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不說了!不說了,我累了,睡覺!」張妙秋轉了一個身,直接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身後,傳來吳綿念愉悅的小聲。

…………………………………………………………………………………………

轉眼,張妙秋出院已經好多天了,她的胃口已經恢復了不少,也沒有之前那麼的辛苦了。

這一天的天氣不是很熱,她和吳綿念約好了一起吃午飯的,不過,她比之前早到了約定的地方。

吳綿念臨時有事耽誤了,張妙秋想著曼妮的禮物還沒有買,就到附近的商場看看,之後,她就想到給曼妮買個包,所以,她直接去了一個專賣店。

這個時候,店裡的客人不是很多。

有兩個服務員在張妙秋進去之前站在櫃檯那邊聊天,等到張妙秋一進去,她們馬上就分開了,然後一本正經的站在了櫃檯前。

張妙秋也沒有想到要買什麼樣的,所以,就自己一個人先隨便看看。

其中一個服務員等到張妙秋進來之後,馬上就掃了一眼她身上的穿著和打扮,發現她身上的東西沒有一件是大牌的東西。

想著,她就給另外一個服務員使了一個顏『色』,背地裡,她們互相偷笑了一下。

張妙秋隱約覺得那兩個服務員的眼神怪怪的,剛開始,她還以為她們是害怕自己偷了她們店裡的包,但是後來想想,好像也不是。

那種眼神,似乎有些嘲諷的意思!

好像她根本就走到一個她根本就沒有資格走進來的地方,連看一眼她們店裡的東西都覺得很可笑。

「麻煩你,我想看一下這個包。」張妙秋就不信邪了,故意就想讓服務員拿一個包看一下。

現在都是什麼時代了,她們竟然還看她的穿著猜測她是不是有錢人,這也太勢力了吧。

那個服務員馬上笑了一下,然後當著張妙秋的面戴上了手套,然後走到她的面前,問道:「請問您需要哪一個?」

「就這個!」張妙秋也沒有什麼好臉『色』,直接指了指她面前的包。–23215+dsuaahhh+25600141–>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笑著,將包拿了下來,然後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張妙秋的手裡,故意把價格的牌子放到了張妙秋能夠看到的地方,「您覺得怎麼樣?」

張妙秋看了兩眼,撇了撇嘴,說道:「這樣看這個包好像不太好看,麻煩你放回去吧。」

服務員雖然點了點頭,將包放了回去,回頭的時候嘴角不屑的扯了扯,那意思好像就在說:被這個價格嚇到了吧?明明那麼貴的東西買不起,還要在這裡擺闊。

張妙秋其實看到那個服務員的冷笑了,她也就故意不走,然後又走到另外一邊,指了指另外一個白『色』的包說道:「我要看看這個,麻煩你幫我拿一下。」

「好的。」服務員笑著走過去,將包拿了下來,然後放到了櫃檯上,「您覺得怎麼樣?」

「打開看看,不知道裡面怎麼樣……」張妙秋『挺』著肚子,淡然的說道。

服務員點頭:「好的,馬上為你打開……」

打開之後,裡面塞著一些東西,服務員將東西一點點拿了出來,然後將整個構造給張妙秋看,另外站在旁邊的一個服務員一直盯著張妙秋看,好似她就是一個笑話一樣。

張妙秋抬手,將包提在手裡,照著鏡子看了一下,那樣子看起來很隨意,看不太出來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太太,你覺得怎麼樣?」服務員其實也只是隨便那麼一問,看張妙秋的樣子,她不像是要買的。

「恩,還行吧,請你幫我把這個還有那邊那個紅『色』的包起來。」張妙秋將包放到了櫃檯上,然後拿卡。

服務員明顯一愣,之後眉開眼笑的看著張妙秋再次確認:「太太,你是說要這兩個嗎?」

張妙秋點頭:「對啊,有問題嗎?」

「沒有,沒有,我馬上為你打包!」服務員笑著,趕緊將包拿起來。

另外一個一直站在的服務員聽到張妙秋要買,也趕緊走了過來:「我來幫你吧。」

看到那兩個人諂媚的樣子,張妙秋只是淡淡的扯了扯嘴角,然後將無限透支的卡放到了她們的面前,她也沒有特別說什麼,臉上的樣子也依然是淡淡的。

但是那兩個服務員的臉『色』明顯就不一樣了,還有一個刷卡的時候還偷偷的看了一眼張妙秋,瞧她那樣子,好像怎麼都想不到那麼平常的一個人,怎麼就那麼有錢!

