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老子就說嘛!區區一個祁元,區區一個當年高考不過四百多分的祁元,他能寫得出《但願人長久》這種神作?」

「對對對!祁元全球歌迷會這篇文章寫得好,我早就想說了,祁元這麼年輕,看看他發的歌,什麼甜蜜蜜,什麼《像我這樣的人》,這就不是他這個年紀能寫出來的,最重要的,就是那首《但願人長久》,這種級數的神作,我不認為是一個接受了現代教育的人可以寫出來的東西。」

網上的議論太多了。

這時,祁元的官方工作室發微博了。

「針對『祁元全球歌迷會』對祁元先生的誹謗,我方工作人員已經收集相關證據,交由公安機關進行處理。我方保留一切追究刑事責任的權利。」

祁元工作室發了這麼一篇申明,祁元的粉絲們瞬間覺得心滿意足了。

「卧槽!動作好快!沒錯,就是要告他們!」

「現在造謠的成本真的太低了!不給這些人一些顏色看看,真的還以為我們元兒好欺負了不是!支持工作室!」

「必須告!強烈要求微博官方註銷『祁元全球歌迷會』這個微博賬號,我們真正的祁元粉絲關注祁元的行程都是看工作室微博的!這個全球歌迷會這個微博一天天地就在微博上帶節奏,吃流量爛錢,目無法紀,造謠生事!」

「早就該管一管了!」

上京。

潘志國的工作室。

他的助手喜道:「老大,今天咱們這個賬號的流量,突破了千萬!8位數啊!簡直是奇迹!」

這樣恐怖的流量,是手下管理著數十個營銷號的潘志國也是從未曾見過的頂級流量。

「祁元啊,這幾天簡直是比最火的那幾個頂流還恐怖啊!」潘志國眼帶笑意,一邊讚歎道,「趕緊引流,這些流量變現,不得至少六位數?」

整個工作室的人都顯得很興奮。

「不好了,老大!祁元那邊發聲明了,說是要告我們!」

潘志國點了一根煙,神色頗為得意:「淡定一點,告就告嘛,這麼多年,我們被這些明星的工作室發聲明還發的少嗎?最後又怎麼樣了呢?不過就是不了了之罷了!繼續,把我們其他的賬號都用起來,最近幾天,我們就重點帶祁元的節奏。」

這時,助手忽然叫了一聲:「老大,有人給我們錢,讓我們再把節奏帶得大一些!」

上京某座別墅。

王佳趴在床上,嬌軀裹在薄薄的被子里,她鬢角帶著細汗,有氣無力地趴著。

距離她不遠處,有兩名男子。

其中一個,正是王佳的男朋友,他坐在沙發上,抽著煙。

另外一名男子高高瘦瘦的,捧著一杯紅酒,慢悠悠地喝著。

兩個同道中人都未著上衣,空氣里,有些曖昧的味道。

「佳姐,這次你放心,你的新專輯,我們一定按最頂級的配置來做,主打歌,至少得是焦文房老師這個級別寫的歌!」那高高瘦瘦的男子說道。

王佳軟在床上,有氣無力道:「希望吧,我就一個願望,這一次新專輯的銷量,能夠突破2000萬!讓我成功進入一線,並且還能穩住!」

前幾天在網上蹭熊貓人的熱度,這個是王佳和她的團隊一起定下來的。但是誰也沒想到,熊貓人,居然和姜千葉的牽扯有這麼深!

姜千葉居然能站到《最強唱作人》的舞台上,唱那麼一首《夜的第七章》。

只要耳朵不瞎,都知道,一名歌手,要是有這麼一首歌,那完全就可以吃一輩子了!

王佳很不服氣。

她姜千葉何德何能。

剛好,這幾天網上關於祁元的節奏很多。

於是王佳給潘志國那邊打了些錢,給網上的節奏,再加點火!

