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麵,辛苦你了啊!」感受完時間上的變化之後,葉問當場就有一些感觸的自語道。

「本尊,不辛苦….其實我….只不過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罷了,再說了,你我本一體,又何必要分得那麼清楚呢?」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葉冷麵的聲音立刻就在葉問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冷麵,上次我交給你的那一塊龍形玉佩,你煉化的時候,有沒有遇到困難啊?」隨後,葉問就把自己比較關心的一個問題提了出來。

「本尊,困難還是有一些的…因為這一塊龍形玉佩,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那它裡面絕對封印了一條巨龍,而這一條巨龍的實力還不低,所以這一塊龍形玉佩,想要徹底的被煉化,它所需要的時間,恐怕不是一個小數字啊!」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葉冷麵立刻就把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好吧!既然這一塊龍形玉佩如此的難煉,那你就不要煉了,畢竟正事要緊啊!明白了嗎?」沒想到這一塊龍形玉佩,竟然如此的難煉,於是葉問當場就讓葉冷麵把這一項工作給擱置了,畢竟空間升級才是目前最為重要的事情,所以目標很明確的葉問,自然要讓葉冷麵把工作的重心放在空間的升級上了。

「明白了,本尊!」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葉冷麵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表示同意的說道。

就這樣,與葉冷麵互相交流了一番之後,葉問就把自己的『仙識』投放了出去。

因為空間數百年以來,已經發生了許多變化,所以回來之後的葉問,他首先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把空間的這一種變化記在心裡。

也許有人就會疑惑了,葉問和葉冷麵不是已經『合體』了嗎?怎麼葉冷麵知道的事情,葉問反而不知道呢?這樣一來的話,葉問和葉冷麵之間的『合體』,不就變得沒有意義了嗎?(未完待續。) 段司瑾怒道:「本少爺還要問你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都搞定了嗎?!」

段羽懵,他道:「屬下……屬下是問過她了呀!屬下以為她會明白的,可是……」

「你到底怎麼跟她說的?!」

時間回到二房被趕走的那一天,段卿曦帶著巧雲和禪雪想去正廳找他們。

半路上,禪雪就被段羽給叫走了。

段羽問禪雪喜歡什麼樣的男子,禪雪支支吾吾很害羞,說不出半句話。

段羽又問她,是否喜歡過幫助過自己的男子。

當然,他這裡暗指的是段司瑾。

可當時禪雪想到的卻是之前無意中幫過自己一次的段羽,加上現在又是他親自來問自己,便誤會了他的意思,有些羞澀低頭,不敢說話。

說喜歡段羽,倒也算不上多喜歡,但她把自己看的很卑微,覺得段羽這般男子已經算不錯了,若是他願意娶她,她自然也是願意嫁的。

所以在段羽問她願不願意嫁給幫助過自己的男子時,禪雪把自己的想法委婉說了一遍。

段羽就誤以為她是願意嫁給段司瑾的。

然後,段羽不知道從哪裡聽說了一件事情,說是少爺想要迎娶府中的丫鬟,都有這麼一個規矩。

那就是先讓對方近身伺候,等生米煮成熟飯了再把這事兒稟報給家中父親母親,這樣成功的幾率會高一些。

否則,家中父母一般是不會允許自己的兒子迎娶一個丫鬟的。

這不……他們才想了這一出。

若是段卿曦在,指定要罵他們一句,渣男!

腦洞可真大!

不過,這主僕二人腦子在這方面也是挺不好使了,現在也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了哪裡。

段司瑾覺得丟臉死了,好在方才自己沒有做出什麼流氓行為,不然他都不好意思出去見人了!

