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也有這種感覺!」帝九天輕輕嘆息一聲道:「帝滅,你說我們能逃過這劫嗎?」

「我也不知道!」帝滅天尊搖了搖頭道:「希望葉少還有逆天的底牌可以力挽狂瀾,不然將苦了我們。」

就在帝滅天尊,帝九天焦躁不安時,一股讓他們感到窒息的力量出現在九天皇宮之上,在這股氣息籠罩下,整個九天皇宮瞬間安靜了下來,一名名嚇得匍匐在地的皇族高手,驚恐的望向了虛空。

「帝九天,帝滅,還不出來見本帝!」

一道如萬雷齊鳴般的聲音在九天皇宮上空炸響,可怕的聲音震得九天皇宮顫抖了起來。

「天帝,青天族派天帝下界了!」

聽到嘯風天帝的聲音,帝九天,帝滅整顆心跌入到了低谷,他們沒想到青天族如此的重視天外天,不但派了墨羽天尊下界,還不惜一切代價送下來天帝大能。

「九天,帝滅拜見天帝大人!」

帝九天,帝滅天尊知道這一劫躲不過去了,只能硬著頭皮離開了洞府,來到了外界,在九天皇族眾人驚恐的目光注視下,跪伏在半空中,恭敬地行禮。

「帝九天,帝滅,你們兩個好大的狗膽,竟敢背叛我青天族,你們可知罪!」嘯風天帝大聲訓斥道。

「天帝大人息怒,我們並不想背叛,我們只是被人控制了,沒辦法!」

為了活命,帝滅天尊只能道出事情,祈求嘯風天帝可以饒他們一命。

「廢物!」嘯風天帝冷冷的命令道:「現在本帝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告訴我那人族小子的下落。」

「我,我們不知道他現在身處何地!」帝滅天尊惶恐的說道:「不過我可以試著聯繫他。」

「現在就聯繫!」嘯風天帝命令道。

「是是!」

帝滅天尊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拿出傳訊珠,給葉晨風聯繫。

在帝滅天尊聯繫葉晨風時,嘯風天帝閉上了眼睛,釋放強大的靈魂力注入到了傳訊珠中,想要通過傳訊珠,感應葉晨風的位置。

天帝下界,但深入死墟的葉晨風卻不知情,危險正向他慢慢靠近。 「嗯,傳訊珠亮了!」

按照斷腸給予的地形圖,快速深入死墟的葉晨風,突然發現最秘密的一顆傳訊珠亮了起來,猶豫了一下,釋放靈魂滲透了進去。

「葉少,你在哪裡,我找你有事!」

順利聯繫上葉晨風,這讓帝滅天尊暗自鬆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低聲問道。

「嗯……」

葉晨風眉頭微微一皺,察覺到一絲端疑,緊接著,他感覺到自己手中傳訊珠中出現了一道奇異的靈魂波動,臉色微變,毫不猶豫捏碎了傳訊珠。

「帝九天和帝滅被控制了!」

看著手中破碎的傳訊珠,葉晨風臉色陰沉了下來,他完全肯定,青天族又派大能下界了,自己的行蹤暴露了。

「必須要儘快找到神魔鎮壓的地方,收服神魔,不然就麻煩了!」

雖然葉晨風不清楚,青天族派下界的大能實力,但能通過傳訊珠傳訊,鎖定自己的大能,實力絕對很恐怖。

恐怕遠遠超過墨羽天尊,就算自己動用天帝投影都不一定是對手。

「鎮壓神魔的地方到底在哪呢?」

葉晨風摒除了腦海中的雜念,拿出死墟地圖研究起來。

雖然地圖沒有詳細的標註,但葉晨風還是鎖定了三個方位,而通過他對死墟中鎮壓力量的變化,他決定先去地圖西北方,畫著群山的地方看看。

決定之後,葉晨風立即召喚出劍翅,以超越數倍光速的速度飛了過去。

「天,天帝大人,傳訊斷了!」

聽到傳訊珠中響起的破碎聲,帝滅天尊喉嚨滾動了一下,惶恐的說道,生怕嘯風天帝一生氣,滅殺了他。

「我知道他在哪裡了,我們走!」

雖然嘯風天帝很想滅了帝九天和帝滅天尊,但想到他們還有利用價值,決定先生擒葉晨風,得到北冥之主的傳承,再嚴懲帝九天二人。

「空間中的壓力越來越大,我想我應該找對地方了!」

葉晨風扇動劍翅,向死墟西北方飛去時,他感覺空間中充斥的空間壓力越來越大,以他二星道尊巔峰實力,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境界實力受到了壓制。

