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聽說那個叫做林逸的小子,是皇級資質,戰鬥力更是無比的逆天,我擔心兒子的安危過來看看應該不過分吧?」

林長青淡淡的冷笑道。

「可不是,這次可是上殺戮台啊!我可不想有人半路上打擾,當然了,同樣也不想看到我的兒子死在這裡。」

西門勝也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西門龍岩可是他們一族的天才,在劍道之上已經到了一個無比痴迷的地步,這樣的人只要不夭折,將來鐵定會成為名動天下的超級強者,他如何能不愛護呢?

三人話音一落。

周圍的學生面色都變得無比陰沉起來了,這尼瑪,都已經把西門龍岩,林棟,跟崔克清武裝到了鼻子,現在老一輩的強者竟然還敢上來威脅,你丫的倒不如直接把林逸弄死算了。

這一番話可就等同於是在警告林逸了啊!

他們的兒子不能死,否則,三大強者同時動手,林逸是鐵定接不下的。

天原勝的心情在一瞬間也跌入谷底了,三大家族如此欺負人,這可等同於是沒有把他天原勝放在眼裡的意思啊!當即冷哼一聲,不悅的呵斥道:「既然上了那殺戮台,那一切自然是看自己的實力了,還希望三位等會兒不要干預比賽,否則,我天原勝說不得要討教幾招了。」

天原勝這話說的也同樣無比強橫,頓時就讓周圍不少學生眼睛放光了,林逸被如此欺負,他們何嘗沒有兔死狐悲的感覺呢?

現在,院長願意出頭,他們心裡自然也找到了靠山。

「哈哈,院長放心!」

崔三爺神情一怔,隨後眸光閃爍,神情無比詭異的笑道,雖然是在笑,可在場所有人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崔三爺心中可怕的殺機。

「院長,我看他們這次過來,為的是林逸啊!」

一名長老湊到了天原勝的耳邊,小聲的嘀咕道。

天原勝微微點了點頭,何嘗不知道崔三爺等人的想法,皇級資質,萬中無一,一旦成長起來,到時候,整個崑崙虛內的強者恐怕都只能匍匐在他的腳下,只是天原勝卻始終不清楚,這三大家族的底氣到底從何而來。

這三大家族在崑崙虛內都很有實力,稱得上是恐怖,可是單憑這三人想要抗衡天諭書院還是差了一點。

「一群老狗,在這裡裝瘋賣傻,若是怕你們的智障兒子死在我的手裡,直接帶回去養著好了。」

正當氣氛無比怪異的時候,殺戮台上的林逸卻突然盯著崔三爺三人冷冷的臭罵了起來。

「什麼?」

「這小子瘋子了?」

所有人的腦海中都忍不住浮現了這麼一個無比恐怖的念頭。

區區天命之境的修為,竟然敢當著眾人的面兒臭罵三大家主?

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隨後,整個殺戮台上變得寂靜無聲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崔三爺三人身上。

「呵呵,這小子,脾氣倒是挺對老夫的胃口。」人群中的唐七,見狀淡淡的笑道。 可三大家主,此時一個個卻是怒火衝天。

他們的身份背景是何等的尊貴驚人啊!

平日里在這崑崙虛內幾乎就是跟趙王平起平坐的存在。

可現在呢。

宋道 竟然被一個區區天命之境的小子當著眾人的面兒罵做老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子,你找死!」

西門勝眼睛一瞪,可怕的殺機宛如冬天的肆虐的颶風瞬間席捲天地間,讓整個殺戮台四周的每個人皮膚都有種隨時都要炸開一般的痛苦感覺,同一時間,在他的背後,也瞬間出現了成千上百道劍氣。

這些可怕的劍氣凝聚成寶劍的形狀,釋放著凌厲到極致的殺機,遮蔽了西門勝背後的虛空,給人一種絕望到了極點的可怕感覺。

不少天龍之境的學生,在這一刻,更是忍不住微微的顫抖起來,實在是西門勝的殺機太盛,半步地仙之境的強者,對於天龍之境的強者來說,他們便是天上的神仙,絕對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招惹的。

