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先生~」喬顏再次仰頭看向了司邵斐「你說那些打女人的男人是不是混蛋人渣!」

這讓男人本來揉喬顏小腦袋的手一僵。

他突然沉默了。

「司先生?」喬顏再次問他「你是不是也很生氣!為那些人渣身為你們男生同胞的一份子感到羞恥!」

男人沒回答。

他又沉默了幾秒,再開口眸底已經掩了幾分痛苦「阿顏,這些男人如果後面想要彌補補償,也不能被原諒了嗎?」

「當然,這種打女人的男人就不是個東西!絕對不能被女人原諒!畢竟家暴只有0次和無數次,他們不會改的!」

「可……」

見司邵斐還想說什麼,喬顏直接打斷他,沒好氣道「司先生!你怎麼回事?你怎麼會為這些人渣說話?莫不是你也有這傾向?」

「我可告訴你,你要是打阿顏一下,阿顏就離家出走,讓你再也找不到!」

喬顏本就是隨口玩笑的話,但卻讓男人身體更僵硬了。

因為曾經的喬顏,就是這樣整天拚命的想要逃離他!

「不能想起來,絕對不能想起來!」

男人這時心裡瀰漫著一股莫名的心慌,心慌的讓他幾乎都要喘不過氣,只有霸佔喬顏才能緩解這種焦慮。

「唔~」

喬顏不知道這個男人突然發什麼瘋,他先是強勢扣上她的小腦袋,親上她的唇,緊接著又要給她脫衣服,那暴躁急切的勁頭,恨不得在這浴室辦了她。

「司先生~唔~」

喬顏想說洗了澡去床上,但男人卻迫不及待的將她提起來,強勢抵在浴室的牆上親熱……

一個小時后,男人才從浴室抱著人兒回到床上。

喬顏幾乎被他剛剛的層層攻勢,折騰的沒了力氣,到了床上蓋上被子,幾乎一個小手指頭都不想動。

男人卻還精力旺盛似的,抱著她又親又啃。

「阿顏,你答應我不離開我的對不對?」

「嗯。」喬顏回答的有氣無力的。

「那如果我曾經做錯事,你也會原諒我的對不對?」

「嗯。」喬顏幾乎是下意識的點頭,但話音剛落,她便反應過來「嗯?司先生,你今天怎麼怪怪的,怎麼會突然這樣問,你是不是曾經對阿顏做什麼壞事了?」

「沒有,怎麼會!」男人幾乎是一口立即否定「阿顏乖別亂想,我的意思是想問如果是以後我要是不小心做你做了錯事,你會不會原諒我?」

「哦,這樣啊。」喬顏隨口道「那就要看具體什麼事了,如果你只是凶一下阿顏,你哄哄阿顏,阿顏就不計較了,但要是對阿顏動手,阿顏就絕不原諒!」

「因為你都對阿顏動手了,肯定就不愛阿顏了。愛一個人絕對不忍心傷害她,就像我愛司先生,就永遠都不會傷害司先生,而且還會盡自己所能,不讓任何人傷害司先生……」

喬顏的話,無疑讓男人心底已經壓下去的心慌,再次竄了出來。

於是,喬顏立即迎來了一波更猛烈的攻勢。

「小東西,你會原諒我的,因為你永遠都不會想起來!永遠都不會!」

男人這樣想著,心裡那股心慌才消退些。

更何況,當時他和喬顏都沒有結婚,沒有結婚,也算是家暴嗎?他當時只是想要掰正一個走了歪路的孩子罷了。

這一夜,喬顏不知道被男人折騰了多少次。

到最後,她直接都想扔給男人一個被子,將他趕到書房去睡!