等到包好了之後,張妙秋直接提著包要走。

服務員馬上就說道:「太太,你大個肚子不太方便,其實,我們公司還可以為客人將物品送回去的,您需要嗎?」

張妙秋搖頭:「不用,這兩個我還提得動。」

「好的,那您慢走!」服務員的笑容都開扯到耳後根去了。

之後,張妙秋直接將包放到了後備箱里,然後看時間差不多就回到之前的店裡,和吳綿念一起吃了一個飯。

到了第二天,剛好已經到了周末,而且,也是曼妮生日,所以,張妙秋直接將曼妮約了出來,而且就是在她買過包的這個商場。–23215+dsuaahhh+25603527–> 「妙秋,你買了那麼多包幹什麼?這個好像價格很不便宜呢。,最新章節訪問:.。」曼妮接過張妙秋手裡的袋子,有些不解的看著她。

「我昨天遇到極品了,等一會,我就回去收拾她們。」張妙秋說著,就一臉的興奮。

「什麼極品?」曼妮不太了解。

張妙秋就將昨天的事情和她說了一遍,之後,她看著曼妮說道:「等一會,我就要讓她們把腸子都悔青!」

曼妮看到張妙秋那樣子,忍不住後背哆嗦一下,不知道怎麼的,她竟然有點替那兩個人擔心。

不過也真是的,她們也真的有點狗眼看人低的意思,不教訓她們一次,真不行。

誰讓她們遇上了張妙秋了呢,也真是活該倒霉。

「曼妮,等一會,你直接就把包放到她們的櫃檯上,然後一句話都不要說,就看我的就行了!」張妙秋拉著她的手,笑的有些詭異。

曼妮點頭:「知道了,我就看你怎麼收拾她們。」

……

等走到了那個名品店之後,張妙秋一眼就看到了昨天那個服務員,很快的她也看到張妙秋了。

今天,她完全不同於昨天的態度,一看到張妙秋就馬上笑著走了過來,很客氣的說道:「這位太太,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張妙秋笑了笑,然後回頭看了曼妮一眼,曼妮直接將袋子放到了櫃檯上。

服務員有些不明所以,不過依然還是笑著,饒有耐心的看著張妙秋問道:「太太,包有什麼問題嗎?」

張妙秋看著她直接說道:「你們經理呢,我有點事情找他。」

「啊?」服務員馬上有些緊張起來,「太太,包有什麼問題的話,你先和我說一下,我馬上會想辦法解決的。」

「我想找你們經理!」張妙秋一點都不給她機會。

這個時候,另外一個服務員也看到了這裡的情況,走過去,和張妙秋面前的服務員對視了一眼,之後,她還是到裡面去叫經理。

沒過一會,經理就出來了,看到張妙秋之後,態度很專業的走到她的面前,禮貌的笑著問道:「這位太太,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情?」

「你就是經理?」張妙秋回頭看了他一眼,是一個中年男子,態度不錯。

蜜愛365天:南少,寵不停 男子點頭,說道:「是的,我是這個店裡的經理,請問您有什麼問題?」

張妙秋直接打開袋子里的包,說道:「這個是我昨天在你們店裡買的包,你看下,是不是。」

男子馬上過去查看了一眼袋子里的包,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包是我們店裡的,有什麼問題嗎?」

「包我不想要了,想退!」張妙秋直接看著昨天賣給她包的那個服務員果然就看到她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經理抬頭看著張妙秋,依然禮貌的笑著問道:「不知道太太你退貨的理由是什麼?當然,這是我基於我個人問這個問題,如果您不想要這些包,只要包沒有損壞,我們應當是無理由退貨的。」

張妙秋笑了笑說道:「包我拿回去之後,袋子都沒有打開,絕對不會有損壞。」–23215+dsuaahhh+25603530–> 之後,她又看了一眼那個服務員說道:「我退貨是因為她!」

