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活著,就有機會。」艾達咬了下嘴唇,做出了判斷,就算對方沒有手雷,也可能遠離射殺自己。

「我投降。」艾達喊了一聲,將MP5K丟了出去,「我胳膊受傷了,背包摘不下來。」

「大腿上的槍套,你當我是瞎子嗎?」唐崢快速移動,已經和艾達站在同一條走廊,雙方相距十一米。

艾達拔出了格洛克丟掉,「我能給自己止血嗎?」

「把內褲也脫了,誰知道裡面有沒有藏著武器?」唐崢再一次提出意見,除了試探艾達,也是讓她的思維陷入激動混亂,可惜他失望了,艾達的表現出乎意料。

「你為什麼不自己來脫?」艾達用上了美人計,只要這傢伙近身,她有把握弄死他。

「樂意效勞,不過在此之前,你要告訴我你的來歷和目的?」唐崢覺著步槍,緩緩地走向了艾達,「你可以拒絕回答,那麼我會等到你流盡鮮血,對了,屍體只要是熱的就行,我不嫌棄。」

艾達聽懂了唐崢的潛台詞,臉色第一次變了,惡狠狠地盯著他。

「我就梅麗爾,是一名SWAT,奉命前來處理病毒泄漏事故。」艾達的謊話張口就來。

「不誠實,看來我要打斷你的另一條腿。」唐崢恐嚇艾達,將幾發子彈射到了艾達的大腿附近。

「你忍心打傷我的美腿嗎?」艾達的身體下意識的顫抖了下,讓胸部也搖動了一下,她心底咒罵唐崢,臉上卻是擺出了討好的笑容,故意將雙腿從旗袍下移了出來。

憑心而論,這個東方女性很漂亮,而且也和生化危機中艾達很像,這讓唐崢對這個遊戲世界產生了懷疑,殺死她的衝動小了不少,他覺得她可能是一位劇情人物。

「艾達,你完了!」唐崢故意喊出了艾達的名字,盯著她的眼睛,想看她的反應,果然,雖然女俘虜強作鎮定,但是眼皮有了一絲細微的跳動。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艾達笑了,不過鮮血的流失,讓她的腦袋有一些頭暈。

「把背包打開。」唐崢是不會救她的,甚至在接近身體三米時,便停了下來。

「我動不了了。」艾達拒絕,臉上出現了一抹焦急的神色,那裡面裝著她這一次任務的目標物,如果丟失,一切都完了。

「吆,看你的臉色,似乎是很重要的。」唐崢看著地上的鮮血,還有艾達慘白的臉色,估算著她也流了不少了,這麼虛弱,已經不構成威脅,便走了過去,扯住背帶,要摘下背包。

艾達很順從,她在等反戈一擊的時機。

「你似乎對這裡的地形很熟悉,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看你的樣子,也不是這裡的員工,所以一定有地圖之類的東西。」唐崢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如果木馬給出的腕錶地圖不正確怎麼辦?十有八九需要倖存者來判斷。

唐崢猜對了,如果他們繼續按照地圖路線走下去,不僅完不成任務,還會掉進陷阱。

「我有地圖,在腰間的彈夾包里!」唐崢的分析很縝密,艾達明白騙不過他,而且到了這裡,自己也不需要那塊地圖了。

唐崢解開了彈夾包,找到了那個指甲蓋大小的金屬塊,並且按照艾達的指示,學習使用方法。

「操作很簡單,按按鈕打開后,觸摸即可。」艾達很虛弱,祈求,「幫我包紮一下吧!」

「我沒有繃帶。」唐崢聳了聳肩膀,看著這女人的嘴唇開始褪色變白,想到自己還有問題要審訊,妥協了,「好吧。」

唐崢才沒時間給這女人取彈頭呢,抓住了旗袍。

「你做什麼?」艾達剛問完,就聽到撕拉一聲,旗袍被扯開了,被內衣包裹的雪白身體暴露在陌生男人的視線中。

「身材不錯,就是胸小了點。」唐崢調侃了一句,將旗袍撕成布條,綁在了她的傷口上,阻止流血。

雖然唐崢也瞄了艾達胸部和臀部一眼,不過並沒有任何錶情變化,這讓她悄悄地鬆了一口氣,隨即又撇了下嘴,自己難道就真的沒有魅力?

