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要是當初沒來西廣,或許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老大也沒有明說他想要做什麼,那我能做的就只能是等了,佛爺他們到底在做什麼?老大杳無音信這麼久了,東華市的那些貨色還真是沉得住氣啊。」柳泉生心中暗道,也是不免有些擔心起來。

他更希望佛爺能殺過來,直接帶著人幹掉這個會所將王陽給弄回去。

毒品這種東西,天長日久對於身體的傷害可不是鬧著玩的,王陽每天都吸食大量的那些的東西,暫時看起來那是沒有什麼問題,可天長日久下去,這人也就算是徹底的廢了。

然而,柳泉生也只能自己在這邊胡思亂想罷了。

自從王陽回來以後,他和王陽就是沒有機會見面,即便是有機會,這會所裡面都是阮少青的人,柳泉生根本就不敢輕舉妄動。

與此同時,王陽也是有些犯愁。

他這一番折騰下來,所有人的人都相信他是墮落了,甚至連柳泉生都信以為真了。

可王陽自己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

前前後後王陽離開了東華市已經快有半個月的時間了,東華市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他是一個字都不知道。

為了掩飾身份,他當初來的時候手機都是那個黃保康的,根本就沒有辦法和佛爺他們聯繫。

王陽擺弄著桌子的毒品,一個人坐在大廳裡面思考著,不過看起來就像是痴迷那些毒品一樣。

他必須要想一個辦法,和東華市的人取得聯繫。

東華市那邊可不僅僅是有遮天會,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真小人蘇青。

要是東華市亂了套,遮天會和蘇青聯手,那麼何子山是肯定吃虧的,即使有魯炳科和黃芸芸從中壓制,也難以保證這三足鼎立的局面。

要知道,如今東華市那三足鼎立的局面,可是王陽很辛苦才換回來的。

當天晚上,王陽便決定聯絡東華市。

但是王陽卻也是知道,他自己不能夠在這個地方做什麼,要不然一定會被發現的。

上面給阮少青弄來了八個人,這八個人王陽雖然沒有看到,但是也可以想象,肯定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會所這邊眼看著就要崩盤了,而上面派下來支援的人就只有八個人?

要麼就是遮天會上面有人腦袋進水了,要麼就是這八個人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王陽更傾向於後者。

王陽直接去找了阮少青,他必須要暫時離開這個會所,才能找到機會,要不然的話所有的信息都會被攔截下來。

「什麼?你要出去?」阮少青十分驚訝的看著王陽,似乎覺得不可思議。

「恩,我想出去透透氣,這有什麼問題嗎?」王陽很是平靜的看著阮少青。

阮少青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答應了,並且他還讓柳泉生和王陽一起出去:「老柳也是憋了一段時間了,你出去逍遙快活,總也不能忘了你老大吧?」

王陽點了點頭,直接去找柳泉生。

柳泉生看到王陽的時候,那眼珠子差點都沒掉在地上。

「黃保康,你怎麼過來了?」柳泉生咽了咽口水,十分震驚的說道。

「出去走走,透透氣。」王陽笑眯眯的回答道。

柳泉生心中頓時一陣興奮,隱約也是感覺到了什麼,當下甩開身邊的幾個妞,就跟著王陽離開了會所。

就在王陽他們離開之後,會所的八個人卻是直接跟了出去。

阮少青站在辦公室之中,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的風景,冷笑道:「柳泉生黃保康,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們倆能玩出什麼花樣來。八門一起出動,要是你們敢做什麼手腳,老子一定會扒了你們的皮。」

實際上,阮少青之所以會同意王陽出去,還刻意的叫他帶上柳泉生,那也是想要看一看會不會有什麼蛛絲馬跡。

霓虹璀璨燈火輝煌。

王陽帶著柳泉生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行走著,連柳泉生都不知道王陽這是想要做什麼。

「黃保康,你怎麼突然想要出來了,對了前兩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柳泉生環顧四周,見周圍也沒有什麼人跟著,便是忍不住急忙問道。

王陽心中一驚,暗道一聲:「幸好這老小子沒有喊老大,不然真是要完蛋了。」

王陽很是隨意的敷衍了幾句,但是卻深深的看了一眼柳泉生。

柳泉生看到王陽的眼神以後,嘴角的笑容凝結了一下,他明白王陽這是什麼意思了,兩個來西廣這麼久,那應有的默契還是有的。

王陽是在告訴他,說話要小心,有人盯著他們呢!

