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恭喜你了小子,實力又漲了不少啊!」東方老頭這時候冒出來開心的說道。「這的確是你的本命靈元,到了靈師級別就可以幻化成武器戰鬥了。雖然搞不清楚這究竟是什麼武器,但是我感到它很不一般。」

「不一般?」聽了東方老頭的話,歐陽極一陣苦笑,這東西,不管怎麼看也看不出不一般在什麼地方。算了,不去想他了,不管怎麼說,自己的實力高了一個檔次,這是最令他高興的。現在還是趕緊出去再說吧。

而在山洞的外面,小五正在療傷,聽見山洞裡傳出的聲響后立刻站了起來。他知道,歐陽極成功了!自從幾天前天穹宗那一場大戰之後,金老就將小五帶了回來在這裡療傷。好在小五隻是收了一些皮外傷,經過幾天的療養就沒有了大礙。如今,看到歐陽極出來,心中甚是高興。

歐陽極緩緩的從山洞中走出來,看到站在那裡的小五,高興的給了他一個熊抱,卻無意爭牽動了小五的傷口。看到小五難受的表情,歐陽極問道:「怎麼了?」

小五這才將天穹宗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歐陽極。歐陽極的臉色隨著小五的講述變的越來越難看。小五剛一說完,歐陽極就展開身形竄了出去。


等到歐陽極來到木峰之後,發現木峰上的弟子只有了了幾個,行走間也是神色匆忙,其他人則全都不知去了那裡。

「師兄且慢!」歐陽極攔下了一個路過的弟子,問道:「這位師兄,為何木峰上只有這麼少的人?其他人去哪了?

「是歐陽師弟?」那人看到歐陽極大吃一驚,接著臉上就充滿了喜色。「你可算回來了。你不知道,在你不在的這幾天里,天穹宗可是發生了大事……,現在,為了治療其他山峰上的弟子,我們木峰沒有受傷的弟子已經全部出動,山上留下的全部是受傷的師兄弟,還有幾個負責照顧他們的人,你當然看不到人了。」

「那師傅他們呢?」歐陽極著急的問,「對了,還有我妹妹,你知道他怎麼樣了嗎?」

「師傅倒是沒事。不過自從那天之後就一直在主峰和宗主還有其他四峰的長老在商量事情,好幾天沒回來了。至於雪兒姑娘,」這名弟子想了想說,「倒是沒有聽說她受傷。畢竟,雪兒姑娘可是咱們天穹宗少有的天才,要受傷也不是那麼容易。」

「謝謝師兄了!」歐陽極聽到妹妹沒有受傷,心頭的大石頭就放了下來,接下來就是和師傅商量報仇的事情了。

主峰大殿內……

「師兄!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嗎?」火峰長老是個急脾氣,眼見天穹宗遭此大難心裡早就急的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了。而他火峰的弟子戰鬥時受傷人數僅次於金峰,更是憋著一肚子的火氣。眼見一群人商量了好幾天也沒有結果,哪裡還能忍住?

「師弟,稍安勿躁,相比師兄心中已經有了計較。」水峰長老畢竟是個女人,還稍微能忍得住。其他幾位長老雖然沒有像火峰長老一樣,但是心裡也一直憋著一股勁。

宗主看了看這幾位師弟,說道:「我了解師弟們的心意。我又何嘗不想殺上御劍門去報仇?可是,這樣一來只怕整個南嶺域都要震動了。你們還記得年底測試時候眾多門派到場嗎?他們的目的我不用說你們也都明白,根本是狼子野心!如果現在我們動手,到時候天穹宗和御劍門都要完蛋,那些門派肯定會看著我們鷸蚌相爭的。只怕南宮世家也不會幫我們的。」

「難道我們就要忍下這口氣嗎?」金峰長老開口道。

「忍下這口氣?」宗主的眼睛眯了起來,「我等修鍊中人本就快意恩仇,怎麼可能忍下?現在不去做只是不想讓別人趁機佔了便宜。他日等我天穹宗恢復過來,定要那御劍門血債血嘗!」

「師傅!宗主!」這時,歐陽極跑了進來,看到坐著的幾人行了一禮,「師傅,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做弟子怎麼能連累宗門?師傅,我要下山!」