「背包里沒有炸藥吧,不然咱們會被全部炸死哦?」唐崢故意在艾達身邊檢查背包,這樣為了避免出紕漏,她肯定會提醒自己。

「你還可以再謹慎點嗎?」艾達算是服氣了,這種男人,想要殺死真的很困難。

背包內是一些求生物品和作戰裝備,很普通,不過兩個罐裝啤酒似的白色金屬圓筒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是什麼?」唐崢看到罐裝圓筒側面有幾個按鈕,還有一個拇指大小的液晶顯示器,上面標著-20℃,以及一些不認識的數據。

「小型冷藏罐。」艾達一驚,這就是她偷到的兩支R病毒菌株,這間地下實驗室中最有價值的物品。

「廢話,我問的是裡面是什麼?」唐崢從艾達的背包內翻出了防毒面具,戴在了腦袋上,接著抓住她的手,按在了按鈕上,準備打開冷餐罐。

「我說,是強化治療藥劑,注射后,可以提升戰鬥力,修復損傷的身體。」艾達找了一個借口,希望騙過唐崢。

「你騙我?」唐崢盯著艾達的眼睛,摸上了她的大腿,「看來你需要吃一些苦頭。」

「你就是殺了我,它也是藥劑。」艾達咬著牙,正在蓄力一擊。


「不誠實。」唐崢抓住了艾達的內褲,拉了一下。

「對於審訊手段,你太嫩了。」艾達故作悲憤的偏過了頭,心底卻是鬆了一口氣,這傢伙的眼神太清澈了,根本沒有侵犯她的意思。

對於審訊,這的確是唐崢的弱項。

……….

PS:抱歉,下一章寫的太專註了,忘記發這章了! 婉晴涼轉過頭,就看見長街盡頭,一個素衣披髮背負古琴的男子緩步走來。


婉晴涼目光微微一凝。立刻轉過頭,豎起一隻小手,發誓狀:「我沒有期待他來!我是認真的。」

雖然來著這個男人長得也不錯,但還是不如她家的丈夫。她是專一專情的女子!

顧傾宇愣了一秒,隨即大笑。他家的小妻子果然是越來越可愛了!

顧傾宇輕輕在她額頭上一吻:「我知道。」

婉晴涼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但心裡還是鬆了口氣。

看來自己這次是過關了。

「這個人是誰?」婉晴涼轉過頭, 上司,請自重! ,問。

這個陌生的男子氣場極為強大,人來人往繁華熱鬧的長街此時已經只剩他三個人,其餘的人都抗不住他身上強大的威壓被迫離開街道上。

顧傾宇笑了笑,心情頗好:「是曲豐恆。」

婉晴涼有些不敢置信,盯著曲豐恆瞧了許久:「不會吧?我以為掌握風雷之力的人都是粗曠的大漢。」

她確實是想惹點事出來,讓這位曲城主鬧心一下,結果她還沒付諸行動,某城主倒是先找上門來了。

曲豐恆倒也淡定,從容不迫地走到他們面前,看了婉晴涼一眼,然後將目光定在顧傾宇身上。

顧傾宇也淡定地瞧著他,不動身色地將婉晴涼護在身後。

曲豐恆面上雖然不動聲色,但心裡卻有些驚奇。


這兩個表面上弱得像螻蟻一樣的人,在他的威壓下居然若無其事,簡直就是兩個怪胎。

「曲城主找我們有事嗎?」顧傾宇先開口問。

「自然。」曲豐恆淡然承認,「兩位能否到城主府一敘?」

要是讓城中的人看到自家城主能這麼好脾氣地跟人說話,而且還是跟兩個實力弱的人說話,一定驚得眼珠子都掉下來。

「今天沒空。」顧傾宇很乾脆地拒絕。

曲豐恆也不惱:「傾宇公子真的要放棄這個絕好的機會?」

「我很忙,沒空。」顧傾宇神色不動如山,牽著婉晴涼的手欲先行離開。

很忙?!沒空?!現在這個傢伙在幹什麼。陪他的妻子逛街而已,很忙嗎?

