。

進入別墅大廳,這裡一片狼藉,地上躺著三具乾枯的屍體,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幹了渾身血液。

王金虎不禁一顫,驚出一身冷汗。

什麼情況?

鬧殭屍了嗎?

這時候,一陣嗒嗒的高跟鞋聲響起,艾麗莎臉色紅潤,神采奕奕走了出來。

王金虎和斧頭幫的人,都被嚇的夠嗆,即便是夏侯傑這樣的高手,也暗自吃了一驚。

哇靠!

難道是艾麗莎死不瞑目詐屍了?

「哥哥,庫克,喀爾瑞,很高興能在夏國見到你們。」

艾麗莎說道。

此刻的她,彷彿根本沒有受過傷一樣。

王金虎有些不敢相信,被秦穆然打到奄奄一息的艾麗莎,明明已經就要斷氣了,怎麼會突然滿血復活?

盯著地上三具乾屍,這些都是照顧艾麗莎的特護,王金虎驚訝道。

「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Mr虎,不用驚訝,我們布朗家族的異能,以活人的鮮血為力量根源,一息尚存,就可以憑藉活人的鮮血汲取力量,並快速恢復……」

艾爾德解釋道。

「殘血復活?你們布朗家族的異能,也太厲害了……」

王金虎言道。

同時,王金虎內心深處,也感覺到了一絲隱隱不安的恐懼感,與狼同室,自己未來會不會也跟地上這三具乾屍一樣,成為艾爾德兄妹的嘴裡的營養品?

「艾麗莎,是誰傷的你,夏國居然還有這種厲害人物?」

艾爾德問道。

「是一個叫秦穆然的夏國年輕人,他確是很強,他的實力可能要比我高出一個境界。」

艾麗莎回道。

但她並知道,秦穆然當時為了不傷及無辜,盡量控制力量,只用了十不足一的實力罷了。

否則的話,即便艾麗莎有九條命,也活不過今晚。

「秦穆然,哼哼……」

艾爾德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笑容,內心想道。

既然敢招惹我們淵國布朗家族,等著吧,我艾爾德一定會把你玩兒到懷疑人生。 “這裏是什麼地方?”

趙小川在輪迴通道中不知穿梭了多久,眼前漸漸地出現一束光。

他努力睜開眼,看到了一個渾身長滿紅毛的怪物不斷地衝着他嘶吼着,在她高高鼓起的腹部,一團烏光正在慢慢消散着。

同時他驚訝的發現周圍黑霧翻滾,陰風陣陣,無數的鬼魅在空中圍繞着他來回穿梭,而他自己則躺在一個佈滿金色符咒的黑色培養基中。

不過此時的他還沒有發覺自己的眼睛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和輪迴通道中看到的那些怪物一樣,一片慘綠。

正當他還在震驚與眼前的一切時,一聲爆喝聲從他的耳邊響起。

“呔,妖孽,不要傷害李若曦!”

趙小川猛然一震,轉頭望去,臉上瞬間露出了一絲喜色。

“牧童?竟然是牧童?他怎麼會在這裏?”

趙小川剛想要和牧童打招呼,但是立刻發現自己喉嚨間發出的聲音竟然如同獸吼聲一般。

一時間,趙小川陷入了惶恐之中。

與此同時,飛向空中的牧童也露出了一絲喜色。

“那怪物已經成功被我吸引了,你們快去救李若曦!”

原來剛纔牧童的爆喝聲是爲了吸引怪物的注意力。

在他身旁的蘭天點點頭,六道輪迴開啓,背後六個漩渦驟然出現,連接着一片,如同一個巨輪向着李若曦飛去。

但很快牧童和胡籽微微皺起了眉頭。

“你感覺到了麼?好強大的.”

“輪迴之力!”

胡籽打斷了牧童的話,沉聲說道。

牧童點點頭,道:“強大的輪迴之力?難道又出現一個輪迴之子不成?”

“應該不是,輪迴之子在世間只能存活一個,像我們,也不過是前世的殘魂罷了,不然柯雲泣也不可能費那麼大功夫整這麼多的事情了。”胡籽沉聲道。

“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牧童有些迷惑。

胡籽沉吟片刻,輕輕吐出幾個字:“本源輪迴碎片!”