柳泉生深吸一口氣,釋然道:「哎,行了,你要是不願意告訴我那就不用說了。現在啊你小子是翅膀硬了,少哥對你都是格外的器重,我這個老大啊不過就是名義上的咯。」

說話間,柳泉生還是做出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好像王陽拋棄了他一樣。

王陽差點沒氣笑了,這老小子的演技那是越來越厲害了,要不是他知道其中的原委,他都快要相信柳泉生了。

眼下,柳泉生完全就是一個怨聲載道的模樣。

「老大,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說過,不管到什麼時候那我都只認你這一個老大。」王陽突然停下了腳步,一臉嚴肅的說道。

柳泉生苦笑了幾聲,也就沒有多說些什麼。

兩人繼續漫無目的的走著,這個時候正好前面就是一個小巷子。

一進入巷子,王陽低聲說道:「看到前面那些小混混了沒有?想辦法找找他們的麻煩。」

柳泉生身體一震,卻是沒有說什麼,而是不著痕迹的點了一下頭。

這一刻,柳泉生差點沒直接跳起來了。

兩人進入小巷子這一刻,任何的跟蹤高手都是沒有辦法跟蹤的,不然就算是傻子也會察覺到。

王陽正是趁著這個機會,跟柳泉生通了氣。

柳泉生也不管那麼多了,他這才敢確定,王陽之前那都是演戲。

「瑪麗隔壁的,還好意思說我是影帝,你還不是騙了所有人?」柳泉生心中頓時暗道。

小巷子的出口處,一夥小混混正在那裡抽煙,其中還有一個小太妹。

柳泉生搖搖晃晃的走過去,邁著四方步,很是裝逼的模樣。

不過,柳泉生走路的時候眼睛一直都盯著那個小太妹,一副色眯眯的模樣。

其中一個小混混頓時就怒了,瞪了一眼柳泉生怒道:「老雜毛,你踏馬的看什麼看?再看眼睛給你摳出來!」

柳泉生聞言一愣,頓時罵道:「卧槽,你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你是不是活膩味了,我看怎麼了?」

「看你瑪麗隔壁,老東西。」這小混混也是緊接著怒罵道。

一來二去,柳泉生很是惱怒,乾脆直接走過去了,那就是一副要和這些小混混死磕到底的節奏了。

王陽跟在柳泉生的身後,全身都很放鬆。

那八個人躲在暗處,觀察著這邊的情況,也是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

畢竟不是柳泉生挑釁的這些小混混,而是這些小混混主動送上門來的,一切都十分的自然。

「呦呵,這小妹妹很水靈啊,怎麼樣,陪大爺一晚上,大爺保證讓你爽的飛起來。」柳泉生色眯眯的湊過去,抬手就摸了一下這小太妹的下巴。

「卧槽!」

「你踏馬的哪裡冒出來的。」

「你是活膩味了吧,老子的女人你也給敢碰?」

幾個小混混那是瞬間就炸了,頓時就將柳泉生和王陽兩個人給圍住了。

王陽見狀,頓時開口勸說道:「老大,別惹麻煩,會所裡面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柳泉生不依不饒,冷笑道:「會所裡面那些爛貨,都踏馬的快叫人給玩爛了。你這就不懂了吧,你看這小妞,那一看就是原裝的。」

「我呸,老雜毛,你嘴巴放乾淨一點。」這小太妹也是氣的直跳腳,頓時怒罵道。

柳泉生更加來勁了,很是好色的笑道:「呦呵,這脾氣還挺剛烈的,正好,大爺我就喜歡你這種小馬駒,這要是扔在床上,絕對比會所裡面那些賤貨舒服多了。」

「哥幾個,弄死他們!」

一夥小混混瞬間就氣炸了,圍起來直接對兩人動手。

王陽無奈的搖搖頭,三下五除二就將這些小混混給撂倒了。

柳泉生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無比嘲諷的看著地上的一堆人,冷笑道:「就你們這點三腳貓的功夫,還想動老子?老子出來玩的時候,你們還不知道在哪裡呢。得了,看在你們年紀還小的份上,要是給我道個歉,我就放過你們了。」

這些小混混都被王陽給打懵了,一個個急忙開口求饒,那小太妹站在一旁,更是動也不敢動一下了。

「老大,咱們走吧,別跟這些小兔崽子浪費時間。」王陽隨口說道,他故意將聲音放大了一些,好讓跟著他的那些人能稍微聽清楚一些。

柳泉生見狀,頓時就不樂意了,嘲諷道:「保康,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我了?」

王陽頓時低下了頭,也是不吭聲了。

柳泉生哼了一聲,圍著地上的那些小混混走了一圈,不由得怒罵道:「瑪麗隔壁的,各個還都是穿的名牌啊,看來你們這生活條件不錯啊。卧槽,這可是金錶,不錯不錯很不錯。」

說話間,柳泉生就是蹲下身子,直接將一個小混混手腕上的金錶給擼下來了。

這小混混一臉委屈,卻是也不敢吭聲了。

柳泉生直接將這些小混混身上的財物,都給搜刮來了,儼然就是一個貪財好色的老流氓。

當然,這也是阮少青他們對於柳泉生這個人的印象。

黑暗中,跟蹤兩人的那些人一個個臉上都是掛不住了,好歹柳泉生也算是會所的人,調戲人家小太妹也就算了,竟然還搜刮這幫小混混的財物,傳出去的話簡直就是丟臉,還是丟臉丟到了家門口了。

