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可惡的老頭,,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要抄起鞋底板子狠狠抽你的臉,啊啊啊啊啊,」火炎焱此時的感覺簡直是****,如果是平常的穿梭火焰也不算什麼,忍耐一下也是可以的,但是知子莫若父的火華蓮卻是在他身上倒下了藥劑,可以吸引周身的一切火焰,,並且達到絕不會私自掉落下來的程度,在這種藥劑的作用下,無論什麼火焰都彷彿擁有了黏著的性質,是絕對的持久燃燒,附著在事物表面,

現在的火炎焱對於燒灼的疼痛,那是幾乎疼痛到意識模糊的程度,直接破口大罵了起來,那裡還管對方是他老子,在這種情況下那是絕對不能夠暈厥的,一旦暈厥倒在火海之中,是絕對的沒有一絲生路的,別人可能不會清楚,但是火炎焱絕對清楚他父親的脾氣秉性,他是絕對不會來救暈過去的火炎焱的,寧可看著被火海燒死,也是不會去救得,是絕對的鐵石心腸,火華蓮常說知子莫若父,那麼火炎焱也是知父莫若子,

火炎焱就在這種煉獄一般的環境下,一邊罵著自己的老子,一邊堅定的前行,

「這小子,哼,」在秘境之外,火華蓮一手把手中的火花鏡芒捏碎,看著自己兒子的行為,笑了,「這麼點火候可不行啊,我的兒子,你的體質還遠遠的沒有被激發出來呢,」

·······················································


「呼呼,這下…這下…升級誅邪劍的第十一種材料天雲石就到手了,」陳鋒此時卻是在高空之中不停穿梭飛行,劍尖一挑,一塊有著條條雲彩紋路的石頭就被牽引過來,這就是天雲石,

吼,

聽見一陣陣震蕩空間的嘶吼聲之後,陳鋒破口大罵起來,

「這些吞雲獸,到底有完沒完,再追,老子送你們去見聖人,」

天源大陸上,高空中刮著猛烈的罡風,再向上則是電閃雷鳴的初始地,但是這還不算什麼,更上一層則是有著天雲石這種奇異材料,不過每年不知有多少人為了這種材料命喪獸口,無論什麼樣的環境下,都可以看到生命存在的跡象,吞雲獸就是生存在高空這個層面上,以天雲石為食物的存在,

陳鋒也不敢繼續向上,再向上則是天外之魔徘徊的地方,如果不是外圍有著空間碎片隔離,還有各種運行軌道的星石,甚至有大型門派設立的陣法,天外之魔早已突入到天源大陸之中,毀害生靈了,

陳鋒一劍斬出,一個吞雲獸就被斬成碎片,切割成無數小氣團,但是依舊有著一種向中間聚集的趨勢,這種程度的傷害根本無法徹底斬殺他們,陳鋒已經習慣這種場面,手腕一抖,誅邪劍宛若一個太陽一般發出至陽之炎的氣息,徹底灼燒掉一切痕迹,

在這裡,陳鋒必須快准狠,做到一擊必殺,否則馬上就會招惹過來一大群吞雲獸,吞雲獸天生的生命形態在這個地方十分有利,渾身由氣團組成,幾乎可以變換成各種形狀,僅僅是收斂氣息,偽裝成雲彩,就很難被察覺出來,許許多多修士都是被這簡簡單單的一招給陰死的,

陳鋒一把抓住吞雲獸擊殺掉落的一顆雲珠,塞進了口中,補充元氣,如果在這個地方不能及時補滿元氣的話,馬上就會被一擁而上的吞雲獸給撕裂的渣都不剩,

嗡,

「接下來是那個方向嗎,」陳鋒的誅邪劍指使著他的手臂指向一個方向,在修行的這段時間中,誅邪劍就是他的導航,絲毫不在乎自己到了那裡,他去過火山中心,拿到了火山核,他去到了地底,闖過了幽風穴口,淬鍊了一番誅邪劍,這些都是讓誅邪劍不斷升級的步驟,

