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初,我有一些話想要和你說。」

姜桐兒站在姜南初面前說。

「從你奪走我的股份,搶走簡梓佑的時候,我和你沒有什麼話好說的了。」

「南初,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的衝動,如今我這個做姐姐的比不得以前風光,但是你不一樣,你可是D.E集團總裁陸司寒的女人,我們不和,被媒體看到傳出一點緋聞來,誰吃虧呢?」

姜桐兒笑著說。

「姜桐兒,你好卑鄙!」

「我也是有正事找你,我們就在咖啡廳坐一會兒,好嗎?」

姜桐兒說著就往前走去。

姜南初不想因為她被媒體抓住把柄讓陸司寒難做,所以最終還是與她心情氣和的坐下。

「說吧,你想要幹什麼?」

「南初,說起來你如今能夠成為陸司寒的女人也應該好好謝謝我,不是嗎?」

「臭不要臉,這四個字形容你再合適不過了。」

姜桐兒聽到姜南初這句話臉色陡然難看起來,果然是有了陸司寒這麼一個大靠山,說話都開始變得理直氣壯起來。

「我廢話不多說了,這段時間的新聞你應該也看到了,我和梓佑就要結婚了,這次是來給你送請柬的。」

姜桐兒說著將一份請柬遞到姜南初的面前。

「婚禮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東西,你卻要我參與,是想要噁心我,還是噁心你自己呢?」

姜南初真是不明白姜桐兒究竟怎麼想的。

「就算你與爸媽斷絕了關係,但是網友可不知道,到時候給你扣上了不孝女的帽子,我想姜氏娛樂的股票會變得很難看,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姜氏娛樂好,畢竟姜氏娛樂是我爸爸和你爸爸的心血。」

姜南初接過請柬,姜桐兒真的太聰明,同時也太會拿捏人了,她知道自己最在意的就是陸司寒和姜氏娛樂。

「請柬我拿了,再見。」

「南初,你一定要來啊。」

姜桐兒再三提醒道。

姜南初離開咖啡廳,直接回了悅龍灣。

從今天的對話來看,姜桐兒處處都為自己考慮,但她會是這麼好的人?

還說什麼不願意姜氏娛樂承受緋聞,一旦姜氏娛樂在自己的手中出事,這應該是姜國峰最應該看到的事情才對。

千山獨行 姜南初感覺的到姜桐兒是有目的的,但是她實在猜不透她究竟想要做什麼,所以想著回悅龍灣問問陸司寒。

陸司寒正在書房看一份文件,視線突然就被一張請柬遮蓋住。

「陸司寒,你快來幫我分析分析,姜桐兒她到底是打的什麼壞主意。」

陸司寒一把將姜南初抱坐在了大腿上,隨後拿起請柬看起來。

「比我想象的要更快一些。」

陸司寒絲毫不驚訝的說。

「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是知道姜桐兒會給我送請柬過來。」

「畢竟她是你姐姐,結婚請你過去不是很正常嗎?」

「她可是姜桐兒,哪會這麼好心。」

「我的南初越來越聰明了,你還記得訂婚第二天我答應過你的事情嗎?」

姜南初搖了搖頭,過去好幾個月的事情,她哪裡會記得這麼清楚。 既然兩個人都很確定面前的這堵牆出現了問題,那這件事,真的很有問題了!

只是,這堵牆到底是什麼問題,誰也不知道,似乎這會兒唯一能知道的,也只有墨衣了。!

畢竟墨衣活的時間太長了,什麼事兒都見識過了,知道的肯定也很多了。

然而,墨衣這會兒根本沒有要解釋的意思,繼續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這堵牆,像是在跟這堵牆對峙一樣。

張昊天着急了,“墨衣,你聽到我剛纔說的話了嗎?”

這話說的相當的溫柔,像是擔心打擾到墨衣了一樣。

畢竟墨衣這個脾氣,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了,有的時候很好,但是有的時候是真的很可怕了。

這種時候,要是再得罪了,心情再不好了,那真的不好辦了。

好在墨衣這會兒真的很好說話了,“不是這堵牆的問題,是這堵牆裏面的問題!”

“什麼意思?”張昊天不明白了,這是什麼意思。

“字面的意思。”墨衣說的雲淡風輕的,根本沒覺得自己的話說的有什麼問題。

這哪兒叫什麼解釋啊,這根本是順嘴一說了,裏面非但是沒解釋清楚現在的麻煩,還變得更麻煩了。

“這,這,字面的意思是什麼意思?”張昊天繼續弱弱的問着,想弄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還有,墨衣不捨得直接一口氣說明白嗎?

