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乖乖聽話,只是疼一下,以後你就不會知道什麼叫疼了。」凱辛得意地笑著,慢慢走近kingkong,手上的蟲子起來顏色更加深,樣子也更加噁心了。

kingkong眼睛里已經沒有了鬥志,絕望充斥著她的心靈,面對如此的實力差距以及近來的身心打擊,她似乎覺得再活下去也沒什麼意義了。

正在這時候,怒凱斯衝過來,擋在了公主前面:「凱辛,你這麼做只會打亂我的計劃而已!」

「我突然改變主意了,我想,只要將你們兩人做成傀儡,我不但能控制整個國家,還能得到『幻境都市』,比做什麼交易的不更加划算嗎?」凱辛著兩人,一臉親切地著可怕的事情。

「什麼!?」怒凱斯臉色劇變,急忙念動法咒,在面前形成一個透明的魔力牆,擋靠近的凱辛。

「公主快逃!」怒凱斯回頭大聲對毫無鬥志的kingkong道,「我來擋他一下,請相信,國王陛下……」

話未完,怒凱斯的高級魔法牆便被凱辛不費力氣的打破了,魔力反噬讓這名老人口吐鮮血倒在了地上。

濃烈的殺戮之氣,不愧是「獵錘人」,自己**師的水平居然完全擋不了他的一下。怒凱斯不甘地想著。

「了,公主,乖乖聽話。」凱辛的臉色依然起@****來那麼和藹,如果不是他手上那些噁心的蟲子,誰都不會覺得他是一名壞人。

kingkong和怒凱斯著這名中年人,覺得彷彿一座山壓來般讓人無法透氣。

「喂。」正在得意的凱辛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這讓這名「獵錘人」感到無比震驚——到底是誰有事這麼無聲無息之間便靠近了自己!?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臉上便感受到重重的一拳,整個身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擊飛了,砸到了身後的牆上。

「真是的,居然發這種意外,只能提前復活了。」中年大叔那魁梧的身材出現在了三人之中,他虎目了一眼完全蒙了的兒和臉上露出欣慰微笑的總理大臣,爽朗地笑道,「辛苦你了,怒凱斯老頭,沒辦法,第一次使用自己的『神跡』,沒多大自信哪!」

這個房間並不僅僅是四個人,一名銀髮的青年正坐在高處的角落裡,靜靜地著發的一切,當到史密斯的出現,不由得低頭了一下手中的金幣,想起那晚和少的話。

「知道嗎,不定史密斯國王會復活哦。」

「怎麼可能?!」

「史密斯國王像知道自己要死一般,所設下的這個局居然將兒從安全的那札特子學院帶來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就是為了預防自己萬一不測,後繼人必須在國內保證繼承權的順利交接。希庫拉計劃將刺殺史密斯的嫌疑推給受邀的『聖錘』,而史密斯卻將勝利者傳送到自己被刺殺的密室,就是為了讓他的未來夫婿幫那名『聖錘』洗去冤罪,讓『聖錘』欠一份人情,對以後的這名繼承人有莫大的處,至少安全不用擔憂了。為了不讓兒被自己的死亡打擊太大,還特地向那札特學院邀請了兒的友,希望能在那時候安慰她——可惜啊,這一切都陰差陽錯了。」

「按你這麼,無法推斷史密斯國王會復活啊!」

「所以了,你在之前沒聽到嗎?總理大臣過,國王的武器是『靈魂』啊,而且史密斯這傢伙從來沒使用過『神跡』的錄,我懷疑是與復活有關,沒人願意為了驗證這個『神跡』的效果特意死一次,所以一直沒用過。」

「他這麼做有什麼目的嗎?」

「很多哦,只要他一死,隱藏的勢力將會蠢蠢欲動,甚至會暴露出來。史密斯現在受到各種壓力,他一定很沒安全感,非常希望洗牌。而且我推想了一下,不定史密斯利用這次死亡和那些黑暗的忠實者進行了某種交易呢,以他的性格,一定是一份黑暗美的名單吧?毫無節操的**黑暗美最符合那個老色鬼的口味了。」

「這個……」

「很鬱悶是不是?搞了半天我們都被史密斯那老色鬼算計了。我更鬱悶,來不用變成這個樣子,安安靜靜等著一切結束就可以了,想不到,哎,那時候太笨了……為了讓史密斯的計劃不發太大疏漏,我順手做掉了史密斯計劃外的那隻妖人和黑暗的臨時基地,然後救下你,也算是給傑奎琳那個笨蛋買了雙保險——如果史密斯計劃失敗,他真死了,至少還有一名『聖錘』和一堆證據證明她的清白。」