……

成功晉級《最強唱作人》的四強,老祁家都很高興。

祁爸買了一大桌子的菜,親自動手,一家人吃得滿滿當當的。

幸福飯店的隔壁。

龔亮的包子鋪最近生意極好,開得是紅紅火火的。

忙得他甚至都沒有時間來看祁元,找祁元邀歌了。

空下來的時間,祁元抓緊時間,碼《遮天》,還有夏商周的歷史小說。

這是前世五千年的歷史文化,雖然祁元只是把這些東西抄過來,但是其中的文筆,行文方式,祁元還是要斟酌斟酌的。

是用文言文,還是用白話文?

用文言文,那就太裝了!而且祁元也沒有寫文言文的能力。

向系統定製文言文版?

沒有這個必要。

聲望,該節約,還是要節約的。

於是,祁元寫了白話文的夏商周歷史。

現在《福爾摩斯》的上市銷售已經過了大半個月。

銷量也已經差不多了,雖然很火,但是未來的銷量,肯定是不會像它剛上市那樣,風風火火的,呈現爆炸式的增長。

將夏商周的歷史寫好,祁元為之取名為《中華上下五千年之夏商周》,然後把文件夾發到了錢符強的郵箱。隨着轟響爆開。

數以千計的劍氣匯聚成為龐大的龍首,在周天一的一劍之下,頓時被轟去了大半!

不過,周天一併沒有乘勝追擊,而是身形瞬間一閃離開了原位。

呼~!

就在他剛剛閃開之時,劍氣所化的騰龍之尾已經橫掃過來!

「愚昧,莽夫~!就連我雲霄的劍氣都無法解

《我的細胞好像要造反》第093章大戰之中的齷蹉(求訂閱) 開始說話的那個領頭的,伸手攔住了其他幾個人。

自己一個人獨自獨自衝上去。

看來想要和葉飛單挑。

來的正好。

葉飛本來打算一對多,逮住一個就往死里打。

現在有人單獨送上門來了。

於是葉飛搶先出手,一個飛踹一個手刀就把這個人打暈了。

還以為這個人多厲害,一招就沒了。

四周圍觀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要知道這個人可是他們連隊裏面的格鬥王。

格鬥在全連排第一,現在上去一秒鐘就沒了。

剩下的幾個人對視了幾眼。

心照不宣的都衝上來。

葉飛硬扛着其他人的拳頭和腳,抓住一個人猛打。

把這個人打暈之後,立刻抓住一個踹過來的腿。

一個過肩摔砸在另一個人的身上。

打開這兩個人之後,還剩一個人。

這個人有些懵。

明明四個人一起上,打着打着,就剩自己一個人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他懵,葉飛可不懵,猛的一個鞭腿一下子就把這個人踹到了人牆上。

葉飛嘶吼著說:「再來呀。」

別看葉飛這麼快就把四五個人打倒了。

可是這些動作非常消耗體力,本來所剩不多的體力已經消耗殆盡。

手都在顫抖,可能隨時一屁股坐下來,躺在地上。

既然葉飛這麼要求了。

人牆裏面又出來四五個人,擺好格鬥姿勢之後,圍攏了過來。

葉飛搶先出手,先給了正面過來的人肚子一拳。

立刻把這個人給打趴,跪在地上乾嘔。

但是剩下的人也不閑着,一看葉飛拳頭比較厲害。

都衝過來抱手抱腳,想要把葉飛按倒在地上。

被很多人圍着打的時候,千萬不能倒地,一倒地就不要想着站起來。

這麼多人壓都壓死你。

葉飛顯然也知道這個道理,靈活的往前面一繞。

躲過了夾擊。

既然抱手抱腳不行,那就直接開打吧。

葉飛也沒長三頭六臂,是不可能防住這些人攻擊的。

只能硬扛他們的拳頭。

逮住一個人就打,也不管背後有多少人踹自己,用拳頭打自己。

直到把這個人打趴下。

立刻抓住一個拳頭打這個拳頭的主人。

人牆中的人一看這也不是辦法。

人太少了,衝上去就是送菜。

於是又出來七八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