第二天早上。

禪雪去給段司瑾送早飯的時候,明顯察覺到男人眼神的閃躲。

但她也沒想太多,為避免自己又被留下來,隨便找了個借口就離開了。

她這樣的舉動讓段司瑾十分傷心失落,總覺得對方這是在變相拒絕他。

禪雪回到段卿曦的房間后,便嘟著嘴不滿道:「小姐,奴婢可不可以不要再去給少爺送吃的了?」

頓了一下,她又道:「不如等奴婢做好了,就讓巧雲送去,如何?」

段卿曦不解道:「為什麼呀?」

禪雪扭捏了一會兒,才道:「奴婢不想去少爺那裡。」

這是委婉的說話,直接點,應該就是說她不想看到段司瑾。

為此,段卿曦在心裡默默同情了段司瑾三秒鐘。

當年造的孽啊,將來都會變成悔恨的淚水!

不過,為了自家哥哥的幸福,段卿曦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堅持一下。

她道:「雪兒啊,我讓你去哥哥那裡呢,其實是有原因的!」

禪雪顯然不太相信,問道:「小姐有什麼原因啊?」

段卿曦拉著禪雪在自己身旁坐下后,才道:「雪兒,你應該也知道咱們在將軍府的情況,可謂是如履薄冰!雖然爹爹和哥哥現在待我極好,可是我畢竟是二夫人的女兒,要說他們心裡沒有一點疙瘩,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現在段詩詩回來了,她一定想盡辦法破壞我跟爹爹還有哥哥的關係,她跟哥哥可是親兄妹啊,她跟哥哥的關係本來就比我跟哥哥的關係要親密一些,所以我現在必須要想辦法把哥哥拉攏到我們這一邊來,不然,將來段詩詩離間成功的話,我們可就有大麻煩了!」 其實這一個問題很好回答,首先葉冷麵是葉問理智的一面,他可以作為一個單獨的個體而存在;

其次,只要葉冷麵知道的事情,那麼葉問就一定知道,而葉問知道的事情,葉冷麵就不一定知道了,畢竟葉問才是『主體』,而葉冷麵只不過是『主體』當中的一部分而已。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點,回來之後的葉問,他除了要適應身體上的變化之外,他還要適應空間內部的變化,並且還要把這一種變化與葉冷麵告訴自己的變化一一結合,相互印證!

這樣一來的話,葉問和葉冷麵的靈魂意識,才能真正達到傳說當中的『相互結合!』

由此可見,葉問利用『仙識』查看空間內部的變化,的確是一個相互印證的過程。

很快,經過葉問的逐一驗證,空間內部的驚人變化,一下子就被葉問給掌握了。

首先最明顯的一個變化,那就是空間的面積又一次擴大了,畢竟這數百年以來,世界樹的根莖無時無刻都在蠶食那一塊未知的大陸,所以空間面積的增長,自然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而隨著空間面積的不斷變大,空間內部的靈氣濃度,也在原有的基礎上提升了許多。

因為空間面積的增大,代表著空間本源也增大了,而空間本源增大了,那麼這一個空間的等級自然就得到提升了,所以空間內部的靈氣濃度,也會跟著提升。

簡單的說。空間面積、空間本源、空間靈氣濃度這三者之間的關係。就是一個正比關係。只要其中一個組分提升了,那麼相應的另外兩個組分,它們也會隨之提升。

由此可見,空間面積的增大,對於葉問來說,那隻不過是一件意料之中的事情,畢竟世界樹只要存在一天,那麼空間面積的增大。就不會停止一天,所以利用『仙識』看到空間的第一個變化之後,葉問也只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並未多說什麼。

其次,空間內部的第二個變化,那就是人口數量上的變化了,畢竟空間內部的殺戮氣息,並不是很濃重,所以人口的增長速度,那自然要比一般王朝快很多了….

雖然修鍊者。因為修鍊原因,它們對子嗣並不是很看重。但是修鍊者,想要『造人』,那還是很容易的事情,畢竟生命的誕生,只不過是『陰陽』結合之下的產物罷了,所以修鍊者想要子嗣,只需要控制這兩者的結合就可以了。

當然了,這裡所謂的『修鍊者』,都是一些修為低下的『修鍊者』,也就是說,當『修鍊者』實力達到了『仙人』層次的時候,『修鍊者』誕生子嗣,將會變成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因為『仙人』層次的修鍊者,他們的生命層次,早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級的地步,並且他們還要受到天地規則的束縛,所以他們誕生子嗣的時候,不僅要承受天地規則的反噬,而且還要承受修為的倒退,所以『仙人』誕生子嗣,光孕育時間就有可能達到成百上千年啊!

