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我就想知道鄭錫陽的粉絲們現在是怎麼想的,臉疼不疼啊,還說什麼愛你一萬年,嘔了!」

……

網上的風向幾乎是瞬間就變了,鄭錫陽在娛樂圈制霸這麼多年,粉絲實力是恐怖,但是架不住這麼多大佬搞他啊,再說了,他若是什麼都沒做,那還有挽回的餘地,事實上,他真的綁了華曉萌啊!

整個北國都因為這件事情,炸了鍋,有人不相信啊,還在說是不是官方被蕭謹言收買了,這些人的結果可想而知,直接就被唾沫給淹了,後面賬號什麼的全都封停。

可就算是這樣,鄭錫陽的那些粉絲還在堅守陣地,說什麼人都有犯錯的時候,說什麼鄭錫陽就是太喜歡華曉萌了,才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只是太愛了,情到深處不由己。

當然了,有些正能量的網友也很可愛,紛紛艾特什麼精神病院,後面附帶一句,不小心跑出來了,麻煩重新抓回去,謝謝!

辛苦了辛苦了,雙手合十,雙手合十,雙手合十!

拜託了,雙手合十!

如果這都能翻身,我直播吃翔!

我倒立吃翔!

……

偌大的網路,三觀正確的人還是佔了絕大部分,評論也是千奇百怪!

華曉萌刷著刷著就樂了,心情可謂是大好,和蘇軟軟對視一眼,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蘇軟軟:「哎呀呀,這群網友們真是太逗了,比鄭錫陽那些腦殘智障粉絲招人稀罕!」

「有道理,這麼一來,事情解決的就差不多了,我出門,大概率不會被扔臭雞蛋了!」華曉萌長長的出一口氣。

。 巨鹿,城主府前。

雷霆咆哮過後,呂布手持著無雙方天戟撐在地面上,讓自己不要倒下去,同時他的另一隻手正不斷地流淌著鮮血。

關羽,張飛,鬼門三人都跌倒在地,嘴角口鼻都滲出了鮮血,面色慘白。

鞠義最慘,面如金紙,生死不知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就連神兵虎額點睛槍都變得暗淡無光。

看著天空中仍在不斷翻滾著雷霆的雷海煉獄,所有人的表情都極其凝重。

「都和你們說了,不要在貧道身上浪費時間,你看如今一個時辰已經過去,你們可有研究出貧道能在大陣中使用能量的原因?」

張角隨手一揮,雷海煉獄消失不見,同時將所有人面前的精純黃色能量收走,喚醒了眾人。

劉備從參悟能量的修鍊中被突然喚醒,一睜眼就看見前方凄慘的關羽和張飛,瞬間雙目通紅,連忙跑向二人。

「二弟,三弟,你們怎麼會這個樣子,發生什麼事了?」

關羽和張飛連忙強撐著身體將劉備擋在身後,緊盯著張角,輕聲對劉備說道:「大哥放心,我們沒事!」

曹操也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連忙看向身後,發現夏侯惇和夏侯淵完好無損,這才鬆了一口氣,同樣舉動的還有孫堅。

看到眾人沒有答話,張角又問了一遍。

「你們可有研究出來,貧道能在這個大陣中使用能量的原因?」

聽到這裡,孫堅第一個開口說道:「那團能量神異無比,但卻與平時修鍊的天地元氣又有些不同,而且它不屬於天地間七種元氣的任何一種,就好似不是這個世界的能量似的。」

「所以,我認為你張角之所以能夠在大陣內使用能量,就是因為這團能量不是這個世界的能量,才沒有被大陣限制!」

眾人看向張角,等待著張角的答案,張角則平靜的搖了搖頭,說道:「說的不錯,可惜,這股能量就是本界的土生土長的能量,答案錯誤,你們呢?」

看到張角的目光看過來,劉備沉吟了片刻說道:「這股能量,有一種溫暖,至公,平等的感覺,而你張角既然能使用這股能量,想來也不是個殘暴之人,莫不是有什麼苦衷,不妨說於我等聽聽,若你真有天大的冤屈,在下願意幫你向陛下求情!」

