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要不是葉雷的指點,他不可能獲得令牌,這真的是運氣逆天。」有人看著章磊,帶著羨慕的說道。

……

葉雷獲得令牌之後,他和王戰一起離開擂台。

「賢弟,眼看著天色漸晚,我帶你去個地方,給你接風洗塵,那裡可是號稱是真劍郡的人間仙境。」

王戰的雙眼冒著精光,他對著葉雷說道。

葉雷略微皺起眉頭,他還真的不知道王戰要帶他去什麼地方。

他也沒有詢問,就這樣跟著王戰不斷的走。

大約小半個時辰,一陣陣的喧鬧的聲音傳來,遠處的那裡,燈火通明,如同人間仙境。

那是一座巨大的亭台樓閣,可謂是無比的美麗無比,最重要的是,那亭台樓閣很大,卻矗立在一片湖泊中央。

那湖泊之上,燈火通明,光亮照人,無數的荷花盛開,五顏六色的荷花,更是美麗無比。

「賢弟,你可不要小看這座酒樓,它在整個東盛王朝,都是大名鼎鼎。」王戰對著葉雷說道。

葉雷有些詫異,心道:「看來這個世界,還真的是,在任何地方,都有喝花酒的地方。」

他之前在扶風郡的時候,就去過夜城,那裡更是專門喝花酒的地方,可謂是熱鬧無比。

這座萬花樓,似乎更是不同尋常。

「賢弟,你看見沒有,能夠進入這座萬花樓的人,可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沒有身份根本不能進入其中。」

王戰對著葉雷說道。

葉雷也看見,通往那座萬花樓的,似乎只有一條道路,而那道路入口的地方,卻站著幾個人,在收取靈石。

「大哥,這座萬花樓如此行為,難道不害怕人報復嗎?」葉雷看著萬花樓,詢問道。

王戰卻哈哈一笑,道:「賢弟有所不知,這萬花樓可是當今東盛王朝……」

說到這裡,王戰悄悄的說道:「據說,乃是東盛王朝大王妃的產業,你覺得誰敢撒野?」

葉雷聞言,頓時大吃一驚,沒想到東盛王朝的大王妃,竟然有這樣的產業,還真是顛覆了他的三觀。

「賢弟,東盛王朝的事情很複雜的,你以後去了東盛王朝的王都,切記不要參與王朝權位的更迭。」

「那可是,錯綜複雜的關係,大王妃有兩個兒子,都是天縱奇才,明爭暗鬥不斷啊。」

王戰說出來這些的時候,葉雷都有些詫異,他不由得對王戰的身份很好奇,此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呢?

竟然知道如此多的王朝秘事。

(小龍懇請大家,看書記得收藏,更新絕對不會慢,打賞和投票走起來,明天開始,每天保底五更,若是推薦票殺入一百名,我直接爆更……順便打賞一萬書幣,加一更,感謝這兩天打賞的兄弟們,小龍在這裡祝福你們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第274章狗眼看人低

隨著,葉雷和王戰,順利的進入萬花樓。

也不知道王戰,給那些守衛看什麼。

不過,葉雷卻發現,那些守衛的眼神深處,浮現出一些驚懼,很明顯王戰的身份不簡單。

兩人來到萬花樓的外面,頓時就有很多妖艷無比的女子,站在那裡,一個個的花枝招展。

「哎呀,兩位小帥哥,你們這是要來喝酒呢,還是來吃飯呢?還是要我們傳授你們一些絕招呢?」

幾個女子,頓時香味撲面而來,那香味甚至有些刺鼻。

「我們喝些酒,吃點飯即可。」

王戰看著葉雷,笑了一笑。

頓時,有人將他們帶到萬花樓的二樓之中。

嘩嘩嘩……

葉雷這才發現,這萬花樓裡面,真的是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很多人都坐在那裡,身邊陪伴著幾個女子。