「這次似乎有所不同,為什麼我都有點心神相連的感覺,」陳鋒遙遙的感悟著那種感覺,「難道是儒門秘藏,,」

陳鋒微微一笑,身形就是一個瞬閃,穿梭的如行雲流水,「石兄,火兄,這次可別讓我給趕超了過去啊,」 且不論陳鋒和火炎焱的各自努力,其實所有人都在緊張的備戰之中,

血公主又是出行任務了,據她所說,真正提高實力的辦法是在實戰之中,其實這也是每個人的理解不同罷了,血殺之道,確實需要血液的洗禮,猶如用鮮血澆灌鮮花一般,殺伐決斷的冷酷之中透著一絲無可名狀的高貴美麗,與石昊分離開來,其實這樣做對兩人來說也說也是很好的,不能因為偷嘗禁果的快感而耽誤了修行的大事,

在石昊身邊的人,幾乎都進入到了修行的關鍵時刻,張尚武自從被石昊利用完美之精和大地之源的相互作用洗髓伐脈之後,破除了經脈之垢和穴道之殼后,修行速度果然得到了一個質的飛躍,僅僅站立在大地之上,就能從湧泉穴之中接收到一股有一股的大地之力,宛若名字一般,力量湧泉,

「師…師傅,兩位師傅,我晉陞了,」張尚武奔走過來,告訴狩日和吞天鼠一個好消息,興奮的神色一覽無遺,身體之中經脈之中氣勁如同河流一般川流不息,洋溢著一股強悍的感覺,在短短時間內,狩日和吞天鼠聯合做他的師傅,有兩大歸一秘境的高手做他的師傅,這簡直是鴻升門都從來沒有過的待遇,張尚武也就直接改口叫兩人為師傅了,

「恩,還好還好,」狩日和吞天鼠卻是一臉毫無表情,

「額,為什麼兩位師傅這樣,難道這不是好事嗎,」看到狩日和吞天鼠這個樣子,張尚武有點泄氣,

「哈,你的經脈之垢已經清除了,穴道之殼也是清除了兩個,如果沒有這種進度的話,我反而會感到奇怪呢,」石昊拍了拍張尚武的肩膀,安慰他道,

「而且,現在的話,他們兩個應該會更關心自己的事情吧,是不是啊,晉陞之前的準備做好了嗎,」石昊是第一次給人做洗髓伐脈的工作,所以對張尚武非常關注,不過後一句話是對吞天鼠和狩日兩獸所說的,

「放心吧,沒問題,主要是多謝了水行世家提供的水心蓮和寶石世家提供的晶石能量啊,」狩日對石昊豎起了大拇指,表示不用擔心,

「晉陞,兩位師傅也要晉陞,」張尚武驚訝的看了看幾人,腦子一時間有些轉不過來,同樣是晉陞,不過他晉陞的是通奇之境,狩日和吞天鼠晉陞的則是歸一秘境之上的魂動秘境,若以兩層境界一個大境界劃分來說,狩日和吞天鼠更是要越過名為魂溝的天塹,

差距太大了,張尚武深深的低下了頭,

「你也不用灰心,雖然晉陞之後會有一段時間實力停滯期,但是至少以你現在的積蓄的話起碼還能再晉陞一個境界,不過這需要實戰的刺激,」石昊叫張尚武不要灰心,指出他還有許多潛力可挖,


最後張尚武選擇了跟隨血公主,也是前往了刑部,如果說鴻升門哪裡戰鬥最多,那肯定是刑部無疑,石昊只是扔給了他兩瓶丹藥,一瓶恢復元氣,一瓶恢復傷勢,如果給的幫助太多,反而起不到刺激的作用,

石昊環顧四周,發現就連墨瑞晶也是進行閉關了,說是要繼續激發石昊給予她的饋贈,但是石樂的態度就有些耐人尋味了,不是一直哥哥、哥哥的叫著膩在石昊身旁,反而是有些躲著石昊,遠遠望著,石昊回頭招呼一聲,立馬就跑的沒影,憑藉眼力,石昊完全捕捉到了石樂那通紅的臉旁,

「怎麼回事,」石昊搖搖頭,不明所以,

所有人的修鍊都走在了前頭,剩下的就剩石昊一人,所以他也是選擇了閉關,與血公主、張尚武不同的是,他的積蓄非常之多,自從大地之門出來之後,他還沒好好的閉關一次,進行回味,雖然體內積蓄的力量十分龐大,但是有很大一部分是墨瑞晶和狩日等人的饋贈,沒有精純的細細鍊化過,運轉起來不能做到隨心所欲,這也是要解決的問題,