「你個臭小子!胡說八道什麼東西!」歐陽極話一說完,木峰長老站起來就罵,「什麼叫因你而起?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還有,這幾天你跑什麼地方去了?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也不見你幫忙!你要下山?下山幹什麼?去報仇嗎?御劍門是你能惹得起的?」雖然口氣嚴厲,但是卻充滿了對歐陽極的關心。

歐陽極又如何聽不出來?心中雖然感動,但也沒辦法。「師傅,若不是當日在大殿之上我賭氣和那趙剛約戰也不會有這麼多事。那趙剛是我殺的!御劍術功法也是我拿的,還有御劍門十名隱劍士,也全是我殺的!」

「什麼?」話一出口,不只是木峰長老,所有在座的人都大吃一驚。他們可是清楚的記得,歐陽極是萬年不遇的無屬性體質。天穹宗里根本沒有任何的功法可以修鍊。而且,當時的歐陽極可是混元靈士啊,怎麼可能殺的了趙剛?更不用還有十名隱劍士了,那裡面可是有靈師巔峰的存在啊!

直到這時,幾人才想起來觀察歐陽極的修為。才發現一段時間不見,歐陽極竟然已經是混元靈師了。難道,歐陽極真有什麼奇遇不成?

「哈哈哈」宗主突然大笑了起來,「好小子,我們看走眼了。不錯不錯!你記住,這件事情你沒有錯!那趙剛在我天穹宗地盤上胡作非為,每一個天穹宗弟子都有義務教訓他。在大殿之上,你若不敢應戰那還叫男人嘛?至於殺了幾個人,殺就殺了,誰還能拿我們怎麼樣?只要你不是為非作歹,我天穹宗上上下下都會保你!也讓這世人知道,我天穹宗弟子豈是任人拿捏的?至於報仇的事情,交給我們吧……」

出來之後,歐陽極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溫暖。宗主的那一番話相信任誰聽了都會動容。這才是一個團體。什麼狗屁道理?那是懦弱的人才需要的,真正的強者只有一種道理,那就是實力!只要不是殺人放火,宗門就一定會保你!

「怎麼,被感動了?」東方老頭在心中說道。

「嗯。確實被感動了。突然覺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呵呵,也對。說實話,這天穹宗的處事方式的確令人高看。別說你了,如果換成是我也要被感動的。有這樣的師傅,走在哪裡都不怕!這種不怕不是因為實力高,而是一種內心中的理解和認同,會讓人覺得身後永遠都有個依靠。」東方老頭一番話卻更加堅定了歐陽極的決心。他必須要離開!

回到木峰之後,歐陽極沒有告訴任何人,悄悄的收拾了自己的行禮,還有八寶商行左老留給自己的銀兩。這些全是那賈氏交上來的,那則消息讓賈氏可是吃了一個大虧。本想著這一次御劍門打到天穹宗之後這些錢還可以在要回去,哪知道出了這麼多的變故,現在倒是便宜了歐陽極。

歐陽極離開天穹宗出了御劍門的原因之外,還有一點就是他要尋找混沌之氣。他要想提高視力只有吸收大陸上的混沌之氣。可是,具體在什麼地方卻沒有人能告訴他,連東方老頭也不知道,只是說遇到混沌之氣的時候,這掛墜會給出指示,所以,歐陽極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大陸上自己尋找。

將東西全部收入掛墜中之後,歐陽極找到了小五。「準備好了嗎?」

「恩。都準備好了。」

「好!我們走吧,今後我們就要走遍這混元大陸!」

兩個身影離開的時候,他們沒有發現,在木峰上有兩個身影正看著他們離去,正是木峰長老和林正天!

