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還真是有趣啊。以前,要是普通人看見我這個樣子非嚇得半死不活,輕的扭頭就跑,重的直接現場昏迷過去,甚至可能直接被嚇死。你還真是特別,膽子不小啊!」這個絕色美女俏臉之上浮現一絲戲謔之色:「不過嘛,雖然,你不怕我,可是,我挺怕你身下的東西額。恩,在陌生女人面前不穿褲子,可不是一個好習慣。」

「啊啊啊啊——」

半晌之後,在這個小巷子之中,忽然之間傳說一聲宛如女人的尖叫聲,劃破黑夜。

「咳咳,不好意思,剛才發生了一點意外,衣服被搞得破破爛爛。不能穿了,所以,就丟下了。還沒來得及找一件衣服穿上。」葉小凡趕緊蹲下身子將下身的東西給捂住,臉上宛如成熟的紅蘋果,若是,這裡有一個洞的話,他恨不得自己馬上鑽進去,臉都丟光了。

自己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這麼丟臉。

「呵呵呵呵呵——」看見少年的窘樣,神秘的絕色美女掩口輕笑道:「看來,你還蠻有羞恥心的嘛。」頓了頓,隨後她手上一晃,神奇般地出現一件紫色的紗衣,接著從空中甩向葉小凡。那件紫色的輕紗宛如精靈在跳舞一般,似是活物,如小鳥,蜻蜓點水,神奇般準確地落在後者手中。

「將這個穿上吧!總比光著身體好。」

看著手上的紫色輕紗,面色有些犯難,這件紫色的輕紗竟然略微有些透明,上面鑲著一條條如柳葉一般的花紋,異常好看,屬於裙子,晚間睡前穿著的睡衣,散發出一種女人特有的清香,這是處*女才特有的味道。很顯然,這件紫色的輕紗是女人的衣服,而且,還是,這個絕色的神秘女人穿過的衣服。睡衣啊!!

一時之間,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心中難以決斷。

「怎麼?恩,難道我的衣服還配不上你嗎?如果,你不要的話,那還給我好了。」絕色的神秘美女微微一笑,清脆的聲音戲謔道。

「沒什麼?這件衣服很好!」有總比沒有穿的好,說著,葉小凡就將紫色的輕紗套在身上,還真別說,這個美女的衣服,睡衣,穿在衣服還真舒服。不必男人的衣服。難怪世界上會有那麼多男人喜歡穿女人的衣服。淡淡的處*女香繚繞在鼻尖,一股令人酥麻的感覺宛如電流一般纏繞在身上,無比舒心,無比暢快。只能用一個字形容————爽!

「是不是很多疑問想問我,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我又為什麼能夠懸浮在空氣之中,飛翔在藍天之上呢?」

葉小凡點點頭,這的確是問題的關鍵!

「少年,你很有趣。走吧,跟我去一個安靜舒服的地方,我慢慢給你講來。或許,這次,你跟著我去,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這個神秘的絕色女人微微一笑,也不問葉小凡是否同意,抓起他就騰飛而起,在黑夜中穿梭,如鬼魅,速度很快。

「這真是人能夠擁有的力量?!!?速度好快,竟然就是在超級跑車一般。」迎面而來的風不斷灌入葉小凡的口中,他心中駭然道,因為,這種速度起碼達到了每小時兩百公里,飛馳之間,隨意穿梭,可怕的驚人。

看了的朋友,覺得還將就的話,還請閣下chayexs.co收藏一下! 神秘的絕色美女帶著葉小凡穿梭在高樓大廈之間。(頂點小說手打小說)

「停住了嗎?這是在哪兒呢?」葉小凡感覺身體忽然之間停止住,他抬頭一望就看見一座金碧輝煌的大酒店如同摩天大廈一般矗立在眼前,在門前有著四個巨大的金色正楷字:皇宮大酒店!!知道這是一家六星級大酒店!全國絕對沒有十五家這種級別的酒店。

而雪葉市因為經濟繁華,無比熱鬧,這裡的旅遊業很發達,周圍郊區更是建造著很多世界上的著名公司,或是企業。有人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而中間卻是雪葉市。可見雪葉市的地位在全國範圍之中有著何等地位。因此,皇宮大酒店在雪葉市有著一座,位於城市中心地帶。

