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看到了方恆那毫不避退的目光,石破空也是笑了,「方兄,我本以為這次你通過考核后,我們會相處的很好的,可是現在看來,我這是自以為是了。」

「這可不是自以為是,因為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畢竟當初在四神樓,我和你石兄也算是相談甚歡。」

方恆這時候也是淡淡道,「可是計劃不如變化快,事情就這麼發生了,那又能如何呢?」

「是么?」

聽到了方恆的話,石破空也是眼神一閃,繼續笑道,「呵呵,聽方兄的意思,其實也是不想這樣的,這樣的話就好辦,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嘛,方兄只要這時候主動對我姐道一個謙,並且,適當的拿出一些寶物賠償,那這件事情,也可以就這麼算了。」

這話一出,頓時間,天地間的人也都是眼神變幻起來,誰都在這時候聽明白了,石破空這是要給方恆挽回錯誤的機會!

就這一點,天地間的人對方恆就更加刮目相看了,這到底是厲害到了什麼程度,才能讓石破空這種高手都儘力的避免和方恆為敵?

「呵呵,道歉,賠償?」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了,「石兄,你是第一次認識我方恆么?」

聽到這話,石破空也是眼神一閃,露出了苦挾色曳。

「我當然不是第一次認識你方兄,四神樓那一次見面,我就已經知道你方兄是什麼人了,剛才我的提議,是我最後的努力,不過看來,方兄到底是方兄,這種事情,方兄是不可能接受的。」

「所以,沒必要廢話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冷冷一笑,「你打算如何?」

「方兄說笑了,我是考核官,你是參加考核的人,我能對你如何?」

石破空曳道,下一刻就看向了林樓,道,「剩下的,就交給你了,有沒有問題?」

「沒有。」林樓也是一點頭,笑道,「我會盡我最大的能力去考核這裡的人的。」

「那好。」

石破空也是點點頭,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石靈海,道,「姐,我們走吧,下面的事情,就交給他們了。」

「嗯。」

石靈海這時候也是笑著一點頭,下一刻就直接跟著石破空進入了那天地虛空中央的空間黑洞,眨眼間就消失無蹤了,連看都沒有在看方恆一眼。

到了石靈海這個身份上,她已經不需要在和方恆親自多說什麼了,方恆不給她面子,那自然有人會為她處理方恆,事情就是這麼的簡單。

同樣,天地間的人見到石靈和這麼堂而皇之的被石破空帶走,也都是沉默了下來,在這一刻,他們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差距。

誰說的在門派中就沒有高低貴賤了?在門派中,高低貴賤才更加明顯;是由於平常在一個門派,這些事情,都沒外人看到罷了。

「嘿嘿。」

就在這時,方恆也是冷笑了一聲,看向了那林樓,道,「如果我猜得不錯,你所謂的考核,就是對我們動手了?」

「呵呵,當然不止是對你們動手,是對這裡的所有人都動手。」

林樓這時候也是笑道,「不過么,由於你們三個人表現的很特殊,所以我們三個,就都先找了你們作為動手的對象了,其他的人么,我們暫時還是不會考驗的。」

這話一出,天地間的人都是鬆了一口氣,只是眼神中對著林樓也露出了厭惡之色。

說白了,這林樓三個就是來對付方恆三個的,現在卻說的這麼冠冕堂皇,這真的已經是無恥到了極點了。

「呵呵,看來石家在天龍宗勢力真不小。」

就在這時,方恆也是笑了,道,「肯為石家賣命的狗這麼多,這一點就足以體現了,不過么,狗,終究是狗,不是人,你們三條狗,想殺我們三人,還差的遠了。」

話語說完,方恆的真武酵斜斜的指向了那林樓。

「荒虎,周元,你們兩個運轉力量保護好自己,不求無功,但求無過,剩下的,交給我就是,明白么?」

「明白!」

一聽到方恆的話,荒虎和周元也都在這時候大喝一聲,他們都知道方恆的意思,就是接下來的戰鬥他們不插手,他們自然也理解他們和方恆的差距,當然同意。

「嘿嘿,林大人,我想問一問,你們開始考核了,那我們,是不是依舊按照之前的規矩,可以搶奪令牌?」

就在這時,一道冷笑聲突地響起,卻是那玄動突地對著林樓問了一句。

林樓目光一閃,下一刻就笑道,「當然可以,我們的出現,僅僅是考核的一環,這是不影響其他的考核環節的。」

「原來如此,既然這樣,那我們,說不得也得搶一些令牌了。」

聽到這話,這玄動也是冷笑著靠近了荒虎和周元,同時玄動旁邊的那幾個高手,也都是滿臉陰笑著把荒虎和周元包圍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明白了,這玄動,就發現局面對方恆不利了,就開始對著方恆動手了,要接著這一次機會,徹底讓方恆三個死掉。