「嗯,那是什麼?」

葉晨風撕破越來越強的空間壓力,慢慢接近死墟地圖上標註的群山時,深邃的雙眸發現被黑霧遮掩的虛空中隱約出現了三塊巨大的遮天影子。

而在遮天巨影之下,垂落著天幕般的空間禁制,禁制內出現了一塊真空區域,以他鋒利的雙眸,都無法看穿這真空區域中的虛實。

「看來我運氣不錯,找對了地方!」

看著眼前恐怖的景象,葉晨風基本確定,眼前之地應該就是鎮壓神魔的地方,承受著排山倒海涌下的空間壓力,他快速的靠近了過去。

「三塊鎮天碑!」

靠近劇烈翻滾,彷彿吞噬著天地的黑霧,葉晨風看到三塊巨大的遮天影子乃是三塊數百丈高的鎮天碑,而死墟中瀰漫的空間鎮壓,疑似就是這三塊鎮天碑釋放出來的。

受到三塊鎮天碑釋放的威壓影響,葉晨風的實力再次被壓低,體內金色道力的流動速度也受到了極大地影響。

他深吸一口氣,整個身子與劍翅融合在一起,交織出萬丈劍影,想要依靠絕對的速度,撕破空間禁制,進入到真空區域,救出被鎮壓的神魔。

「轟!」

葉晨風如一柄無敵神劍,撞擊在了從天空垂落的空間禁制上,可怕的劍威硬生生將空間禁制撕裂了道道裂痕。

就在葉晨風想要依靠絕對的力量,撕破空間禁制時,三座巍峨高大的鎮天碑中湧出了讓人生畏的鎮壓之力,震碎著虛空,重重疊疊般轟擊在了葉晨風身體上,粉碎著他的身體防禦,直接將他從半空中轟落到了地面。

如果不是劍翅達到極品聖寶等級,這一擊恐怕直接摧毀葉晨風的肉體。

「好可怕的鎮壓力量!」

嘴角溢血的葉晨風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中懸浮的三座鎮天碑,沒有再盲目的攻擊,承受著鎮壓之力,艱難的站起身來,稍稍遠離了被鎮天碑禁制的真空區域,借生之靈珠快速的恢復肉體傷勢。

大約一個多時辰后,葉晨風基本恢復了傷勢,緩緩地站起身來,將魔魃召喚了出來,準備借魔魃的力量,強行撕破空間禁制,進入到裡面。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魔魃,一會我靠近那真空區域時,你用青鸞聖弓攻擊!」葉晨風將身懷的第一至寶青鸞聖弓交給了魔魃,叮囑道。

接著,他召喚出了下品真靈聖器蝕日聖劍,燃燒了鴻蒙之血,再一次嘗試強行撕破空間禁制,進入真空區域中。

「天火三重變!」

準備就緒,葉晨風融合了聖血珠、鎮天珠,體內燃燒起三重聖火,進一步提升實力,爆發出十八億斤的力量,勢如破竹般飛向了固若金湯,充斥著可怕威壓的空間禁制。

「蒼茫三尺劍!」

葉晨風撕破重重鎮壓逼近空間禁制時,三大靈級道圖浮現出他的身體,與金色道力融合在一起,瘋狂的湧進蝕日聖劍中。

手持蝕日聖劍,葉晨風將肉體力量提升至極致,當蝕日聖劍與白銀劍魂融合在一起時,三尺神劍飛射而出,演化著蒼茫大道之力,狠狠地劈斬在了空間禁制上。

這時,六星魔尊境界的魔魃,用力的拉開了青鸞聖弓,引動滾滾天地之力彙集在青鸞聖弓中,凝聚成一根青鸞聖箭,射向了遭到蒼茫三尺劍攻擊的空間禁制。

「轟隆隆!」

同時遭到蒼茫三尺劍和青鸞聖箭攻擊,天幕般的禁制立即崩裂開道道裂痕,這時,藏於重重黑霧中的三座鎮天碑同時鎮落下來,想要將葉晨風鎮壓死。

但葉晨風發動的雙重攻擊威力太大,光幕般的禁制被硬生生轟破了一個大洞,讓他順利的進入到了真空區域中。

進入真空區域,葉晨風瞳孔微縮,他看到一百零八根兒臂粗,用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黑色鎖鏈破進了一名身高達到十餘丈,全身膨脹著爆炸性肌肉,一條條青筋如扎龍一般,覆蓋著厚厚蛇鱗,胸口處有一個巨大血洞的巨人身體中。

「神魔燭龍!」

看著眼前的巨人,噬神腦中突然出現了他的信息。

他正是神魔一族的無敵強者,橫行天域無人可敵,擁有呼風喚雨之能的神魔燭龍。 「神魔燭龍,他怎麼會出現在斗魂大陸,又是被誰鎮壓了!」

據噬神腦傳達的信息,燭龍是神魔一族絕對的王者,境界達到了道神之境,比北冥之主還要恐怖,葉晨風無法想象,這麼一個恐怖的存在,竟然被人鎮壓在了斗魂大陸。

「難道這還是太一乾的?」

想到斗魂大陸有實力鎮壓燭龍的,一個是他父親葉無極,另一個就是太一,葉晨風猜測這神魔燭龍十有八九是太一鎮壓的。

「這太一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能將神魔燭龍鎮壓的大人物,葉晨風無法想象,他的實力強橫的何等程度。

