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寒哥哥,我帶了不少小時候的照片過來,一起看吧。」

潘安雁拉住陸司寒說。

陸司寒皺了皺眉,最終還是妥協的坐在沙發上看起來。

這也正好給了陸致遠接近姜南初的機會。

「六嬸,六嬸你在哪裡呢?」

陸致遠小聲的喊,生怕驚動了凶神六叔。

「小侄子,找我做什麼?」

姜南初不知不覺中靠近陸致遠,隨後一招擒拿,直接將他按到在地。

「哎呦,哎呦,疼死了,趕緊放開我。」

姜南初看著陸致遠這幅哭爹喊娘的樣子,笑著鬆開了他。 眼看着墨衣沒有要放開花妖的意思,周瑩瑩心裏更加着急了。

花妖這會兒也是眼淚汪汪的看着周瑩瑩,雖然沒真的開口說,但是那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這就是在求助!

周瑩瑩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也不管墨衣了,直接上去就開始把花妖從墨衣的手裏搶。

墨衣怕弄傷周瑩瑩,無奈之下,只能鬆開了花妖。

這花妖自由了,第一件事兒就是躲在周瑩瑩的身後,小聲的啜泣着。

周瑩瑩沒回頭,但是也已經很清楚的知道花妖現在的狀況了。

“墨衣,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你一進來就這麼暴力?”周瑩瑩儘量平和的問着墨衣,但是這事兒要是想真的做到平和,還真的不太好辦。

原本這都好好的,不過就是一些小事兒,至於放大到這種程度嗎?周瑩瑩實在是不理解墨衣了。

想來,墨衣要是真的那麼在乎那些零食之類的東西,那就不用說了,直接給他買了就是,但是這以後的朋友,估計也沒辦法做了,畢竟誰也不想要一個這麼小氣的朋友。

看着周瑩瑩還有張昊天他們質疑的眼神,墨衣覺得自己有必要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一遍了。

“從花妖來這裏之後,我就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的,但是也說不上來,似乎總有一種吸引力,讓我覺得花妖特別的好,特別的想要靠近,這種感覺我似乎還有些控制不了,所以我就想辦,希望花妖可以離着我遠一些。

本來我以爲這樣就可以了,但是還是沒什麼用處,那種吸引力很奇怪,總讓我覺得莫名其妙的,沒辦法,我只能出去散散,希望這種心情可以消散掉。

我出門之後,就胡亂的走,根本也就沒有什麼方向,但是最後我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就被吸引到了那座山上。

那地方我要是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你花妖從前住着的地方吧,雖然簡陋,但是我還是在小房子裏面看到了一隻被吸光了精魄的狐狸,這個你怎麼解釋?

怪不得我覺得怪怪的,原來,你是在我們身上用了狐狸的招數!”

墨衣瞪大了眼睛,厲聲呵斥着花妖。

這事兒基本上可以確認了,自己心裏的那種感覺不會是無緣無故的,自己是不可能,也不應該有人類的情感的,這一切都是因爲花妖,所以,這肯定就是花妖做的!

周瑩瑩和張昊天他們聽到這個話,心裏也覺得好奇,這一次,他們的目光全都轉移到了花妖的身上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還是覺得花妖沒什麼錯,再者說來,這個事兒,總也不能聽墨衣的一面之詞。

“你怎麼說?”周瑩瑩轉過身,看着花妖,想知道她現在還有什麼解釋的。

有些事兒,總也不能只聽一個人說,好歹也要兩邊都問一下,這樣纔算是公平。

“我,我,我還能說什麼?”花妖怯生生的說着。

“是啊,你還能說什麼?我就問你,我說的是不是實話?”墨衣質問着花妖。

自己是親眼在那個小房子裏看到那隻狐狸的,這個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要是我說,那隻狐狸跟我沒關係,你相信嗎?” 無限神裝在都市 花妖都快要哭出來了。

周瑩瑩不知道應該相信誰好了,花妖看起來這麼的無辜,再者說來,她就是一朵花兒啊,她又能做出什麼來?

但是還有句話,人不可貌相,看着善良的人不一定就真的很善良,看着很乖巧的人,沒準兒是個很淘氣的孩子,現在花妖看着是很無辜,但是實施的真相真的就是這樣的嗎?

