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咔咔……」護城橋一點點的放下,寬重的大門也一點點的打開。

「咚咚……」整齊的軍隊鎧甲士兵湧入大門,莊嚴的站在兩門道路與禁衛軍像接,形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樂隊奏起了音樂,莊重的音樂讓人肅然起敬。

馬蹄聲一點點的傳來,一道身影在大門前越來越明顯。

「恭迎,翔龍帝國第三皇位繼承人,尼祿*洋*翔龍,歸城!!」隨著司儀的聲音傳遞,尼祿的騎著白馬的身影一點點的踏進翔龍城,稀有的獨角飛馬鳴叫一聲,載著尼祿作為主角一點點的走向皇宮。

雖然說尼祿帶去的十萬軍隊全軍覆沒,但是,皇帝為了讓尼祿的歸城華麗、大勢一些,居然把周邊一些軍隊調遣過來襯托陪伴

,長長的軍隊追隨著兩匹坐騎隨至,那場面只能用「高端大氣上檔次,狂拽酷霸**炸天」來形容。

「哦哦哦!……」全城沸騰,鮮花隨風飄舞,布滿了尼祿前進的天空與道路。這是英雄過來應有的待遇,臣民們毫不吝嗇的把掌聲、吶喊、鮮花送與眼前的英雄。

尼祿伸手接過一片空中飄舞的花瓣,雖然此時的他看起來像個白馬王子,但是,他知道,他只不過是一個和惡魔簽訂了契約即將墮落的怪物。

狠狠的捏碎手中的花瓣,眼神一沉驅架走往這道路的盡頭。

「不用這樣沉重,這是你應得的。坦然的接受它吧,這也許是第一次,也許也是最後一次。」騎著地行龍的邪龍穿著一身掩身黑袍,散發著一種陰沉沉的感覺,只能作為白馬王子的尼祿的陪襯,增加對比。

沉思了一下,尼祿想通了:「說的也是。」坦然的接受了這屬於他的讚美與鮮花。

他的一笑,贏得臣民更多的吶喊與鮮花,因為,這是他們的英雄,一個能重傷那滅殺了五萬人殺戮魔神的英雄,讓他們從此不再害怕。

「有刺客!」一聲尖叫,禁衛軍一瞬間涌往聲援方向。

所有人都愣住了,沒想到在這樣莊重的一天里,居然還會出現刺客?這裡可是王城啊,那麼多禁衛軍在此,居然還敢行刺?這不是大傷雅興嗎。

尼祿拉住了韁繩,看了看邪龍。

「這不是我的計劃,只有二缺才會選擇這天做這樣的事。」邪龍搖了搖頭,表示這不是他安排的,布局早就完成了。

「十個靈化階裝備精良的刺客?好大的手筆。」尼祿仔細一看,才發覺細節。在這種神臨不見,聖靈缺乏的時代,靈化階修者已經是高端戰力了。

不過,誰如此捨得?就算是靈化階修者,也無法面對差數不成比例的禁衛軍護衛吧,而且還有那麼多人民圍觀,有一些對自己實力有自信的普通臣民甚至也不能忍受這種藐視,出手相助了。

「捨棄十個靈化階修者?為什麼呢?」邪龍想不明白的就是這點了,明明就知道會死、要死,還是要送過來,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看著不顧一切,越逼越近的刺客,尼祿詢問道:「怎麼辦?」

「既然是刺客的話,為什麼不隱藏在人群中等待我們經過的一瞬間發起出其不意的突襲?」邪龍往另外一個角度想,要是自己的話,在剛才的情況,他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弄死尼祿。可那些傢伙卻引起了禁衛軍的注意,導致被圍攻,這是為何?等等,引起注意!

「我明白了。」邪龍冷漠的一笑,「原來如此,小手段呢。尼祿,下令放他們過來,不要添加傷害了。」

尼祿點點頭,這些刺客與禁衛軍打鬥不僅引起騷亂,而且還傷及無辜,的確該制止:「禁衛軍停手!放他們過來!」

尼祿的命令把所有人都弄楞了,禁衛軍與刺客都停下了手,僵直在一起,就連刺客們也有些弄不明白這三皇子什麼意思,自己等人可是已經把生死置之於外,只為了主人的計劃而已。一切都順利,可為什麼那個三皇子殿下就是不配合呢?