「師傅,小師弟就這麼走了,您不擔心嗎?」

「該走的誰也留不住。我早就想到了。」木峰長老看著越走越遠的身影說道,「也許離開才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 混元大陸南嶺域,地廣人稀,樹木繁多,而且樹林深處多瘴氣毒蟲。除此外的另一個特點就是魔獸多。若是一個不經常出門的人貿然走進來,基本上就會一輩子迷失在裡面。

歐陽極和小五離開天穹宗已經一個月了。第一次聽到東方老頭給他講五大域特點的時候歐陽極並沒有什麼感覺,直到這一個月,歐陽極才真正了解了什麼叫森林。二人自從離開天穹宗就進入了叢林,到現在一個月的時間,別說什麼城鎮了,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歐陽極覺得這南嶺域比前世的亞馬遜熱帶雨林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他雖然沒去過,但他知道,至少在那裡走一個月應該不會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這一個月來,歐陽極和小五餓了就打野味吃,渴了就找一些山中的溪水。至於身上帶的錢財,因為至今都沒有看到村落,所以倒是省下了。二人的修鍊則暫時停了下來。除了歐陽極最開始鍛煉身體的那一套方法之外,二人沒有修鍊靈氣。歐陽極是因為沒有混沌之氣,他練了也是白練,小五也一樣。每日的修鍊根本沒有任何的效果。他可以感覺到身體內靈氣的匯聚,但就是無法突破混元靈師。據東方老頭的觀察猜測,小五應該和歐陽極一樣,沒有新劍法的吸收,他的實力等級也不再會提高了。

東方老頭的秘密也已經告訴了小五。畢竟二人每天在一起生活,東方也不可能不出現。而小五對此緊緊是哦了一聲就不再說話。反正歐陽極有什麼秘密對他來說偶不重要,他所要做的就是和歐陽極一起保護這些秘密。

因為無法再繼續吸納靈氣,二人的修鍊就變成了對戰切磋。這一個月下來,二人的身手比起之前都有了極大的提高。特別是歐陽極在戰鬥的時候將一些重物綁在雙方的身體上、胳膊上以及腿上,給雙發的戰鬥帶來諸多不便,但二人慢慢的也就習慣了。現在,摘下這些重物,二人的攻擊速度可是比原先快了一倍不止。

除此之外,歐陽極還有一個習慣,那就是看書。臨行前,歐陽極從木峰藏書閣內帶出了一些書籍,他知道對於這個陌生的世界他還知道的太少。於是,看書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課。這些書籍多是一些大陸上靈花靈草的介紹,從這裡,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天材地寶。

這天晚上,歐陽極和小五剛準備休息,就聽見遠處一陣唏唏噓噓的腳步聲。

「有人!」二人眼睛同時一亮,一個月了,這可是第一次見到人影。但是緊接著,二人的表情就嚴肅了起來,這個時間會有什麼人在這裡出現?

正想著,前方的一處灌木被分開,從裡面跌跌撞撞的跑出幾個人來。歐陽極和小五數了數,一共七個人。二人看著對方不動聲色,身體卻已經準備好隨時發動攻擊。

「大姐!有人!」那些人中有人看到歐陽極和小五,對著身後的人群中喊道。說完,從人群中走出一個女人來,看樣子就是剛才那人叫的大姐了。此人十五六歲年紀,身著一身紅色琉璃群,手中握著一柄長劍,長發盤在腦後,顯得很是幹練。清秀的面容,白皙的皮膚一看就是大家閨秀,只是不知道為何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這裡。

「實在不好意思打擾二位,我等只是路過這裡,馬上就會離開,若有冒犯之處還望見諒。」這女子對著歐陽極和小五抱拳說道,眼神卻不停的打量著二人,顯然,對於這兩個半夜出現在這裡的人,女子也是有著很大的戒心的。

歐陽極沒有說話,示意對方離開。雖然看到人很高興,但是他也要考慮自身的安全,對方能儘快離去是最好不過了。

「大姐!阿偉不行了!」就在女子準備離開的時候,身後突然出來一個聲音。「我們要趕緊找地方給他療傷啊,不然阿偉會死在這的!」

歐陽極這才注意到對方這些人似乎剛剛經歷了一場戰鬥,人人帶傷,手中的兵器也全部被當成了支撐自己身體的道具。唯一只有那名女子好些,似乎沒有收到什麼嚴重的傷勢。

「阿偉!」女子聽到聲音,立刻返回了人群,看著這些人中受傷最重的一人說道:「阿偉,你還能堅持嗎?再堅持一會兒,等我們找到合適的地方休息一晚就好了,阿偉,堅持住啊!沒被那些混蛋殺死,你可不能死在這裡啊!」