有說有笑,顯得是無比的歡快。

葉雷和王戰來到二樓,挑選了一個比較靠近窗戶的位置。

「賢弟,今日我給你接風洗塵,我請客,你儘管點菜。」王戰將手裡面的菜單,遞給葉雷。

葉雷看了一眼,臉上都是驚訝的神色,這裡面的這些酒菜,真的可謂是天價啊。

他看著有些菜,竟然需要數萬的靈石,其中最便宜的菜肴,都需要擊敗的靈石。

「那好,既然大哥請客,我就不客氣了。」葉雷當下,開始挑選了四個菜,就將菜單遞到王戰的跟前。

王戰看著葉雷挑選的四個菜,都是一些尋常的菜肴,根本沒有任何特色,而且都是幾百靈石的菜。

王戰看著菜肴,他臉上帶著笑意,道:「賢弟,你這是害怕大哥出不起價錢嗎?」

當下,王戰直接從懷裡面,摸出一張紫晶卡,他看向旁邊的那個女子,道:「你們萬花樓,有三道招牌菜,給我將三道招牌菜都上來,這是靈石,到時候不夠,可以來找我加。」

「順便,你們這裡,上好的美酒,千年風雨涼,給我來兩壺。」

那個女子,剛才看著葉雷點菜的時候,她雙眼裡面帶著鄙夷。

沒想到,此刻葉雷對面的王戰,隨手拿出來的就是十萬下品靈石的紫晶卡,她頓時大吃一驚。

「好的,客官,我這就去安排。」

那個女子臉上的神色都變了,這就是錢財帶來的效果。

王戰看著那個勢力的女子,他對著葉雷笑道:「賢弟,你放心吧,我最不缺少的就是靈石。」

「我們既然是好兄弟,你當然不能夠給我客氣。我可實話告訴你,這萬花樓的三大招牌菜,可謂是名滿天下,美味無比。」

「而且,那千年風雨涼,這種美酒,也是天下無雙,保證到時候,你喝上一口,就會飄飄欲仙。」

葉雷看著王戰如此好爽,他也知道王戰的性格,此刻也沒有出言說什麼。

他很清楚,他繼續說的話,就會顯得他很矯情。

……

嘩嘩嘩……

就在這個時候,酒樓的二層,頓時變得喧鬧起來,那裡有幾道青年的身影,都一個個的很不滿意。

為首的青年,他雙眼裡面帶著狂傲,他指著那個萬花樓的管事,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哼,我在你們萬花樓,那可是有特權的,現在你告訴我,靠近窗戶竟然沒有位置。」

「你們看看,我帶著我的這些朋友,他們都是來自東盛王朝各大家族,你們的意思,要我帶著他們走嗎?」

「哎呀,陳少爺,你有所不知,我們萬花樓最近客人太多了,二樓真的沒有靠近窗戶的位置。」

「你也知道,小人們也是在這裡打雜的,我們也沒權利安排這麼多。」那個中年男子,滿臉歉意的對著青年賠禮道歉。

在陳爽的身後,幾個青年也是哈哈哈一笑,道:「哎呀,陳兄,既然這萬花樓靠近窗戶沒位置,不能夠邊喝酒邊觀賞荷花,還真的是一大憾事。我看還是算了吧。」

「對啊,陳兄,算了吧。」

幾個人的話語響起來,陳爽卻覺得幾人是在嘲諷他。

他頓時看著那幾人,道:「幾位兄弟,你們這是在嘲諷我陳爽,無法安排好你們嗎?」

陳爽雙眼旋即掃過周圍的人,他發現坐在窗戶的位置的地方,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葉雷和王戰身上。

「不好,看來有麻煩了。」

葉雷內心暗暗道一聲,他覺得那個陳爽,恐怕是要過來找麻煩了,畢竟怎麼看上去,他們這兩個人,都比其他的桌子的人,要好欺負的多。

王戰卻坐在那裡,他眼看著走過來的陳爽,臉色變得冰冷起來。

他今日,就是要給葉雷接風洗塵,若是還有人敢來找他的麻煩,那對他王戰來說,還真的是一個挑釁。

「你們兩個,這靠近窗戶的位置,算是我陳爽的,如何?」陳爽雙眼看著葉雷和王戰,直接開口道:「你們坐到那邊的位置,你們吃什麼,都算到我陳爽的賬上,如何?」

陳爽的聲音響起來,王戰嘴角微微一揚,罵道:「不長眼睛的狗東西,有多遠滾多遠,不要壞了我們兄弟倆的興緻。」

嘶嘶嘶……

整個萬花樓的二樓,頓時很多人都滿臉的錯愕,他們認識陳爽,那可是這真劍城第一大家族陳家的少主。

這個陳爽更是天才,所以他才敢如此的囂張,哪怕是在萬花樓之中,這些人也要給他一點面子。

現在,竟然有人,如此的辱罵陳爽,而且是絲毫不給他面子,當面辱罵。

「好小子,你敢罵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陳爽雙眼圓睜,他帶著朋友來到萬花樓,若是今日不能夠找回這個場子,豈不是要淪為笑柄。

