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停」丫鬟一把拉住葉無鋒,「少爺,不是誰生娃,是你暈倒了三天,這些補湯都是給你準備的,還有這些好吃的,你畢竟三天沒吃飯了,你這麼跑去找老家主的話,肯定要挨揍的。」

「我擦,好險好險;什麼?我暈倒了三天?」腦袋一陣陣疼痛,慢慢葉大少想了起來,蟲子,自己被一隻從天上掉下來的蟲子砸暈了,一隻黑不溜秋,丑了吧唧的蟲子。

「鋒兒,發生了什麼事?你子么暈倒在自己的家裡?是不是誰襲擊了你?」葉無鋒的老娘叉著腰殺氣騰騰的問。

「咳咳,沒有的事,只是突然有點瞌睡,就直接躺在地上睡著了了。娘,你別擔心了,你兒我名為無鋒,從不得罪人,也對別人沒有任何威脅,身為極品廢體,誰會來襲擊我啊!」葉無鋒一臉的落寞,自嘲的說。

母親聽了嘆了口氣,不知該如何安慰,也就不好再追問下去了。

葉無鋒六歲修鍊,九歲就達到了靈氣級巔峰,曾經是葉家最有希望的天才。可惜的是,用盡了各種辦法,就是無法化氣成液。今年他十六了,還是靈氣巔峰。同齡的人都已經靈氣化液,因為這一步只要靈氣滿了自然會化液,完全是最沒難度的關卡,偏偏他卻在這一步被卡住了。

葉大少暗自在想:「被一隻蟲子砸暈,還一下暈三天,這種丟人現眼的事打死也說不出口啊。」

「咳咳」

「你們把吃的都放下后就就出去吧,我已經沒事了,想一個人待會;娘,你也回去休息吧,這三天也把你累壞了。」

母親心疼的看著葉無鋒,「好吧,大家都出去吧,鋒兒,記得有什麼事一定要告訴娘。」

「好的。」

大家都陸陸續續退出了房間。

這時房子里只剩下了自己,大少看著一桌子的菜,肚子發出一陣咕嚕嚕響聲,「好香啊,餓死了,三天沒吃東西了。」葉無鋒流著口水撲了過去。

「好香啊,餓死了,千年沒吃東西了。」另一個聲音響起,然後一桌子的菜就瞬間不見了。

葉無鋒一下就炸毛了,搶人食物如斷人財路,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這可是深仇大恨。「我擦,誰?給我滾出來,老子就算脾氣再好,也不能容忍食物被搶,特別是現在老子都餓三天了。」葉無鋒怒吼著,就像路怒症一族,沒人的時候還是會發出很man的吼叫。

「叫嘛呢,叫嘛呢,蟲爺我不就吃了你一頓飯,至於咬牙放屁的開罵嗎?這樣會顯示你的素質,也拉低了蟲爺我的形象。本尊餓了千年了,吃你點東西那是看得起你,再說了,供養蟲爺是你的義務。」

一隻金光閃閃的蟲子威風凜凜昂首而立,宛如批了一身金甲,背對葉無鋒,面朝窗外,鼻孔朝天。

葉無鋒一巴掌就拍了過去,「我去,你個死蟲子,還敢擺這個造型,怎麼地,還想吟詩一首么?敢在我面前裝詩人,別以為你換身馬甲我就不認識你了,你就是那隻黑不溜秋,丑了吧唧,把我撞暈三天的蟲子,還搶我的食物,新仇舊恨,看我不拍扁了你,還說供養你是我的義務,騙傻小子呢。」說著拿起拖鞋就壓要拍。