「大姐,阿偉快不行了!我們已經走了兩天了,在走下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找到適合休息的地方,我看這裡就不錯,至於那兩個人……反正我們人多……」一個身形消瘦的人伏在女子的耳邊悄聲說道,看他的樣子是想以多欺少,趕走歐陽極和小五了。

可惜,歐陽極和小五雖然實力不高,但靈識卻很強大,那人的話一字不落的進入了二人的耳朵。歐陽極的眼睛已經眯了起來,若是對方有任何異動,歐陽極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住口!」那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紅衣女子頂了回去。「這是人家找到的地方,我們豈可強佔?我相信,這裡不遠處一定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什麼都別說了,趕緊趕路吧!」說著,帶領著一群人就要離開,而剛才說話的男子也一聲不吭,可見,女子在這群人中還是有一定威信的。

「等一下!」就在眾人準備離開的時候,歐陽極卻突然出聲攔住了眾人。

「你要幹什麼?」看到歐陽極走過來,一群人立刻拔出武器將女子護在了中間。歐陽極對此則只是笑了笑,徑直走向女子說道:「這位兄弟已經快不行了。而這附近也未必再有比這更好的休息地。不如這樣,我們就兩個人,這地方也夠大,大家互相擠一擠還是可以的。關鍵是這位兄弟的傷,實在耽擱不起了。」其實歐陽極本不介意分給他們一點地方,但是那也得好說好商量,若是對方敢搶,那自己自然也不會客氣。剛才這女子的一番話倒是另歐陽極另眼相看,這才決定和對方一起的。

「你……你說什麼?你願意和我們一起?」那女子顯然被歐陽極的話驚呆了,他沒想到,這樣的環境下對方竟然還願意和自己等人一起,她心中自然是願意,卻又擔心對方會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

「呵呵,我們就兩個人,而且我們勢力也不如你們,你們還不放心嗎?」歐陽極顯然明白對方心裡想的,開口說道。

看了看歐陽極和小五,女子咬了咬嘴巴,也知道阿偉的傷勢實在不適合繼續趕路了,點頭說道:「好吧!既如此,那我就多謝二位了!」

這些人坐下之後,女子派出了受傷最輕的三人負責警戒,而她則開始幫阿偉療傷,這阿偉已經快昏厥了,若是繼續走下去,不出半個時辰絕對沒命。歐陽極看著女子為阿偉療傷,才發現這女子竟然是木屬性的混元靈師,本命靈元是一直綠玉松鼠。一股股的靈氣從女子手上進入阿偉的體內,片刻之後,阿偉的氣色明顯好了起來。

見到阿偉的身上稍微穩定了一些,女子緩緩的吐了一口氣。這才有時間好好的謝謝歐陽極。「這位兄弟,多謝你們了!」

「客氣了!」歐陽極笑著回答說:「只是不知道這位兄弟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你們究竟遇到了什麼?」

「這……」

看到女子似乎不願意說,歐陽極揮了揮手道:「不方便說就算了,反正我們只是萍水相逢,倒是我唐突了。」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女子想了想說:「唉,這次若不是兄弟相助,阿偉只怕要死在這裡了,對我們的恩人也沒有什麼好瞞的。實不相瞞,你可知道南宮世家?」

「南宮世家?」歐陽極當然知道南宮世家,只是沒想到對方竟然和南宮世家有關係。

「不錯,就是南嶺域的第一大霸主,南宮世家!」女子緩緩的解釋道。「我們就是南宮世家下屬的一個勢力。我姓華,我們家是做醫藥生意的,有時也會負責治療病人,算是醫生吧。南宮世家的很多藥材都是我們家負責的。」

「這一次來到這裡,是因為我們聽到了一個消息,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這則消息的重要性卻值得我們來冒一次險,若是成功了,我們華家在南宮家的地位一定會水漲船高,甚至倒時候弄一個長老來噹噹也未必不可能!」

「哦?究竟是什麼消息值得華姑娘如此冒險?」歐陽極問道。

「那是我們在一次交易中無意間得知的,說是最近一個月內,這南嶺域中要出現一株天材地寶,雖然我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能被稱為天材地寶的五品肯定不是凡品。所以,我父親派我來尋找,哪知道,覬覦這寶貝的不只我們一家,一路上我們已經遇到了好幾撥和我們一樣來尋寶的人。只是都被我們避開了。直到幾天前,我們遇到了一股身份不明的人,看見我們之後二話不說就動手。更可氣的是,對方人中竟然又一個用毒的高手!阿偉就是不小心中了他的毒才會這樣的。」