也許有人就會疑惑了,既然『仙人』層次的修鍊者,他們誕生子嗣非常的困難,那麼葉問的子女為什麼會越來越多呢?

其實這一個問題很好回答,首先葉問的老婆們都不是『仙人』,所以她們誕生出來的子嗣,雖然會對她們的本體造成一些傷害,但是這一個傷害卻不大,所以葉問的老婆們,個個都能懷孕!

其次,葉問身為紫色珠子的主人,他就空間當中,就相當於名義上的『神』!所以生命這一點兒奧秘,對於葉問來說,那還是很容易就能夠參悟的,所以葉問只要願意,那麼他的子嗣就會越來越多!

當然了,子嗣越來越多的一個前提,那就是葉問必須要在紫色珠子的空間之中『播種』,不然的話,葉問想要『播種』,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其實關於空間人口增多的問題,修鍊者….並不是主因,因為真正的主因是『凡人』,畢竟『凡人』只要懷胎十個月,那麼她們就可以誕生出一個生命,而且空間的時間流速,又比外界快很多,所以空間的『凡人』,只要她們願意,那麼她們就可以不斷的『造人』。

這樣一來的話,空間的人口數量,就會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而變得越來越多。

對此,葉問也沒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畢竟空間內部的四十九層禁制,葉問還沒有完全的煉化呢!所以空間人口數量的增長,葉問也只能隨它去了。

反正這一個人口增長的速度,它永遠都趕不上空間面積的擴大速度,所以葉問也只能『聽之任之』

了。

好在空間的最後一個變化,總算讓葉問感覺到了一絲驚喜,不然的話,葉問還真的要來一個『計劃生育』呢!畢竟『萬物以養人,而人卻無一物回報萬物』,所以葉問提出『計劃生育』,也只不過是『順勢而為』罷了。

簡單的說,空間的最後一個變化,那就是空間生物的多樣性了,並且這一個多樣性,還形成了一個個完美的生物鏈。

所以葉問對空間的這一個變化,那可是非常滿意的啊! 億萬辣媽不好惹 試想原始森林裡面的生態系統,會跟城市裡面的生態系統一樣嗎?

答案很明顯,這兩個生態系統,完全就沒有可比性!畢竟原始森林裡面的物種,比城市裡面的物種更多、更豐富、更加具有潛力。

所以看到這麼多完美的生態系統,葉問除了驚喜之外,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就這樣,利用一點兒時間,驗證完空間的變化之後,葉問當即就傳到了自己的『皇宮』,畢竟空間也有『大中華帝國』,而葉問作為『大中華帝國』的國君,它自然也有自己的『皇宮』了。

而此時的『皇宮』,早已經『人山人海』了,畢竟葉問的兩個老婆,她們馬上就要生孩子了,所以葉問的其他老婆,不管是在閉關的,還是在遊玩的,她們都趕了回來,也正因為如此,葉問的『皇宮』,才會變得『人聲鼎沸』了起來。(未完待續。) 「唉…你說老公怎麼還不回來啊!」眼看著武媚娘和徐慧兩人的肚子越來越大,於是站在一旁的柳如雲頓時就有一些埋怨的自語道。

「呵呵,姐姐,興許老公被什麼事情給耽擱了呢!不然的話,老公早就回來了….」聽完了柳如雲的話語之後,龍飄立刻就安慰的說道。

「哼!龍飄….就知道你向著老公….難道你不知道老公拋下我們…..一離開就是數百年了嗎?」聽完了龍飄的話語之後,柳如雲的怨念小宇宙一下子就爆發了。

畢竟葉問這一離開,那可是數百年啊!而這數百年的時間,柳如雲除了修鍊之外,其他的時間都用來想念了,為此,柳如雲還多次向葉冷麵打聽葉問的動向呢!