“那你倒是解釋清楚啊。”爲了不讓花妖就這麼哭出來,周瑩瑩趕緊讓花妖解釋,不管是遇到了什麼事情,總是要先解釋一下才可以的,要是解釋不清楚了,那到時候再說,可要是真的解釋清楚了,誤會不就消失了嗎?

再者說來,周瑩瑩是真的相信花妖的,那種從心裏的相信是不會摻假的。

花妖看着現在的狀況,心裏多少還是有些害怕,剛纔墨衣的樣子,實在是太嚇人了。

但是花妖也知道,自己現在要是不解釋清楚了,估計以後的麻煩事兒就會更多。

“那是狐狸跟我沒關係的,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他會那樣,我見到他的時候他就已經不行了,真的,你們要相信我!”花妖說的一臉認真。

“呵呵,說謊話最好要編一個草稿,你覺得這樣我會相信你嗎?”墨衣是真的不相信。

原本蛇這個動物就是冷血還很多疑,現在墨衣心裏還是那種奇怪的感覺,從來都沒出現過的感覺,這要是不起疑心都邪門了。

“我真的沒有說謊話的,我住的那個地方你既然去過了,你肯定也能發現了,那個地方陰氣相當的重,別說是小動物了,就算是植物,在那附近也很少生長,他們都害怕我,怕我身上的陰氣,所以全都不敢靠近我,就這樣,怎麼可能會有小狐狸到我那邊?”

花妖心裏難受,當初自己出現的時候,看着周圍連個鮮花野草都沒有,心裏就覺得荒涼,後來發現,不僅僅是這些,就連蛇蟲鼠蟻都不敢靠近自己。

這在一段時間裏,還讓自己覺得渾身難受,心裏各種的不舒服,但是後來漸漸的也就習慣了。

再後來,隨着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也就開始在附近玩耍了,也就忘記了這一點了,但是現在墨衣又提起來了,那就說說好了。

被這麼一說,墨衣也想到了這個問題了,“但是就算是這樣,那小狐狸的事兒又要怎麼解釋?”

墨衣是一口咬死了,這個小狐狸的真元,肯定是被花妖吃掉了,不然,她身上爲什麼會有那些吸引力?

那種力量似乎還有些莫名其妙的,自己都感覺不對了,這個要怎麼解釋?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那個小狐狸,那是真的跟我沒關係啊!”花妖都要哭出來了。

這些話落在周瑩瑩的耳朵裏,直接就認爲花妖受委屈了,這些事兒跟花妖沒什麼關係,肯定是的,她是善良的!

但是真的落在張昊天的耳朵裏,就已經開始懷疑了。

是啊,當初花妖來的時候,似乎誰也沒懷疑過,原本這個花妖就是找來救周瑩瑩性命的,結果也真的是救了周瑩瑩的性命,可她畢竟是花妖,這年月,人都不見得可以相信了,就更別說是花妖了。

但是這些想法張昊天沒說出來,這種事兒,在沒確切的證據之前還是不要說的好,萬一真的冤枉了人家花妖的一片好意,總也是不太合適的。

人和人的關係都不見得能禁得住考驗呢,更何況花妖還不是個真正的人!

但是在周瑩瑩看來,這些都是墨衣想的太多了,花妖就是個單純的姑娘,從前一直都是住在山裏的,也沒接觸過什麼人之類的,這種姑娘,又能有什麼心思?

周偉光也不是很瞭解花妖,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個是周瑩瑩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花妖來了,估計現在,周瑩瑩還在疼的厲害呢。

“行了,這個事兒啊,說清楚了就好了,真的也沒什麼的,估計就是那隻小狐狸想去那邊看看,或者是想去那邊避難,所以纔會死在那裏的。”

周偉光心裏也不是很相信,但是現在想要這件事平息一下,就只能這樣做了,至少可以讓這件事緩和一下。

至於墨衣說的是不是真的,這件事兒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知道的,想知道一個人是不是在說謊話,或者是到底有沒有壞心思,這個一時半會兒也看不出來,那就走着看!

張昊天看了周偉光一眼,大概明白了周偉光的想法,也開始當着和事老,兩邊說着好話。

墨衣這會兒也不會這麼生氣了,但是心裏的那種奇怪的感覺還在,這讓墨衣心裏多少還是不太舒服。

花妖還在哭,就好像是眼淚不要錢一樣。

周瑩瑩被花妖哭的心裏難受,“你們這幾個大男人也真是夠可以的了,爲什麼要欺負人家一個小姑娘。” 愛上豪門大少 在周瑩瑩看來,今天這事兒就是欺負花妖了。

原本花妖就是個弱弱的小姑娘,他們這些傢伙,都來欺負一下,真的合適嗎?

