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娘親有意推薦我前往武者聯盟中學,那可是天才雲集的地方。」黃依依抬起頭,看著遠處的海平面。

看著那些傷員,庭玫憂慮地說道,「還沒看到朱雀虛界的影子,就損失了這麼多人,再這樣下去,恐怕……」

敖風古臉色凝重,這些問題,他不是沒想過,但茫茫大海,那些未知的危險,根本無法預判,更無法躲避。

到了第二日,敖風古找到了蛇老三,詢問情況。

船體的修復,傷員的救治,水手和船員的安撫,這些事情做完之後,蛇老三臉上,已經是難以掩飾的疲憊之色。

對這趟朱雀虛界之行的艱難,蛇老三的心裡早就有所準備,只是這兩番大戰下來,手底下的損耗實在是太大了。

「按照航海圖記載,我們現在的位置,應該是在朱雀虛界的邊界上了。」蛇老三指著航海圖上的一處波浪線,皺了皺眉,「這股洋流,會帶著我們進入朱雀虛界,不過……」

敖風古疑惑的看著他,「不過什麼?」

「朱雀虛界有一座海島,名叫火焰島,乃是神獸朱雀隕落之地,火焰島上有一座火山,終年都有巨大的煙柱升起,哪怕是在朱雀虛界之外,也能看到。」蛇老三抬頭看向海面,「可現實是……」

敖風古環視一圈,這茫茫大海,別說煙柱或者海島,就連一塊礁石都看不到。

「是不是我們還沒到朱雀虛界?」敖風古問道。

蛇老三搖搖頭,無奈道,「航海圖上標記的地方就是這裡,而且,此地是洋流終止的地方。」

他頓了頓,又道,「還有一個不幸的消息,我們的淡水已經不多了。在大海上,一旦沒有了淡水,我們這些武者還能堅持一段時間,但水手和船員,只有死路一條。」

兩人都陷入了沉默,一旦沒有了這些水手和船員,即使找到了朱雀虛界,他們也無法回去。

而就在這時,一名船員沖了進來,驚慌失色道,「船長,不好了!」

「怎麼回事?」蛇老三皺了皺眉。

那船員緩了口氣,「我也說不清楚,你還是出來看看吧!」

蛇老三和敖風古對望一眼,出了房間。

到了甲板上,蛇老三問道,「怎麼回事?」

火影:我能無限進化! 那船員指了指上方,「船長你自己看吧。」

敖風古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沒發現什麼異樣的地方。

「船帆!」蛇老三提醒道。

敖風古這才注意到,原本應該鼓起的船帆,卻垂落下來,一動不動,他抬起頭,碧藍色的天空上,萬里無雲,只有一輪太陽靜靜地散發著光和熱。

「沒有風。」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敖風古說了一句,再看向海面,目力所及的地方,沒有任何波浪,碧藍色的海水,平靜光滑如同鏡面。

這片大海,這天空,甚至這個世界,都陷入了一片寧靜。

彷彿這個世界,已經死了。

洪亮亮抓起一隻木桶丟下去,激起的浪花,瞬間消失不見。

蛇老三沖身旁的水手喝道,「用槳划!」

那水手連忙跑下甲板,片刻后,船艙下面的兩側,伸出十支船槳,水手們的吆喝聲響起,船槳劃過海面,沒有激起半點兒浪花,不管水手們如何用力划槳,戰船卻依然在原地不動。

蛇老三眼中,突然生出無窮的恐懼。

沒有風,划槳也沒用,他們註定會死在這裡。

「到底怎麼回事?」洪亮亮有些慌張的問。

蛇老三卻是搖搖頭,「我怎麼知道?」

所有人都沉默了,空氣變得凝重起來,有水手開始焦躁的抓著頭髮。

敖風古背後生出風翼,說道,「我去看看。」躍到半空,向著北方飛去。

七星武者,看似能夠飛,其實並不是真正的飛行。

敖風古,是藉助風之勳章進行短暫的空中停留,當然以敖風古的實力,對風之勳章的施展可以達到一個很巧妙的程度,就會形成一種貌似在天空飛的情況。

若要真正能夠飛行,便是要達到武枝中階,也就是八星武者。

而且,這僅僅是一個必要條件,有些八星武者也不會飛。

幾分鐘后,敖風古回來,他的臉色有些虛浮,顯然連續施展風之勳章,對精神力消耗很大。

「怎麼樣?」蛇老三急切的問。

敖風古神色凝重:「我們似乎一直在打轉,我沒有轉彎卻到了這裡。」

「那我們豈不是出不去了?」洪亮亮瞪大眼睛。

正在這時,瞭望員驚恐的喊道,「暴雨雲,天上有暴雨雲!」

眾人抬頭看去,就見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烏雲,並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厚。