「了,你按照我的做,明天趁怒凱斯和司諾德兩人單獨在秘密商量事情的時候將kingkong那個笨蛋公主救出來,讓她打攪那兩人的面基……不對,商議,不定那名潛伏者會忍耐不做出過分的事情哦。」

「什麼事情?」

「孩子不要問那麼多為什麼。潛伏了那麼的黑暗忠實者那時候心理非常放鬆,覺得一切都無法阻止他,而且秘密基地被毀,更讓他卸下心理的包袱。以他的能力可進可退,完全不受約束——簡直就像十幾年沒碰過人的老男人一進就會叫上幾個人,真以為自己什麼都能搞定一樣。將自己性完全暴露出來。」

「是嗎……」

「你那時什麼都不要管,躲起來,專心觀察,不定史密斯就會刷的一下就出現了——這是第一個賭約,如果史密斯出現,就是我贏了哦。」 蘇者,萊爾,能力是真正復活。不僅僅是復活那麼簡單,復活的時間和地點可以自行選定,而且死亡時間使用者會以遊魂狀態別人毫無知覺的情況下進行……不對,是觀察。復活后能力會隨機提高使用者的能力為原實力的二到十倍。遺憾的是,這個「神跡」使用一次以後,必須休息一年才能使用第二次,而且死亡狀態多只能維持一個月,否則當下一次月亮軌跡相同的時候,那便是「神跡」失去效力之時,那使用者是必死無疑了。

十多年前,史密斯便對怒凱斯道:「怒凱斯大叔,我們成為政敵吧?」

那時候才中年的怒凱斯被嚇了一大跳,急忙下跪:「陛下,不知道我有什麼地方冒犯您了!?」

「沒有。」年輕的國王緩緩地搖了搖頭,道,「我只是希望有一個能對我提出意見的人。」

「可是也沒必要這麼做啊。」怒凱斯著這名年輕的國王,道。其實怒凱斯心中十分敬佩這個年輕人,他很多主張似很荒唐,但是只要堅持執行下去,效果將會非常明顯。而且他是那種非常有貫徹自己信念魅力的人。

得上一屆國王丟給這名年輕人的,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努力斯帝國。為了擴張領土,老國王不停向四周國家征戰,結果導致那些國的聯合。原實力不怎麼樣的國家,一旦進行死聯合,便可以組成一支數目可觀的聯盟軍,居然實力大大壓過了已經被各種消耗戰爭弄得疲憊不堪的努力斯軍隊。

內部,由於不斷戰爭,錢財缺乏,老國王只能提高稅收,這大大激起了厭戰已的人民的不滿,引發各種大規模的起義;外部,聯盟軍大軍壓境,自己軍隊軍餉缺乏,無險要可守,戰卻無勝利希望。這種極度困境之下,老國王的心力交瘁,終於熬不下去,某個夜晚吐了大量的血后,將年輕的史密斯王子叫到了病床邊,了句:「悔不聽你的勸告,現,這個國家交給你了,管按自己的意願去做吧。」便與世相辭。

那時候未滿二十歲的史密斯當機立斷,國庫空虛的情況下,一下子減免了大量的稅收,然後將軍隊從領地退回來,據守關要。

另一方面,他啟用了國內享有信譽的的賢者怒凱斯。怒凱斯以自己的名義擔保,以國債的形式,向國內的商人貸用大量的錢幣,並保證以後會按一定的利潤還給他們。

開始商人們並不願意,可是當史密斯率領軍隊據險而守,打退幾次聯盟軍的進攻,而怒凱斯也以犀利@****的手腕平息國內各種叛亂之後,那些駐足觀望的商人便明白這個國家還有希望,開始陸陸續續購買國債,由於有錢財的支持,讓來咬緊牙關的軍隊度過了一場危機,開始與聯盟軍進入了正式的戰略相持階段。

外有國王率領的軍隊死守,內有怒凱斯主持的內政,努力斯帝國漸漸開始恢復元氣;但反觀聯盟軍,形式卻並不樂觀。由於缺少敵人的壓力,他們開始為瓜分侵略的努力斯領地爭吵,並出現了規模的戰爭。

這些情況史密斯國王都默默眼裡。他派出使者,與那些同盟國分別秘密簽訂協議。那些內部矛盾重重的同盟諸國很快答應了努力斯帝國近乎饋贈的協議,和努力斯聯盟,一起對以前的舊敵討伐,以使自己獲得多的利益。

