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胡得勝放聲大笑,拍著胸脯說:「莫說是一鍋,就算是一缸,那又如何!皇上!」

胡得勝突然站起來,往後退了兩步,然後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玄寶正想讓他起來,胡得勝跪在地上說:「胡得勝不滿足一個小小的知縣,不是說我有多大的官癮,而是想給這荷花渡的百姓,多做一些實實在在的好事!我從小是吃著這荷花渡的百家飯長大的,這些年來給寅朝為官,沒貪過沒斂過,幾次進京的機會都放棄了,不是我胡得勝清高,是我離不開這些生我養我的鄉親!我發過誓,要讓這裡的百姓,過上真真正正的好日子!我以為我這個誓言會跟著我一起進棺材,可是現在,我知道我的希望來了!微臣感謝皇上給我這個機會,微臣一定不會讓皇上失望,五年…用不了五年,三年之後,就請皇上再移駕荷花渡,看看這裡的模樣!」

玄寶點點頭,微笑著看著他說:「好,就三年的時間!說實話我現在也沒有一個大概的模樣,但是如果你真的用三年的時間把荷花渡變成我能看的順眼的模樣,那它就是你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以當玄寶說出那句『它就是你的』的時候,滿座皆驚。

就連胡得勝都震驚的合不攏嘴,皇上的意思很明顯,如果你真的能把這裡建成我喜歡的規模,就算給你封王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這已經在給胡得勝許下了一個很大的誘餌,能不能吞得下去,那就看他的本事了!

卻沒想到胡得勝連想都沒想就回絕了,哈哈笑著說:「不管荷花渡變成什麼樣子,它都是皇上的!我胡得勝有幾斤幾兩,皇上高看的起,我自己不能忘的乾淨,撐死了我能把這裡做成州城,要再大點,荷花渡沒那麼大的胃口,就算有,我胡得勝也不會繞過他吃飽!」

這話說的有點大逆不道,不過也體現了胡得勝的精明。誘餌好吃,可是別忘了它的下面還有一個能讓魚失去性命的鉤子!

可以功高,但是絕不能蓋主!荷花渡無非就是個碼頭,建的太大就成了兵站了!既能當玄朝的兵站,也能當別人的,玄軍從這裡過江,一旦有了叛軍,這裡也是必爭之地!

他胡得勝可以當知府,可以當比知府還大的州卿,卻不敢做王爺,他沒那麼大的功勞,沒有軍功只憑藉地方政績,想做王爺那簡直是痴心妄想!所以皇上敢許給他,他也不敢接!

看著胡得勝拒絕了他的條件,玄寶也不怪罪,哈哈一笑,點點頭說:「好,不貪心,荷花渡交給你手上,我放心!」

雖然是一句誇獎,可是卻把胡得勝給嚇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剛才自己答應了,把誘餌吃下,現在豈不是已經人頭落地?常言伴君如伴虎,果然是句句玄機,絲毫不能得意忘形啊!

其實這還是胡得勝冤枉了玄寶,只要他有能力,就算真的給他封王,玄寶都不會有半點猶豫!他的目標不只是一個人間界,四界他都要平定,所以區區人間界的王爺,他給的起!

看著胡得勝那誠惶誠恐的表情,定百戰苦笑著搖了搖頭,知道他還是對皇上了解的太少,不像他們這些從冥湖一路跟著皇上打到這裡的將士。

不忍看他妄自揣測,定百戰引開話題,對玄寶說:「皇上,大開海禁豈不是造成中原物資的大量流失?」

玄寶搖搖頭說:「不全是,我們也會從那些國家的手裡,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我要吸引更多的人來到中原!」

「為什麼?」眾人對玄寶的這個想法都有些奇怪,中原本來就已經連年征戰,好不容易就快平定了,皇上不穩定民心,發展商農,卻要大開海禁,引來那些原本就對中原虎視眈眈的海外化民!

玄寶深吸了一口氣說:「從短期來看,大開海禁實在是冒著打仗的危險,甚至很可能真的會打上幾場大戰!可是從長遠來看,這是對中原,乃至對整個白鸞大陸都有利的事情,我要的是人的凝聚,或者說是生氣的聚集!」

生氣就是魔界最討厭的東西,也是凡人抑制魔物的主要武器,只要生氣凝聚的地方,就不適合魔物的生存。

所以玄寶利用貿易來聚斂人氣,讓整個白鸞大陸聯手來對付魔界!玄寶從來都不會看輕任何對手,他也知道白鸞大陸有實力的國家並不僅僅是中原這一個地方,還有很多,有些甚至因為距離中原太遠,一直沒有往來,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中原一向是佔據著白鸞大陸上最大的地盤,最多的人口,這個說法世代流傳,卻從來都沒有人去真正考證過,到底白鸞大陸上還有多少國家?連玄寶都不知道,他能飛到天邊,卻無法走到海角。

不過他知道肯定還有不少國家,還有很多人跟中原人一樣,生活在這個大陸上,他們或許實力不如中原,但是一旦聯合起來,在人口上就就會源源大於中原!