劉備這句話說完,不僅是張角,就連曹操,孫堅,呂布等人都看向劉備,所有人就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劉備。

「奇怪,貧道竟看不出你說這句話的目的究竟是真心還是偽善,算了,也無所謂,你能感覺出這是一股溫暖的能量也是難得,我可以告訴你,這溫暖的能量就是屬於黃天的能量,是我太平道一直信仰的黃天!」

張角仔細的看了劉備許久,隨後搖了搖頭,又看向曹操說道:「你呢?你可有答案?」

曹操平靜的對著張角說道:「我不知道,我也不想按照你張角的遊戲規則做事!本官乃是官,而你張角是賊,豈有賊指揮官的道理,說出你真實的目的吧,本官不相信你會玩這麼無聊的把戲!」

「唉。」聽到曹操的話,張角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仰天喃喃自語道:「這難道就是天意嗎,連他們這些被時代選中的人都無法領悟黃天的精神,那這個世間還有人能理解黃天嗎?這個世界還有救嗎?」

所有人都不明白張角的話是什麼意思,只是感覺到張角此時的狀態極為不對,全身氣勢起起落落,真氣也飄忽不定。

很快,張角也平靜下來,對著眾人說道:「既然你們沒有人猜出來,那自然就要遵守遊戲規則,從你們當中選一個人去死,現在貧道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個是你們可以商議決定選擇一人殺掉,第二個是貧道隨手殺掉一人,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決定,現在開始吧。」

話音剛落,一道雷霆在眾人上空開始醞釀。

所有人聽到張角說的話后,都臉色一變,瞬間相互警惕的看著對方。

曹操與劉備兩方快速匯合,警惕的掃視著眾人。

孫堅則臉色有些難看,因為他剛剛拉攏的盟友鞠義,此時正生死不知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呂布和鬼門則絲毫不懼,他們還有一些底牌沒有放出來,同時他們有自信就算是張角也不能殺掉自己,所以他們連忙用這個時間暗自回復著力量。

眾人原本就不緊密的合作關係瞬間破裂,曹操和劉備兵合一處,不斷地掃視著孫堅一方,甚至還偶爾看向呂布與鬼門。

張角玩味的看著場中眾人,也不著急,就這樣欣賞著眾人的相互猜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雷霆帶來的威壓越來越恐怖,眾人的臉色也越加難看。

很快,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就出現了,是夏侯淵。

「我們這樣僵持著也不是辦法,既然你們不想做這個壞人,那就讓我夏侯淵來做好了!」

夏侯淵突然站了出來,指著躺在地上的鞠義說道:「鞠義如今氣息極弱,狀態瀕死,隨時都有可能死掉,那不如此次就選鞠義!我夏侯淵可以立誓,出去之後定會將鞠義的家人視為自己的家人,若違此誓天打雷劈!」

「淵弟你在說什麼!還不回來!!!」

夏侯惇聽后頓時大怒,一把就要將夏侯淵拉回來。

曹操有一絲意動的神色,但轉瞬間就消失的一乾二淨,對著夏侯淵說道:「此事不行,一旦我們按照張角制定的規則開始行動,那就相當於落入張角的股掌之間了!」

夏侯淵卻一反常態,根本沒有聽從曹操和夏侯惇的話,而是對著他們大聲吼道:「此事我自然知道,但這天上的雷霆不知道,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哥或者孟德你們當中任何一個人出事!」

「若是需要我去做惡人才能保住你們,我夏侯淵寧願下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

夏侯淵說完,絲毫不理會楞在原地的曹操和夏侯惇,直接召喚出神弓,朝著鞠義的脖頸一箭射去。

就在這致命的一箭,即將射穿鞠義的脖頸時,一柄明晃晃的神刀出現,一刀將利箭斬斷。。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葉萱的大眼睛還有點通紅。