但沒想到,這成了連鎖效應:一個國家與努力斯帝國簽訂瓜分他國領土協議,只分給努力斯帝國被佔領領土的百分之一,還是極其貧乏的土地。當努力斯帝國與契約國一起攻擊其他國家的時候,受到攻擊抵擋不下去的那個國家會秘密找到努力斯帝國,簽訂另一個協議,讓他反過來和自己聯盟攻擊先前的契約國,而且會分給努力斯多的利益。

這麼一來,努力斯帝國數次征戰之中不但收回了自己的失地,還佔領了幾個敵國的不少領土。

當諸國發現史密斯的陰謀,打算重聯盟的時候,卻發現史密斯已經搶先一步和那些被打怕了的國家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而且,這次的混戰讓先前的聯盟諸國有了間隙,使得聯盟為困難,后其他諸國只得乖乖屈服於努力斯,都簽訂了份似和平的互不侵犯條約。

當戰爭結束,史密斯國王便著力於產,施行了例如提高各種來不受重視的產工具工匠的地位,大修道路,減少商人流通貨物的稅收等一系列措施,讓原奄奄一息的努力斯帝國再次日漸強大起來。

為了消除周邊諸國對努力斯的戰爭陰影,史密斯國王還每年的豐收之際舉行飛船大賽,鼓勵努力斯與周邊各國人民積极參与,提高交流,增進友。

這個飛船大賽原只是一個地區範圍舉行,不料卻居然迅速風靡開來,發展成為獅子大陸每三年舉辦一次的盛事。而且現舉辦地點不僅僅限於努力斯和周邊諸國,每個國家都可以向大聖王國申請,后通過投票來決定舉辦方——甚至連精靈,獸人,矮人和人魚都對這個賽事感興趣,大聖帝國每年都會接到不少這些異族的申請表。

「怒凱斯,我和你經歷了那麼多患難,如果再這些客氣話的話,信不信我會揍你一頓?」史密斯國王向遠處剛剛開始豐收的金麥,打斷了此時怒凱斯的回憶。

「這,這……」怒凱斯沒想到國王居然會又這種流︶氓口氣的話。

「這個,拿著吧。」史密斯將身上的一塊金牌遞到怒凱斯的面前,金牌上流動著皇室魔法的氣息。

「這是?」怒凱斯並不了解國王的用意。

「明天我將向全國宣布,擁有這塊金牌的人將會獲得豁免權,無論發什麼事情,都不可向他動用死刑。」國王笑著,「而且,萬一我出了什麼事情,他有權處理國家的一切,甚至成為國家的繼承人。」

「國王,不可以!這樣國家會亂的啊!」怒凱斯急忙搖頭,將金牌推回。

「我正是害怕國家會亂,才將這個東西送給你啊!」史密斯嘆氣道,「我信任的人就是你,只有你控制那些反對者,我才放心,所以請你一定不要拒絕!」

怒凱斯著國王的堅定的目光良,終於懷著不安的心情,收下了這份禮物。

那時候kigkog公主還是個等著餵奶的孩子呢。回想起往事,老臣怒凱斯向kigkog,想起自己侄子的慘死,不由一陣心痛。

由於國內形勢近過於嚴峻,已經超出了國王與他能控制的範圍,不但有著哪些令人防不勝防的異形入侵,貌似黑暗的忠實者們也蠢蠢欲動,再加上國內一些反對勢力的活動,讓史密斯國王不得不暗中找到了這名起來形同陌路的老臣商議對策。

經過商議,兩人擬定了這個國王裝死的計劃。但令怒凱斯傷心的是,毫不知情的侄子希庫拉居然會熱衷於刺殺國王,並且和黑暗勢力形成了聯盟。

來怒凱斯與史密斯決定,一旦解除了這次危機,就將希庫拉軟禁起來,這對他來,或許是個歸宿也不定——但沒想到,結果居然變成了這樣。

史密斯此時覺得自己運氣不怎麼,這次復活居然只提高了三倍的實力,這下子又要再等一年的時間了。不過即使過了一年,他也不會打算使用復甦者吧,畢竟那是保命的「神跡」。

怒凱斯那老傢伙為了保護自己真是用心了,因為擔心聖粉對自己的神跡造成影響而禁止他人對自己的屍體使用——這次沒能保護他的侄子,真是對不起他啊!史密斯著老臣一眼,充滿了各種內疚。