一旦這些人被魔界所控制,那對於整個白鸞大陸來說,都是一場災難!所以中原在自保的同時,也必須要深謀遠慮的讓這些國家這些人一同對付魔界。

不是大吃大喝的時候,江邊還有一大堆的事情在等著,所以一幫將軍和胡得勝都沒有放開胃口的大吃大喝,只是填飽了肚子,就各自去忙著自己的事情。

玄寶回到了自己的帳區,小茵她們也是吃飽了飯就坐在帳門口,烤著篝火聊天。

已經快入冬了,天氣比較寒冷,又因為是在江邊,所以江風比較大。玄寶剛一回來,連心就坐在了他的身邊,有些擔憂的說:「很奇怪,我們無法給烏力開靈!」

玄寶瞪大了眼睛,還有這事?堂堂的靈嬰修為,竟然無法給一個凡人開靈?玄寶把目光望向蛟兒,蛟兒也是搖了搖頭。

怪事了!玄寶看了一眼眾人,對著跟余小奮和游螈打鬧的烏力說:「烏力,你過來!」

烏力飛快的跑過來,跪在了玄寶的面前。

「起來,不要動不動就跪著,我沒有讓人跪著說話的習慣。」玄寶笑著想要拉烏力起來,這小子卻一縮手,使勁搖著頭說:「大族長和頭領說了,您是我們鰭人族的大恩人,也是我們的皇上,我要聽您的話,要尊敬您!」

玄寶故意板著臉說:「尊敬我在心裡尊敬就行了,既然要聽我的話,那我讓你起來!坐到我面前!」

一聽玄寶這麼一說,烏力只好起身,規規矩矩的坐到了地上,好奇的看著玄寶。

這也是玄寶第一次認認真真的打量烏力,這才發現他跟其他的鰭軍在外貌上都有很多的不同!

首先他的頭並不尖,耳後雖然有腮,但是卻很小,玄寶開始以為還沒有長開,但是仔細一看周圍的痕迹,卻更像是在退化!

他的手腳也沒有肉蹼,跟正常人的差不多,只是指甲比較長,卻在腋窩下面,生出了像是蝙蝠一樣的肉翼,薄薄的一層肉膜,看起來比翼人族的翅膀要脆弱的多。

玄寶把手放在他的頭頂,一絲靈氣迅速進入烏力的體內,然後在他體內轉了一圈,終於知道為什麼無法給這小子開靈了!

所謂的開靈其實很簡單,就是擁有靈緣的凡人體內,把那一股先天靈氣催化,讓它充滿生機,而不是慣有的沉睡狀態。方法很簡單,只要能將靈氣打入他的體內,給先天靈氣融合在一起就行!

因為只有靈嬰修為以上的才能夠將靈氣打入別人體內,否則靈氣只是自給自足,無法對別人實施幫助。

這就是說先天靈氣一般都在人的丹田裡面,只有微弱的一縷,大概到四十歲人從壯年邁向衰老的時候,就會消失。

值得慶幸的是,烏力這小子的先天靈氣比一般人的要渾厚,可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這個他的靈氣卻不是在丹田裡面,而是像一條泥鰍一樣,在他體內亂跑!

玄寶費了半天勁,也沒逮住那股先天靈氣,卻也不能將大亮的靈氣注入烏力的體內,實形四面包抄,否則以一個還沒有開靈的凡人來說,承受太多的靈氣唯一的後果就是經脈爆裂而亡!

一團先天靈氣都這麼調皮搗蛋,搞得玄寶都沒有辦法了!追了半天沒有追上,玄寶也只好宣布敗退!

「怎麼辦?」看到玄寶的臉色,小茵也知道了他失敗了,無奈的問他。眾女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很明顯大家都已經嘗試過了。

玄寶搖頭苦笑,看著烏力說:「你能不能不讓它跑,老老實實的待在哪裡?」

「什麼?」烏力莫名其妙的抬頭看著他。玄寶再次搖頭,這話也等於是廢話,如果烏力能控制這縷靈氣,也就不能成為是先天靈氣了!