「等等,本尊可是諸天蟲族之祖。」蟲子邊喊邊躲。

「關我什麼事。」葉無鋒毫不猶豫繼續拍。

「等等,本尊可是天界最帥,最萌,集萬千仙女寵愛於一身的蟲蟲。」

「我是男的。」葉無鋒不但沒停,而且打的更狠了,一臉的羨慕嫉妒恨。

「等等,有本尊在手,你可以通過本尊泡盡天下美女。」

這次葉無鋒猶豫了一下,但還是一下拍了下去,「未來的事,看不見摸不著,少來忽悠我。」

「等等,因為意外情況,本尊成了你的契約靈蟲,咱們是自己人。」

「契約靈蟲?我的?那這樣就打的更順手了。」

「等等,本尊可以幫你修鍊,本尊知道你為什麼無法化氣為液,並且有解決的辦法。」

刷的一下,葉大少瞬移到了蟲子的背後,雙手手指微曲,一招虎鶴雙形扣住蟲子的雙肩,微微用力,」蟲爺大人,肩膀酸不,小的給你捏捏,推油,敲背,刮痧,拔罐我是樣樣精通,要不要試試小的手藝?呦,蟲爺大人,你這件金色披風上有個鞋印,是哪個不長眼的做的,小的給你撣撣乾淨。「

再看蟲爺,臉都綠了,「蒼天啊,大地啊,這個玩笑開大了,怎麼碰上個極品主人,雖然是至尊體質,可是這個臉皮也太無敵了。」

「蟲爺大人,只要能解決我的修鍊問題,小的就是傳說中的賤無敵。」葉無鋒也是徹底豁出去了,為了能繼續修鍊,臉皮算什麼,不要了。「等等,你說什麼?我是至尊體質嗎?不是廢柴體質嗎?」

「哼,如果不是最強的至尊體質,作為一隻天下獨一無二的萬蟲之祖怎麼會和你簽訂契約,而且還被壓制了,連平等契約都不是,還是主從契約,你為主我為從。」

「這都不是重點,關鍵是,既然你說我是至尊體質,為何連最簡單的化液都做不到,折騰了整整十年?」葉大少一臉的疑問。

「廢話,你知道什麼是至尊體質嗎?知道至尊體質修鍊的要求嗎?知道他的特色嗎?」蟲爺一臉的鄙視。

「老師請說,弟子洗耳恭聽。」

蟲爺嘴角不禁微微抽動,對於這個主人,蟲爺已經佩服的不要不要的了。「所謂至尊體質,指的是擁有無限未來,那是可以修鍊到極致衝破諸天的存在,離你太遠,說了你也不懂,修鍊必須是需要至尊功法,而且要魂靈雙修,你無法晉級的原因就是只修靈沒修魂,而且沒至尊功法。」

「原來如此,聽蟲爺老師一番話,弟子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弟子對老師的敬仰如滔滔江水」

「對了,老師,至尊體質的特色是什麼?」葉大少興緻勃勃的問。

「嘿嘿,這個可是特色啊,天妒之體修鍊天妒功法,迎來的當然就是雷劫了,所以你不止要魂靈雙修,還得煉體,否則一下就被雷成灰灰了。」蟲爺一臉的壞笑。

葉無鋒的臉已經完全黑了,嘴角不停的抽動。 「嘎嘎,臉怎麼這麼黑?別害怕,有蟲爺在不會叫你有生命危險的,但是煉體疼痛的過程蟲爺就沒辦法了。」

「別呀,蟲爺大人,我可是聽說了,煉體者都是那些有自虐傾向的修鍊者才會做的,能不能想個辦法,即煉體又不疼?」葉大少一臉的渴望。

「最好不要這樣,那樣的話效果會很不好,失之毫釐差以千里,如果導致渡劫失敗,你被劈成灰灰了,那就麻煩了,而且疼痛可以鍛煉你的魂力和意志,一舉多得啊;當然了,最關鍵的是,疼的又不是我。」蟲爺拿出一根牙籤開始剔牙了。

葉無鋒抓耳撓腮的想了半天,「好糾結啊,沒辦法了,為了擺脫廢柴之名,疼就疼吧,蟲爺,什麼時候把至尊功法傳我啊?」

「等一下,我先看看你的情況。」蟲爺圍著葉無鋒左三圈右三圈的轉來轉去,「不錯啊,這十年你也沒閑著啊,從哪兒找的《九轉玄功》都已經練到第七轉了,靈氣已經濃度很高了,《九轉玄功》雖然不是至尊修靈之法,卻是古修鍊者創造的基本功法,是所有玄功的基礎,你練了這個,以後練什麼都會事半功倍的。」