「呵呵,」歐陽極聽完之後笑了笑說,「以你們家族的眼光應該不會僅僅是因為一則消息就派你們盲目的過來。究竟是什麼樣的天材地寶能引起這麼多人的覬覦?僅僅是一個不知道真假的消息就將你給派了出來?」

「是天魁草!」

兄弟們,不要吝嗇手中的票,求推薦啊~~~


… 「天魁草?!」聽到這個名字,歐陽極也是深吸了一口氣。他聽說過這個名字,在木峰的書閣中有記載。天魁草,雖說是一種草,但是在其頂端卻開有一朵白色的小花,異常的美麗,還會散發一種清香。路過的人或野獸經常會被其吸引,若是若是碰到那花,整個人就會中毒,全身潰爛而死。令人驚奇的是,雖然花有劇毒,但是天魁草卻是世間難得的解毒靈藥。據說可解百毒,只不過沒有人試過。畢竟,天魁草可是數百年都難得一見的東西,就算有人得到了,又有誰會浪費去解別人的毒呢?

「兄弟聽過天魁草?」華姑娘看著歐陽極的表情問道。

「嗯。」歐陽極想了想說,「華姑娘叫我歐陽極或者歐陽就好了,那個是我的兄弟,叫小五。這天魁草的確算的上是天材地寶了。若是換了我,也難保不為其所動。只不過這天魁草雖然難得,但也只有一株,能治的病也只有一種,所以人們都會拿其來煉丹。這南嶺域能有煉丹師的地方只怕也只有南宮世家了。別人要來做什麼?總不會是其他四大域的勢力插手吧。若真是那樣,南宮世家又怎麼可能不管?」

「這……」歐陽極的話讓華姑娘不知如何回答。這的確是她們之前沒有想到的。若說誰得到天魁草最有用,那無非就是南宮世家,別人有誰這麼大膽敢和南宮世家搶?其他四大域的勢力更不可能。來到南宮世家的地盤撒野,當南宮世家是擺設嗎?其實這個道理很簡單,只不過華家也是被突入起來的消息驚住了,才沒有往更多的地方想而已。

「那以歐陽兄弟之間……」華姑娘問道。

「以我之間,既然來了斷然沒有回去的道理。不管怎麼樣,都應該去看一下。更何況,這位阿偉兄弟差點死掉,這個仇總是要報的!」歐陽極笑著說,其實他的心裡也打定注意要去湊湊熱鬧,不管怎麼說,見識一下天魁草也是好的。順便也摸一摸大陸上的一些勢力。如果能和南宮世家拉上關係那就最好了,到時候上御劍門報仇就更簡單了。何況,還有我們的靈煙姑娘,南宮世家自己一定要去。

「大家,這不太好吧。我們這次出來畢竟是有任務在身的,而且……」這時,剛才想要強佔歐陽極地盤的那個精瘦男人又一次走過來說道。話里話外無非就是不相信歐陽極二人,害怕這二人對他們有所企圖。

「夠了!」華姑娘在一次打斷了他的話。「歐陽兄弟救了我們的人,能有什麼企圖?為什麼我以前沒有發現你是一個如此小心眼之人?以後類似的話不要再說了!明白了嗎?」

「我……」那男子還想說什麼,但是最終還是忍住沒說出來。

看到這些,歐陽極也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東方老頭卻在掛墜中悄悄的說道:「一株天魁草也能讓他們吃驚成這樣,真是小見多怪。要知道,在中元域這樣級別的草藥根本不值錢。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小丫頭倒是挺好騙,你若真有什麼企圖她也發現不了。」

「呵呵,我只是想去見識一下這南嶺域的一些勢力而已。那什麼天魁草,對我沒有什麼用處……」

第二天一大早,一群人早早的就準備好了出發,阿偉也醒了過來。雖然身體還沒有完全的康復,但是精神比昨天好太多了,要他戰鬥是不可能的,但至少他要逃跑還是沒問題的。

「這位就是昨天救我的那位大恩人嗎?」阿偉看到歐陽極走過來,立刻上前抱拳說道。

「呵呵,不敢。我只是讓出了一點我們用不到的地方而已,真正救你的還是華姑娘。」歐陽極也笑著回道。


「兄弟不比推辭!若是你不肯讓出那一半的地方,只怕我也活不到現在了。兄弟,我叫阿偉,以後你就是我兄弟了。有什麼用的著的地方儘管說一聲!」這阿偉倒是一個爽快的性子,也頗合歐陽極的胃口。