「呵呵,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這時候的方恆也是冷笑道,「就沖你剛才的那個舉動,今天,你必死無疑。」

「呵呵,必死無疑?這句話你現在可沒有資格說,等你通過了三位考核大人的考核再說吧。」

玄動也是笑了,「不過,我看你是通不過了。」

「哈哈,這個,可是要到最後才能知道的。」方恆這時候也是大笑一聲,下一刻就喝道,「荒虎周元,還是那句話,保護好自己,剩下的交給我!」

轟!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是一震,下一刻就一馬當先,直接闖過了無數的空間,當懲衝到了那林樓的身前,手中真武劍,當頭就劈!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突然出手的青年,是中階神武。

中階神武,配合高階神器,猛然對方恆做出攻擊,方恆卻毫髮無傷,之後方恆反擊,竟輕鬆無比的就把這神武中階的青年給殺掉。

方恆,還是初階神武境界。

如此的事情變化,結果,天地間沒有人是不震撼的。

哪怕他們都聽說過方恆一個就殺了海猿一族十八神武的事情,只是現在真正的見到方恆動手,他們才知道方恆到底有多恐怖。

「啊」

就在這時,那已經完全變為了血人的青年此刻也發出了極為痛苦的慘叫聲,同時他身上的血肉不停的突突顫抖著,散落著,似乎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看到這一幕,天地間眾人本來就驚駭的眼神此刻也變為了驚懼,眼看著一個中階神武變成這種摸樣,發出如此參加,誰能不頭皮發麻?一時間,眾人對於方恆,更加畏懼起來。

「哼,你的潛力不錯,可惜,就是找錯了人動手,有下輩子的話,長點眼睛,別對你不是對手的人動手。」

就在眾人驚懼的看著方恆的時候,這時候的方恆也是冷哼一聲,手掌一動,真武劍頓時劃過一道劍芒,噗嗤一聲,只見那青年的肉身,徹底被方恆給一分為二,直接死了。

砰砰兩聲傳出,青年的屍體分成兩半掉在了地面上,這立刻就讓天地間都開始安靜起來。

無數人的目光,都一下看向了那石靈海。

這個青年,很明顯是石靈海的人,石靈海的人,這麼簡單的就被方恆給幹掉,石靈海,會怎麼反應?

同樣,就在天地間的人都看向石靈海的時候,這天地間空間黑洞的深處,一群氣息強橫,衣衫華貴的青年也都是目光閃爍起來。

「石師兄,這杏連石秀的人都敢殺,還這麼不給石秀面子,我們,是不是該對他調整一下態度了?」

就在這時,林樓淡淡的對著石破空問了句,這頓時讓石破空的眼神也是變幻起來。

片刻后,石破空一笑,道,「呵呵,倒是沒有想到,本來我想要拉攏的人,居然和我姐姐對上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啊,就這一點來看,這方恆,也沒什麼值得拉攏的了。」

「不錯,此人行事做事如此狂妄,隨性而為,一看就知道是腦後有反骨,不甘被束縛的傢伙,這種人拉攏過來,也不會為我們老實辦事,既然如此,那也沒必要拉攏了。」

林樓也是點點頭。

「說的是啊,只是可惜另外那兩個了,那個叫荒虎的還有那個叫周元的,我能看出來,他們也很有潛力,我都打算第三關直接對他們放行了,不過看他們和方恆的關係,他們也是不行了。」

石破空這時候也是頗感慨的說了句,下一刻就手掌一揮,道,「好了,不多說了,林樓,夜眸,亂星,你們三個跟我來。」

嗖!

話語說完,石破空的身影就直接進入了面前的那黑洞中,隨著石破空的進入,立刻之間,另外三個青年也都跟著石破空進入那黑洞之內了。

同一時間,就在天地間的人都看向了石靈海,包括方恆本人也是冷冷的看向了石靈海的時候,嗖嗖嗖聲音突然響起,只見那天地中央虛空中的空間黑洞,猛然飛出了幾道氣息強橫的人影。

為首的一個,正是石破空!