「不對啊,我修鍊的明明是《七轉玄功》啊。」大少充滿疑問。

「原來是殘本啊,來,剩下的兩轉傳給你。」蟲爺隨手一揮,葉無鋒只覺得腦袋裡多了點東西,細細查看,果然是《九轉玄功》全本。

「靈氣的使用技巧等你靈泉以後再傳給你,做不到靈氣化形的話,教了也沒用。」

「蟲爺啊,那煉魂的至尊修鍊方法呢?」

「這就傳給你,忍著點,稍微有一點疼,這功法名曰《神蟲九變》,乃是天地初開,造化之中形成的功法,經過本尊無數的歲月完善而成的至尊級功法,原版本是沒有名字的,而且只適合蟲族修鍊,我傳給你的是經過本尊改良,適合人族修鍊的成品。當然了,你是第一個修鍊的人族,榮幸吧,歡呼吧!咦?你的臉怎麼又黑了?」

「第一個修鍊的幸運兒?那不是實驗小白鼠嗎?都沒人練過,你哪來的自信啊?」葉大少小聲嘀咕著。

「這個嘛,作為一隻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蟲祖,我說沒問題就沒問題。」蟲爺一揮手,海量信息內容就湧進了葉大少的腦海之中……

「啊呀」葉無鋒應聲倒地,頭疼欲裂,兩眼發黑,也就是葉無鋒,咬著牙在地上打滾,就是不暈。一炷香后終於吸收完了這大量信息,不愧是神物啊,好玄奧,難怪這麼疼。

「我說蟲爺啊,這就是你說的一點點疼?還有我看這個功法中包括煉魂訣,煉體訣,淬血訣和噬靈訣,可是這和功法的名字《神蟲九變》有什麼聯繫?」

「呵呵,都說了你是第一個試驗品,哦,說錯了,是第一個幸運兒,我哪知道疼的程度啊,你別說居然能忍住不暈,果然有煉體的潛質,順便問一下,當你受到疼痛刺激的時候是不是會有很爽的快感?如果有,那你可就前途無量了。至於你說的功法名字問題,的確沒關係,我只是覺得神蟲九變這個名字聽起來比較有氣勢,所以就起了這個名字。」

「快感你大爺,老子是正常人,對了,小蟲蟲,現在我們來說說你的事。」葉大少開始過河拆橋了。

蟲爺滿頭的黑線,「這才剛把功法交出去,待遇就從蟲爺大人掉到了小蟲蟲,我說你也太現實了吧。」

「你還沒說你叫什麼名字,我只好叫小蟲蟲了,來吧,介紹下自己,從哪來的,到底是什麼蟲?」

蟲爺沉默了。

「雖然現在的我沒什麼實力,但是本尊的存在級別太高,本尊是有名字的,但是不能說出口,不是不告訴你,而是不能說出來,一旦說出,會引起天地共鳴,而暴漏本尊的存在,我的敵人會感應到的。」

「我去,你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讓別人這麼追殺?」

一聽到這個,蟲爺一下蹦的老高,一臉的委屈,「我委屈,你來評評理,那幾個追殺我的人和我以前可是有著無數年的交情,竟然為了一點小事他們聯合起來圍殺我,你說,這是不是太過分了?」

「恩,這麼說來,是挺過分的。」

「不就是平時偷吃了他們的靈物嗎。」

「偷了多少?」

「每次都是打掃的乾乾淨淨,一點不剩。」

「不就是破損了他們心愛的洞府嗎。」

「破損了多少?」

「全弄塌了。」

「不就是我牙痒痒,就跑世界樹那磨了下牙嘛。」

「世界樹是什麼?」

「天外天的支柱,所有人的洞府都是依託世界樹而存在,那神靈之氣足的,想起來就流口水啊。」

「只是磨了下牙?」

「哦,一不小心差點啃斷了,然後差點引起大天傾,大天傾就是諸天毀滅的意思,然後那些老不死的就聯合起來圍攻我,沒完沒了的,最後我不小心被圍住了,本體被打散了,分成了九部份逃離了天外天,聞者傷心聽者流淚,我委屈!」

葉無鋒一臉的黑線,心想:「這你還委屈,做出了這麼大的壞事,這還小事?應該抓起來千刀萬剮點天燈啊。」

「你說被分成了九部份,都哪些?」

「噬靈蟲、噬金蟲、噬血蟲、噬魂蟲、明光蟲、暗夜蟲、宇光蟲、宙光蟲還有我,只有等到九蟲合一才能回複本體;無鋒啊,我可全指望你了,我的委屈只有你最懂我。」蟲爺那小的不能再小的眼睛竟然對著葉無鋒拋出了一個媚眼。