服務員在經理的注視下,顯得更加的錯愕,不解的問道:「因為……因為我?為什麼……我……」

「還記得昨天我來看包的時候,你是什麼態度嗎?」張妙秋不緊不慢的看著她,之後開始學她的樣子,「昨天,我讓你把包拿下來給我看看的時候,你不情不願的幫我拿包,之後,你還用鄙夷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我砰一下包,包就會壞掉一樣,在你眼裡,我根本就買不起這些是吧?」

服務員趕緊搖頭否認:「沒有,沒有,太太,你誤會了,我真的沒有。.訪問:щщщ.。」

張妙秋抬頭看了一眼她們店裡的監控,說道:「如果你覺得沒有的話,我們拿監控看一下?」

服務員馬上認命的閉上了嘴巴,再也說不出話來,昨天的時候,她卻是是帶了有『色』眼鏡看待了張妙秋。

「經理,現在我不是在沒事找事,只是想要告訴你,你的這些員工,實在是很不專業!你們打開『門』做生意的,難道應該用這種態度對待你們的客戶嗎?」

「就算我現在是真的買不起這些東西,但是你們能保證我一輩子都買不起嗎? 名門寵婚 可是到最後,或許就因為曾經遇到過這麼不專業的服務員,我永遠都不會再在你們店裡買東西。長久下去,只會是你們自己的損失!」

張妙秋一口氣說完,都不帶喘的。

曼妮在一旁看著,都不禁佩服她。

那個服務員也真是活該,分明看人有沒有錢都看不準,還要用有『色』眼鏡猜測別人的想法。

「太太,你說的很對,我也很感『激』你的意見。這一次,是我們的不是,包我會全額退給您,下次,您再光臨我們的店,我一定會送你一個紀念品……」經理說著,就自己動手去退款。

張妙秋依然十分淡定的說道:「我來,可不是為了你們這個紀念品的,而是……」

說著,張妙秋淡淡的掃了一眼那個服務員,說道:「我想來告訴她,就因為她,去我以後,絕不會再買這個品牌的東西!」

經理的手頓了一下,臉上還是維持著應有的笑容,但是看那個惹事的服務員的時候,那眼神簡直是要殺人。

沒一會,經理就把卡還給她張妙秋,笑著說道:「太太,錢我已經退到您的卡上了。」

「恩。」張妙秋點了點頭,接過了卡,收了起來,然後看著經理說道,「今天麻煩你了。」

經理搖頭,道:「這些是我應該的。」

張妙秋挑眉,沒有再說什麼,直接拉著曼妮的手走出了店裡。

等到了外面之後,張妙秋才『激』動的拉著曼妮的手,笑著問道:「怎麼樣,怎麼樣,剛才我看起來怎麼樣,有沒有很弱?」

曼妮搖頭,崇拜的看著她說道:「妙秋,你實在是太強悍了,幾句話就說的他們再說不出話來呢!那個服務員的頭簡直都要埋到地上去了,估計都要恨死你了,但是偏偏,她什麼都說不得。」–23215+dsuaahhh+25605092–> 「哈哈……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張妙秋笑的異常的開懷,「誰讓她惹我的,今天這一次還是輕的,不知道她以後還敢不敢那麼狗眼看人低。,最新章節訪問:.。」

「她以後還敢啊?肯定不敢啦,今天的事情都已經讓她的經理知道了,挨一頓批那都是輕的,說不定她會被炒魷魚呢,到時候,她哭多要沒有眼淚了,還敢得罪客人呀。」曼妮想起剛才那一幕,也覺得特別的舒坦。

其實,現如今很多店裡的服務員都是這個德行,以前,她也遇到過,但是,她沒有妙秋那麼厲害,沒有當著她們的面教訓她們,這一次,妙秋那麼做,曼妮真覺得好像她也幫她出了一口氣一樣。