“沒明白?”墨衣說。

“不明白,你說的直接一點啊!”張昊天覺得這個墨衣啊,是把自己想得太好了,自己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呢,爲什麼不能說的簡單一點呢?

“行吧,我直接說吧,這面牆的磚頭有問題,我要是沒猜錯的話,當初磚廠做這些磚塊的時候,應該是出了人命的,並且還不是一條命那種,應該是出現了很多的麻煩。

那些傢伙不知道什麼原因,最後留在了這些磚頭裏面,但是這些傢伙並沒有要害人的意思,這也是這裏一直都很安全的原因。

從前這裏一直都很太平,並不是這裏真的沒什麼問題,而是這些磚頭在保護這地方的平安。

說的簡單一點,是這磚頭裏的傢伙,一直在控制着這附近的鬼,讓他們沒做出任何壞事來,明白了吧!

周瑩瑩和你們六叔啊,現在在這堵牆看來,是對這裏有危害的東西,所以這堵牆用了一些辦法,把他們兩個引到這裏來,然後給他們封印在這堵牆裏面。”

墨衣說的也還是很簡單,並沒有真的解釋出什麼太多的內容來。

但是算是很少,基本也已經很明白了。

“那現在怎麼辦?”周偉光着急了。

要是這堵牆真的以爲周瑩瑩和六叔是有問題的,想要消滅了他們,那這件事,不好玩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了,但是我覺得吧,要是有辦法讓這堵牆知道他們不是有害的,那應該問題不大了,到時候能放過他們了。”

在墨衣看來,他們兩個之所以會被帶到這裏來了,是因爲這個原因了,要是可以的話,只要想辦法跟這堵牆說明白了,基本也明白了。

張昊天和周偉光覺得墨衣說的有道理,這跟電腦查殺病毒一樣,電腦如果知道這不是病毒,基本也不會出現問題了。

所以現在的關鍵問題是,如何讓這堵牆知道現在的情況,也好趕緊放過他們兩個。

張昊天左右看了看,之後對着那堵牆,“我說,咳咳,那個,這個要怎麼說?”

在張昊天看來,這個事兒真的有點傻了,面對着一堵牆,自己能說什麼?

還有,自己說的那些話,這堵牆真的能聽懂嗎?

要是聽得懂,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要是聽不懂,那自己豈不是白費勁了?

“我說,這個真的有效果嗎?”周偉光糾結了。

“這個,我也不是很知道。”張昊天覺得自己也挺傻的,這真的有什麼用嗎?或者說,要是這個辦法還是沒用的話,那自己應該怎麼做?

站在那邊的墨衣還是不吭聲,並且還是在跟那堵牆對峙,像是要用眼神嚇死麪前的這堵牆一樣。

“墨衣,你在幹什麼?”張昊天好的問着。

“我不知道,我覺得這堵牆在跟我說話。”

“說話?”周偉光不理解了,這件事怪了,要是說話的話,那肯定是有聲音的了,現在什麼聲音都沒有,算是怎麼個說話了?

“我不知道,我覺得好像是在有誰喊着我的名字,你們沒聽到嗎?”

墨衣還是跟那面牆對峙,也還是沒聽明白到底是什麼狀況。

張昊天又問了幾次,但是墨衣還是沒說出什麼來,這讓張昊天開始着急了,只能把周偉光拽過來,打算跟周偉光商量一下。

“要不,咱們試試看,跟這堵牆溝通一下吧。”張昊天說。

“這個辦法行不行啊,要是不行,那咱們還能怎麼辦?”周偉光擔心。

“沒辦法,現在也沒什麼其他的好的辦法了,真的只能這樣了。”張昊天是真的打算試試看了,要是可以的話,那繼續好了,要是不行,再想其他的辦法也是了,總是要想想辦法的,怎麼也不能什麼都不做啊!

“那,咱們試試看?”既然都決定試試看了,那不用等着了,乾脆現在開始得了。

既然商量好了,張昊天再次開始剛纔傻乎乎的事情,面對着那面牆,研究者應該要怎麼說纔好。

“我說,我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你,但是我想說的是,他們兩個是無故的,你要是想保護這個醫院,別傷害他們了,他麼也都是這個醫院裏的患者,你要是真的想做點什麼,直接把跟在他們身的東西解決了,到時候,他們兩個也痊癒了,你也算是任務完成了,不好嗎?”