葉無鋒一陣惡寒,「聽名字,這九部份和你的神蟲九變有點關係啊,還有,你是什麼?」

「老大悟性真高,只通過名字就猜出來了,噬靈蟲、噬金蟲、噬血蟲、噬魂蟲代表著特性;明光蟲、暗夜蟲、宇光蟲、宙光蟲屬於規則,規則不能修鍊,只能通過機緣領悟,這都不是老大你現在能接觸到的。至於我,我是主魂,掌管命運的主魂。命運長河是一種超越時空法則的存在,也是是最神秘的法則。」蟲爺擺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

「原來是個算命的。」

蟲爺差點抓狂了,「老大,就是命運的指引,才讓我找到老大,直接碰撞出契約的火花,神奇不!」

葉無鋒已經無語了,這傢伙老大已經越叫越順口了,難道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蟲爺的臉皮已經和自己有一拼了。 「你的名字又不能說,那我平常該叫你什麼好?總不能你叫我老大,我叫你蟲爺吧,感覺怪怪的。」

「那簡單,本尊可是起名高手,早就起了幾個威風的名字,老大在裡面選幾個,蟲天尊,蟲無敵,蟲滅世,蟲裂天,蟲噬九天」

「停停」葉無鋒趕緊喊停,已經夠了,你別說,這傢伙竟然真的挺會弄名字的,竟然每一個都比自己的名字威風。

「讓我選選。」葉無鋒沉吟了一會兒,「好,選好了,看你圓圓胖胖,威風凜凜的樣子,以後就叫你蟲胖子吧;恩,不錯,就這麼定了,得給自己點個贊。」葉無鋒滿意的點著頭,哼,怎麼能比我的名字威風呢。

蟲爺小臉一下就垮了下來,「這個,老大,你怎麼沒從裡面選啊,這些名字可是我在沉睡的萬年之中辛辛苦苦想的筆名啊,蟲胖子也太」

「怎麼?不願意?那叫蟲蟲,小蟲蟲,小丑蟲」

「別啊,老大,我服了,還是叫蟲胖子吧,這個名字雖然猛一聽有點普通,但是細細一品,卻是那麼的高端大氣上檔次,以後蟲胖子就是本尊的名字了,誰也別爭,誰敢爭我和誰急。」蟲爺拍著胸脯,指天畫地,眼中卻閃著激動的淚花。

葉無鋒可是非常滿意,「走,我得去吃點東西,要不真的餓死了。」

一溜煙跑到廚房,甩開腮幫子一頓海吃。吃飽喝足了,葉無鋒拍拍肚子,打了個飽嗝,「可算活過來了。」

「我說胖子,該去修鍊了,我已經急不可待了,已經等了十年了啊。下面該做什麼,來給個建議。」

「既然要走蟲修路線,當然第一步該」

「等一下,誰說要走蟲修路線了,蟲修一聽就弱爆了。」

蟲爺一下就傻眼了,「別啊老大,蟲修可是諸天萬界最強,最有前途的職業了,再有本尊的輔助,那可是輕而易舉到達巔峰啊。」

葉無鋒一臉懷疑的看著蟲爺,「最強?你可別忽悠我,說來聽聽。」

「說道蟲修,主人你細細聽好了。」

「主人要是想走高調路線,咱就統帥無窮蟲海,輕則把敵人亡族滅種,重則血洗整個大陸。」

「主人要是想走低調路線,咱可以派出蟲子暗殺,蟲子的隱匿,下毒可是防不勝防。」

「修鍊最重要的就是財力,財力足夠的話就算是一頭豬也可成帝,要知道蟲子可是最強的小偷,要什麼有什麼,想當年那幾個老東西天天小心防我,可是一次都沒防住,就跟到自己家拿東西一樣。」