「讓他們過來。」尼祿毫不在意的揮揮手,示意禁衛軍讓出路,「收拾一下死者,傷者立即搶救,這是命令!」

「是!」禁衛軍抱拳接令,還是留下了大部分保護殿下安危。

「……」刺客們與尼祿就這樣對視著。

「你們現在想怎麼做?殺了我嗎?」尼祿率先開口,打破了寧靜。

「這……」一番拼殺,已經讓十人刺客變成了五人,但是這都在他們的計劃之中,可計劃中沒說過幹掉三皇子殿下啊。一時間五個人僵硬下來,不知道如何面對。

尼祿往後瞟了瞟,這傢伙早就知道是這樣一回事嗎?所以才讓自己下令放他們過來。不過,也升起了疑問:如果不是來刺殺我的,那是來做什麼的?別告訴我他們是來打醬油的就行!你有見過拿著刀劍打醬油的嗎?

「你還弄不明白嗎?」邪龍驅架幾步,掃了一遍這些所謂的刺客們,都是些死士呢,「這些傢伙都不是為了刺殺你而來。」

「我知道啊。但是,如果不是為了刺殺我,那是為了什麼?」

尼祿與邪龍的對話讓『刺客』們有些心慌,什麼時候主動權到別人手裡去了?

「為了弄污你的名聲,奪走你英雄稱號與禁衛軍統帥職位而來。」邪龍的話一語道破了刺客們的計劃,心驚的一亂。

尼祿腦經一轉,立刻明白了:「原來如此!我說刺殺為什麼要驚動禁衛軍阻攔,原來是想用生命演戲啊。」

「沒錯。拼盡一切破襲到你面前,然後當著眾人的面質疑你英雄的名號,我想,他們都算計到,能到達你面前的,只有『重傷』的兩個人吧。」

「!!!」刺客們都一驚,那黑袍下的到底是什麼人?!

「如果我當著眾人的面被兩名同階重傷刺客擊傷,那麼我重傷殺戮魔神這件事也會被遭到質疑,連鎖的,因為英雄獲得的職位也會在言論下被剝奪。」尼祿聯繫邪龍的開導把一切抖了出來,看看皇宮位置,「皇都面前行刺,那些所謂的供奉修者依舊未聞,哼哼,原來如此,我已經大概猜到是什麼人做的了。」

「別騙人了!」已經無法忍受尼祿與邪龍那一問一答把他們所有的計劃挖掘出來了,刺客用力的一吼,指著尼祿,「尼祿*洋!你根本就不是什麼英雄,而是披著十萬人皮,為了苟且偷生與殺戮魔神做了交易的怪物而已!」

「怪物嗎?」尼祿重複了一次,第一次被人說是怪物呢,感覺……挺不錯的嘛。看看邪龍,無奈嘆息,這傢伙早就料到回出現這等事嗎?要不然,怎麼會一開始就變成那個姿態?看樣子,智商方面無法追逐呢。

「我會用我的生命揭開你的偽裝!納命來吧!」隨著話落,刺客紛紛躍起湧向了尼祿,不過從力度,角度,方向來看,都沒有打算要尼祿的命,看樣子也是擔心皇帝追查此事,導致爭奪皇位的資格被剝奪。

「來得正好!」尼祿最近修為也所有提升,正好那這些同階修者來練練手!,一踏馬背準備站起來。

「你別動,尼祿。」邪龍的話讓尼祿有些不知所云。


「哈?不動?他們要殺我哎,你叫我別動?!」

「你現在是英雄,離馬就算你輸了。別擔心,還有我呢。」邪龍一沓,地行龍居然就這樣被踩死了……

借著力,邪龍也迎向了五名刺客。


「這傢伙不用留手!」見尼祿殿下的護衛出手,刺客們就沒有什麼留情了,正好殺雞儆猴,五人打了個眼神暗號,突然一轉向,成包圍狀同時迎向邪龍。

「如果是我,大概要一段時間才能搞定吧。哪怕他們是初階靈化,但那也是靈化啊。」看著五人升起氣焰護盾,尼祿感覺有些棘手,特別是邪龍說要面對兩個『重傷』人,也就是要面對兩個可能嗑藥的瘋子。想想如果這一次計劃如果成功,後面可能會發生的一切,尼祿就有些凝重,這手段絕對不是二哥能做得出來的。

不過,這一切都不會有『後面』了,因為他們遇到的是……怪物啊。

「咚」一聲巨響,所有人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一個人影飛出去,在一面堅固的房屋牆上撞出網狀,生死不明。

那可是一名靈化階段的氣焰師啊,在加上氣焰護盾,居然一個照面就被打廢了?這,這不能!難道那個傢伙是聖靈階段的強者?!