「走,進去吧。我暫時就住在這裡。」

「恩!」葉小凡跟上神秘的絕色美女的腳步,走進酒店之中。現在正是凌晨時分,夜已深,天氣漸涼,沒有看見一個人客戶,可是還是有兩個女的服務員在值班,她們看見一個穿著紫色輕紗的少年跟著一個美如天仙的美女走進來,一時之間,心思活躍,看向葉小凡的目光變得鄙夷起來。

不過,葉小凡也不在意,他早就有所預料。

兩人一起乘坐電梯,一直走到最頂樓四十六層,這裡只有一個房間,異常寬闊,裡面裝飾已經不能用單純的金碧輝煌形容,因為這裡實在是太過豪華,鱷魚皮做到沙發,堪比黃金的金莎木,超鋼化的玻璃比防彈玻璃還貴上十幾倍的東西,竟然被當做地板鋪在地上。在門道上,站著兩個身材苗條的美女,身高在一米七左右,一個長發,一個短髮,長發的是典型的東方美女,黑眼睛,黃皮膚,而短髮的是典型的西方美女,金髮,碧眼。年齡在十八歲之間。

「陛下?你回來啦,我們到處找你,可是就是找不到你。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呢!!」這個兩個美女一看見神秘的絕色美女,便驚喜道。

「呵呵,小謹,小金,我怎麼可能會有事?也就是出去散散步而已,再說,在這個地方,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威脅到我。對了,來客人了,給我準備點吃的東西,喝的東西,招待客人。」那個神秘的絕色美女微微一笑。

「恩!」小謹與小謹點點頭,隨後好像看怪物一般上下打量穿著女裝的葉小凡,她們可是明白,陛下,從來不會帶男人回來,尤其是在住處這種地方。而且,她們也知道這個少年身上穿著的衣服是陛下的貼身睡衣,是那種女人的貼身物件。不能隨意拿出來。更不能給一個男人穿。

「還不趕快去,恩!看什麼看啊,待會兒慢慢看。今晚,這個少年就在這裡過夜。」

「是!」聽見陛下有些催出的聲音,小謹與小謹趕緊去拿東西,不敢再肆無忌憚的打量葉小凡。

「陛下???這個女人是什麼人?怎麼這兩個人稱呼她為陛下呢?概不會她是女皇吧?呵呵,開什麼玩笑,我也太會亂想了吧。」葉小凡聽見別人叫這個神秘的絕色美女叫陛下,心中不由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不過說實在話,這個神秘的絕色美女打扮穿著還真是一副女皇打扮,頭戴雪白色的王冠,一襲高貴的輕紗套在苗條修長的軀體上,再加上,無比高貴的氣質,彷彿眾生都為之拜倒,如果時光倒退兩百年的話,說不定,葉小凡還真會認為這個神秘的絕色美女是一個女皇陛下。

「恩,想什麼呢?來,先坐下吧!」

「恩,好的。」

葉小凡與那個神秘的絕色美女對坐在沙發之上,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有些不敢看這個女人的身體,就像對面有著一棟無形的氣勢壓向自己,搞得喉嚨喘不過氣來。

「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就席蔓紗,你叫什麼呢?」這個叫席蔓紗首先問道。

「我叫葉小凡,葉子的葉,小東西的小,平凡的凡。恩,你的叫席蔓紗?呵呵,真好聽。」

「葉小凡??!小小的,平平凡凡,真是一個有趣的名字。這是誰給你取的名字呢?竟然這麼奇怪,父母都不是喜歡兒女成龍成鳳?這麼會給你一個這麼平平凡凡的名字?」父母哪有不喜歡自己的兒女成為人上人,哪有父母喜歡自己的兒女平平淡淡,一輩子是一個小人物,席蔓紗不禁納悶兒道。

「我也不知道,這是家裡的人給取的名字。恩,我聽母親說,這是按照生辰八字取的名字,雖然,我覺得母親在敷衍我,不過,我認為名字不過是代號,不足為重。重要的是其他東西。」

雖然,葉小凡也奇怪,家裡為什麼給自己一個這麼平平淡淡的名字,而哥哥,父親卻一個叫葉煌,一個叫葉帝,氣勢不凡,高高在上。但,他也不願意在這個方面多想,所以,也就沒怎麼在意。

畢竟,名字無關緊要,主要是看人。

「恩,也是。對了,我們先進入主題吧。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認為這個世界有仙?」席蔓紗問出一個極其荒唐的問題,這時,小謹與小謹端來一盤水果與飲料,這些水果有蘋果,椰子,香蕉…而飲料有可口可樂,百事可樂,橙汁。

