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可惡!」

另一邊。白融面色陰沉,看著陸川,眼瞳深處,殺機若隱若現:「居然是生死境的高手,難怪當初我居然會感覺到恐懼,不過我就不信,你能比得上馬先生!」

此時此刻,就連那位白家老祖,也是雙目睜開,目露奇異之色的看了陸川一眼,但也僅僅只是如此,旋即又開始閉目養神。


「生死境的煉體者!」

主看台之上,白重道也是微微的吃了一驚,很顯然他也沒有料到陸川居然是一位生死境初期的煉體者。

「老三倒是請來了一位好幫手,但可惜了,這少年的修為還是弱了點,只是生死境初期,而那位馬先生可是生死境巔峰,這差距可不是一點兩點。」

就連那位白家老祖,此刻,也是雙目睜開,目露奇異之色的看了陸川一眼,但也僅僅只是如此,旋即又開始閉目養神。

「依老夫看,三兒請來的這位陸公子,不見得會輸。」突然之間,主看台之上,一位生死境後期的老者發話了。


這老者叫白象,是白重道的叔伯輩。

「恩?」

白重道聞言,目光瞬息之間,朝著觀禮台下方看了過去。

而白珊,聽著身邊長輩們的議論,一雙美目閃爍連連,原本打算去往王翔那裡的身形,也停了下來,眉目落在觀禮台下方的陸川身上。

此時陸川和馬先生,交手了三十多招,雖然每一次交手,陸川都會受到一些輕傷,但這樣的傷勢對於修鍊天吳變之後的他來說,比之皮外傷還不如。

交手三十多招,陸川也摸清楚了馬先生的實力,大約和他沒有修鍊天吳變之前,差不多。

如果不施展殺招,兩人誰勝誰負還說不一定。

但修鍊天吳變之後的他,實力卻穩穩在這位馬先生之上。

不過陸川卻沒有施展出全力,僅僅只是施展了天吳變,因為就在剛剛的交手之中,他發現在自己,每一次碰撞,身上的那個八爪八面八尾的凶獸圖騰,吸收不知名力量的速度都會快上許多。

就這麼一會兒,他身體的素質,幾乎就要達到生死境初期巔峰的程度,只要再對上十招左右,他就能達到生死境巔峰,如果就這樣戰鬥下去,只需要半天的時間,陸川有把握身體素質突破生死境中期。

只是,他的如意算盤很快就被馬先生識破了,以馬先生生死境巔峰的實力,交手三十多招,還看不出名堂,當初也就不會只有他從絕淚佛祖手下,逃得性命。

「姓陸的,你居然藉助馬某的力量修鍊,好大的膽子!很好,馬某就看看你身體力量到底多強!」馬先生雙目厲色閃爍,殺意更濃。

「咻!」

突然之間,馬先生伸手一番,一柄泛著火紅色流光的寶劍,瞬間出現在手中。

白重道看到馬坤手中的寶劍,神色突然一凝。

「半聖器!九陽劍!」

「這不是老大當初晉陞天位境,我送給他的禮物嗎?他居然送給了馬坤,這份魄力,的確要勝於老三許多!」(未完待續。。) 「陸川,馬某倒要看看,是你的肉身強硬,還是馬某的九陽劍鋒銳!」

說話之間,馬坤手中九陽劍,如同一條毒蛇,刺殺而來。

半聖器上面,那鋒銳的劍氣所到之處,虛空都彷彿被切割開來,觀禮台上的眾人,立馬就有一種刀割肉的感覺。

「可惜!」

陸川搖了搖頭,雙目中露出一抹惋惜。

半聖器,以他現在的肉身實力,自然是沒有抵擋不住。

馬坤拿出這口九陽劍的剎那,陸川就知道,藉助戰鬥,磨礪天吳變的方法失效了,現在,是決勝負的時候到了。

「本來還想留你多活一會兒,既然你執意許你,陸某也就只有成全你!」陸川眼中,殺機一閃。

斬草除根,放虎歸山。

這兩個道理,陸川從小就明白。

雖說,這個馬坤,實力現在要遜色他一籌,但既然對他動了必殺之心,他陸某人也絕沒有放過的心思。

「青萍劍!」

陸川輕輕一喝,泛著青光的青萍劍出現在手中。

雖說他手中,還有更高級的大荒聖劍,但他一直沒有煉化,在他心中還是血脈相連的青萍劍,施展起來,更順手。

「極品靈劍?」

看到陸川拿出青萍劍,馬坤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譏笑之色。

極品靈器在大秦國很少見,但在白虹城可不少見,甚至連偽聖器,有時候也有交易!