「曼妮,還想不想更過癮的?」張妙秋拉著曼妮的手,看著她,賊兮兮的說著。

「什麼?妙秋,你什麼意思?」曼妮好奇的看著她。

張妙秋一把拉住了曼妮的手,神秘兮兮的說道:「你跟我來就是了!快點。」

「你走慢點!」曼妮被張妙秋拉著走,不停的提醒她,「你肚子都那麼大了,怎麼還是健步如飛的,我覺得我都要趕不上你了。」

「我現在也就是肚子大,身體重了一點,走路而已,其實也沒有那麼誇張。」張妙秋說的很輕鬆,然後,直接把曼妮拉到了旁邊的一個名品店。

「妙秋,你還想買包嗎?」曼妮疑『惑』的看著她問道。

「今天不是你生日嗎,你快挑一個吧,我給我媽也買一個……」張妙秋一邊說著,一邊開始認真的挑了起來。

曼妮一看包的價格,趕緊搖頭說道:「妙秋,這個太貴了啦,我不能要。」

「別廢話啦,趕緊挑一個,我就是覺得吧你自己挑的會更加喜歡一些,不然,我就直接給你買了,反正你不挑的話,我還是會給你買的!」妙秋異常的堅決。

「可是……」曼妮還是有些猶豫,畢竟這裡的包隨便一個就夠她好幾個月的工資了,她實在是有些下不去手。

「曼妮,你別再看價格了,挑一個你喜歡的顏『色』和款式就行了。我之前也沒送你什麼東西,倒是你總是拿東西來看我,現在好不容易等到你生日了,你也讓我表現表現好不好,不然,我真的會不好意思再見你的。」張妙秋一邊說著,一邊拉著她的手一起慢慢的看著包。

「不然,我們買一個便宜一點的吧?」曼妮拉著妙秋,高興的提議著。

「是我第一次送你禮物,還是我說了算,我們就在這裡買,到時候,我還有用呢!」妙秋看著曼妮說著,眼神滿是心機。

曼妮最後也沒有辦法,還是在店裡挑了一個,她買的這個應該是店裡比較便宜的了。

但是到最後付了錢之後,曼妮才知道原來張妙秋還是給她換了一個,比她自己挑的這個好看多了,而且,價格自然也就高了很多。

只是,她沒有想到妙秋會注意到她本來就是喜歡買的這個,就因為價格太高,所以,她才挑了其他的。

…–23215+dsuaahhh+25612046–> 曼妮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包,感『激』的看著張妙秋說道:「妙秋,真的是謝謝你,今天讓你破費了。.訪問:щщщ.。」

「別那麼說,只要你喜歡就好!」妙秋一邊將買給劉宛芝的包提起來,一邊說道。

曼妮想了想,到最後還是忍不住問道:「妙秋,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包啊?」

張妙秋看著她笑了笑,說道:「我是誰啊,我是張妙秋,而且還是懷了孕的張妙秋,不都說孕『婦』的感覺會敏感一些嗎,你看一下那個包,『摸』一下那個包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了,這種事情怎麼難的倒我。」

曼妮看到她那洋洋得意的樣子,由衷的笑了起來,說道:「妙秋,真的謝謝你,你對我實在是太好了。」

「當初,是你救了我們母子,一個包算什麼。」張妙秋揮了揮手。

「可是,你怎麼不給你自己買一個啊?」曼妮不解的看著她。

張妙秋眯著眼睛笑了笑,說道:「我家裡的包有很多,好幾個都還沒有用過呢,還有你看,我現在大個肚子,也沒怎麼經常出去,買新的太『浪』費了。」

「可是我看你『挺』喜歡那邊那個的啊……」曼妮回頭,指了指邊上的一個包。

「現在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趕緊去吃飯,包的話我可以等會再買的。」說著,妙秋就拉著曼妮往樓下的餐廳走。

而且,她還特意拉著曼妮走隔壁的那個櫃檯過,而且,還故意將包在那個服務員的面前秀了一圈。

那個服務員看到張妙秋一下子又買了兩個包,而且,價格和檔次比他們家的還要高,不由暗自狠狠的咬著嘴『唇』。

這一次,經理只是警告了她,還好沒有將她炒魷魚,但是因為這一次的事情,她被扣了好幾月的獎金……

現在,她真的是有苦說不出了。

「哈哈,曼妮,你看到了嗎,剛才我覺得她都要哭出來了!」張妙秋拉著曼妮的手,大笑著說著。

曼妮想起那個服務員神情複雜的樣子,不由的也扯著嘴角笑了起來,這下,她終於知道張妙秋之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了,她那麼做,是想活活氣死那個服務員啊!

「心情真好!」張妙秋感慨著,將曼妮拉進了一個餐廳,「你想吃什麼就點,今天,不吃飽你不能回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