聞言,葉小凡沉吟半晌后,認真的回答道:「我認為有。」

「為什麼?」

「因為,我感覺你就是仙,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怎麼可能會在天上飛?除了仙,還會有誰?」

「恩!」

席蔓紗點點頭,微微一笑,對於葉小凡的回答很是滿意:「那你知道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仙?又是些什麼人?成為仙又會活多久呢?仙到底是什麼東西呢?仙比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其實,普通人修鍊也可以成為仙。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想進入修鍊界嗎?」

「你的意思是說,你可以帶領我進入修鍊界成為仙,像你一般能夠飛翔在天上?」葉小凡臉色一喜,他沒想到竟然有著這種好事等著自己。

「對!就看你想不想學。而且,我告訴你在這個圈子裡面生存很殘酷,如果,你不能在裡面不斷進步的話,就只有死。當然,如果,你若是想過一生安安穩穩的日子就沒有必要進入修鍊界,因為,修鍊界雖然可以讓人獲得無比強大的力量,但是每進一步也相當困難。而且,進入修鍊界,不等於成仙,成仙還早。恩,一個仙字,讓得無數人拜倒。無數人追求,走上成仙之路,卻根本沒有幾個能夠成為真仙,絕大多數都是進入修鍊界的偽仙。只有,少數意志堅強,有大機緣的人物才會有可能成為真仙。」

「我要學!!」葉小凡幾乎沒有任何猶豫。

「為什麼這麼快就答應了呢?為什麼就不好好考慮一下呢?你知道,你這樣做很莽撞??」席蔓紗道:「知道我為什麼願意將你帶入修鍊界的門檻嗎?今天下午,在公園之中,你送給我的那本書,其實是很早很早以前一位絕世高手書寫的書,雖然經過時光的風化,蠶食,已經將這本書整得亂七八糟,但價值也是非同一般,對我有著不小的好處。」

葉小凡眉頭一挑,他沒想到這本在街邊上買的書,竟然有著這種價值。屬於另一個未知領域的東西。

「唔,我之所以,將你帶來這裡,有著三個原因。第一,是覺得你我之間有緣,第二,是覺得你很有趣,至於最後一個原因嘛,是因為,我想給你一個禮物。而這份禮物正是讓你進入修鍊界,但是,我不得不告訴你,修鍊界的殘酷規則,裡面的人是不能隨意殺普通人,否則,會遭到殺生之禍。而且,裡面打打殺殺,血腥程度,遠超你的想象,希望你好好想想。因為,這將影響你的一身,尤其,你最好問一問你的父母。」

「我已經考慮好了,席蔓紗,你就教我吧。我從小就失去父母,根本就不存在父母這種東西,所以,不用問別人,我自己就可以完全決定。」葉小凡還是沒有絲毫猶豫,他一身的願望夢想就是為母親討回公道,報仇雪恨,如今有這個捷徑,葉小凡當然不會放過。況且,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自己的家族帝皇一族,與修鍊界有著某種聯繫,因為帝皇神鎧化,已經超脫常識理論,根本不屬於凡間。

想到這裡,葉小凡忽然之間問道:「對了,席蔓紗,在修鍊界有沒有一生下來就擁有某種能力的人?比如生下來就會吐火,吐電的人?就像《神話時代》小說中的火神,電母,雷公,據說,生下來,就有某種特殊能力。」

《神話時代》講述的是一本神話故事。

故事的人物講述的是火神,電母,以及雷公之間的三角戀愛,他們三人天生就有天賦神通,比如火神剛出生不僅會說話,還會口噴金色的大火,無比炎熱,融化精鋼輕而易舉。

「吐火?吐電??這倒是沒有!!」

席蔓紗用指尖酹了酹額前的髮絲,隨後沉默半晌之後,開口道:「不過,有些人倒是天生就具備某些能力,這些人都是受到上天眷戀的人。修鍊界將這些人稱為身負赫爾墨斯血脈。只有身負赫爾墨斯血脈的人才能夠擁有這種能力。確實,這種能力,非常強大,尤其個別簡直可以用逆天形容。可是,身負赫爾墨斯血脈的人太少太少,據我所知,整個修鍊界成千上萬的修鍊者,而擁有赫爾墨斯血脈的人絕不超過十個。」