趁著敵人發愣的縫隙,邪龍抓過另外一名刺客甩向了他的同伴,向著刺客一揮手,幾滴**隨勢飄落,化成一把血劍追至而去。

見到同伴飛來,刺客下意識的接住,但也被那恐怖的慣力衝擊掉了騰空力,墜落向地面,想在墜地前穩好身形,但隨後傳來的痛感,讓他眼前一黑,再無意識的同著同伴墜落地面。

「可惡。」牛皮吹大了,邪龍幾個簡單的動作已經讓他用掉了騰空力,緩緩下墜,看著還有兩個身影飛躍在空中,他只能先落在地面在想辦法把他們弄下來了,但願他們不要跑。

幾道利刃呼襲而來,僅剩的兩名刺客並沒有逃離,反而是趁著邪龍下墜無法躲避時攻擊。利刃散著寒光從兩邊無法閃躲的方向刺來。

「不顯惡魔之身真麻煩。」邪龍根本就不怕這幾刺,不過照這個下墜式,中招是必然的了。可如果要閃躲,就只能靠力魔姿態反殺,或者天使姿態騰飛應付了,可不管哪一個姿態,都會被當初惡魔的啊。

「呯」一聲響,一個刺客的護身氣焰突然異動的燃燒一下,並未受到傷害,不過卻把他們嚇了一跳,頓了頓。

邪龍知道發生了什麼,腳一踏,正好踏到飛來的煉金物,一個蜻蜓點水借力,一脫黑袍朝著一個方向丟了出去,遮住了一個人視野。

「糟了!」見自己同伴的視野被遮住,無法看清前方,他立刻偏勢,立即讓開。不過腳上突然傳來重力,一驚,卻是下墜的邪龍強行拉住他的腳往下拖。

「放開!」要是到了地上,優勢就全無了,刺客想掙脫。「卡啦」骨頭斷裂的聲音讓人一驚,邪龍居然握碎了刺客的護體氣焰,捏碎了他的腳骨。刺客也是硬骨頭,硬是咬牙沒吭聲,揚起劍對著邪龍的手就是一揮。

「叮」清脆的聲響劃出幾道星星火花。

用力往下一拉,邪龍順勢一腳重踏在他身上,再次借力,往另外一個刺客躍去,連音紋都出來了,恐怕那刺客一驚凶多吉少,人影像墜落的流星掉落。

剩下的刺客首領呆住了,只是掀開那礙事黑袍的一瞬間,自己的同伴就被打落,這,這太快了吧!他們交手不過才三個照面,就死掉了四人?

「絕對不能讓敵人從自己嘴裡得到任何信息」看著借力衝過來的邪龍,刺客想都沒想,把武器橫在脖子上,自刎了。

「……」想不到,堂堂靈階修者,居然被逼的自刎。

邪龍無趣的踏了刺客首領的屍體一腳,一個瀟洒的空翻,優雅的落地,不過那身猙獰的黑甲,讓人感到沉重的壓力。

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眾人看著尼祿連護衛都如此強大,那殿下本人一定更加厲害了!原本還有些不相信的臣民,一瞬間爆出了更加猛烈的掌聲,鮮花渲染整個城市。

「你也太強了吧!」尼祿一張苦瓜臉,想不到棘手的敵人在一瞬間就被邪龍幹掉了。

邪龍看了尼祿一眼,悄悄的張開手給尼祿看。燒傷了,那已經不能說是手,一隻烤豬蹄:「我只是重傷,沒能殺死他們,等會你還得叫人過去補刀。」

「你……」尼祿不說話了。

「接受歡呼吧。」邪龍看了看一旁的地行龍,太著急,卻把坐騎弄死了…沒辦法,要打個出其不意,趁敵人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之前把自己所有的力量發揮出來,一瞬間結束戰鬥。這些傷,只是必要的代價,雖然整隻手已經沒有知覺了……