張昊天抿着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自己好像真的沒欺負花妖吧,不過,在現在這個時候,張昊天也不想計較這些細節。

左右周瑩瑩也不是個無理取鬧的人,回頭等到這件事兒都消消氣了,自己再找周瑩瑩好好聊聊也就是了。

墨衣沒再吭聲,這個事兒,的確是證據不足,自己單憑一個小狐狸,也不能就這麼冤枉了人家花妖,所以,自己這次不能直接抓住她,但是不保證以後不能找到她的“狐狸尾巴”。

但是現在這個狀況,墨衣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乾脆轉身,又一次離開了。

客廳裏瞬間安靜了下來,張昊天和周偉光互相看着對方,但是誰都沒吭聲。

周瑩瑩看着墨衣走了,趕緊轉身繼續安慰花妖,希望花妖不要心生芥蒂。

“你也別生氣,墨衣肯定是誤會了什麼了,放心好了,這些話啊,說開了也就好了。”周瑩瑩面帶微笑的解釋,希望花妖也不要哭了,微微笑多好看。

“嗯。”花妖帶着濃重的鼻音應了一聲,但是也沒說話。

周瑩瑩不知道這會兒應該說什麼纔好了,只能帶着花妖先回了房間,想着讓花妖在房間裏休息一下,順便還可以再吃一些東西,她不是喜歡吃那些零食嗎,那就讓她去吃一些好了,要是這樣心情就能好,那就再好不過了。

花妖心裏委屈,但是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耷拉着腦袋,時不時的吃上幾口零食,但是不管周瑩瑩怎麼說,花妖就是不吭聲,一副委屈可憐的樣子。

這讓周瑩瑩心裏更覺得難受了。

“那個,你好好休息一下,我會讓他跟你道歉的。”在周瑩瑩看來,這個事兒必須要有一個說法,要不然,這往後花妖肯定還會胡思亂想的。

花妖仍舊還是不吭聲,就這麼繼續耷拉着腦袋,時不時還吸吸鼻子。

周瑩瑩實在是看着花妖這樣心裏難受,嘆氣之後,轉身離開了。

只是,墨衣在這之前就已經離開了,還是跟之前一樣,沒什麼招呼,也沒走大門。

張昊天和周偉光並不是特別在意這個事兒,在他們看來,這些都是小事兒,只要是說開了,一切也就正常了。

所以當週瑩瑩跟張昊天說,一定要讓墨衣跟花妖道歉的時候,張昊天都覺得周瑩瑩有些把這件事兒鬧大了。

“我看啊,這事兒就到此結束了,什麼道歉不道歉的,現在他們兩個在鬧矛盾,再者說了,墨衣也是爲了咱們好,要是你真的逼着他道歉了,他那個脾氣,你覺得能行嗎?”張昊天覺得,就算是這個事兒墨衣太敏趕了,這也是因爲這些人才敏感的。

如果不是爲了這些人的安全,墨衣纔不會這麼生氣的,他是誰啊,他可是巨蟒啊,就算是花妖有什麼不好的心思,想用在墨衣的身上,也沒什麼太大的用處!

周瑩瑩還是覺得這個事兒需要道個歉,如果這個事兒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自己這臉面,怕是真的不用要了。

爲什麼就連自己人都要懷疑自己人啊!好好的,就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嗎?

張昊天又說了周瑩瑩幾句,也就沒再吭聲,直接去跟周偉光研究那邊那隻小鬼的事兒了。

周瑩瑩看着他們兩個還在討論,還都十分緊張,心裏也明白,這個事兒吧,畢竟是小事兒,現在最關鍵的就是那隻小鬼了。

如果因爲這件事兒,再耽誤了那邊的小鬼的事兒,回頭一個弄不好,那隻小鬼真的平安生出來了,這一切,可就不那麼好辦了。

到那個時候,自己這邊可就要多一個強勁的對手了,將軍手裏也會多一個很厲害的打手。

現在應對那個將軍都有些爲難了,要不是將軍現在受傷了,怎麼可能會這麼安靜?