「赫爾墨斯血脈?」對於赫爾墨斯,葉小凡倒是知道。在神話時代之中,西方世界中有一位著名的神使就叫做赫爾墨斯,這位叫赫爾墨斯血脈的神使據說是天地所生,誕生於虛空之中,地位十分之高,即便是主神也會讓他三分,因為赫爾墨斯被譽為天地的代表,是天地所生的孩子,受到天地眷戀。神,雖然強大,但你畢竟只是神,如果,天地要你死,神絕對沒有絲毫的反抗力量。只有死,死,死,死,死的不能再死。

所以,雖然赫爾墨斯雖然能力弱小,但面對冥界之王,哈德斯,諸神之主,宙斯,卻一點也不怕。

「要說,我所知道這個世界上,擁有最強大的赫爾墨斯血脈的家族之一,就要屬葉家,帝皇一族!他們家族之中的帝皇神鎧化,能力卓越,超凡脫俗,神鬼難測,無比可怕,是世界上最恐怖的能力,最令人戰慄的能力,神鬼閃避。可惜,這種血脈據說受到上天詛咒,每百年那個家族也難有一個擁有赫爾墨斯血脈的族人覺醒。否則,他們家族稱霸整個修鍊界了。」

「咦,你怎麼了!!??」

當聽到『帝皇一族』這四個字的時候,葉小凡如遭雷擊,心臟似乎都停止跳動了一下,震驚地有些難以言語,果然,如同他所預料的事情一般,葉家,帝皇一族與修鍊界有著聯繫,而且,聯繫還不是一般的大,來頭驚人。就在這時,葉小凡聽見席蔓紗驚訝的聲音,他深呼吸了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心驚,強顏歡笑道:「呵呵,沒事,只是被你說的話驚到了,我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有這種能力,與電影,小說的情節差不多,要不是,親眼看見你在天上飛,恐怕你怎麼說我也不相信。」

「沒什麼?以前,我也是一個普通人,當第一次接觸到這些東西的是時候,也驚訝的有些不能接受。顛覆了我的思維。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你也就見怪不怪了。記住,修鍊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也不值的好奇怪,這本來就是一個脫離凡塵的領域。」

席蔓紗繼續講道:「仙的力量來自意志!意志在修鍊界是最神秘的東西,很難說清楚這是一種什麼物質,他虛虛實實,無所不在,似乎是天賦,心靈,靈魂,勤勞,勇氣等生靈一切的一切的集合體。就像你送給我的那本書中所言一樣,這個世界,山有山的意志,樹有書的意志,即便路邊的小草,空氣之中充斥著的風也有意志,意志無所不在,哪裡都有。恩,只有進入修鍊界的人,成為修士,才能夠看見意志這種東西。好比,一個只有會說阿拉伯語的人,才能夠聽懂阿拉伯語。」

「所以,對於你而言,首先要進入修鍊界,而進入修鍊界的標誌就是能夠看到意志,能夠運用自己的意志,指揮自己的意志。」

「那要怎麼樣才能夠看見意志呢?怎麼樣才能夠運用自己的意志?怎麼樣才能夠指揮自己的意志?」葉小凡疑惑道,意志,在中文當中被解釋為決定達到某種目的而產生的心理狀態。這種東西很抽象?難以言喻。更不要要求看到意志,能夠使用自己的意志咯,這純粹就是一個笑話。這句話,要是放在數個小時前,葉小凡絕對會一笑而過,但如今,他卻不會這麼看待整件事情。

「這正是我要說的東西。」

「意志,如靈魂般抽象,不可捉摸。要想做到以上所說的三個條件,做到能夠看見自己的意志,做到運用自己的意志,做到指揮自己的意志。看起來,的確十分困難,但是,只要有人帶領,只要自己不是太笨,應該很輕鬆的能夠達到這個條件。當初,我用了僅僅用了三分鐘。現在,我來帶領你,看看你自己要用多少時間?」

席蔓紗纖細的手指連連划動,結出一個個手印,指尖猛地爆發出一團紫色的光芒,璀璨奪目,旋即她輕喝一聲:「閉上眼睛,集中精神。」

葉小凡立刻閉上眼睛,集中精神。

「給我聽好了,我手上有一股微弱的意志,這股意志被我特殊處理過,壓縮過,蘊含著一定的修鍊法則,能夠很容易感悟到它的存在,比起一般人感覺到它的存在要容易上十倍,所以,只要你現在要比其他人容易上十倍進入修鍊界。現在,我將它打入你的身體之中,你好好的感受這股意志。同時,做到心若止水,五識關閉,靈聚腦海,將這股意志逼出體外,那麼你就成功了,進入了修鍊界,登臨入仙之境。」