顯然剛才確實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我..知道了。」

直到看見葉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薛維才轉身離開。

不知道為什麼,薛維看到那個男人後心裏多了一種危機感。

曾經自己作為一個凡人,從來沒有感覺過世間會有這種超出普通人想像的東西,但是現在事實證明,確實存在。

回到宿舍后,讓薛維出奇的是,錢磊這三個貨竟然沒有去打遊戲,反而躺在床上。

「你剛才幹啥去了?」錢磊問。

薛維撓撓頭,「沒,看到一個熟人,不過話說,你們咋不去打遊戲了?」薛維一臉好奇。

「你以為我們不想打啊,今天遊戲停服更新,所以只能躺床上,不過話說,被葉萱抱一下感覺怎麼樣?女神的身上是不是賊香?」鄭琦一臉猥瑣的說道。

一聽到這個話題,錢磊也是一下坐起來,那眼神幾乎都在放光。

「你們這些猥瑣的狗東西,不和你們討論這些東西,還不如想想實習的時候該去哪,畢竟還有三個月就要離校了,你們不考慮一下的嘛?」薛維問。

如果按照一下,薛維確實對這個有所擔憂。

自己要什麼沒什麼,頂多去一個醫學院裏當一個雜工。

但是現在可不一樣,一手掌握青雲醫療有限公司的男人。

作為家境最好的錢磊自然沒有過多的擔心。

「考慮這麼多幹啥,離校后先玩他一個月,然後慢慢找。」

鄭琦和趙陽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

這個問題確實一下把他們給問住了。

出學校該幹什麼?是去做個醫生還是做別的?

這個時間段他們這些准畢業生都是最難抉擇的。

「誒,老三你太不是人了,竟然問這麼嚴肅的問題。」趙陽鄙視道。

薛維聳聳肩。

「沒辦法,這些我們都要面對,這是躲不掉的。」

這話薛維倒是沒有說錯,每個人都要面對這些東西。

次日。

薛維早早的醒過來,首先給葉萱發了個消息。

知道葉萱沒多大事後薛維倒是鬆了口氣。

因為活動的結束,所以今天上午葉萱就會離開藍海。

在京城那邊一定出現了什麼變故,葉萱需要快點回去看一下。

倒是薛維這邊落下了一個清閑。

秦韻最近有一個考試,所以幾乎每天都泡在圖書館里,王若雪自從自己的父親好了很多之後一直在家裏陪着,王軍這個人不愧是商業大亨,在短短的幾天內竟然找到了一絲線索,究竟誰想害自己線索。

滴滴滴….

一陣手機震動的聲音出現。

薛維打開一看。

此時的聊天群又開始了刷屏。

小柔:「誒呀,我來到藍海了!只是我該怎麼去巒雉山呢?(茫然)」

老狗會唱歌:「這個簡單,小柔,你去下載一下百德地圖,不得不說,人類研究的這個玩意確實有用,跟着百德地圖走准沒錯。(狗頭)」

奈何橋上看風景:「這點老狗倒是沒說錯,小柔,跟着地圖走。」

雲芝:「小柔,你可得注意安全。」

…….

薛維眼皮跳了跳,他始終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這小柔可千萬別找自己!

聊天群等了幾分鐘后又開始新一輪的刷屏。

小柔:「(大哭)我還是找不到,哪位大大在藍海,求救!」

天庭街溜子:「我也想去玩,但是我去不了。」

三界我最帥:「哦豁,街溜子,我們好久沒打架了,要不要來我這裏打一架?」

天庭街溜子:「小兒,等著老子!」

雲芝:「去去去,你們別在群里刷屏,小柔不要急。」

我不是葯神:「小柔你現在在哪裏?」

小柔:「我在機場….」

薛維簡直看的一愣一愣的。

滴滴…..

果不其然,一個萌妹子的頭像突然跳起。

小柔發來信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