張昊天努力的勸說着,現在一時之間也還真的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

但是不管怎麼算,這些話肯定是沒什麼錯的了,要是這堵牆真的能聽到,大概也能聽明白了吧。 第155章有她在,自己才像個人

「我說過那些人欠你的,我都會替你討回來。」

「如果沒有姜桐兒和簡梓佑的背叛,或許我遇不到你,但這並不能成為我原諒他們的理由,他們給予你的羞辱,我會十倍奉還。」

重生八零之農村媳婦要翻身 陸司寒目光灼灼輕鬆的說出這句話,才發現姜南初被震撼住了。

「怎麼,嚇到你了?」

姜南初微微搖了搖頭,隨後圈住了陸司寒的脖頸。

「我想要你快樂一點。」

報仇固然沒錯,但是姜南初不希望陸司寒太累,他感覺的到他身上有秘密,他精於算計,多智近妖,可姜南初希望他可以平凡一點,不要背負太大的壓力。

「如果現在你能夠親親我,我會更加高興。」

重生逆襲人生贏家 姜南初幾乎沒有猶豫就吻在了陸司寒的薄唇處。

綿長的一吻,陸司寒是喘著粗氣停下來緊緊抱住了姜南初,她若是再撩撥一下,陸司寒就不能保證會不會失控了。

姜南初是自己的軟肋,但是陸司寒從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有她在,他才像是一個人。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好悶騷 「一個月後,我會和你一起參與婚宴,所以不用害怕。」

「嗯,他們布置婚禮也太快了。」

「或許奉子成婚,所以等不及了。」

陸司寒透露道。

一個月的時間,簡家花了很大功夫才終於搞定了婚禮的全部步驟,但仍舊是單調了不少。

婚禮當天,姜南初穿著淺灰色晚禮服挽陸司寒的手進入了帝都酒店大廳。

「帶上這個,今天不準摘下來。」

陸司寒從禮盒中取出一枚胸針別在姜南初的禮服上。

姜南初點了點頭,她要做的就是無條件信任陸司寒。

此刻的姜桐兒正在二樓化妝間。

簡梓佑漫步走了進來,一把捏住了姜桐兒的下巴。

「姜南初和陸司寒已經到了,不要忘記你答應過我的,今天一定要拿到姜氏娛樂的控制權,不然我饒不了你。」

簡梓佑毫無感情的說,姜桐兒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罷了。

「你等著看吧。」

大廳內觥籌交錯,主持人站在了舞台上。

「各位尊敬的賓客,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新郎與新娘登場。」

話音落下,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緊隨著燈光照在入口處,簡梓佑身穿白色西服挽著姜桐兒的手一同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上,姜桐兒穿著拖地的白色蕾絲婚紗,裙擺足有兩米長,玫瑰花瓣落在兩人的身上,美輪美奐。

姜南初忍不住露出了羨慕的目光,這樣的場景每個女生都會忍不住幻想起來。

「只需要兩年的時間,我會給你一個比這盛大百倍的婚禮。」

陸司寒就是看不得姜南初羨慕別人,他的女人就該比任何人都要幸福。

姜南初點了點頭,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就要期待起來了。

婚禮儀式結束,陸司寒就被幾位公司老總纏住。

姜南初百無聊賴的吃著東西,就看到姜桐兒正在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來。

【不管她提出什麼要求,你都聽她的。】

姜南初正打算溜的時候,手機收到了陸司寒這樣一條簡訊。 張昊天是抱着希望說的,要是可以的話,真的很希望周瑩瑩和六叔可以瞬間被這堵牆給丟出來。手機端

這樣,周瑩瑩和六叔也算是安全了,也不用擔心他們兩個生死的問題了。

但是等了好半天,這堵牆根本是什麼反應都沒有。

張昊天不死心,又說了好幾次,希望可以趕緊讓這堵牆意識到問題所在。

但是越是着急,這堵牆也越是沒有反應,反倒是牆壁的人影兒,越來越模糊了。

這讓張昊天和周偉光全都着急了,剛纔最開始的時候是很模糊的,後來看清楚了,現在又開始模糊了,這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是這堵牆把周瑩瑩和六叔給“消化”了不成?

想到這種可能性,張昊天等不下去了,伸手開始在牆壁各種拍打、

“我說,算是你打算保護這個醫院,也不能這樣啊!他們是無辜的,我都說了幾次了,他們是無辜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