真是大千世界,千奇百怪!居然還有這些的靈緣,自己可以亂跑!連心看著烏力對玄寶說:「或許是因為排斥才會這樣!」

「排斥?」眾人都有些疑惑的看著她。連心點點頭說:「我只是猜測,可能是感應到了我們的靈氣並不適合為它開靈,所以它自己跑了!

從剛才的接觸來看,也確實是這樣。不過仔細一想也有些匪夷所思,難道這小子的先天靈氣,已經有了自己的意識?這根本不可能,沒有神識的支撐,靈氣只是一團死物,就算是神帝轉世的玄寶也是一樣!

所以那是靈氣本能的避讓,說明眾人的靈氣,並不適合為它開靈!那誰的最適合?總不能讓眾人真的要幫他去尋找一個鮫王來吧?

「蛟兒,你也不行?」玄寶扭頭看著蛟兒,她曾經說過,鮫人也屬於龍族的人,那應該算是一脈吧?

蛟兒卻遙遙頭說:「不行!不過我感覺,龍宮可以,要麼是我父王,要麼是我們的孩子!」

龍王和龍皇!玄寶點點頭,看著身旁的烏力說:「烏力,我派人將你送去東海好不好?」

「好!」烏力應了一聲,卻不是很乾脆。他只是奉命要跟著玄寶,聽他的話,並不代表他真的願意這麼做。

他還是個十七歲的孩子,也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的族人,這才是剛出來一晚上,現在已經很想家了,要是再去東海,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家,才能跟自己的族人在一起!

玄寶一看他的樣子就明白了,微笑著蹲了下來,摸著他的頭說:「烏力,你越是想家,就越不能回去,因為你已經快死了!鰭人族也快滅亡了!你才是他們的希望,你要儘快讓自己強大起來,才能拯救你的族人,明白嗎?」

烏力的臉上,浮現出跟年齡不相稱的成熟,這些話以前太爺爺也跟他說過,頭領也對他講過,可是他都不懂,只有現在,他似乎明白了,對著玄寶,重重的點點頭。 本來是想等神王們一起來到的時候,讓仙羊王或者是陰蛇王帶烏力去東海,沒想到蛟兒執意要送烏力過去。

其實她是太想念兒子了!雖然玄龍不需要吃母乳,可是又有哪個娘親在孩子還在襁褓的時候,就狠心離開他呢?蛟兒身在中原,心卻沒日沒夜都飛到了東海龍宮,所以這一次有機會回去,她當然要不顧一切的爭取。

何止是她,玄寶心中又何嘗不惦記自己的兒子!本想和蛟兒一起過去,可江邊這裡又的確不能離開。沒有神王坐鎮,玄寶最怕的就是寅虎會偷襲船橋工營,只留這些凡兵,別說寅虎了,就連屍兵都無法對付!

仙羊王和陰蛇王之所以沒有跟他一起來,是因為玄寶刻意讓他們留在了南平,處理軍營清空的事物,配合三城知府,對軍營之後的空地建設,實形平整和開發。

按照事先的計劃,這裡會變成一片良田。只不過因為是清空了一座山,所以下面還有大量的基石,非人力能清除,讓仙羊王和陰蛇王利用靈力還田,然後再去追趕大軍。

再說了,他們就算忙完了回來,也不會跟玄寶會合,陰蛇王要去西路大軍,幫助龍角拿下京都。而仙羊王要去東路跟游勇打越州。

到處都用人,玄寶也抽不出空來,但又不想讓蛟兒一起回去,頓時有些為難。

看穿了他的想法,蛟兒笑著說:「你啊,真是越來越小心了!這一次放心吧,除非是我自己想留下,龍宮不會再強留我了!我們的兒子都已經出生了,他就是玄龍神訣的最終奧義,你還怕什麼?」

「我怕的就是你捨不得過來,自己想留下!我可不想再跟你分開那名長時間了!小傢伙有龍王和龍母照顧,你一定要回到我身邊來!」玄寶給蛟兒下了死命令。

蛟兒聰明絕頂,有她在身邊,玄寶做什麼事都感覺到了順風順水。蛟兒又怎會不明白他的心,依偎在他懷裡說:「知道了!大軍當來之前,我一定會回來的!趁著晚上人少,我們現在就出發!」

知道勸不住她,玄寶也就不再多費口舌。反正是在江邊不遠,眾人就送她們離開。

沒有讓烏力在水裡跟著,而是跟蛟兒一起,坐在了螭吻的身上,跟眾人道別之後,螭吻往下一沉,沒入了江中!

就算烏力是鮫人,在螭吻面前,他的水性也就相形見絀了,一旦螭吻在水底跑起來,以他的速度根本追不上!

