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城?出的去嗎。沒有曹操手諭,這大半夜的,你想哪兒去?搞不好我們又會被抓回來,到時候你就算十張嘴也跑不出來。」我打擊著他。

老狐狸對於這種打擊基本免疫的:「把這幾人衣服扒了,給他們換上,隨我出城。」

他指的是那幾個蟊賊。於是阿毛他們一聲不吭的把那幾個蟊賊拖到了陰暗處開扒。

蟊賊不明所以,等他們明白過來就開始叫喚。

「哎呦,壯士饒命。老夫已多年不好這個調調了。」

「英雄輕一點嘛,我配合就是。」

「壯士不要啊,放過我們吧。」

「你們送我見官吧,這個調調我真受不了。」

「齷齪!」葉纖纖一臉的厭惡。

敢情這幾個蟊賊誤會了,他們以為被這幾個大漢扒衣服是行那種苟且之事。

他們立刻發現這幾個匪徒雖然特立獨行,還好只是扒衣服,不碰身體。

阿毛他們抱著一大堆粗布破衣往這邊走過來。

「喲呵,你們幾個基佬回來啦。」我嘲笑著。

沒人搭理我,他們把衣服交給孔融。

「找地方換上吧。」猴子拍了拍孔融。

孔融感激的看著我們:「多謝眾位英雄相助,我孔融代我全家感激不盡。」

「不用,不用。那啥,你們趕緊去那邊換身衣服,等回我們出城。」猴子一副救命恩人風範。

孔融帶著家眷去旁邊換衣服,要是這一身獄服別說是出城門,在城內怕也會被宵禁巡邏的發現。

「我們真的帶孔融去劉備那裡嗎?你真打算投靠曹操,讓我們幫他滅了劉備孫權啊。」我問。

「嗯?」老狐狸心不在焉的敷衍。

「你大爺啊,你到底什麼打算?我們連城門都出不去,現在都跟著你上了你的賊船。說吧,你有什麼打算?」我不依不饒。

「年輕人,大蒜不是用來吃的嗎。」老狐狸的話真讓我氣不打一處來。

老狐狸就是這樣,你猜不透,捉摸不定他的想法。他卻是你肚子里的蛔蟲,有時候你撅一下屁股他都知道你拉什麼屎。

所以我想揍他,這是我們大多數人的想法。雖然我們剛剛揍過他沒多久,他臉上的愈痕還清晰可見。

「纖纖,我們下一步怎麼辦?」一路上我對纖纖都是避而遠之,盡量不和她走的太近。

纖纖還好,也並沒有纏著我。卻一直護著我,她對我真算是百依百順。

如果她長得稍微漂亮點,我是說哪怕丑一點,別這麼胖。或許我還真能接受她。可看到她一身的贅肉,瞬間沒有了把她當做女人來看的興趣。

纖纖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我有些氣餒,老狐狸不肯說,纖纖不知道。剩下這幫子貨沒一個靠譜的。

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倒看看老狐狸有什麼想法打算。

不一會兒孔融帶著家眷過來了:「諸位英雄……」

孔融還沒說完,老狐狸就扯下了面具。

「是你?」孔融有些驚詫。

我們也別裝了,我們都扯下面具。

「走吧,孔大人。跟我們出城。」老狐狸說完就往城門方向走去。

「我們去哪裡?」孔融問我。

「投靠劉玄德。」我說。

「劉備?我們怎麼出城?」孔融又問。

我有些心煩:「打將出去!」

這就扯犢子了,憑我們十幾個人硬闖城門,打將出去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也不知道,只好胡說八道了起來。

孔融卻是將信將疑:「這個,不好吧。我們能衝出去嗎?」

我懶得理他,自顧自走了。

「出了城我們才是真的自由。城外天大地大,曹操是無論如何抓不到我們了。」阿毛勸慰著他,這讓孔融些許心安。

「你給的自由啊,這個北方都是曹操的天下。你出了城就安全了?」我打擊著阿毛。

好在他們都習慣了我的嘴毒,沒人跟我計較。我大概明白了,為什麼這二十多年來我一事無成,就因為我這張臭嘴,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轉眼到了城門外,武大郎和西門慶牽著僅有的兩匹馬跟在後面。這個點黑燈瞎火的。別說是我們,就算皇親國戚沒有手諭怕也出不了城門。