收拾完畢之後,一行人立刻上路。為了避免在被人盯上,華姑娘決定隱蔽形式,寧可得不到天魁草,也不能把命丟在這裡。歐陽極倒是無所謂,因此也就默認了。

果然如華姑娘所說,一行人越往裡走,發現人類的蹤跡也越來越多。有很多吃剩下的食物以及剛剛熄滅的篝火。華姑娘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很明顯,今天的人數要比前幾日的更多,多了很多新的勢力加入。如此看來,這次的這件事一定不簡單。

沒有過多的停留,幾人繼續快速的向目的地前進,一路上華姑娘等人神色都比較嚴肅,歐陽極和小五反倒是顯得略微輕鬆一些。

「什麼人?」這時,突然從前方傳來一個聲音,幾人停下腳步看去,只見一行人凶神惡煞般的向著他們走來。

「你們是什麼人?」其中一個大漢說道。

「各位,我們是華家的人!」阿偉站出來回應那個漢子。

「華家?」大漢思索了一下,「看來又是一個想要得到天魁草的人。哼,一群小屁孩不知天高地厚也敢覬覦天魁草?還不速速離去?」

「你……」華姑娘聽得此人如此說,哪裡還忍得住,當下就要發作,卻被一旁的歐陽極一下子拉住。

「呵呵,這位大哥說的是,我們一群小孩子哪裡敢妄想什麼天魁草。只是家中大人有令,命我等出來見識一下各路豪傑,也算是為以後在這南嶺域里打下一些基礎。而且,若這次我們表現出色,認識了幾位大人物,回去之後還會漲零花錢呢……」歐陽極可不想在這地方就和人動手,何況對方那麼多人,自己這些人也未必是他們的對手,到時候連天魁草的面都沒見著,那才叫得不償失。

「呀!」歐陽極突然裝作驚訝道:「這位大哥,看你的樣子如此偉岸,這氣質,這身材,這相貌,一定是位大人物了。大哥,能不能告訴小弟您的尊姓大名?回去之後也好告訴家長,到時候他們一定會羨慕我認識了一位大人物的……」

「哼!這小子,嘴巴倒是挺會說話。」這漢子被歐陽極一通馬屁拍的都快飛到天上去了,仰著鼻孔說道:「記住了,大爺我就是南嶺域響噹噹的虎哥!回去之後告訴你的家長,就說我說的,多給你些零用錢,等你長大了在南嶺域混的時候,虎哥一定罩著你!」

「原來是虎哥呀,久仰久仰!」歐陽極一臉諂媚的樣子。

「哼!沒種的東西!」隊伍中那個精瘦男人看到歐陽極的樣子,滿臉的鄙夷,似乎非常看不起歐陽極這種沒見過世面,亂巴結人的樣子。可惜,他的話卻被小五聽到了,若不是昨夜歐陽極一再告誡小五,這人的腦袋只怕已經不在脖子上了。

「虎哥,以後你就是我老大,我就是你小弟了。你看我這些兄弟姐妹們,她們還沒有認識什麼大人物呢,回去之後只怕要挨揍了,虎哥能不能麻煩你帶我們去看看,順道認識幾個大人物,有您在,我相信南嶺域還沒有人不給您面子,對吧?」歐陽極繼續拍著馬屁。

「他們?」那位虎哥鼻孔朝天的看了看華姑娘他們,說道:「好吧,你們跟著我,只要不給我惹事,我就帶你們去見識見識!」

華姑娘與阿偉對視了一眼,他們立刻明白了歐陽極的意思。如果自己一行不這麼做,只怕避免不了一場戰鬥,看對方也都不是省油的等,而自己這邊還有幾個孩子,真打起來肯定討不到什麼好處。而若是有他們在,自己就不比什麼事都做出頭鳥,而且在去目的地的路上也多了一份保障。明白了這點之後,立刻對歐陽極刮目相看,當然,除了那個精瘦男人。若不是昨天晚上華姑娘的話,只怕他又要出聲提反對意見了。