石昊也是在他房間里盤腿坐下,進入了打坐狀態,

他稍一坐下,平靜下心神,將靈敏五感調到最大,靜靜的感受著體內閃亮的兩百顆穴道,在穴道之中,穴道神明的姿勢各不相同,但都是他的模樣,他和火炎焱的路子是一樣的,尊己不尊天,火炎焱是自傲所有火焰神明都不如自身,而石昊則是認為他就是一切,既然包容一切,又何談你我他,兩人之間還是有著一些小小的區別,

有的穴道神明如同壯漢,腳踩大地,單手擒龍,纏繞在身上,這是大地之力所化;有的穴道神明如同一介儒生,手持書卷,腰間帶劍,朗誦聖人教義,卻是四肢有力,精神飽滿,是古代君子的形象,文可上廳堂,武可下沙場,這是陳鋒的力量種子所化;有的穴道神明則如火燭,形體肆意變化,灼灼的釋放著光芒和熱量,這是火炎焱的力量種子所化·····

狩日、吞天鼠、墨瑞晶的力量種子都已經在石昊的體內深深紮根,變化出穴道神明的許許多多的形態,

石昊扯出一絲陳鋒的力量,仔細感悟著其中奧義,

盡性知天,這是儒道對人的最高期望,人人如龍,人人皆君子,萬物大同,這是儒道對世界的最高理想,換而言之,這也是一種完美,

嗡,

完美之精感受到這種理想,這種期盼竟然響動了起來,似乎在做出回應,完美之精突然氣勁噴涌,帶著一源之石轉化出來的精純源氣,如決堤的洪水一般,石昊只覺得經脈一漲一漲,連他已經被開拓幾次的經脈都有些難以承受,

「這是…,」那儒生樣的穴道神明一下子得到灌溉,形象更為清晰,氣息壯大了不知多少倍,然後齊齊一動,和其他所有穴道神明的力量合成一股,繼續突破那尚未填充滿的其他穴道,

轟轟轟轟轟,

穴道之殼對於石昊來說簡直是毫無阻擋的作用,勢如破竹一下子就突破了二十五個穴道,穴道之殼的去除帶著雞蛋殼碎裂一般的聲音,渾身點**道的數量一下子達到了二百二十五個,這就是積蓄的作用,如果沒有陳鋒的儒道幫忙,引發了完美之精的異動,想要靠水磨工夫一點一點的將每個穴道灌滿、點亮,對於石昊來說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吱呀,

石昊的房間門突然被推了開來,一個纖巧的黑影先是探頭探腦了一番,然後才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

|「你這小妮子,進我的房間幹什麼,」石昊立馬打坐收功,有人打擾的狀態下練功那是自己想走火入魔,

「咦,」那道纖巧的黑影一下子跳了起來,如同受驚的小貓毛髮乍起一般,

「哥…哥哥,你沒睡啊,」皎潔的月光照射進來,那道黑影的人正是石樂,她此時一臉不好意思的苦笑,

「哈,你這小妮子別說你不知道達到真元之境的人就已經可以不眠不寐了,省下來的時間自然是用作修鍊,比武大會就要開始了,我可不想丟人現眼啊,」石昊坐在了床邊,一臉狐疑看著石樂,這麼晚來到他的房間,有什麼事情不能白天說嗎,

石樂的臉色先是猶豫了幾分,又是不停變換臉色,最後神色突然堅定起來,吞吞吐吐的說出了幾個我,然後最後一鼓作氣的竟然喊了出來讓人無比吃驚的話語,

「我…我…我是來夜襲哥哥的,」

「哈,你說啥,」石昊現在真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擺出什麼姿勢或者表情來面對目前這種狀況,而是以最為不可思議的語氣反問了過去,他不是沒有沒有聽清,相反他每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這樣反而更加難以確信,


「我…我說…我是來夜襲,嗚嗚,」石樂竟然深呼吸了一口,再度喊道,不過馬上就被石昊衝過去一把把嘴捂上,

「噓,我說你想讓整個鴻升門知道我的笨蛋妹妹要夜襲哥哥嗎,,」石昊真是哭笑不得,湊在石樂耳邊說道,以石樂現在的實力,吼一嗓子絕對可以傳遍百里,所以石昊趕緊捂住她的嘴巴,否則怕是石樂害羞的連山都不敢下了,