送走了蛟兒,眾人也沒有馬上回軍營,就在江邊散步。晚上的盤龍江起了潮汛,風浪很大,越是往螭江方向走,浪頭就越大。

怪不得有螭江不夜渡的說法,這樣的大浪,那些擺渡人的小船,根本承受不起風浪的拍擊!

眾人沒有往船橋工程那邊去,而是反方向往前走,很快就走出了城,斜對面,就是十八塢的地盤了!

「奇怪!」看著面前的江水,莫名皺眉說了一聲。

玄寶扭頭看著她說:「奇怪什麼?」

莫名指著對面,對玄寶說:「那邊應該就是十八塢了,可是我們這裡卻看不到任何有燈光的地方!以我們的眼力,也沒看出是被樹木所阻擋,就像是藏船塢一樣,十八塢好像是完全被封閉起來的地方!你說奇不奇怪?」

小茵聽出了莫名話中的意思,微笑著問她:「你是說,整個十八塢都處在一種結界之中?不只是藏船塢?」

「不一定能達到結界那種地步,但是我敢肯定,這是一個大陣!相公,我想上去看看!我懷疑,十八塢里有高人!」莫名的臉色非常的凝重。

玄寶點頭答應,對眾女說:「你們先在這裡等著,我帶莫名上去一會就下來!」

眾女點頭,然後就坐在岸邊的礁石上。玄寶召來赤虹流雲,扶著莫名先上去,然後坐在了她的後面,雙腿一夾,赤虹流雲衝天而起!

雖然已經是夜裡,不過對於擁有紅瞳的玄寶和莫名來說,眼前的景色依然能看的清晰透徹。

莫名低著頭,一眨不眨的看著下面的景色,不放過每一個地方。赤虹流雲來回盤旋,足足飛了一炷香的時間,莫名才心滿意足的說:「可以了,我們下去吧!」

回到眾女身邊,莫名也不說話,只是蹲在地上,用手邊隨手撿到的石頭,一塊一塊的擺在面前。玄寶看著她擺出來的形狀,赫然就是剛才從上面看到十八塢時的模樣!

「樹為陰,石為陽,三高三矮,九曲水廊…」莫名的嘴裡不停的嘟囔著,每說一句,手中的石子就擺在一個地方。

眾人聽不懂,所以也不敢打擾,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她在地上用小草和石塊,擺出了一個微型的十八塢!

等莫名放下最後一顆小草,眾人面前就出現來一個有一臂之長的十八塢,別人還沒覺得什麼,金燕子和蔚兒同時驚叫一聲:「天啊,太像了!」

她們白日里在天空見過十八塢的樣子,所以並不陌生,現在見莫名用石頭和小草就擺出了這麼一堆造型,真的是驚呆了!簡直是分毫不差!

莫名微微一笑,對玄寶說:「相公,趴在地上看看?看到了什麼?」

趴在地上?玄寶有些奇怪,不過也不覺得有多難堪,他知道莫名只要這樣說,就可能有她的用意!於是就趴在了那模型的旁邊,扭頭一看,眼前除了一堆青草,什麼都看不到!

他並沒有起身,眼睛卻又越過了模型,看著大江對岸的十八塢,再看看面前的模型,這才明白了莫名的用意。

很明顯,這個模型就是一個小型陣法,跟十八塢的那個一模一樣,這個陣法從高處看就很容易看破,但是有多少人會從高處看呢?只能是從平視的角度!

所以十八塢真正能夠存留到現在,靠的就是這個陣法!胡得勝晚上喝酒的時候曾經說過一句話,當時玄寶沒有太過留意,現在想來,就很有意思了!

當時聊起十八塢的時候,胡得勝說過以前他是在江中被人救起的,他這麼多年都不知道救他的人是誰,前段時間伊布老爹帶人來到荷花渡,他才知道恩人就是伊布老爹,也知道了這麼多年,恩人其實就跟他隔江相望!

可見這個陣法布置的有多高級,利用自然形成的島嶼加上水脈,經過略微的人工修飾,就形成了這麼一個大陣!

莫名一臉崇拜的看著腳下的模型說:「這是困水迷天鎖龍陣!我只是聽說過,現在終於見到了!這是陣皇發明的,原先用來對付邪龍的,但是這十八塢只不過在這裡兩百年而已,說明不是陣皇本人布置的,而是他的傳人!」

陣皇?這個名字對於玄寶來說都有些陌生,莫名也是從書中了解這個名字,書中也沒有對此人太詳細的記載,只是說他是天下所有迷陣幻陣殺陣的創始者,所以才有了陣皇的綽號,至於真名叫什麼,誰也不知道!