老狐狸只好停了下來,我們躲了起來。

「怎麼?我們不走了?」我湊過去。

老狐狸回過頭看著我:「走?哪兒去?你想去送死啊。」

「你為什麼不問曹操要個手諭,那樣我們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出城了。」我有些氣結。

「曹操不會給的。」老狐狸看著城門口晃蕩的守衛。

「為什麼?」我不明白。

「要是我們連個城門自己都出不去,曹操憑什麼相信我們?你真以為就憑我一張三寸不爛之舌就說服了曹操?天真!」

老狐狸的不屑對我深深地打擊著,這真是一隻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你是妖怪吧,妖孽?正常人沒你這麼聰明的。」我恭維著他,這次是發自肺腑那種。

「滾犢子,馬屁少拍。」老狐狸道。

我發現在一起久了,口頭禪就會互相傳染。老狐狸就學會了猴子的口頭禪-滾犢子,癟犢子。

「別,別學我說話。」猴子開始抗議。

「喲,咋滴啦。誰學你說話啦,你個癟犢子玩意兒。」老狐狸看起來心情不錯。

葉纖纖不禁笑了起來,我突然發現她笑起來的樣子很嫵媚。

這輩子都沒談過戀愛的我,居然對纖纖有了些許異樣的感覺。

說實話,夜色淹沒了纖纖的體型,單看纖纖的臉蛋,不看她身材的話,還不至於那麼恐怖。

我恨恨的看了眼老狐狸,這傢伙說我和纖纖緣分註定。還真吃不準,難道纖纖真會是我老婆?

「如果我們出不去城門,就會被曹操抓回去『咔嚓』一聲,砍掉腦袋。如果我們出的去,那就天高任鳥飛了。」老狐狸打斷我的思緒。

「那你有什麼辦法?」我還是忍不住好奇的問。

「沒辦法,等吧。」老狐狸聳聳肩。

「等什麼?等待奇迹出現嗎?」我在費著口水話。

沒想到老狐狸居然點了點頭:「沒錯,我們就是等奇迹出現。」 「你大爺啊,到底等什麼啊?」我有些著急。

「等東風。」

「你丫,你丫以為你是諸葛亮啊。等東風乾什麼,吹開大門嗎?」我知道老狐狸在胡說八道。

「明哥,我們會出去的。」纖纖溫柔的看著我。

我回過頭,呆住。我承認都是月亮惹的禍,纖纖在月色下看起來很美。

稀里糊塗被穿越過來,屁的技能都沒有。系統啦,晶元啦,金手指啦,與我都沒有半毛錢關係。

老狐狸會不會魔法也是個未知數,這個世界看起來也不像是個魔法世界。

人影沒見著,不是被渴死就是被凍死。現在好不容易見到人了,還差點被砍頭,雖然葉纖纖其貌不揚,好歹對我是真心。

我該知足了,嘴損且毒的我。肖明,二十二歲心靈倒像是有著六十二歲的滄桑。

葉纖纖雖然其貌不揚,但我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她見到我第一面就想要我做她男朋友,她對我一向很好。