只不過關於葉問的動向,葉冷麵又怎麼可能會知道呢!畢竟葉問和葉冷麵,他們生活的地方,可是在不同的兩個空間啊!所以葉問做什麼事情,葉冷麵自然就不知道了。

也就是說,柳如雲每次去葉冷麵那裡…詢問葉問動向的時候,那也只能用八個字來概括,那就是『乘興而去,敗興而歸』啊!

好在柳如雲每次去的時候,她都得到了一個比較欣慰的結果,那就是葉問在他所處的世界裡面,比誰都活得更好,所以得知這一個結果之後的柳如雲,她也只能把這一種想念埋藏在心裡了。

「姐姐…你快消消氣…你看媚娘和徐慧肚子越來越大了,你現在若是一個勁的發牢騷,那麼你不是給媚娘她們肚子裡面的孩兒,樹立了壞榜樣?所以姐姐,你就消消氣…因為我相信老公一定會及時趕回來的…畢竟老公上次不也及時趕回來了嗎?」 我的無敵仙女老婆 聽完了柳如雲的話語之後,龍飄繼續勸慰的說道。

「是啊!是啊!姐姐。我也相信老公馬上就要回來了…因為葉冷麵不是跟我們說過,他馬上就要去接老公回來了嗎?所以我相信,老公一定就在趕回來的路上….」隨後,小龍女也在一旁安慰的說道。

「就是…就是…而且我還聽葉冷麵說….老公所在的小世界,只不過是一個跟『升仙星域』差不多大小的小千世界,所以老公想要回來的話。那可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回來的啊!畢竟小千世界,對於老公來說,那還真的沒有什麼威脅…所以我相信老公也快要回來了。」緊接著,虞姬也在一旁附和著說道。

要知道,現在關心葉問的人,可不止柳如雲一個人啊!所以葉問的動態,除了柳如雲在打聽之外,其他的女人也都在打聽,不然的話。虞姬她們又怎麼可能會知道葉問那麼多消息呢?

「姐姐,說一句你不想聽的話,你現在生氣….老公又感應不到,所以姐姐,與其把精力浪費在生氣上,還不如把精力放在媚娘她們身上呢!」聽完了虞姬的話語之後,趙曉梅立刻就把自己的建議說了出來。

此刻,正當柳如雲滿臉糾結的時候。一道日思夜盼的聲音,立刻就在眾女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老婆們。我『胡漢三』又回來了…嘎嘎….」

說時遲,那時快,當柳如雲聽到這一個聲音的時候,柳如雲立刻就不管不顧的沖了出去,等出去了之後,柳如雲立刻就見到了那一位讓自己魂牽夢繞的人。他就是柳如雲的老公——葉問!

也許有人就會疑惑了,柳如雲剛才不是恨葉問…恨得要死了嗎?怎麼突然一轉眼,柳如雲的態度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呢?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柳如雲剛才的『恨』,不全部都是假的了?這樣一來的話。柳如雲的威信還如何在眾姐妹的面前保持呢?須知柳如雲可是葉問的大老婆啊!如果連她都沒有威信可言的話,那麼還有誰會有威信可言呢?

假如你這樣認為的話,那麼柳如雲就會笑呵呵的對你說:「呵呵….威信?面對自己老公的時候,需要威信嗎?如果見老公都需要威信的話,那麼老公還不得懲罰我啊!所以老公一出現,我自然就要把自己的『壞心情』收起來了。」

「至於我剛才為什麼會『恨』,其實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愛之深,恨之切』了,不然的話,面對與日俱增的想念,我又該拿什麼出來排解心情呢?」

由此可見,不管柳如雲對葉問的感情,是『恨』,還是『愛』,那都沒有什麼關係,因為葉問只要一出現,那麼柳如雲的這兩種感情,頓時就會化成一種感情,那就是『離不開』葉問!