曲豐恆感覺自己今天的耐心快要被這兩個極品磨光了。一個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一個是寵女人寵到無法無天。

這位傾宇公子寵他的妻子是出了名的,為了討他的妻子歡心,什麼沒下限的事情都做的出來。

現在,為了陪她在這裡閑逛,寧可放棄風雷城這樣一個對幻星宮有不少助力的宗府。

這位傾宇公子確定不是腦子有病?

婉晴涼卻在此時回過頭來,瞪了曲豐恆一眼:「姓曲的,你剛剛說什麼?」

顧傾宇頓住腳步,有些疑惑地看了婉晴涼一眼。雖然他不知道婉晴涼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但他還是很有默契的陪著婉晴涼演戲。

曲豐恆也微微驚訝,難道這個女人會讀心術?

其實他這次願意歸順幻星宮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婉晴涼是九品藥王,還是卓越的幻符師。

他有預感,這個玄黃大世界會因為這個女人而掀起一場動亂。所以他也要把握時局,以求在亂世洪流里安身。

原本他是有些覬覦婉晴涼身上的混元珠,但是轉念一想,就算他再怎麼自負,短時間內也改辦不了風雷城只是一個小小的三品宗府的事實。覬覦混元珠的人不乏有六御帝君這樣的強者存在,就算他得到混元珠也可能為他人作嫁衣裳,不僅得不到任何好處,還有可能丟掉性命,不如索性與他們合作,說不定能分到一杯羹。

以他的實力,與幻星宮合作,其實也不過就是在風雷城上掛一個幻星宮的牌子而已,於他的損失並不大。

他雖然貪婪,但並不至於利欲熏心,失去了理智。

他做出決定容易,就是那兩個奇葩不好對付。

「我剛剛想請兩位道城主府。」曲豐恆努力保持著風度。

婉晴涼微微一哂:「你要是再在心裡說他的壞話,我就將你的城主府拆了。」

醫門宗師 ,笑得心滿意足:「還是阿青對我好。」


婉晴涼撂下話,半抱著顧傾宇手臂:「夫君,我們去哪裡玩?」

顧傾宇忽然莫名地有些想要感謝一下這位城主大人。要不是他,可能婉晴涼未必會這麼溫柔地喚他夫君。

顧傾宇笑了笑:「我們去十方塔玩玩。」

兩人相攜而去。

曲豐恆:「……」


十方塔是風雷城的一處名勝,據說是遠古之時留下的,有極強的天地威壓,不是一般人能靠近的,但是這也是一個修鍊的福地,無數強者聚在十方塔外圍,試圖登上十方塔,卻徒勞無功。

從風雷城建成以來,能登上十方塔的也不過寥寥數人而已。

顧傾宇一邊走一邊給婉晴涼講解這些典故。婉晴涼也聽得津津有味。心裡越發的佩服這廝。

整個玄黃大世界極大,想要記住城池的地名都是一件極為浩大的工程。結果這傢伙卻似無所不知一樣,風土人情,名勝遺迹,張口即來。

顧傾宇享受著婉晴涼崇拜的眼神,心情極好,以至於一路上有人不小心得罪他都能一笑而過。

兩人不緊不慢地走著,不多時就到了十方塔。

還沒靠近十方塔,婉晴涼就感覺到了一股壓力,彷彿這座塔有靈智一樣,下意識的抗拒人們的靠近。

婉晴涼也不禁多了看了十方塔幾眼。

「夫君,我們進去看看好不好?」婉晴涼在人前還是很給某隻妖孽面子的。

顧傾宇笑笑:「走吧!」

他本來就是要帶她來十方塔的,因為婉晴涼的修鍊之法令他有些擔心。

婉晴涼身上不知道是出了什麼變故,她身上的靈力和任何一個修神者的靈力都不同,任何屬性的靈力都能為她所用,但是因為靈力駁雜不純,以至於婉晴涼身上也沾染了一些雷屬性的狂暴因子。