「好了,說說你的理由吧,我說你這妮子怎麼有這種想法,」待到石樂平靜下來,石昊才緩緩放開捂住石樂嘴唇的手掌,石昊一頭苦惱的樣子坐在圓椅上,兩人對立而坐,石樂一副低頭認錯的樣子坐在床邊,兩隻小腳緊緊貼在一起,彷彿犯錯了的小媳婦,

「人家…人家只是喜歡哥哥嘛,夜襲有什麼不對,」石樂抬起頭來,竟然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額,咳咳,那個,你就算是喜歡哥哥,也不用哥哥啊,」石昊直接被石樂的夜襲正確理論硬生生的嗆了一口氣,咳嗽不止,一時之間竟然想不出什麼好的反駁方法,

「誰叫哥哥和墨姐姐做了那種羞羞的事情后,又和梅姐姐做了那種羞羞的事,只有我還沒有和哥哥做過羞羞的事情…人家…也想…」石樂就像是認錯的小孩一般,雙手的食指不停在***著轉,一邊偷偷抬頭瞄上石昊兩眼,

「啊,咳咳咳咳,你怎麼知道這種事情的,不是,你怎麼叫起來墨姐姐,你們的關係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了,,」石昊突然發現事情已經漸漸脫離了掌控,被反將一軍的石昊有些措手不及,

「哥哥,你也太小看妹妹的體質了吧,在那麼近的距離下,我除了感受到你的情緒之外,還感受到了你和梅姐姐的事情哦,」石樂漸漸靠近了過來,一邊伸出食指搖晃,氣鼓鼓的說道,

「還有墨姐姐啊,她對我可好啦,帶我去買了胭脂,還送了我這個哦,墨玉手鐲,對了還有唇粉哦,你看都沾到你手上了,」石樂一邊搖晃著身子,一邊指著各種各樣的小玩意說道,最後指了指石昊的手掌,上面一個淡淡的唇印可以隱約看到,

果然還是女人了解女人,短短几天時間,墨瑞晶就已經成功爭取到了石樂的好感,化敵為友,本來還一直擔心的石昊此時也是放下心中石頭,

石昊揉了揉手掌,去掉了那道唇印,他想起了捂住石樂嘴唇的時候,手掌中心觸碰到的那一份柔軟,心中卻是蕩漾起層層漣漪,

「怎麼了,哥哥,你不喜歡我嗎,」石樂的粉嫩小蓮越來越貼近,輕柔的吐息吹在石昊臉上,有著痒痒的感覺,但是這麼石樂這麼一副可愛的樣子卻是帶著嘟囔的聲音,似乎十分委屈的說道,

「啊,不不不,那個,你看,我們是親兄妹啊,是家人啊,不能做出那種事情的,」石昊連連擺手,他怎麼會討厭這麼可愛的妹妹呢,只是那根名為理智的弦是他最後的防線,但即使如此,一種名為yuwang的東西也是湧上了心頭,悄悄的在心底蔓延,

「那個沒什麼啦,墨姐姐都告訴我了,像我們這種世家,就是應該實行血統保護,進行族內聯姻,墨姐姐的母親就是同族內的兄長結合的,」

崩,斷了,宛若琴弦斷裂的聲音在石昊腦中響起,

「她竟然連這個都告訴你了,」石昊徹底無言了,他遵從的是上一世的道德觀念,但是在現在已經絲毫無濟於事了,理智的一角已經徹底崩壞了,

「墨姐姐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哦,關於你的一切,她和你的一切,還有告訴我要如何如何的做才能抓住你的心哦,」石樂浮現起了得意的笑容,在她探知到石昊和梅慕藝之間的事情后,墨瑞晶悄悄走近她的房間,對她安慰鼓勵,還有種種言傳身教,此時表現的效果就在眼前,