所以說,在愛人面前,柳如雲早已經卸下了包袱,專心做一個『小女人』了…..

「老公,你怎麼這麼久…才回來啊!我還以為你….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呢!」躺在葉問那溫暖而又舒適的懷中,柳如雲埋怨的同時,立刻就有一些擔心的說道。

「呵呵,傻瓜….我能出什麼事啊?只不過我剛來的時候,好像聽某人在埋怨我呢!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呢?」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就往柳如雲的翹/臀上拍了拍,意思好像是說『嘿嘿…老婆,趁著老公不在,你竟然敢埋怨老公…看來不『家法伺候』…是不行了啊!』

「唔…老公,你一定是聽錯了….姐妹們剛才還在說想你呢!她們又怎麼可能會埋怨你呢!」沒想到自己的小心思,一下子就被葉問給點破了,於是柳如雲也只好來一個『死不承認』了。

畢竟姐妹們都在看著呢!如果自己還在死勁的埋怨,那自己豈不是太傻了一點,須知老公只有一個,而姐妹們卻有很多啊!所以深感壓力的柳如雲,也只能把這一種埋怨壓在心裡了,換言之,等柳如雲和葉問獨處的時候,柳如雲就該和葉問說道說道了……

「好吧!是我『老眼昏花』了,這總該行了吧!」不想繼續討論這一個話題的葉問,也只好『適合而止』的說道了。(未完待續。) 禪雪卻道:「可是……將來您要嫁給五王爺了,又何須擔心二小姐?」

段卿曦就是不太喜歡禪雪太聰明,這騙起來太有難度了!

「這……這也是問題的所在啊!要是段詩詩不想我嫁給五王爺呢?!而且就算我嫁成功了,在五王府立足也需要娘家支持啊,若是哥哥那時候不跟我一個陣營,那豈不是要被欺負死了?」

禪雪想想,覺得好像也是這個道理。

段卿曦就趁機道:「你比巧雲聰明點兒,而且你在青樓待過,更會看人臉色,懂得怎麼隨機應變,讓你時常待在哥哥身邊,其實也是為了讓你幫我監視哥哥,別讓段詩詩的人有機可乘!」

禪雪原先還以為段卿曦是想把自己又送去給段司瑾,聽她這麼說,這才打消掉原來的懷疑。

「原來是這樣啊……」

既然這是小姐派給她的任務,那她的確應該好好完成!

而且……她覺得段羽人還不錯,她也不知自己將來能否一輩子跟在小姐身邊。

所以,趁這段時間也去考察一下段羽,似乎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段卿曦要是知道禪雪的心思,只怕要氣得嘔血!

辛辛苦苦為他人做了嫁衣,能不生氣嗎?

不過,段卿曦的擔憂果然是沒錯的。

段詩詩也意識到,自己將來想要在將軍府立足,最聰明的做法便是拉攏段司瑾。

段宏現在再疼她,再寵著她,但將來也是要死的。

他一死,整個將軍府那便是段司瑾做主。

雖然段司瑾現在還未入朝為官,但他是國師唯一的弟子,想當官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罷了。

段詩詩也聰明,知道女人和寶物對於段司瑾而言沒什麼誘惑力,所以便主動親自去討好。

只可惜段司瑾根本不把她的討好放在心上,所以,那女人便打算從段宏身上下手。

也不知道她說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段宏竟然在飯桌上威逼段司瑾發誓,將來一定要好好待段詩詩,不管她做了些什麼,都要護她一世平安。

段司瑾自然知道段詩詩的心思,也知道段宏把對大夫人都寵愛,都加註在了她的身上。

不想在飯桌上跟段宏鬧掰,卻又不想被段詩詩算計,只好道:「若是她安分守己,不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我自然會護她一世平安,哪怕她想當太子妃,只要太子願意娶她,我都願意助她登上那個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