也許是因為這些狂暴的因子在無形中影響著婉晴涼的身體,所以婉晴涼半年前損失的元力到現在也沒有恢復一分,維持原樣。

本來隨著婉晴涼修為的提升,她的壽元也會提升,元力自然更加充沛,可是她已經連升三級,元力卻沒有絲毫變化。

這種不正常的情況令他越來越擔心。師父說這是因為婉晴涼沒有將自身靈力完全轉化為混沌靈力所致。要改變這種情況,必須要婉晴涼自己重新領悟天地大道。

悟道這種事情,只能靠她自己,誰也幫不上忙,他甚至連提點都不能做。 「沒收了。」唐崢再一次將艾達的小背包檢查了一遍,將小型冷藏管塞了進去,「你不會在上面安裝了追蹤裝置吧?」

艾達冷哼,裝作體力不支,沒有回答,心底卻是暗鬆了一口氣,她的裝備自然裝著冷藏裝置,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哼,我先帶著,等脫離你的視野,立刻會把這些東西丟掉,只留下冷藏罐。」唐崢也不傻,要不是那個『藥劑』看上去像個好東西,連這個都不想要,誤導對方的判斷,也很重要。

「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我該走了。」唐崢取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已經耽誤了十分鐘,「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決定你的死活。」

「說。」艾達沒有求饒。

「你知道病毒菌株放在什麼地方嗎?看你提前進來的模樣,應該經過了這幢建築不少地方,可以告訴我大概狀況嗎?」唐崢取出了直刀,壓到了艾達的大腿上。

「這可不是一個問題。」刀刃冰涼的觸感傳來,讓艾達的皮膚繃緊。

「回答!」唐崢手腕用力,鋒利的刀刃立刻劃破了皮膚,滲出了血絲,「你可沒多少血可以流了。」

「我不知道什麼病毒菌株,反正這幢建築中都是喪屍,對了,還有我的戰友,他們都是SWAT中的精銳。」 一嫁大叔桃花開 ,這種被俘的屈辱,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

「很好。」唐崢又把問題問了一遍,「別抱怨,回答我。」

「低級伎倆。」艾達的答案和上一次沒有任何區別,這種簡單的審訊,根本難不倒她。

「好了,垃圾丟掉就可以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運氣了。」因為這個女人和生化危機中的艾達王很像,唐崢決定放過她,便背起小包,又拿走了彈夾包,正要離開,突然有了一些惡趣味。

「按照這個樣子拍幾張照片,傳到網上,絕對是完美的COSPLAY。」唐崢也就是說說而已,他可不想因為泄露木馬情報,被木馬抹殺掉,不過還是拿著手機,對準身體上只剩下內衣的艾達,拍了幾張。

艾達很配合,還故意挺了一下胸部。

「完美!」唐崢剛剛轉身,艾達便像一條毒蛇,左手撐著地面,借住腰力,突然暴起,沒有受傷的左腿掄向了唐崢的脖頸,高跟鞋的前端咻的一下,彈出了一柄鋒利的刀刃,這也是她為什麼不脫掉它的緣故,兩隻高跟鞋中,有很多小道具,必要的時刻可以救命。

感覺到風壓撲向後腦,唐崢迅速轉身,抬起了左臂,同時偏轉腦袋。

啪,唐崢一把抓住艾達的腳踝,原本以為安全的時候,利刃咻的一下,突然射了出來,幸虧他反應夠快,躲開了,不過臉頰依舊被擦出了一條血痕。

「陰險。」唐崢掄出了右腳,正中艾達胸口。

咳咳,艾達被踹的吐了一口血,咳嗽出聲,她手臂撐著地面,想要使出卡波拉戰舞,雙腿絞住唐崢的脖子,擰斷他的頸椎,可是手臂和大腿上的傷勢,讓她的動作變形。

「還掙扎?」唐崢後退,猛的一扯艾達的腳踝,她的姿勢更加走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