「小子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呵斥三爺,真的不想活了?」

崔三爺也是眼睛一瞪,上前一步,咬著槽牙無比猙獰的盯著林逸咆哮道,雖然沒有什麼驚人的法相出現,可是光憑藉那猙獰的眼神兒,以及彪悍到了極點的氣息,就足以讓人心驚膽顫了。

林長青就更不用說了,爆發出來的氣息同樣可怕恐怖到了極點,三大強者之中,只有他最討厭林逸,畢竟他的兒子可是被林逸打的牙齒都飛出去了。

天原勝一看,三大強者前腳答應自己不動手,這後腳馬上就動手斬殺理林逸也瞬間暴走了,地仙之境的可怕氣息也轟然爆發出來。

其他的長老在這一刻也同樣轟的站了起來,他們跟天諭書院一榮俱榮,現在三大家主實在做的有些太過分了。

剎那間。

風雲變色,日月無光。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頭頂的天空都彷彿要塌陷了一般,驚悚十萬分的抬頭看著天空上天原勝跟一眾長老。

冷王梟寵:庶女嫡妃 三大家主雖然爆發出來的氣息無比恐怖,可是跟天原勝這等地仙之境的強者相比還是弱了一些,更何況在他的背後還有數十名化神後期的長老,此時這氣焰可謂是滔天了。

「西門勝,你們想要做什麼?拿到把老夫當成空氣不成?」

天原勝瞪著眼睛,宛如被激怒的神明,瞪大了眼睛無比憤怒的呵斥道,可怕的聲音,宛如戰車從虛空之中隆隆劃過,發出一道道震耳欲聾的可怕巨響。

西門勝一聽,頓時面色一變,他歸根結底還不過是半步地仙之境的強者,跟天原勝相比,還真是有不小的差距,再加上現在天原勝這邊強者都在場,一旦動手,他們三個還真吃不住。

「院長,非是我等在這裡鬧事兒,實在是這小子太過欺人太甚,強者不可辱這道理你應該也清楚,他區區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敢罵我們三人是狗,該殺!」

西門勝雖然心裡有些緊張,不過為了自己的面子,還是硬著頭皮說道,這個時候,如果認慫了的話,他們西門家可就要成為笑話了。

「哼!罵人?就你們三個老東西做的那些事兒,我兄弟罵你們又如何?」

一道無比高調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穿著一襲白衣,神態瀟洒,宛如翩翩佳公子的姚若天緩緩從遠處走了過來。

「姚家的人?」

西門勝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濃重之色,姚若天他們可以不放在眼裡,可是姚若天背後的家族他們卻不敢大意,那可是無垠森林之中的恐怖存在,而且他們一族極為的護短,一旦真的招惹到了姚若天背後的家族,就算是他們三家也承受不起。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一個無恥的老狗而已,也敢質問我的來歷?」

姚若天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弧度,盯著西門勝冷冷的呵斥道。

西門勝一聽,頓時面色一紅,猙獰的眸子里充滿了濃濃的憤怒之色,他可是西門家的家主,可現在倒好,先是被林逸在殺戮台上罵他們是老狗,現在在台下竟然又被姚若天臭罵,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好了,比賽就好好的比賽,一個個的都在這裡逞什麼能耐呢?別耽誤老夫看比賽的結果了。」

站在人群中的唐七,看著劍拔弩張的兩方人馬忍不住咧嘴淡淡的笑道。

西門勝一聽,頓時面色一變,急忙後退了一步,無比恭敬的對著唐七彎腰行禮,說道:「既然七爺開口了,這個面子我們給了,現在比賽開始吧!」

林長青跟崔三爺見狀紛紛不悅的冷哼一聲,不過都還是乖巧的收斂了自己的氣息,現在有台階下,還不下豈不是等於找死嘛?若是真的把唐七跟天原勝惹毛了,他們還真是有些受不住。