「一旦,你做到這一點,你就會看到自己的意志,你就會運用自己的意志,你就會指揮自己的意志。」

「記住,精神力一定要集中,不能有任何雜念!!然後,你仔仔細細的自己感覺一下被我打入你身體之中的這股意志,就」說到最後,席蔓紗出說一句典型的英文單詞,一般情況下在中里國她都是運用中文。

同時,席蔓紗屈指一彈,那股金色的光芒便飛速進入葉小凡的腦袋之中。這股金色的光芒正是被她特殊處理過,壓縮過的意志。這股意志蘊含著一定的修鍊法則,很容易讓人感受到。

葉小凡盤膝而坐,雙目緊閉,按照席蔓紗說的方法,集中精神,五識關閉,仔仔細細的用心感受心中的意志。 「自古以來,修鍊界一共有十一個境界,每個境界之間的距離宛如天塹鴻溝,雲泥之別。(頂點小說手打小說)從低到高分別為入仙,壯大,蟄伏,破繭,繁衍,王,皇,帝,不死不滅,仙罰,天神地仙,其中天神地仙之境,又稱為眾天之主!這個境界高深莫測,神鬼莫敵,已經無盡歲月沒有人達到這個境界,這是修鍊界的最高境界,每個人的夢想便是衝擊這個境界,可惜,天下無數天才俊傑也沒有越雷池一步,進入半分這個境界。」

「這個境界只是存在於神話世界當中。恐怕,以後,也不會有任何人達到這個境界。」

「其實,不管多麼厲害的天才,震古爍今,震懾萬界,若是能夠九天封仙,達到不死不滅的境界就算相當相當不錯的境界了,更何況是其他境界。當然若是能夠進一步闖過仙罰的話,就有可能登臨天神地仙之境,成為眾天之主,主宰萬物。」

提到天神地仙之境,眾天之主,席蔓紗不禁哀嘆一聲。

這個世界上,或許根本這個境界吧,上古傳說有人達到,可惜只是傳說,並沒有真實例子,在上古過後就再未出現過登臨眾天之主神位的修士。人們追求的這個境界,也是本來就算不存在的境界,這種說法正符合道無止境的理念。

「你現在,一旦進入修鍊界,能夠看見意志,指揮自己的意志,運用自己的意志,那麼你也就進入了修鍊界的第一個境界,入仙之境!!」

席蔓紗看著進入狀態之中的葉小凡講解道,隨後,她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在高腳杯之中,一邊單手支撐著下巴,一邊用濕潤的紅唇淺淺地嘗試杯子之中的紅酒。此時此刻,她翹著二郎腿,高貴中無形之間多出一種野味,本來,身材修長宛如魔鬼,面孔如同天使,如此一來,更加令人感到誘惑難擋,這實在是一個男人的無敵剋星。

就在這時,東方美女小謹走上前去,湊到席蔓紗耳邊,用非常弱小的聲音道:「陛下,你怎麼將你的貼身衣物拿給了這個少年穿?而且,這個少年裡面還什麼都沒有穿。你竟然還將他帶進這裡來,教他修仙,不會是陛下你春心蕩漾了,想找一個男僕吧。」

聞言,席蔓紗俏臉微微泛紅,不過語氣卻異常嚴肅:「小謹,別開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那種人嗎?只是,發生了一點意外,加上,我曾經欠過他一個人情,所以,只是單純的還給他罷了。再說,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多大歲數了,而他不過十多點歲罷了,按照人事來看,我都可以當他祖奶奶了。我與他怎麼可能呢?」

而站在旁邊的西方美女小金看見席蔓紗竟然臉色微微泛紅,不禁也是有些好笑。

這時,葉小凡已經沉寂入心海之中,並沒有聽到這番話。

隨著時間的流逝,葉小凡的額頭開始微微發汗,經過三個小時的時間,精神力集中,絲毫沒有動彈,對於普通人來說。任誰也會感到疲憊不堪。可是,這段時間之中,他絲毫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意志,空洞洞的,沒有任何感覺。