太陽已經被烏雲遮蔽,整個世界,都昏暗下來。

烏雲越來越厚,從天上低垂下來,彷彿觸手可及。

翻滾的烏雲之中,時不時有閃電劃過,照亮眾人驚懼的臉。

「起風了!」一名水手吼了一聲。

就見船帆鼓起,船向後劃去。

「控制船帆,調整方向!」蛇老三急忙喊道,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雖然危險,但同時也給了眾人一個逃離這詭異地方的機會。

四名水手連忙跑過去,拽起操控船帆的繩索,但海風越來越強,風力通過船帆傳遞到桅杆上,桅杆發出一陣讓人頭皮發麻的嘎吱聲。

「不行,風太大了,再這樣下去,桅杆會撐不住的!」水手大喊。

蛇老三一咬牙,「降下副帆!」

水手連忙去解副帆的繩索,但還沒等他跑過去,一道海浪拍來,就將他整個人衝到海里。

敖風古身形一掠,衝過甲板,揮劍割斷副帆的繩索,一道大浪打來,海水翻過船身,朝著他撞了過去。

敖風古轉身揮劍,一個橫掃,磅礴劍氣疾射而出,將那道海浪擊碎。 漣漪波浪擴散開去,另一面的世界中,暴風雨消失了,滔天的巨浪也消失了,一切變得虛無。

敖風古俯下身,將昏厥過去的庭玫橫抱起來,注入一道真氣,驅出她體內的海水。

庭玫悠悠醒過來,一雙俏目看著敖風古,輕聲問道,「風古,我們這是在哪裡?」

「到朱雀虛界了。」敖風古說道。

「終於到了嗎?」庭玫鬆了口氣,下意識靠近了敖風古的胸膛,但片刻后,她像是想起了什麼,掙扎著從敖風古身上下來。

戰船已經損毀,不過好在腳下就是那奇異的結界,倒不至於沉入海中。倖存者陸陸續續的聚集過來,修整片刻后,眾人便朝著火焰島走去。

半個時辰后,敖風古站在沙灘上,感受著腳下的細沙,心裡終於安然了幾分。

上了岸,生起了篝火,將衣服烤乾后,又吃了點乾糧,敖風古看向那些水手和船員,對蛇老三說道,「這島上會有危險,這些人上去也幫不上什麼忙,就讓他們在這裡紮營吧。」

蛇老三點點頭,吩咐下去。

休整片刻后,眾人開始向島上行去。

上了岸,洪亮亮的精氣神就全都回來了,握著劍走在最前面,一邊砍著樹枝荊棘開路,一邊哼著別人都聽不懂的調子。

洪亮亮的身後是蛇老三,他常年生活在海上,對島嶼的環境也了解,可以找到合適的路。蛇老三後面,是九蛇島的一眾武者,到現在只剩下二十多人。

敖風古戰力最強,走在最後負責壓陣。

島上荊棘叢生,隨處可見數人合抱粗的大樹,時不時有一兩隻怪異的野獸從草叢裡竄出來,看一眼這群陌生人,又驚恐的逃離。

陽光被叢林密集的枝葉切割,投下斑駁的光影。

走了將近一個時辰,一行人依然在樹林間穿行,這座島嶼很大,根本就見不到人類活動的痕迹,眾人行走其間,隨時都能感覺到一股蠻荒的氣息。

在這時,一道身影吊在一根藤蔓上,從眾人頭頂飛過,一把抓住一名武者背後的行囊,快速的飛盪到一棵樹上。

敖風古伸手一彈,一道勁氣疾射而出,正中那影子。

就聽吱的一聲尖叫,那影子失去平衡,跌落下來,墜落的過程中,它靈巧的抓住一根藤蔓,三兩下竄了上去,然後對著下方的敖風古一陣齜牙咧嘴。

敖風古微微一愣。

這是一隻猴子,讓人驚懼的是,長著一張幼童的臉。

重生之猖狂大小姐 那武者撿起掉在地上的行囊,沖那猴子惡狠狠的吼了一聲,但當他看到那猴子的臉時,嚇的下意識退了兩步。

洪亮亮忍不住喊道,「我的天,這是什麼東西,到底是人是猴?」

黃依依退到敖風古身旁,看著那張牙舞爪的人臉猴,有些心虛的說,「好嚇人。」

敖風古皺眉道,「別擔心,它身上並沒有靈氣波動。」

只要不是武獸,哪怕再可怕,也絕不可能是他們這些武者的對手。

只不過,在這深山老林里,長著一張人臉的猴子,怎麼看怎麼讓人覺的瘮得慌。

正說著,那人臉猴突然張開嘴,發出一聲嬰兒啼哭般的尖叫聲,片刻后,密林深處,又響起同樣的一聲尖叫,接著是第二聲,第三聲……接連不斷的尖叫聲,從四面八方響起。

很快,周圍的叢林中,數百隻人臉猴匯聚而來。

「嗖」的一聲,一道勁風襲來,敖風古揮手一擋,那突如其來的木矛砰的炸裂。