「原來她才是幕後推手,我的天,」石昊腦袋裡面已經一團漿糊了,他根本想不到讓石樂夜襲的竟然是墨瑞晶,

「公子,祝你晚安,」呆在另一個房間的墨瑞晶靜靜的躺在床上,臉上浮現起了甜美的笑容,


做禽獸,還是做禽獸不如,這還用問嗎,

石昊一把抓起石樂,推到在床上,喘著粗氣再次問道,

「石樂,我親愛的妹妹,你確定你不後悔嗎,」

「能和心愛的哥哥結合,我怎麼樣都不會後悔的哦,」石樂宛若剛出生的小鹿一般在床上顫抖,但是話語卻是異常堅定,

「你這個,不聽話的妹妹啊,」

「啊,哥哥,那就來欺負、懲罰我這個不聽話的妹妹吧,」石樂嘴角愈發的向上勾起,帶著一份清純、一份嫵媚,甚至還有著一份妖艷說道,

撕拉,

霎時間春光滿屋, 永夢宗,常年累月不曾打開的永夢宮似乎已經遺落在被人遺忘的角落,裡面居住的是永夢宗獨一無二的人物,永夢宗主,但是此時被人一下子推開了,看其身影,竟然是幽夢仙子,

「母親,我要變強,我要得到第一,」幽夢仙子的話語靜靜的流淌在著空蕩蕩的空間之中,她靜靜的等待著,雖然她看不到任何身影,也感覺不到任何存在,但是她知道她的母親永夢宗主已經知曉了她的請求,

「為了這次的比武大會,」空幻的聲音直達幽夢仙子的耳邊,但是她沒有驚慌而是直接的回答道,

「不,我是為了一個人,為了能夠擊敗他,」幽夢仙子堅定的語氣貫徹著她的語氣,沒有一絲猶豫,

「····好吧,」似乎思考了片刻,不過給出的回復依舊是讓幽夢仙子開心的笑了起來,

·······························································

一合道,太**,

夷人仇跪伏在地上,不時眼睛向上瞄上一眼,心神不定,身體都顫抖了起來,靜靜的等著坐在上面九五之座的太子殿下的判決,這次他得到了太子賜予他的符籙都沒有完成任務,是絕對的失敗,如果太子殿下心情一個不好,被當場處死也是極有可能,

「這個石昊,倒是有點意思,也罷,這次並不完全怪你,平身吧,這次的你沒有過失,」太子一隻手呈拳狀支撐自己,一隻手清脆的敲擊著手把,似乎完全不在意夷人仇的這次行動結果,

「太子殿下,那個石昊該如何處置,」夷人仇感恩似得起了身,繼續問道,

「這次的比武大會,弄得如此龐大,相信他也會參加吧,就在那裡解決他就行了,」太子帶著輕鬆的語氣說道,

「這樣萬萬不可,老奴雖然實力不行,但是一雙看人的眼睛還是在的,那個小子的爆發力絕對會對太子殿下的大業造成阻礙的,一定要及早清除,」夷人仇激動了起來,絲毫顧不得形象,地位差距,不過馬上意識了過來,「太子殿下,剛才是老奴失態了,不過請務必及早清除此子,」夷人仇的語氣是堅定的不容遲疑,

「不,你不用說了,對於石昊這個人我甚至知曉的比你還要清楚,真正的帝王是內聖而外王,想要達到那種聖王的境界,就必須解開當年的心結,大業是什麼,成為一合道之中真正的皇帝,不不不,那隻不過是一個目標罷了,目標是隨著人的成長而不斷提高的,相反如果人的心性不能成長,實力不能提升,那再高的目標的也是鏡花水月,空紙一夢,」太子起身,露出認真的神色,


「不,太子殿下,您沒有錯,弱小的人只能跪伏在強者的腳下,強者高人一等,自然可以掠奪一切,享受一切,這個世界的真理本身就是強者為尊,勝者為王,」夷人仇又是猛地跪了下去,痛心疾首的勸告太子,

「不,你不用說了,王道掌控大勢,霸道引導烈勢,聖道天聚大勢,我的眼光可不會那麼狹窄,不就是一個石昊嗎,就看看是你能夠對我復仇,還是你成為我的大道踏腳石呢,」太子似乎累了一般揮手叫夷人仇退下,

「太子殿下,哎,」夷人仇無奈的在心中嘆了口氣、

·································································

在已經不知深入地下多少萬里的地下,空間盪起一陣漣漪,從中出現了幾個身影,

撲通,

幾乎已成半殘的無影子和血屠夫被魔雲天一下子扔到地上,勁道拉扯傷口,已經凝成血痂又是開始崩裂,

「來人,把這兩個修復一下,然後扔進轉魔池中,」魔雲天看也不看一眼,對他來說這兩人只是他隨手救下,看看能不能發揮出價值的貨物,如果貨物還沒有發揮出價值就死掉的話,那對他來說就是虧本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