尼祿深吸一口氣:「一群廢物爬蟲也敢來騷擾我。來人!清掃街道,沒死的補上一刀,我們繼續啟程!」

強者為尊,勝者為王,人們不斷的呼喊著:「英雄,英雄,英雄……」

在讚美與鮮花中,尼祿正式回歸了帝都,走向王位…… 尼祿單膝跪見那王椅上的皇帝:「參見皇帝陛下。(全文字小說更新最快)」

大廳安安靜靜的,外面發生的一切他們都知道,包括尼祿那個傭兵朋友幾個照面全滅刺客小隊的事他們也聽說了,此時的他們居然產生了動搖。

一直以來,都小看了那個看起來紈絝的三皇子嗎!沒想到三皇子居然能如此隱忍、蟄伏,一出手,卻又是那麼的驚天動地,風行厲雷的節奏居然打破了大皇子與二皇子王位相爭的局面,變成了三足鼎立,而且以現在的風頭,恐怕帝都最大的優勢者就是三皇子殿下了。


「還好我兒無恙,不然我不介意大開殺戒。哼,居然有人會在如此隆重的一天里,當著全國人民的面在帝都行刺。我會嚴查此事的。」皇帝撇了撇二皇子,二皇子的臉色很難看,現在一切的不利條件都指向了他,但是他並沒有這樣做啊!哪怕他再想殺尼祿,也不會挑選這樣一個日子啊。

看了看大皇子那風雲淡淡的樣子,咬了咬牙,一定是大哥安排的,把一切都嫁禍在自己身上,可惡!


「皇帝陛下,事情已經過去了,就不用再提了,我會吩咐禁軍嚴查此事的,請不用擔心。」尼祿找邪龍的計劃,把這份任務攬了下來。

全堂人都略驚奇的看了尼祿一眼,這都還沒有正式認命,尼祿就已經把自己定義在禁軍統帥的位置上了。

「好,既然此事是針對我兒的,我兒又有信心調查此事,那麼我不在過問,一切的權利都交給你,嚴查此事!」

「是!」

「禮部!下令,正式通告帝國王位第三繼承人接任帝都禁軍統帥之位,並且移權禁軍負責調查王位繼承人遇刺一案!」皇帝令一下,各種程序忙活起來。

一陣程序后,宣布散朝。

散朝後,皇帝單獨留下了尼祿:「尼祿,你的朋友呢?為什麼沒見他一起上殿堂?」


「他受傷了,畢竟,敵人是五個同階修者,為了在眾人面前表現出壓倒性的實力,他掩飾了自己的傷,在路上我讓他休息去了。」

「是這樣啊。」皇帝也不太在乎此事,沉思了一會兒,「尼祿,你最近變化很大啊。」

「人總是要長大的,特別是有了明確的目標后。」反正大殿里沒人,尼祿也沒有什麼忌諱,直言交流。

「呵,如果只是這樣就好了。老實告訴我,他是誰?」皇帝突然厲聲質問。

不過這卻嚇不到尼祿了,在殘忍的事都見過了,何況一聲厲質:「什麼他是誰?」

「在你身後指導你的傢伙。」

「沒有這樣的人。」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尼祿直勾勾的與皇帝對視,沒有絲毫退讓與心虛。

「好吧,我明白了。我們換個話題聊吧,你認為這一次你遇刺,是誰做的?」

「二哥。」尼祿沒有停頓就說把矛頭指向了二哥,「他一直想除掉我,他的勢力本來就不如大哥,特別是在損失了五萬軍隊后。如果我再崛起,必將打破他與大哥的平衡,所以,他就算想除掉我,也不會傻到在今天派出刺客來刺殺我。」

「那麼說,你認為是你大哥做的?」

「我不敢確定,還得調查。」尼祿推詞準備離去。

「嗯,去吧。」皇帝點點頭,認同尼祿離去,不過尼祿剛轉身,又開口,「等等。尼祿,如果你調查清了此事,你會這麼做?」

「……」尼祿沉默了一會兒:「殺了他。」直徑離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