「嗯!」

一看到石破空竟帶著高手來了,天地間無數的高手也都是眼神一閃,心中也有些開始興奮起來。

他們知道,重頭戲來了。

石靈海是石家的大秀,石破空是石家的大少爺,他們兩人,本來就有著極為親近的關係,再加上這一次,石破空是負責考核的人。

方恆在這時候得罪了石靈海,石破空這時候出來,那誰都知道,這石破空,是要出來對付方恆的了。

「姐,你怎麼樣?」

剛一出來,石破空就直接對著自己的姐姐石靈海問了一句,石靈海這時候一笑,「我沒有事情,只是石幻卻被人殺了,很可惜。」

「嗯,石幻被殺,我也看到了,不過他死得其所,因為他本來就是姐的護衛。」

石破空這時候也是點點頭,下一刻目光就是一轉,看向了方恆。

就在石破空的目光看向方恆的時候,同樣,方恆的目光也在這時候看向了石破空。

「哦?」

看到了方恆那毫不避退的目光,石破空也是笑了,「方兄,我本以為這次你通過考核后,我們會相處的很好的,可是現在看來,我這是自以為是了。」

「這可不是自以為是,因為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畢竟當初在四神樓,我和你石兄也算是相談甚歡。」

方恆這時候也是淡淡道,「可是計劃不如變化快,事情就這麼發生了,那又能如何呢?」

「是么?」

聽到了方恆的話,石破空也是眼神一閃,繼續笑道,「呵呵,聽方兄的意思,其實也是不想這樣的,這樣的話就好辦,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嘛,方兄只要這時候主動對我姐道一個謙,並且,適當的拿出一些寶物賠償,那這件事情,也可以就這麼算了。」

這話一出,頓時間,天地間的人也都是眼神變幻起來,誰都在這時候聽明白了,石破空這是要給方恆挽回錯誤的機會!

就這一點,天地間的人對方恆就更加刮目相看了,這到底是厲害到了什麼程度,才能讓石破空這種高手都儘力的避免和方恆為敵?

「呵呵,道歉,賠償?」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了,「石兄,你是第一次認識我方恆么?」

聽到這話,石破空也是眼神一閃,露出了苦挾色曳。

「我當然不是第一次認識你方兄,四神樓那一次見面,我就已經知道你方兄是什麼人了,剛才我的提議,是我最後的努力,不過看來,方兄到底是方兄,這種事情,方兄是不可能接受的。」

「所以,沒必要廢話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冷冷一笑,「你打算如何?」

「方兄說笑了,我是考核官,你是參加考核的人,我能對你如何?」

石破空曳道,下一刻就看向了林樓,道,「剩下的,就交給你了,有沒有問題?」

「沒有。」林樓也是一點頭,笑道,「我會盡我最大的能力去考核這裡的人的。」

「那好。」

石破空也是點點頭,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石靈海,道,「姐,我們走吧,下面的事情,就交給他們了。」

「嗯。」

石靈海這時候也是笑著一點頭,下一刻就直接跟著石破空進入了那天地虛空中央的空間黑洞,眨眼間就消失無蹤了,連看都沒有在看方恆一眼。

到了石靈海這個身份上,她已經不需要在和方恆親自多說什麼了,方恆不給她面子,那自然有人會為她處理方恆,事情就是這麼的簡單。

同樣,天地間的人見到石靈和這麼堂而皇之的被石破空帶走,也都是沉默了下來,在這一刻,他們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差距。

誰說的在門派中就沒有高低貴賤了?在門派中,高低貴賤才更加明顯;是由於平常在一個門派,這些事情,都沒外人看到罷了。

「嘿嘿。」

就在這時,方恆也是冷笑了一聲,看向了那林樓,道,「如果我猜得不錯,你所謂的考核,就是對我們動手了?」

「呵呵,當然不止是對你們動手,是對這裡的所有人都動手。」

林樓這時候也是笑道,「不過么,由於你們三個人表現的很特殊,所以我們三個,就都先找了你們作為動手的對象了,其他的人么,我們暫時還是不會考驗的。」

這話一出,天地間的人都是鬆了一口氣,只是眼神中對著林樓也露出了厭惡之色。

說白了,這林樓三個就是來對付方恆三個的,現在卻說的這麼冠冕堂皇,這真的已經是無恥到了極點了。

「呵呵,看來石家在天龍宗勢力真不小。」

就在這時,方恆也是笑了,道,「肯為石家賣命的狗這麼多,這一點就足以體現了,不過么,狗,終究是狗,不是人,你們三條狗,想殺我們三人,還差的遠了。」

話語說完,方恆的真武酵斜斜的指向了那林樓。

「荒虎,周元,你們兩個運轉力量保護好自己,不求無功,但求無過,剩下的,交給我就是,明白么?」

「明白!」

一聽到方恆的話,荒虎和周元也都在這時候大喝一聲,他們都知道方恆的意思,就是接下來的戰鬥他們不插手,他們自然也理解他們和方恆的差距,當然同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