「天原勝,等會兒記得收屍!」

西門勝咬著槽牙一臉兇殘的威脅到,隨後也退到了一旁。

林棟見自己的父輩竟然都吃癟了,這心裡也是越發的憤怒了,當即盯著林逸呵斥道:「小子,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林逸見狀,伸了個攔腰,淡淡一笑,走到了殺戮台的邊緣上,看著出塵脫俗的姚若天笑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呵呵,剛剛到,就聽到你要一挑三,著實震驚,前來助陣!」

姚若天看著林逸抿嘴淡淡的笑道,兄弟之間,有的時候不用說的太明白,姚若天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衝過來,已經足以說明了兄弟之間的感情。

「哈哈,三個垃圾而已,不用放在心上,今天我還沒有喝酒呢,要不來一瓶?」

林逸咧嘴淡淡的笑道,反正殺戮台的規則他也搞清楚了,登上殺戮台本就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所以必須要在兩方都同意的情況下才能開戰,任何一方膽敢在對方不同意的情況下動手,直接按照天諭書院的規則處理。

「你在殺戮台上陪我喝酒?」

姚若天一聽,不禁神情一怔,有些詫異的笑了起來。 實在是林逸挑選的這個地方太過搞人了,殺戮台,歷來都是拚命的地方啊!

可現在呢,林逸倒好直接把這裡當成了酒館,要在這裡喝酒,古往今來,林逸算是第一人了吧。

看著姚若天那詫異的神情,林逸不禁嘴角浮現了一抹冷漠不屑的弧度,傲慢的冷笑道:「我若是不說開始,這三個廢物有膽子動手?」

話落。

兩瓶茅台直接出現在了兩人的手中。

姚若天見狀,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林棟三人雖然心裡充滿了濃濃的憤怒,可是卻不敢多言自找沒趣了,殺戮台的規矩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林逸若是不點頭的話,按今天這個局面他們還真不敢動手,否則,天原勝以及那些長老的怒火他承受不起。

「走一個,這次我又弄了一點魔龍肉,你嘗嘗味道。」

姚若天開心的笑道,他本就行事怪異,囂張,幾乎成為被孤立的對象,卻沒想到,這剛認識的兄弟,竟然比他姚若天還要妖孽,怪異,這頗有幾分讓姚若天找到了親人的感覺,當即一掌揮出,瓶蓋子直接飛了出去。

兩人四目相對,哈哈一笑,便仰起脖子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頓時。

那濃郁的酒香就開始朝著四周緩緩擴散開來,茅台能夠成為十幾億人口中的美酒,它的味道跟香氣那可不是開玩笑的,絕對都是最頂尖兒的。

哪怕是很多不喜歡喝酒的人,此時聞著空氣中肆意的酒香,都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實在那個味道太完美了。

「瑪德,這是什麼酒?怎這麼香啊!」

唐七眼巴巴的看著林逸動了動嘴唇,希冀的說道,不過他倒是沒有開口,林逸的性格他實在太清楚了,這要是開口索要的話,弄不好又掉進林逸的陷阱里了。

美酒雖好,可是卻沒有自己的老命重要啊!當即腦袋一歪看向了別處,只是那肆意的酒香就像是釣魚的魚餌一般,不斷的在釣他的饞蟲,讓他十分的難受。

「砰砰!」

兩聲悶響,酒瓶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稀巴爛,充滿了豪氣的感覺。

林逸咧嘴笑道:「酒是好酒,你在溫上兩瓶,待我斬了這三個廢物我們再繼續喝。」

這話說的豪情萬丈,充滿了霸氣,聽的姚若天的熱血都有些沸騰了起來,當即咧嘴大笑道:「好,我溫酒等你。,」

林逸見狀不在廢話了,猛的轉身看向了殺戮台上的林棟三人傲慢的冷哼道:「你們三個廢物可準備好了?」

「林逸,你休要猖狂,今天我倒要看看誰是廢物!」

林棟手中的滅魂槍一抖,帶著可怕的殺機,遙指林逸,憤怒的呵斥道。

「牙尖嘴利的東西,今天我定要斬了你!」

「我倒要看看,你這嘴巴是否能夠救你性命!」

崔克清跟西門龍岩也忍不住冷冷的呵斥了起來,實在是林逸的態度太過囂張,這由始至終完全就沒有把他們三人放在眼裡的意思啊!