「小兔崽子,大爺我今天心情好,就放過這小妞了。以後走路看著點,要是再讓我看到你們,那可就沒有這麼便宜了。」柳泉生很是裝逼的丟下一句話,緊接著便拿著那些財物揚長而去。

王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十分無奈的跟了上去。

兩人離開小巷子以後,暗中的八個人才現身而出,六個人繼續跟著王陽和柳泉生,而其餘的兩個人則是留下來,向那些小混混問了一些問題。

結果他們確定,這些小混混之前完全不認識王陽和柳泉生,而一切的起因,也是因為柳泉生多看了那小太妹幾眼,這些小混混先找的茬。

「休,看來不是他們故意做的局。」一個男人開口說道。

另外一個點點頭,望著巷子口的方向冷冷道:「我們去和傷他們匯合。」

兩人離開以後,這幾個小混混從地上爬起來,那是一臉的憤然。

王陽和柳泉生這邊則是繼續的在街上行走,柳泉生還時不時的擺弄著他搜刮來的東西,那金錶也是直接戴在了手上。

「沒想到啊,這出來溜達一趟還有這樣的意外收穫。」柳泉生很是開心的說道。

王陽聞言提醒道:「如果沒有必要的話,還是不要招惹那些小混混了,要是傳到了會所的耳朵裡面,還不夠丟人的呢。」

「丟人?這有什麼好丟人的?老子不過就是看了那小妞幾眼,瑪麗隔壁的,連發育都沒有發育好的小丫頭,白送給我我都不要。要不是那幾個小兔崽子罵我,老子才懶得搭理他們呢。」柳泉生很是隨意的說道。

王陽就沒有吭聲了,儼然一副乖乖小弟的架勢。

兩人正走著路,突然一輛警車沖了過來。

王陽眼尖,一眼就看到那警車副駕駛坐著一個年輕的男孩子,正是之前其中一個小混混。

「卧槽,他們報警了,快跑!」王陽急忙吼了一嗓子,拉著柳泉生就跑。

柳泉生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完全是被王陽拖著走的。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輛警車直接從別的方向衝出來,將兩人的去路給堵上了。

「就是他們,他們打了我們,還搶了我的東西,那老雜毛帶著的金錶就是我的!」

小混混從警車裡面走出來,指著兩人怒道。 「卧槽,這小兔崽子還報警了!」柳泉生頓時怒罵道。

兩個人急忙朝著另外的方向逃竄,前方和後面那可都是有警方的人,正好兩人左側不遠處有一條小巷子。

王陽拉著柳泉生,兩個人沒命的往那個小巷子跑去。

柳泉生跑了沒幾步,整個人就是喘不過氣來了。

這老小子本來身體就和王陽沒法比,一番折騰下來哪裡還有力氣逃跑了?

軍婚也纏綿 「不行了,你先跑,我今天算是栽了。」柳泉生氣喘吁吁的說道。

誰知,王陽緊接著也停下了腳步,很是無奈的嘟囔道:「誰都跑不了了。」

柳泉生聞言一愣,抬頭就看到那巷子口有三名警察,他們兩個人更是直接被堵在了這巷子裡面。

「你看準了機會,趕緊跑。」王陽低聲說道。

眼見著那些警察衝過來了,王陽突然出手,直接撂倒了兩名警察,柳泉生趁機想要衝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更多的警察圍上來,直接將兩人給按在了牆上。

五輛警車包圍著整個小巷子,王陽眼看著這種情況,他雖然有把握衝出去,但是王陽不會這麼做的。

要是他再繼續動手的話,那性質可就完全變了,恐怕是會直接爆發大戰的。

另外一個方面王陽也是想要試探一下虛實,看看阮少青在西廣警察局這邊的勢力如何。

之前那些事情王陽就已經開始懷疑了,西廣這邊警察隊伍究竟爛成了什麼樣子,正好趁著這個機會他還能查看究竟。

最終,王陽也沒有繼續反抗,兩個人都是被塞進了警車裡面。

「哈哈哈,老雜毛叫你搶我們的東西,活該,我呸!」那小混混看到這一幕,頓時很是解氣的啐了一口。

柳泉生也沒搭理他,若無其事的上了警車。

兩人直接被帶到了警察局。

等到警察們離開以後,暗處閃過幾道人影。

阮少青那邊的八個人可是一路跟蹤兩人過來的,結果就是親眼見證了這一幕。

事情的經過他們都是十分清楚的,這件事情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麼破綻,充其量那就是柳泉生多看了人家小太妹幾眼,結果搞出來了後面這麼一堆的事情。

八個人面面相覷,休愣了一下這才開口問道:「死,現在怎麼辦?」

死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乍一看細皮嫩肉的而且十分的消瘦,根本就不像是一個練家子,但是他卻是這所有人的首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