「我懶得管你是誰,我勸你,稱我沒發火之前,有多遠就滾多遠。否則,你或許會死的很慘。」

王戰的嘴角微微揚起,聲音很平靜,可是很多人都聽得出來,那是何等的霸道。

陳爽雙眼微微眯起來,他身上的靈力激蕩出來,竟然靈海境六重的巔峰修為,他看向王戰,道:「這可是你主動招惹我的,今日我就要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在這真劍城,還輪不到你來撒野。」 第275章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哎呀,劉管事的,大事不好了,陳家少主和人在二樓要發生衝突,你快點去阻止。」

萬花樓的四樓之上,一個房間裡面,那裡坐著一個中年男子,他的面容白皙,彷彿是個女人。

若不是,他的喉結很突出,還真的以為他是個女人。

「怎麼回事?」

那個劉管事頓時站起身來,他的臉上帶著慍怒,道:「你給我趕緊細細說來。」

旋即,那個報訊的人,趕緊給劉管事將事情的原委說出來。

劉管事滿臉的憤怒,道:「這個陳爽還真以為萬花樓是他開的嗎?竟然敢鬧事?」

「哦……你說和他鬧事的竟然是兩個少年……」劉管事這才看向那個報訊的人。

那個報訊的人也是眉頭擰起來,他有些詫異的道:「劉管事,說來也是奇怪,那二人雖然年少,卻看不出來對那個陳爽,有任何的懼意,反而是淡定自若。」

「走,我們去看看。」劉管事說完,朝著房間外面走出去。

……

「兩位客官,你們都是我們萬花樓的客人,可千萬不要在這裡打鬧,否則大家都不好看啊。」

一個中年女子,她來到陳爽他們身前,頓時勸說道。

啪!

哪知道,陳爽頓時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那個女子臉上,怒道:「滾遠點,一個下!賤的東西,也敢來威脅本少。」

「今日,這兩個人,要麼滾出去,要麼我讓他們滾出去!」

陳爽抓著手裡面的劍,身上靈力激蕩,就朝著王戰一劍斬出去。

然而,剛才出來的那個劉管事,他剛出現在三樓之時,看著坐在窗戶的那道身影。

他的臉色頓時大變,身上金色的光芒猛然爆發出來,僅僅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出現在王戰的身前。

嘭!

只見,劉管事直接一巴掌,將陳爽手裡面的劍,直接給拍飛出去,頓時長劍插在牆壁之上。

那個劉管事滿臉的驚懼,他陡然轉過身,看向王戰,就要行禮之時,卻被王戰站起來。

只見王戰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劉老哥,別來無恙,我很生氣,把事情處理好吧。」

劉管事頓時瞥見坐在對面的葉雷,他的雙眼深處都是詫異,卻也明白,看來王戰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

他直接轉過身,看向陳爽,身上金丹境的氣勢爆發出來:「陳爽,你真的以為,我們萬花樓,是你陳家的不成?」

「劉管事,你來的正好,這兩個人不識抬舉,我給他們靈石,讓他們換個位置,他們竟然辱罵與我。」

陳爽眼看著劉管事,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就對著劉管事說道。

「我看,不識抬舉的是你!」

劉管事卻一反常態,他雙眼死死的盯著陳爽:「我萬花樓讓你進來,可不是讓你來撒野的。」

「劉管事,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爽有些惱怒,他不明白,為什麼劉管事和往常不一樣,此刻竟然如此的凶神惡煞對自己。

「哼!」

王戰坐在那裡,他冷冷的哼了一聲。

啪!

劉管事內心裏面都是憤怒,心道:「這個陳爽真是白痴,我都這樣說了,還不明白,竟然還想要害我。」

「若是惹得這個人動怒,我命休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