「蟲子也是天生的情報專家,誰家女主人紅杏出牆啦,小姐未婚先孕了,家主出軌偷情了,都逃不過蟲子的法眼,咱可以光明正大的拿這些去敲詐勒索他。」

「蟲子還可以分離礦物,得到稀有金屬,幫助主人煉器。」

「很多種蟲子還能輔助修鍊。」

「戰鬥方面,蟲子的作用就更大了,增益自己,削弱敵人,誘敵,下毒,幻術,催情等等。」

「魂力越強,控制的蟲子種類就越多,何況還有本尊這個蟲祖壓制著,根本沒有蟲子敢造反,完全不用害怕反噬,而且每控制一種蟲子就會得到一絲反饋的魂力,也就是說會使主人魂力更加強大。」

「主人應該聽說過某某劍修攻擊強大、同階無敵,卻被一群手下敗將圍毆致死,這是沒遇到蟲修,咱蟲修,咱們宗旨就是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派出一堆蟲子一起單挑他;至於被圍毆就更不怕了,比人數,咱就算面對整個大陸也不懼。當然本尊的被圍毆而死這件事是例外,那些老傢伙層次太高了,我小弟們根本幫不上忙。」

「蟲修的要求就是強大的魂力,而主人註定是魂力強大的存在,一般的蟲修最怕近身,因為本體一般比較孱弱,可是主人是至尊之體,那是經常要被雷劈的,肉身比體修還體修,誰要是以為蟲修體弱,就貼上來近戰,那他就悲催了。」

蟲爺越說越嗨,吐沫星子橫飛,真如濤濤江水滾滾不休啊。

這次葉無鋒沒有打斷蟲爺,而是在仔細的分析利弊,沉默了片刻,越來越堅定,「好,就選蟲修了。」這蟲修的好處實在太大了,是不可能拒絕的,而且自己是至尊之體,是要魂靈體三修的,還是可以練劍的,雖然做不到純劍修的一劍破萬法,但是人劍合一一類的境界估計還是沒問題的。

「好了,既然前路已定,就開始修鍊吧,胖子,該怎麼做你說吧。」

「簡單,到重力室調到可以承受的極限重力下,運功承受著,當習慣了,可以在裡面運動自如的時候再加大重力,直到九轉玄功練到九轉巔峰,靈氣壓縮至極致,煉魂訣,煉體訣練到九級巔峰的時候,你自然就會開始靈氣化液,簡單吧。」

葉無鋒獃獃的看著蟲爺,「的確簡單,可是重力室是什麼,這沒有啊,連聽都沒聽過。」

「什麼,連重力室都沒聽過,這到底是多偏僻的地方啊!也太落後了,你那個靈湖境的爺爺不會是這地方最強者吧?」

「那到不是,不過在靈玄大陸的木靈帝國下屬的楓葉城這片地方,最強的也就是靈湖境。」

「難怪,果然夠偏僻,沒辦法了,只能自己想辦法弄個了。」

「自己弄?可能嗎?就咱們這體格,自己整個重力室?別以為俺讀書少就可以騙俺。」

「嘿嘿,」蟲爺神秘的說:「接下來就是見證百變蟲修奇迹的時刻。」 「所謂重力室也就是在修鍊室裡布置一個重力陣法,引入一絲的天地威壓以達到增重的效果。」

「難道,咱們也這麼做?胖子你來布置陣法,把我的這個房間布置成重力室?」

蟲爺揪著小鬍子搖了搖手指,「錯錯錯,那只是常規的做法,咱們是什麼?咱們可是蟲修,蟲子出馬,迎刃而解。」

「有一種蟲子名叫重力蟲,它的能力是改變力量走向,只要把發放在修鍊室中間,自然就有改變重力的效果,要知道萬事萬物之間都有引力的存在,就算是靈力之間也是有的,重力蟲可以輕易地把這些引力的方向改成向下,自然就成了增加重力,而且重力蟲可以增幅這些力的大小,一隻重力蟲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重力蟲的族群在一起,那種增幅,嘿嘿,就算是再強大的敵人一旦近身也會被壓成肉餅。」

「我說胖子,好是好,可是你讓我去哪找蟲子?還像遇到你一樣,出門等著天上掉下來砸我嗎?」

蟲爺一臉的黑線,你這傢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蟲爺小手一朝,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球體,「蟲爺我其他的東西不多,就是蟲子多。」

「哇,儲物空間嗎?來打開看看,讓老大瞅瞅都有什麼好東西。」葉無鋒那架勢,差點就衝上來開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