有些自閉的我對人總是喜歡豎起自己刺,扎傷了別人也刺痛了自己。

葉纖纖是讓我感覺這個世界上唯一對我好的人。

認了吧,葉纖纖是我女朋友。我看著她,我想拉她的手。

「咳咳,」老狐狸不適時宜的咳嗽了一聲,打斷了我。於是我縮回即將伸出去的手,我想罵娘。

「機會來了,大家跟我沖。」老狐狸戴上面罩,一躍而起,他胯上一匹戰馬。

「快,大家越快越好。」老狐狸在拚命催促。

這就是老狐狸說的機會,硬沖?我們簡直就是在送死。

老狐狸騎著馬,速度飛快。另一匹馬給了葉纖纖帶著孔融兩個孩子,我們上氣不接下氣的跟著後面拚命的跑。

「這老狐狸抽的什麼風?」阿毛氣喘吁吁。

「鬼知道,老狐狸秀逗了。跑吧,或許他有辦法。」我安慰著。

「屁的辦法,他這是要整死我們的節奏。沖城門?你看看,你看看。城牆上全是兵。他們,他,他們都拿著弓箭。」猴子呼呼喘著大氣。

跑吧,老狐狸說的什麼狗屁機會並沒有出現,我們只好硬著頭皮跟著沖,轉眼到了城門口。

「什麼人!」

城門守衛拿著長矛圍了上來,我們沒有一紙身份證明。而且還一身黑衣,看起來十足像個刺客。

「快開城門!我們是大將軍手下。」老狐狸急聲叫道。

守城衛士面面相窺,一臉懵圈。

我們只好拚命的跟上去。老狐狸下馬,他跑了過去。

還沒等守兵尋要開城門手諭,老狐狸一耳光就扇了過去。

「宮內有人謀反,皇上已被殺了。快開城門,大將軍口諭,讓我們去城外搬救兵。」老狐狸語氣急促。

「可,可,手,大將軍手諭。」守兵被嚇得呆了。皇上被殺,這可是天下大亂的節奏。

「看後面!」老狐狸指著身後。

身後濃煙滾滾,火光衝天。這大牢在皇宮前面附近,從城門口望去你根本分不清是大牢還是皇宮起火。

於是守衛更加慌亂:「我要去稟,稟告……」

老狐狸又一耳光扇過去,根本不容對方思考:「我們是大將軍死士,跟你說了我們是奉了大將軍口諭。阻我者死!」老狐狸拔出從獄卒那裡順來的佩刀。

守衛認得這是曹營佩刀,不由得驚慌錯亂。擅自放我們出城那是重罪,不放我們。可我們奉了曹操口諭。

口諭是什麼,就是空口無憑。這要在平時,守衛是打死不會開城門的。

可這是非常時刻,宮內巨變。皇帝都死翹了,說得好聽是有人謀反,搞不好就是曹操想殺了皇帝取而代之。

「還不快快打開城門,耽誤了大將軍要事。誅你九族!」我跟著大聲叫著。

猴子也明白過來了:「將你九族凌遲,車裂!女眷發配為營妓!」

猴子說的夠狠,那守衛一個哆嗦。

亂世之中總不乏拿的起放的下之人。於是有個士兵結結巴巴的:「打開城門,我去稟告長官。」

這個點城門口除了幾個士兵,當官的基本都休息去了。只有個執勤官模樣的傢伙被守衛們結結巴巴的叫醒,說出來事情經過。

那名執勤官衣服都不及穿,慌慌亂亂奔了過來。

「大,大人。發,發生什麼事了?皇,皇上駕崩了?」執勤管驚問。

「不該問的別問,這幾位是大將軍家眷。皇上被逆賊殺了,大將軍正趕往宮中。我奉大將軍口諭去城外搬救兵回宮護駕。」老狐狸指著另一匹馬上的孔融家眷拔出佩刀吆五喝六。

執勤官看到確實有兩個孩子坐在馬上,更加信了幾分。

大牢處火光衝天,城內早已亂作一團。那是有人發現大牢失火,在集結士兵救火。

我們在城門口看去卻是來來往往的士兵往皇宮方向奔去。

「可,沒有大將軍手諭。擅開城門是死罪。你們怎麼證明是大將軍手下?」執勤官雖然慌亂,總還有些思維。

老狐狸一把扯開我的夜行衣,露出我穿著的曹軍軍衣,那是我在曹營得到的衣服。

「耽誤大將軍軍情,爾等皆是誅滅九族!這責任你一個小小的守門官擔待得起嗎!」老狐狸厲聲質問。

此時此刻,執勤官看到我一身曹兵打扮,哪還敢不信。況且自己早就嚇得六神無主:「快開城門,開城門!」

繩索絞動,城門緩緩打開。我們面面相窺,猶自不敢相信,就這麼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