突然,玄寶想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問題!既然這是一個大陣,為什麼連胡得勝這麼一個長年在江邊長大的人,都不知道十八塢的確切地點,可那些兵匪又是怎麼知道的?

寅虎想要得到河神來對付玄軍,又是如何知道的消息?兵匪們怎麼會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十八塢,還差點將整個十八塢屠殺殆盡?!

「走,咱們趕緊回去,我有事要找胡知縣!」玄寶站起身就對眾人催促著,看著他臉色凝重的樣子,眾女都不敢耽誤時間,趕緊往回走。

卻在這時,玄寶突然停下,眼睛看著面前的大江,臉上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眾人還想問他什麼,緊接著一道白光衝天而起,伴隨著眾女的驚呼,卻又黯淡下去,看著白光衝起的地方,好像就是十八塢的方向!

連心也神色緊張,看著江面說:「好強的靈氣波動,好像是靈獸吧?水裡到底有什麼?」

玄寶對眾人說:「你們回營,我下去看看!」然後飛撲進了江水之中!

風浪的確很大,玄寶沉在江中才想起來赤虹流雲並沒有在原界,這時候再出去找它已經來不及了,反正他現在也不怕被水淹,完全有自保的能力!

剛才白光亮起的地方,就是十八塢的方向,所以此刻玄寶也是往那個方向遊動,自己游實在太慢,乾脆把玄武給放出來,讓它拉著自己過去!

玄武在前面遊了一盞茶的時間,就突然停了下來!玄寶抬頭一看,前面突然泛起了黃色的潮湧!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還把江沙給淘起來了!

緊接著,一條白練迎頭而來,玄武嘴巴一張,毫不客氣的將黃沙吞入口中,然後「嘭」的一下就吐了出去!

黃沙成團,打在了那白練的頭上,把它給打退一丈,玄寶這才看清了它的樣子,竟然是一隻長了一對直角的龍,卻只有一對爪子,尾巴更像是蛇尾!

這個怪物長約三丈,粗如腰身,像龍又像蛇,面目猙獰,靈氣卻非常的濃郁,是一隻貨真價實的靈獸!不過又微微帶著一股邪氣!

不好,這可能是一隻即將要魔化的靈獸!不能留它,最起碼,不能讓它被魔化!

玄武的戰力原本就非常的厲害,當初比赤虹流雲還要高出一截,現在赤虹流雲由於不斷的搶獸丹吃,實力進步很快,已經快要超過玄武的戰力了!

要對付一隻靈獸,玄武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只不過那靈獸看起來並不戀戰,竟然一扭身子,往前面逃離!

那靈獸跑起來還真的很快,玄武戰力遠勝於它,可速度卻相差了一大截!這個時候玄寶也來不及叫赤虹流雲了,追著那東西整整半個時辰,硬是沒追上! 從江中上來,眾女應該已經回去了,玄寶也要先回軍營換一身衣服,然後再去找胡知縣。

剛到門口,就見到有幾人站在大營門口,要往裡闖,門口哨兵用長矛橫過來擋住他們說:「都說了大營不能隨便出入,這個時候皇上都休息了,你們就不要…皇上?!」

看到玄寶從外面走路回來,哨兵都愣住了,明明沒見到皇上出去啊?其實剛才玄寶是騎著赤虹流雲,用原界把人帶到江邊的,所以並沒有從大營門口過。

玄寶對他們擺擺手,看著面前的這些人,有點面熟,再一看他們的服飾,奇怪的說:「你們是十八塢的人?來這裡幹什麼?」

幾名十八塢寨民見到玄寶,連忙跪在地上說:「皇上快去十八塢看看吧,出大事了!現在已經亂成一團了,大族長要我們來求救皇上,我們也不知道除了什麼事!」

一聽說十八塢出事了,玄寶突然想到了在江底見到的那個怪物,連忙對他們說:「好,我馬上去!」

來不及換衣服了,也沒有再去找胡得勝,反正所有的問題都在十八塢,乾脆直接過去找答案吧!

本想帶著這些寨民去原界,但是想了想還是放棄了,他們是撐船來的,那就讓他們撐船回去吧,他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慢慢走就是了!

叫來赤虹流雲,玄寶騎上就往江邊狂奔,也沒有直接飛到天空,他也怕剛才那怪物從下面過去的時候會發現上面的動靜,一旦搞什麼破壞,肯定讓眾人的心血白費!

到了江邊,事實證明玄寶的猜測是正確的!這裡一片吵雜,而且原本還以為眾女已經回去軍營了,卻不料全都在這裡!

江面上血紅一片,不少人跳到水裡,撈起了江中的一個個人,仔細一看,竟然是鰭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