喬顏因為昨晚的勞累,早上一直睡到九點才醒。

簡單的吃了點飯,她就拖著有幾分打軟的腿,按照計劃去孤兒院看望那個叫陽陽的小女孩。

「阿顏,我讓人又重新調查了一遍,陽陽這孩子的父母並不是孤兒院檔案上的那兩個,那兩個只是養父母,據監獄里的養父交代說,這孩子是因為他夫妻兩個不能生育,從人販子手上買的!」

「買的時候三歲,因為很漂亮還花了很高的價錢,到後面才發現有自閉症,還一度想棄養,所以,這孩子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他也不知道,之前不交代,是不想給自己找事。」

這是今早司邵斐在喬顏出發前,告訴她的調查結果。

這不由讓喬顏對這個身世坎坷的孩子更加憐惜。

「司太太,又來看陽陽了。」

孤兒院的工作人員見了喬顏很熱情的打招呼。

「嗯。」

喬顏微笑點頭,她這些日子,幾乎每隔一兩天就抽一個一兩個小時來看孩子。

「媽媽~」

小女孩每一次對她的稱呼,都讓喬顏母愛泛濫。

「陽陽乖,看今天媽媽給你帶了什麼好吃的?」

喬顏溫柔說著,從包里拿出了一罐彩色漂亮的糖果,遞到了小女孩的懷裡。

裡面都是軟糖,五歲的孩子,很少有不喜歡糖果的,況且上面還裹著七彩的糖衣。

果然,喬顏看著小女孩看到糖果時眼睛亮了一下。

不過也只是如此,小女孩乖乖接過摟到懷裡后,卻緊抿著小嘴,連一句謝謝也不會說。

「陽陽,告訴媽媽,你喜歡吃糖果嗎?」

這些日子以來,喬顏一直引誘孩子除了跟她說媽媽之外的詞。

但至今沒成功。

孩子就像是沒聽見似的,接過糖果后,就又開始緊繃著小臉,沉浸在她的世界里,擺弄著她的畫。

「陽陽,你把昨天畫的東西,給媽媽看看好不好?」喬顏這時候就會開始耐心的給孩子講一些畫畫方面的東西。

孩子一直都不說話,若不是很偶爾的一次點頭,喬顏甚至都覺得小女孩是個聾啞孩子。

很快,兩個小時過去了。

喬顏看了看手機上的表,她還有工作要做「陽陽乖,媽媽要走了,明天再來看你好不好?」

小女孩依舊不說話,但卻使勁搖頭,她緊緊的拽著喬顏的衣角,仰著頭,可憐巴巴的叫「媽媽~」

這種場景,總是讓喬顏心軟留下。

「陽陽乖,你該睡午覺了,先睡覺好不好?」喬顏說著,將孩子抱到床上,開始守著她睡覺,給她講童話故事。

小女孩總是抓她的手很緊,每次喬顏都要將小手指一根根掰開才能離開。

「媽媽~」

小女孩夢裡面也是喊媽媽的,這讓喬顏已經走到門口的身子一僵,鼻尖莫名有些發酸。

「這孩子太可憐了!」 轟…!!

一輛汽車,猛然呼嘯而來!

嘎吱!

直接,停在了前方!

秦蒼穹面色平靜,轉身朝着越野車,緩緩走去!

每一個動作。

都讓周澤韜,驚恐不已。

心中,湧起了猜測。

這,是要做什麼?

而,下一刻。

轟…!!

引擎聲,震顫如雷!

轟鳴聲響起!

那輛越野車,在秦蒼穹的操控下,猛然一個倒退,旋即…瘋狂呼嘯而來!

這,是要…

「不,不要!!」

癱軟在地上的周澤韜,不知哪裏湧起的力氣,瘋狂試圖逃竄!

但已經來不及了!

轟…!!

那輛越野車,一瞬間掠過!

直接,碾過了他的腿!

「啊…!!」

跟輪胎接觸的一瞬間。

周澤韜渾身顫抖,瘋狂凄厲慘嚎起來…!!

但,下一刻。

他的雙腿,赫然…都是被徹底,碾壓成了碎肉!

斷裂聲響起!

就連骨頭,都是徹底碎裂!

鮮血,瘋狂噴濺!

軍用越野車,重達數十噸的車身,足以將任何人的身體,都碾壓成渣!

可秦蒼穹,卻並未就此結束。

而是掛上倒擋,對着周澤韜的身體,再次倒車回來,狠狠碾壓。

噗嗤!

腥血飛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