不久之後,葉小凡睜開眼睛苦笑道:「席蔓紗,這個太難了,我一點也沒有感到了意志。你當初僅僅三分鐘就搞定,也真夠厲害得。看來,我實在太笨了。」

「沒什麼,或許,你只是一時之間沒有進入狀態。說不定,等一下你就可以感覺到意志。」席蔓紗微笑著安慰道,說話之間,風骨柔情,冰肌玉骨清無汗,美麗的令四周都為之失色。

「呵呵,或許吧!」

葉小凡再次苦笑道:「席蔓紗,你先去休息吧,也這麼晚了,睡遲了,對於女人身體不好。恩,我想即便你不是凡人,但睡一睡總比不睡熬夜應該好些吧。」

「那好吧,小謹,小謹,我們去休息吧,明天還有事情。葉小凡,你今晚就是這個沙發之上修鍊吧。」說著,席蔓紗與小謹,小金三個各自進入自己的房間之中。只留下葉小凡一個人孤零零的留在大廳之中。

四下寂靜無聲,寧靜無比,彷彿世外桃源,沒有喧鬧,沒有嘈雜,葉小凡再次進入禪定之中,關閉五識,精神集中。時間再次開始流動,宛如滾滾黃河之水,奔騰而去,眨眼之間時光再次過去三個小時,此時此刻,已經是早上將近七點,天微微亮,他一宿未睡,不斷感覺自己身體之中的意念意志,可惜,什麼東西都感覺不到,彷彿自己一個人身居獨立虛空世界之中,沒有光明,沒有景物,只有黑暗。

「哎,這個意志到底是什麼東西啊,該是,我已經花了這麼多時間,為什麼還是不能夠感受到自己身體之中的意志呢?」

「難道我天賦就這麼低,席蔓紗幫助我進入修鍊界,要比別人強上十倍,容易十倍,為什麼我就還是不能夠進入狀態,登臨入仙之境呢?「

「我靠,太難了,這件事情太抽象,根本就難以做到。」

「不行,我要為母親討回公道,毀滅葉家,帝皇一族。而葉家帝皇一族是修鍊界之中的強勢人物,我在凡間即便站在人類巔峰之上,也絕不可能傷到葉家帝皇一族半分,我一定要進入修鍊界,否則一輩子也不可能實現願望。我要贏,我要戰勝葉煌,葉帝,怎麼可能輸呢?」

腦海之中,葉小凡不斷回放以前一切的記憶,雙拳死死地握緊,因為太過用力,以至於鋒利的指甲深入血肉之中,一股股熱血從手掌之中滑滾下來。他恨自己沒有力量保護母親,他恨自己無能,他恨親生哥哥,葉煌,他恨親生父親,葉帝。一股翻天蹈海的怒火熊熊燃燒,鋪天蓋地,彷彿要毀滅萬物生靈。

稚嫩的臉蛋在扭曲,猛地之間葉小凡的皮膚竟然開始浮現出點點淡淡的幽黑色的火焰印。森冷詭異。這正是帝皇神鎧化的前兆!!!強烈的憤怒感,使得葉小凡居然開始走向帝皇神鎧化。就在帝皇神鎧化的力量即將降臨大地的一剎那,一股奇異地力量開始瀰漫子在他那消瘦的身體之中。

這是帝皇神鎧化的力量。

在這股力量的帶動之下,葉小凡身體的感知力,似乎陡然增加了數倍,他突然之間猛地陷入意識海裡面。在意識海之中,一片黑暗,只能夠見到一點微弱的金色光芒,這股光芒無比高貴,宛如站在芸芸眾生之上的女皇陛下,皇威浩蕩,擴散而開,葉小凡受到到一股無比高貴不凡的精神,聖神不可侵犯,聖潔如天使,尊貴的宛如九天之上的神靈。不用想,他也知道,這個就是席蔓紗的意志。

這股意志被席蔓紗處理過。即便普通人也能夠用眼睛看見。

如今,葉小凡已經不僅能夠在意識海之中看見,更能感受到這股意志包含的東西。

「好好好,很好,我終於感受到席蔓紗的意志了,只要我現在慢慢摸索將這股意志逼出體外,我就算進入了修鍊界,登臨到入仙之境。非同凡響。從此之後,便不再是普通人,有機會為母親討回公道,毀滅葉家帝皇一族。」