周瑩瑩再次嘆氣,看了看花妖所在的那個房間,想着自己一會兒還是想辦法再安慰花妖一下吧,至於道歉還是不道歉的,到時候再說。

實際上這會兒墨衣也在糾結。

本來今天是可以解決了花妖的,那傢伙一準兒是有問題的!但是現在看來,這個花妖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難對付。

要是周瑩瑩真的一味的偏袒她,那自己還真的不是太好下手了!還有,到時候就算是真的自己下手了,周瑩瑩也會說自己的不是的,這事兒,終究是自己太沖動了。

當時自己要是能淡定一些,想的周全一些,也就不會發生現在這樣的事情了。

哎,還是自己想的太少了啊。

墨衣心裏各種後悔,但是也知道,現在後悔這個事兒也沒什麼用處了,有這後悔的時間,還不如好好想想,接下來應該如何面對他們比較好。

想來,張昊天和周偉光他們是不太會跟自己計較的,男人跟男人之間的友誼,其實就這麼的簡單了,有什麼事兒直接全說了,說完也就過去了。

但是這個女人的事兒,就不是那麼輕鬆了!

周瑩瑩雖然不是個事兒多的女人,但是她也是個女的啊!就算是她表面上不會跟自己計較這個事兒了,但是總是會在心裏想這個想那個的。

所以,現在的關鍵問題又變成了自己和花妖如何相處了。

這個花妖啊,真的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這要是好的也就這樣了,但是要是真的有什麼壞的心思,那自己這個事兒,可就不太好辦了。

但是不管如何,自己還是要暫時跟花妖的關係好一些,也就只有這樣,才能很好的觀察花妖,看看她到底是什麼情況。

要是她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自己到時候再下手也來得及!

墨衣想明白這些,決定還是回去看看。

只是,這次自己就不能像是之前那樣回去了。

想來,這個事兒確實是自己衝動了,墨衣決定投其所好,既然花妖喜歡吃零食,自己這次就多帶一些零食回去。

墨衣心裏合計着,甚至也已經做好了賠禮道歉的準備了。

不管如何,都要暫時平息這件事兒,只有讓花妖放鬆了心情,對自己也放棄了懷疑之類的情緒,然後,自己纔有希望。

墨衣是想的很清楚的那種了,也沒打算耽擱時間,直接就去了離着周瑩瑩家比較近的超市,準備挑選一些女孩子喜歡的零食。

最後果然拿了好大的兩袋子零食,站到了張昊天的家門口。

當墨衣敲門的時候,張昊天和周瑩瑩全都覺得很奇怪。

“這能是誰來了?”周瑩瑩覺得好奇,心想着也沒什麼會在這個是簡單來找自己啊!

再者說來,這個房子現在很特殊,最好就是沒什麼訪客,這要是真的有什麼訪客的話,弄不好啊,還會像是之前的那個男人一樣,弄得魂魄亂七八糟的。

當週瑩瑩打開大門的時候,整個人瞬間就呆住了。

“這,這,這……”周瑩瑩不知道墨衣這是要幹什麼了,好好的,爲什麼又拎回來這麼多的零食?這是要給自己的,還是他自己吃的?

墨衣沒搭理周瑩瑩,現在也不知道應該和周瑩瑩怎麼解釋這個事兒,直接拎着那些零食進了客廳。

在把那些食物全都放在茶几上之後,墨衣左右看了看,想知道花妖在哪兒。

“她呢?”在沒看到花妖的時候,墨衣只能去問周瑩瑩了,自己回來的目的就是找花妖道歉的,但是現在花妖不見了,自己跟誰說道歉的話?

“你找她做什麼?”周瑩瑩眼睛瞪大了,心說這個墨衣是沒完了是嗎? 黑色豪門:錯惹冷情首席 之前都已經把花妖說的快哭了,這次是真的要氣死嗎?

“道歉!”墨衣也不磨磨唧唧的,直接就說了最關鍵的話。

只是,這話一說出來,不管是周瑩瑩還是張昊天他們,全都愣住了。

“什麼?”周瑩瑩以爲自己聽錯了,這種話,真的是墨衣說的嗎?

似乎從認識墨衣的那天開始,至少在周瑩瑩的心目中,墨衣就是那種高高在上的,不管是誰,都不能質疑他的存在。

現在這個傢伙居然能道歉,還是跟花妖道歉!

周瑩瑩真的覺得今天是個大日子,還有,墨衣到底是被什麼刺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