「怎麼會這樣?你還沒死嗎!?」被擊倒的凱辛迅速起來,滿是疑惑地著威嚴的國王。

「沒有死成,還真對不起你啊。」史密斯向凱辛,活動一下筋骨,手指關節被壓得噼啪作響,「做準備了嗎?我可要為你嚇著我可愛的兒和傷害我重要的朋友付出代價啊!」 第五十六章信任的朋友

蘇者,萊爾,能力是真正復活。不僅僅是復活那麼簡單,復活的時間和地點可以自行選定,而且死亡時間使用者會以遊魂狀態別人毫無知覺的情況下進行……不對,是觀察。復活后能力會隨機提高使用者的能力為原實力的二到十倍。遺憾的是,這個「神跡」使用一次以後,必須休息一年才能使用第二次,而且死亡狀態多只能維持一個月,否則當下一次月亮軌跡相同的時候,那便是「神跡」失去效力之時,那使用者是必死無疑了。

十多年前,史密斯便對怒凱斯道:「怒凱斯大叔,我們成為政敵吧?」

那時候才中年的怒凱斯被嚇了一大跳,急忙下跪:「陛下,不知道我有什麼地方冒犯您了?」

重生嫡女種田忙 「沒有。」年輕的國王緩緩地搖了搖頭,道,「我只是希望有一個能對我提出意見的人。」

「可是也沒必要這麼做啊。」怒凱斯著這名年輕的國王,道。其實怒凱斯心中十分敬佩這個年輕人,他很多主張似很荒唐,但是只要堅持執行下去,效果將會非常明顯。而且他是那種非常有貫徹自己信念魅力的人。

得上一屆國王丟給這名年輕人的,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努力斯帝國。為了擴張領土,老國王不停向四周國家征戰,結果導致那些國的聯合。原實力不怎麼樣的國家,一旦進行死聯合,便可以組成一支數目可觀的聯盟軍,居然實力大大壓過了已經被各種消耗戰爭n-ng得疲憊不堪的努力斯軍隊。

內部,由於不斷戰爭,錢財缺乏,老國王只能提高稅收,這大大i起了厭戰已的人民的不滿,引發各種大規模的起義;外部,聯盟軍大軍壓境,自己軍隊軍餉缺乏,無險要可守,戰卻無勝利希望。這種極度困境之下,老國王的身心疲憊@****,終於熬不,某個夜晚吐了大量的血后,將年輕的史密斯王子叫到了病hu-ng邊,了句:「悔不聽你的勸告,現,這個國家iā給你了,管按自己的意願去做吧。」便與世相辭。

那時候未滿二十歲的史密斯當機立斷,國庫空虛的情況下,一下子減免了大量的稅收,然後將軍隊從領地退回來,據守關要。

另一方面,他啟用了國內享有信譽的的賢者怒凱斯。怒凱斯以自己的名義擔保,以國債的形式,向國內的商人貸用大量的錢幣,並保證以後會按一定的利潤還給他們。

開始商人們並不願意,可是當史密斯率領軍隊據險而守,打退幾次聯盟軍的進攻,而怒凱斯也以犀利的手腕平息國內各種叛lu-n之後,那些駐足觀望的商人便明白這個國家還有希望,開始陸陸續續購買國債,由於有錢財的支持,讓來咬緊牙關的軍隊度過了一場危機,開始與聯盟軍進入了正式的戰略相持階段。

外有國王率領的軍隊死守,內有怒凱斯主持的內政,努力斯帝國漸漸開始恢復元氣;但反觀聯盟軍,卻並不樂觀,由於缺少對手的壓力,他們開始為侵略的努力斯領地爭吵,並出現了規模的戰爭。

這些情況史密斯國王都默默眼裡。他派出使者,與那些同盟國分別秘密簽訂協議。那些內部矛盾重重的同盟諸國很快答應了努力斯帝國近乎饋贈的協議,和努力斯聯盟,一起對以前的舊敵討伐,以使自己獲得多的利益。

但沒想到,這成了連鎖效應:一個國家與努力斯帝國簽訂瓜分他國領土協議,只分給努力斯帝國被佔領領土的百分之一,還是極其貧乏的土地。當努力斯帝國與契約國一起攻擊其他國家的時候,受到攻擊抵擋不下去的那個國家會秘密找到努力斯帝國,簽訂另一個協議,讓他反過來攻擊先前的契約國,而且會分給努力斯多的利益。