就在葉晨風融合關於神魔燭龍的大量信息時,一百零八根黑色鎖鏈突然波動了起來,傳出了讓人耳膜炸裂的聲音。

下一刻,神魔燭龍突然睜開了雙眼,望向了葉晨風。

雖然只是遠遠地看了葉晨風一眼,但他可怕的眸光卻讓葉晨風有一種被血光洞穿的感覺,呼吸瞬間變得困難。

「人類,你是怎麼進入到這裡的!」

遠遠地看著葉晨風,神魔燭龍突然發出了渾厚的聲音,震得葉晨風靈魂劇顫,難受不已。

「我是來救你的!」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控制噬神腦鎮壓住顫抖的靈魂,大聲回應道。

「哈哈哈,救我?」神魔燭龍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可笑的笑話,大聲說道:「且不論你的動機是什麼,但你太弱了,一根鎖魔鏈都劈不開,怎麼救我。」

「如果我有這個呢?」

葉晨風心意一動,將神魔的心臟從乾坤境中拿了出來。

你好哇!江先生 「心臟,我的心臟!」

神魔燭龍太可怕了,為了防止他脫困,給斗魂大陸造成毀滅性的災難,他的力量之源心臟被人挖走了,使得他一直困在了這裡無數歲月。

「不錯,這真是你的心臟,如果我將心臟還給你,你有幾成把握脫困離開這裡!」葉晨風點了點頭道。

「人類,說出你真實的目的吧!我知道你不會白白救我的。」神魔燭龍死死地盯著自己的心臟,聲音如悶鼓般響亮。

「我現在遇到了大麻煩,需要你的幫助。」葉晨風說道。

「就這麼簡單?」神魔燭龍感覺葉晨風沒有說實話。

「嗯,就這麼簡單!」葉晨風點了點頭道。

「好,只要追殺你的不是道神,我幫你解決麻煩!」神魔燭龍口氣狂妄的說道:「現在,你將心臟給我,記住千萬不要觸碰這些鎖魔鏈,否則以你的實力,恐怕會被鎖魔鏈殺死。」

「好!」

捕捉到神魔燭龍眼睛中透出了一抹森然,葉晨風猜到自己助他脫困,他不但不會幫自己,還會在第一時間殺了自己,不過燭龍心臟有葉無極留下的暗手,葉晨風並不擔心,承受著可怕的威壓,在一條條鎖魔鏈中飛行,靠近了山嶽般的燭龍。

「好了,把心臟扔給我!」燭龍目光炙熱的看著當年被人強行挖走的心臟,悶吼的命令道。

「好!」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將燭龍心臟扔給了他。

「嗷嗷嗷!」

緩慢跳動的心臟觸碰到燭龍身體時,一道道驚天動地的吼叫聲在他身體中響起。

這股聲音之強,直接震裂了葉晨風堪比上品聖器的肉身,直接將他轟飛了出去。

如果不是葉晨風及時躲進了乾坤境中,這一吼足以要了葉晨風的小命。

「強,太強了!」

葉晨風重重的摔在了乾坤境中,整個身體布滿了血痕,回想到剛剛的一幕,他心有餘悸。

他實在無法想象,燭龍融合心臟,脫困之後,實力會暴漲到何等程度,恐怕一個眼神都能擊殺自己。

而他如果能收服燭龍,那他在天域可以橫在走了,就算到了虛神界,他也有自保之力。

「嗷嗷嗷!」

21克的味道 恐怖的聲嘯肆虐天地,由於燭龍被一百零八根鎖魔鏈鎖住了身體,融合心臟時,依然受到了不小的阻力,為了脫離,神魔燭龍瘋狂的扯拽鎖魔鏈,帶動著整個空間布滿了裂痕。

這時,鎮壓死墟的三塊鎮天碑破出了劇烈翻滾的黑雲,帶著毀滅的鎮壓之力,狠狠地轟擊向了神魔燭龍,不給他脫困的機會。

「可惡,你鎮壓了本神這麼多年,難道還不夠嗎?」

遭到三塊鎮天碑攻擊,神魔燭龍山嶽般的身軀立即出現了道道裂痕,可怕的鎮壓之力如決堤的潮水,湧進了他的身體中,對他進行深層次的鎮壓。

不過依仗宇宙間最強大的肉體,神魔承受住了三塊鎮天碑的攻擊,硬生生掙斷了縛束他雙臂的鎖魔鏈,將自己的心臟直接按壓進了身體中。

「是誰,是誰將他的心臟找來了!」

神魔燭龍融合心臟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在三塊鎮天碑中響起,三塊鎮天碑凝結成最強威力的鎮壓結印,全力鎮壓燭龍。

「這聲音,太一,這聲音是太一的!」

葉晨風在生命禁區見過太一虛影,熟悉他的聲音,聽到鎮天碑中響起太一的聲音,他完全確定,鎮壓神魔燭龍的正是太一。

「如果神魔燭龍融合心臟,無法掙脫太一前輩對他的鎮壓,那就麻煩了!」

葉晨風雖然實力不錯,足以橫掃中央世界,但在神魔燭龍和太一面前,他就如嬰兒,根本幫不上任何的忙,神魔燭龍如果無法脫困,那就真的麻煩了。

「轟隆隆!」

三塊鎮天碑形成的鎮壓結印越來越強,一條條抖動的鎖魔鏈也如活過來一般,攻擊著神魔燭龍的身體,折磨著他的意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