在虎哥的帶領下,一行人繼續向著前方走去,隨著他們越走越遠,也會不時的看到一些隊伍在前進,有的幾十人,有的十幾人,而且實力看起來和他們都差不多。若不是看到他們人多,只怕早就出手了。就算這樣,中途還有幾隻自恃實力高強的隊伍出手試探,好在都被虎哥一行人擋了回去。


這時華姑娘才越發的感到歐陽極的舉措有多麼明智。為了配合歐陽極,華姑娘和阿偉也開始逢迎虎哥。在一眾人的吹捧下,特別是還有華姑娘這個美女在,虎哥更是信誓旦旦的保證,只要他活著就一定保護幾人的周全。

如此前行了越兩個時辰之後,他們的腳步漸漸的慢了下來,終於,來到一處沼澤前停了下來。到這裡之後,歐陽極等人才發現,這裡至少聚集了幾十隻隊伍,也不知道都是些什麼人。

「虎哥,這是……」歐陽極湊到虎哥的跟前,臉上一股膽小怕事的身上,看著那些人問道。

「放心吧兄弟,有我在,這裡沒人敢動你!」虎哥看著那些人,一點沒有害怕的神色,似乎完全不將他們放在眼中。

「呦,這不是老虎嗎?怎麼,什麼時候又收了小弟了?」聽到虎哥的話之後,旁邊走過來一個三十幾歲的美婦,身著一身高開叉的長裙,將整個身形展露無遺,每走一步屁股都會晃一下,看的虎哥隊伍中的幾個大漢和歐陽極這邊的幾個年輕人氣都有些喘不勻了。

「這女人好強的媚功啊?」歐陽極心頭一緊,立刻暗示小五小心,同時自己也裝出了一副豬哥樣,他可不想被對方看出自己另類。

「這位小哥,跟著老虎混還不如跟著姐姐呢,怎麼樣?過來姐姐這邊,姐姐也能保你無事,還能有意想不到的好處呦!」說著,那女人對著歐陽極拋了一個媚眼,若是換了別人只怕早就中招了,就算是歐陽極也差點留了鼻血。

「哼!賤女人!」華姑娘是看不慣對方這樣的做法的,立刻頂了一句。

「臭丫頭!小心撕爛你的嘴!」對女人,那位大姐可沒有心思用什麼媚術,只是威脅華姑娘。

「呸!你個騷老娘們!每天就知道**人,我兄弟在我這就挺好!用不著你管!」虎哥虎視眈眈的看著那女人,卻不知自己也被對方搞的紅了臉。

「老虎!狐狸!你們兩個別吵了!天魁草出世了!」這時,另外一個中年漢子制止了兩人的鬥嘴,眼睛死死盯著那片沼澤的中央說道。

… 那名男子話音剛落,虎哥和那位被稱作狐狸的女子都不再說話,也開始死死的盯著沼澤地的中央。不止是他們二人,就連華姑娘、阿偉以及在場的所有人都一樣,生怕錯過了天魁草出世的奇觀。

「原來這虎哥叫老虎,肯定也是外號了。那個女的叫狐狸?呵呵,果然是人如其名啊,騷的不得了。只是剛才那個男人叫什麼名字?他們三個看起來都認識,只是這關係卻似乎不怎麼樣。」歐陽極看著沼澤,心裡卻在不停的盤算著如何才能從這裡面獲得最大的利益。

片刻之後,只見原本死水一灘的沼澤湖面上開始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水泡,接著,那水泡越來越大,並且湧起了高高的水花,一看就是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面鑽出來。看到這樣的景象,在場的所有人全部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並且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兵器,就等著天魁草出世,然後開搶!

這裡畢竟不是中元域,一株天魁草就可以讓這些人-大打出手,甚至全部命喪在這裡。華姑娘一行人也緊緊攥著自己的兵器,不同的是,他們是出於緊張,而不是想搶奪。在這麼多的高手面前,他們早已經沒有了搶奪的心思。

「歐陽,待會兒小心一些!」這時,掛墜中的東方老頭突然開口提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