他抬頭看向偷襲者,卻是一隻少年大小的人臉猴。

而它周圍的樹上,是數百隻人臉猴,背上都背著木棍,木棍前面綁著打磨的尖銳的石塊或者獸骨,形成一支支木矛。

正眼神怨毒地盯著敖風古一行人。

敖風古輕聲說道,「我收回剛才說的話。」

這些人臉猴身形如同少年,卻手臂粗壯,雙腿有力,身上肌肉虯結,哪怕沒有靈氣波動,剛那一記木矛,也有四星武者一擊之威。

最開始的那隻人臉猴錘了錘毛茸茸的胸膛,數百隻人臉猴也做出同樣的動作,彷彿是擂響了戰鼓,人臉猴們紛紛投擲出木矛。

「嗖嗖嗖!」就聽一陣密集的破空聲,數百隻木矛,疾射而來。

敖風古爆喝一聲,「當心!」一拳砸開高速射來的木矛。

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大多數的木矛,都被武者擋了下來,但這些木矛終究是太多,頓時就有兩名武者被木矛擊中,一名武者被貫穿腹部,釘在樹上,另一名武者更倒霉,直接被爆開了頭顱。

敖風古伸出雙手,抓住兩支飛來的木矛,手腕翻轉,將木矛掉了個頭,猛地投擲回去。

就聽兩聲悶響,兩隻人臉猴被扎穿,從數十米高的樹上掉落下來,摔成兩灘肉泥。

東院眾人和武者們也開始反擊,不斷有人臉猴掉下來,但周圍樹叢中,越來越多的人臉猴沖了過來。

它們靈活無比,在樹上來回竄動,射出的木矛,力度奇大,而且角度調轉,讓人防不勝防。

一隻人臉猴雙腳吊在藤蔓上,從高空蕩下,飛盪途中,反手取下兩支木矛投擲過來。

敖風古揮劍斬斷兩支木矛,屈指彈出一道真氣,那藤蔓斷開,人臉猴掉落下來,敖風古一腳踢在斷矛上,斷矛疾射而出,直接扎進那還在半空的人臉猴的胸腔。

數十隻人臉猴,瘋狂地朝敖風古撲來。

敖風古一皺眉,拔劍出鞘,身體周圍,亮起一片劍光,數十隻人臉猴,紛紛中劍倒地。

洪亮亮一個不留神,被一隻人臉猴搶了劍,慌忙去追,卻不料半路殺出一隻人臉猴,將他絆倒在地,接著又過來三隻,抓住他的四肢,就飛快地往樹上竄去。

「你們這些畜生!」洪亮亮大驚,連忙召喚出他的武獸招財貓,大貓怒吼一聲,一口咬向抓住主人右手那隻人臉猴的喉嚨,將其扯了下來。

洪亮亮騰出右手,一拳砸在抓住他左手的那隻人臉猴身上,那人臉猴吐出一口血,鬆開了手。

洪亮亮掙脫出來,重重地摔在地上,要不是有厚厚的雜草墊著,不然也著實疼。

他看著密密麻麻的猴群,看著那些瘮人的臉,忍不住說道,「這他娘的都是什麼怪物啊。」

庭玫噗嗤一笑:『』原來,你的武獸,竟然是一隻貓。」

「去去去,這是招財貓,和一般的貓不一樣。」

敖風古倒是第一次看到洪亮亮召喚出武獸,只見那招財貓肥不溜秋,模樣十分滑稽可愛。 這場突如其來的廝殺只進行了片刻,眾人所在的地方,草木都已被鮮血染紅。

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隨處可見的同類屍體,非但沒有將這些人臉猴嚇跑,反而激起了它們的凶性。

近千隻人臉猴,更加瘋狂地發起了攻擊。

戰場前方百米開外的一顆巨樹上,有一個無數樹枝搭建的祭台,祭台的下方,吊著七八個人類武者的屍體,有的已經風化成白骨,有的血肉還未腐爛。

祭台前方,一隻通體銀白色的老猿,緊張地看著前方的戰況,不時說幾句,便有雄壯的人臉猴將它的話傳遞出去,指引戰場上的人臉猴作出戰術的調整。

「讓它們保持克制,十隻為一組,將那些來犯者耗死。」老猿沉聲說道,「這一支朱雀之羽,乃是開啟我族智力之源,一定不能落到外人手裡!」

老猿是這些人臉猴中實力最高的,達到了六星武獸的地步,在他守護的祭壇上,有著一片火紅的羽毛,散發著一股強大的靈力。

這老猿,就是吸收這片朱雀之羽的力量,才能修鍊到六星武獸。

如今,人族前來,它絕不願意拱手相讓。

然而,人臉猴的智慧有限,它拿不走這朱雀之羽,因為他不懂得在手上凝聚靈力,只要他一觸碰朱雀之羽,就會被朱雀之羽的炙熱給燙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