牧童眼中一亮,隨即凝重道:“看樣子這怪物已經融合了本源輪迴碎片.不過竟然融合的這麼完美?”

“恩!”胡籽道:“不管那麼多了,還是快點尋找趙小川的下落吧!”

“等等! 醉臥伊人懷 李若曦怎麼辦?”牧童驚訝道。

胡籽眼中寒芒一閃,沉聲道:“我的目標只有趙小川,至於李若曦,哼!她對輪迴者來說不過是累贅罷了!”

牧童皺眉,知道胡籽作爲第八世,所經歷的事情讓他的性格有些極端,因此不再多勸說什麼,同時心中打定主意,如果第八世做出什麼威脅李若曦的事情,一定會制止他。

“等等,你想要做什麼?”牧童看到胡籽向天空的怪物飛去,焦急道。

“不好意思,我先要去對付怪物!”胡籽冷漠道:“我懷疑趙小川就在那裏!”

“你們確定?”牧童指着黑霧中若影若現的綠色眼瞳,驚疑道:“你真的感受到了小川的氣息!”

總裁有毒:丫頭,你不乖! 胡籽道:“如果之前王教授說的正確,那麼我懷疑那個怪物體內應該有趙小川的存在!”

牧童思考一會兒,重重點頭,道:“好,我跟你一起去!”

正當兩人打定主意想要向着怪物飛去時,猛然間天空中突然響起一聲憤怒的獸吼聲。

兩人連忙望去,看到一隻長毛綠毛的獸爪向着正衝向李若曦的蘭天拍去。

那綠爪有蒲團大小,一根根綠毛如同鋼針倒立,上面烏黑的指甲有五六寸長短,揮舞間帶起周圍的的黑霧翻滾,陰風陣陣。

迫人的威勢混着獸吼聲讓普通人足以肝膽巨裂,但是這一切對於蘭天來說卻並沒有什麼。

只見蘭天見獸爪抓來,身後的連接起來的巨大的磨盤瞬間消失,再出現時,已經擋在了他的身前,爲他擋住了那恐怖的一擊。

滋滋滋~

烏黑指甲如同利刃,輪迴合一如同石磨!

利刃過處,空間切割成一條光滑的黑色縫隙。

石磨震顫,一道道波紋向着四周擴散,將周圍的空間裂縫快速復原。

兩者之間的碰撞,在空中溜出一連串五彩光滑,恐怖的靈壓在他們的四周瞬間爆炸。

原本還在嘶吼的陰魂們四散奔走,一條條觸手想要回援,但是還沒有靠近兩者便被兩者四周撞擊的靈壓攪成碎片。

兩人第一次碰撞竟然是如此的猛烈!

“我們還是先不要過去了!”牧童沉聲道:“這已經超出我們的戰鬥了!”

胡籽嚥了咽口水,點頭道:“好!那就一會兒再過去!”

這是屬於兩者之間的戰鬥,趙小川和蘭天之間的戰鬥,只是蘭天卻並不知道對方是趙小川,畢竟對方實在是太強大了。

強大到蘭天身爲輪迴境強者,也要全力以赴,讓他生不出一絲思考的時間,因此在他的推斷中,對方是融合了本源輪迴碎片的萬副院長。

“哼!老萬,這麼多年了,你還是沒有半點長進!居然運用這些旁門左道,就憑你這樣還想要完成龍哥的心願?簡直是癡心妄想!”

兩者撞擊後立刻分開,蘭天看着黑霧中怪物若影若現的龐大身軀,心中暗暗心驚,但口中卻譏諷道,希望藉此讓老萬恢復一絲清明。

但對方並不是老萬,而是趙小川,因此並不知道對方口中的龍哥是什麼人。

趙小川現在想做的,只是想把蘭天從李若曦的身邊趕走,他不想讓任何人靠近李若曦,尤其是眼前如此危險的蘭天。

“滾開,蘭天,我不想和你打架,我只想保護我想保護的人!”