當然這並不是說,白虹城就比大秦強,大秦極品靈劍之所以那樣少,是因為二十五年前的那場浩劫,致使大秦三分之二的高手,連同身上的寶物。全部留在蒼莽山脈。

「半聖器么?」

「一個月前,你在無盡之海被那個光頭搶奪了身上所有的東西,連同空間戒指也被搶去,身上肯定沒有寶物!」

「這口九陽劍,恐怕還是白融給的吧?一個月的時間,我看你最多煉化這口半聖器一成吧?一成的半聖器威能……」

陸川絲毫不懼,冷冷一笑,青萍劍光閃動著,四十九劍,悍然殺出。

「一成的煉化度。也足夠殺你!」馬坤大吼一聲,九陽劍上,紅芒爆閃。

劍氣鋒芒,劍光凌厲。

這是陸川見到最強的劍客,沒有之一。

這一瞬間,馬坤寶劍之上爆發出來的鋒銳之氣,遠遠超過了陸川,讓人毫不懷疑,下一刻。陸川就會喪命於馬坤劍下。

白童雙目閉了起來,似乎不敢看接下來的場景。

白珊櫻唇張開,似乎要驚叫出來。

白融眼中喜色一閃,長長舒了口氣。他知道,塵埃落定了!

白重道眼中惋惜一閃。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為塵埃落定的時候,一股充滿了殺伐之氣。凝練到極致的氣息,沖霄而起,豁然降臨。

一剎那之間。天地間所有景象彷彿都消失了,所有人這一瞬間都感覺到自己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劍的世界。

無窮無盡、數之不盡的劍影、劍氣,散發著攝人心神的氣息,劍鋒所指,殺機凜冽,彷彿下一刻,自己就要被萬劍穿心。

攝人心魄,駭人心神。

「鎮!」

豁然間,猛然一道長嘯,震蕩九霄。

「轟隆隆!」

蒼穹震蕩。

長嘯聲中,眾人眼前的這片劍氣、劍影瀰漫的世界,彷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攻擊,轟然破碎。

所有人都回過神來,不管是武道境的武修,還是天位境的高手,此時此刻,都是汗水沾滿了衣襟,看向觀禮台下方,眼瞳深處不可遏制的出現恐懼。

只是,這些回過神來的人,卻不包括直接面對陸川的馬坤。

在馬坤眼中,那蒼穹大帝,無數劍影、劍光之中,突然殺出一件,帶著撕裂天地的威勢,彷彿開天闢地!

「不!」

儘管心中知道,陸川這一劍不可能這麼強,但馬坤的心中依舊升騰起不可遏制的恐懼,瞳孔劇烈收縮,本能的橫劍抵擋。

但——

從攻擊到抵擋,轉換之間,馬坤所露出的破綻實在太多,陸川根本就不正面交鋒,那殺出來的一劍,豁然朝著馬坤右臂狠狠斬下。

「嗤!」

血光飛濺。

連帶手臂和九陽劍,一同掉落在地上。

「馬先生!」

觀禮台之上,傳來一道驚呼。

是白融。

他的目光之中露出了極度的不可置信,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位和他父親白重道同樣修為的生死境巔峰高手,居然會被人一劍斬斷手臂!

「劍勢!」

「極品絕學,修鍊度,十成!」

主看台之上,白家老祖白武,睜開雙目,精芒乍現。

很顯然,剛剛那道長嘯就是他發出來的。


「老祖!」

「老祖!」

「老祖!」

……

白武卻沒有理會自己這些子孫輩的後代,目光直接看到觀禮台之下,陸川身上:「好一尊劍客!生死境初期,居然就修鍊出劍勢,放到整個南瞻部洲,都是一流的天才!重道,此人的來歷,你可知道?」

「回祖父,此人名叫陸川,是孫兒三子在外面認識的人,來白虹城,是想要借我們白家的傳送陣,去東勝神洲。」面對白武這尊造化金的高手,即使是白虹城之主的白重道,也是站起身,低著頭,躬著身。

就在祖孫兒子問答之間,管理台下,陸川已經一劍對準馬坤斬下。

「九陽!」

馬坤一道凄厲大喝。


那掉落在地上的九陽劍,頓時顫抖起來,化作一道紅光,急速飛到馬坤的手中。

只是——

沒有用!

他全盛時候都不是陸川的對手,更何況此時此刻,已經被斬斷了一臂?

「砰!」

火光迸射。

馬坤直接被陸川一劍斬飛。

「死!」

一劍斬飛馬坤,陸川眼中殺機一閃,身形毫不停歇,氣勢如虹,長劍驚恐,劍氣縱橫,劍勢千鈞,朝著馬坤,斬殺而出。

「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