葉小凡終於感受到了意志!他心中大喜。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幽黑色的火焰印幕然內斂,消失,融入皮膚身體之中,不見蹤影,帝皇神鎧化並沒有完全顯現出來。只是它的一部分小力量一閃而逝,幫助葉小凡感受到意志的存在,但是對於這一切,他並不知道。任何人也不知道,因為這股力量微弱的可憐。 「現在,我就將這股席蔓紗的這股意志逼出體外,就行了,可是,要怎麼樣才能夠將意志逼出體外呢?難道要用意志!!!」葉小凡如此猜測道,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這個道理。(頂點小說手打小說)

「恩,意志要怎麼樣運用呢?要是能夠運用意志的話,就能夠將這股金色的意志逼出體外。」

葉小凡心念一動,忽然之間,在意識海之中出現一團透明宛如空氣一般的物質,若氣體,又似固體,隨後聚集在金色的光芒周圍,這些透明物質,虛虛實實,正是他的意志,意念。他能夠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意志的存在,很弱小,彷彿被一吹就會破碎。宛如自己的血肉,心心相連,就像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比這個東西更加神奇,神秘。這便是修鍊界的力量——意志!!!

意志,人體之中的潛在力量。

人若要成修士,成神仙,就必須要學會運用自己的意志,指揮自己的意志。

「咦,這就是意志嗎?竟然能夠與思維,思想,手腳一般跟隨著人行動,不愧為人世間不為人知的力量。好,我現在,就將這股席蔓紗的意志逼出體外。」

葉小凡不禁讚歎一聲意志的神奇!!

就在這一刻,他心神一動,他所有的意志宛如眾星捧月一般包裹著席蔓紗的意志,旋即,使出全力,使勁兒推席蔓紗的意志,可是,席蔓紗的意志宛如一萬頭巨象,一千頭虎鯨,一動不動。兩個體積完全不同的意志,一個猶如巨象,一個宛如螞蟻,可是,巨象卻一點兒也推不動螞蟻分毫。這是質與量之間的差距。好比一百五十立方的棉花,與一立方的鋼鐵,雖然棉花的體積遠遠大於鋼鐵,但質量卻遠遠小於鋼鐵。

沒辦法,葉小凡幾乎使出拉屎的勁兒,終於推動了席蔓紗的意志,可是,速度卻宛如螞蟻推食物一般慢吞吞地向著意識海外面推出去。

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期間,葉小凡一共歇息了十三次,終於將席蔓紗的意志逼出了身體之外。

「哎,累死我了,簡直比得上長跑一萬米!!」

葉小凡豁然睜開眼睛,累的氣喘吁吁,額頭髮汗,當睜開眼睛的一瞬間便看見一陣刺眼的光芒。此時此刻,已經接近正午,太陽高高懸挂,一陣強烈的陽光由窗戶射進大廳之中。就在他的眼前懸浮著一大團透明的物質材料,宛如玻璃,又略微幽黑色,人體大小。這正是葉小凡的意志。他終於將席蔓紗的意志逼出體外,從此,能夠看見意志的存在,脫離凡塵,脫離普通人的人群,能夠運用自己的意志,指揮自己的意志,登臨入仙之境。

而在這團意志中心有著一團金色的光芒,這團金色的光芒,正是葉小凡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逼出自己體外的席蔓紗的意志。

當席蔓紗的意志脫離葉小凡的一剎那。

咻!

那團金色的光芒宛如一道箭矢轉瞬之間化為一股淡淡地光芒,隨後,彷彿驕陽一般膨脹發光,最後宛如冰雪融化,又宛如液體與液體之間交融,融入葉小凡的意志當中。毫無阻擋。這時,一個高貴清雅而熟悉的意志,傳遞到他的意志當中。

「很好,很好,你已經成功進入修鍊界,登臨修鍊界第一個境界,入仙之境。只要繼續努力,很快就能夠登臨第二個境界,壯大!!而壯大之境,顧名思義就是不斷壯大自己的意志,在壯大之境一共有十二階,只要你努力,相信,在有生之年,一定能夠進入壯大之境的六七階。到那時,你活上一百多歲完全沒有問題。如果,你有運氣的話,你甚至可以達到壯大境界的巔峰,甚至,超越壯大之境的巔峰,進入另一個檔次領域。」

「這股意志是我給你留下來的意志,它會完全失去意識,成為無主之物,融入你的意志當中,幫你穩住境界,打下基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