「三才陣,結陣!」

林棟見林逸竟然不說話,直接開口暴喝道,三人之中,他對林逸的恨意可是最大的,自然想要早一點把林逸給斬了。

「咻!」

一道宛如閃電一般,犀利無匹的劍光直接衝天而起,赫然是西門龍岩動了。

「唰!」

虛空彷彿都要被撕裂一般,刀王崔克清,同樣是命器級別的寶刀,這一刀揮出,簡直有如破開山河的可怕威勢。

林棟見狀手腕一抖,滅魂槍在他的掌心內滴溜溜的轉動起來,散發出一道道無比刺耳的厲嘯聲,打出了一道烏光,朝著劍光,刀光沖了過去。

「嗡!!!」

三道攻擊在接觸一起的剎那,一道奇怪的翁鳴聲驟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讓人有種頭暈目眩的奇怪感覺,隨後在眾人無比震驚的目光中,三道攻擊驟然炸開,釋放出了宛如小太陽一般刺目的光華。

「咻咻!」

破空聲響起,一道道光束不斷的從天空上落下,瞬間就把整個殺戮台籠罩起來。

遠遠的看去,整個殺戮台彷彿已經被無數的刀光劍影籠罩一般,靈動三人的氣息在這一刻也變得無比狂暴可怕起來。

原本三人不過是化神後期的修為,可此時竟然齊刷刷的進入了半步地仙之境。

億萬老婆買一送 「我的天啊!這,這三才陣怎麼可以恐怖如斯啊?」

「這實在太可怕了,竟然一躍成為了半步地仙之境,這還怎麼打?」

所有人都驚呆了。

「院長,這,這還有打下去的必要嗎?」

一名長老盯著天原勝無比憤怒的質問道。

三大家族如此欺負人,這同樣也是對他們的一種挑釁啊!

「什麼狗屁三大家族,果然有夠不要臉的,三打一的情況下,竟然要動用如此多的手段,我看你們三大家族以後乾脆改名叫做三大不要臉家族好了。」

姚若天一看,也是怒火衝天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咆哮了起來,這實在太欺負人了。

「公子無需生氣,螻蟻始終是螻蟻,我相信我主人一定可以的。」

正當眾人無比憤怒的時候,楚紅卻飄然而至,淡淡的淺笑道。

姚若天一聽,不禁神情一怔,完全沒有想到區區一個丫鬟竟然有如此信心跟堅定的目光,當即哈哈大笑道:「我這心境竟然還不如你一個小小的丫鬟,倒是讓人見笑了啊!你說的不錯,三個垃圾而已,我相信我的兄弟一定可以的。」

「這樣還可以嗎?」

人群中,唐七聽著楚紅跟姚若天的對話,那蒼老充滿溝壑的臉上不禁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之色,不說三人身上攜帶的至寶了,光是現在三人爆發出來的境界也足夠林逸喝一壺的了啊!

天原勝的眉頭也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不過倒不是擔憂林逸的安危,而是好奇,在這種情況下林逸竟然還能夠表現的如此氣定神閑,「這小子的底氣到底是什麼呢?」

同一時間,林棟三人在提升了境界之後,也開始快速的在刀光劍影之中移動,站好自己的位置,同時他們身上的氣息也瘋狂的波動起來,竟然隱約有種跟三才陣混為一體的感覺。 彷彿他們就是三才陣,三才陣就是他們一般,這正是三才陣的可怕恐怖之處,一旦陣成,林逸隨時要面對三倍以上的攻擊,而且三人藉助陣法的加持,在這三才陣內簡直有如鬼神一般,瞬息萬變。

可林逸卻像是沒有感受到這一些一樣,竟然依舊神色平靜宛如木頭靜靜的站在原地。

站好方位的林棟見狀,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盯著林逸一臉怨毒的獰笑道:「小子,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在這裡故弄玄虛,既然如此,我就讓你見識一下符寶的可怕之處吧!」

話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