南柯一婚 趙小川在之前牧童的呼喊聲中,還有眼前長毛紅毛的怪物身上看到了李若曦的影子,再聯繫到鬼胎,他判斷出眼前的被觸手捆綁,腹部高高鼓起的怪物就是李若曦。

然而當他喊出話時,那些話語經過他的喉嚨立刻變成了一聲聲獸吼聲。

彷彿野獸在對着蘭天咆哮,挑釁着對方。

“哼!執迷不悟!”

蘭天冷哼一聲,身後的石磨快速的轉動起來,如同一個黑洞不斷地攢動起來,同時一條百丈之長的骨龍從中飛出。

這是蘭天的絕技,趙小川曾經在蘭天和諸葛第一戰鬥時見到過。

只不過這一次的骨龍不同以往,先不說那骨龍的骨骼潔白如玉,氣勢驚人,單單是從骨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都讓趙小川大吃一驚。

“輪迴之力!”

和趙小川一同吃驚的還有牧童和胡籽!

兩人對視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輪迴境的強者?這蘭天竟然已經到達了輪迴境,距離仙也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看樣子這怪物不會是蘭天的對手了,雖然那怪物有着強大的輪迴之力,但是在運用方面要比蘭天差很多!”

兩人瞬間做出了這樣的判斷,但卻猛然間響起之前蘭天說的話。

“蘭天似乎說過自己會死吧?”胡籽不確定道。

牧童答道:“他確實這麼說過,只不過如同他這麼強大的人物都會死,是不是有些不現實?” 第二天,上午,晴空萬里。

洋城老街外,一輛黑色賓士轎車徐徐開進,車內坐著庫克和喀爾瑞兩人。

他們兩人作為布朗家族艾爾德手下得力助手,在異能方面,師承布朗家族的血術,都有著強悍的異能實力。

他們這次來,只是代表艾爾德試探一下秦穆然的虛實。

區區一個夏國年輕人,難道真的強悍到可以一招重創實力進入暗勁後期的艾麗莎嗎?

在他們看來,秦穆然能夠取勝,或許純屬僥倖罷了!

畢竟,像暗勁後期這種級別的實力,即便是在西方異能者當中,也算得上是中上層級別的存在,不說鳳毛麟角,但也絕對不多。

……

此刻,老兵餐廳內。

張橫夫婦忙碌一早上,正在打掃餐廳衛生,秦穆然從樓梯走了下來,伸了一個懶腰,渾身舒服。

「穆然,我讓你嫂子蒸了你最愛吃的包子,吃過飯再出去吧!」

張橫說道。

「謝班長,謝嫂子。」

秦穆然笑道,走到窗邊餐桌坐下,看著熱氣騰騰的包子,秦穆然不覺有點兒餓。

「班長,你這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

秦穆然笑道。

「現在生意不好做,手藝不好,怎麼養家糊口,哈哈……」

張橫豪爽一笑。

有秦穆然在的這幾天,張橫彷彿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有希望就有未來,他的性格自然也開朗了許多。

就在這時候,餐廳門被人推開,兩個金髮碧眼的西方人,走進了餐廳。

與此同時,秦穆然彷彿嗅到了一股血氣。

李秀琴見到來了客人,還是兩個外國佬,立刻放下手裡的工作,迎了上去。

「歡迎,兩位想吃點兒什麼?」

李秀琴面帶笑容,客氣問道。

庫克和喀爾瑞相視一眼,蠻橫走進,直接忽視了李秀琴。

「誰是這裡的BOSS!」

庫克拽著蹩腳的漢語,冷冷問道。

張橫眉頭一皺,看對方來者不善,急忙笑迎,在他看來,西方人大多都這麼個德行。

漢宮斗紀 「我是這家餐廳的老闆,兩位有什麼事情嗎?」

張橫言道。

庫克和喀爾瑞並未回答,只是冷眼打量一番張橫后,滿是胡茬的臉頰上,浮現一絲冷笑。

「No!Mr虎說,這裡的老闆,叫秦什麼?秦…..穆…….然……」

庫克思索了一下,斷斷續續地說道。

因為王金虎只提到了秦穆然,所以這兩個西方異能者錯以為,這家老兵餐廳是秦穆然開的店鋪。

聽著庫克一字一頓的蹩腳漢語,張橫夫婦都忍不住有些想笑,但是出於禮貌,硬是將笑意忍了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