這麼一來,努力斯帝國數次征戰之中不但收回了自己的失地,還佔領了幾個敵國的不少領土。

當諸國發現史密斯的yin謀,打算重聯盟的時候,卻發現史密斯已經搶先一步和那些被打怕了的國家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而且,這次的h-n戰讓先前的聯盟諸國有了間隙,使得聯盟加困難,后其他諸國只得乖乖屈服於努力斯,都簽訂了這份似和平的互不侵犯條約。

當戰爭結束,史密斯國王便著力於產,施行了例如提高各種來不受重視的產工具工匠的地位,大修道路,減少商人流通貨物的稅收等一系列措施,讓原奄奄一息的努力斯帝國再次日漸強大起來。

為了消除周邊諸國對努力斯的戰爭yin影,史密斯國王還每年的豐收之際舉行飛船大賽,鼓勵努力斯與周邊各國人民積极參与,提高iā流,增進友。

這個飛船大賽原只是一個地區範圍舉行,不料卻居然迅速流行開來,成為獅子大陸每三年一次的盛事。而且現舉辦地點不僅僅限於努力斯和周邊諸國,每個國家都可以向大聖王國申請,后通過投票來決定舉辦方——甚至連ing靈,獸人,矮人和人魚都對這個賽事感興趣,大聖帝國每年都會接到不少這些異族的申請表。

「怒凱斯,我和你經歷了那麼多患難,如果再這些客氣話的話,信不信我會揍你一頓?」史密斯國王向遠處剛剛開始豐收的金黃s-麥,道。

「這,這個……」怒凱斯沒想到國王居然會又這種流︶氓口氣的話。

「這個,拿著吧。」史密斯將身上的一塊金牌遞到怒凱斯的面前,金牌上流動國王魔法的氣息。

「這是?」怒凱斯並不了解國王的用意。

「明天我將向全國宣布,擁有這塊金牌的人將會獲得豁免權,無論發什麼事情,都不可向他動用死刑。」國王笑著,「而且,萬一我出了什麼事情,他有權處理國家的一切,甚至成為國家的繼承人。」

「國王,不可以這樣國家會lu-n的啊」怒凱斯急忙搖頭,將金牌推回。

「我正是害怕國家會lu-n,才將這個東西送給你啊」史密斯嘆氣道,「我信任的人就是你,只有你控制那些反對者,我才放心,所以請你一定不要拒絕」

怒凱斯著國王的堅定的目光良,終於懷著不安的心情,收下了這份禮物。

那時候kingkng公主還是個等著喂nǎi的孩子呢。回想起往事,老臣怒凱斯向kingk想起自己侄子的慘死,不由一陣心痛。

由於國內形勢近過於嚴峻,已經超出了國王與他能控制的範圍,不但有著哪些令人防不勝防的異形入侵,貌似黑暗的忠實者們也蠢蠢y-動,再加上國內一些反對勢力的活動,讓史密斯國王不得不暗中找到了這名起來形同陌路的老臣商議對策。

經過商議,兩人擬定了這個國王裝死的計劃。但令怒凱斯傷心的是,毫不知情的侄子希庫拉居然會熱衷於刺殺國王,並且和黑暗勢力形成了聯盟。

來怒凱斯與史密斯決定,一旦解除了這次危機,就將希庫拉軟禁起來,這對他來,或許是個歸宿也不定——但沒想到,結果居然變成了這樣。

史密斯此時覺得自己運氣不怎麼,這次復活居然只提高了三倍的實力,這下子又要再等一年的時間了。不過即使過了一年,他也不會打算使用復甦者吧,畢竟那是保命的「神跡」。

怒凱斯那老傢伙為了保護自己真是用心了,因為擔心聖粉對自己的神跡造成影響而禁止他人對自己的屍體使用——這次沒能保護他的侄子,真是對不起他啊史密斯著老臣一眼,充滿了各種內疚。

「怎麼會這樣?你還沒死嗎?」被擊倒的凱辛迅速起來,滿是疑hu-地著威嚴的國王。

「沒有死成,還真對不起你。」史密斯向凱辛,活動一下筋骨,手指關節被壓得噼啪作響,「做準備了嗎?我可要為你嚇著我可愛的nv兒和傷害我重要的朋友付出代價啊」

。 史密斯沒有絲毫徵兆,身體便如同閃電般衝到了凱辛的身前,獲得能力提升的他簡直勢不可擋,剛才那樣的速度已經是將氣系的提速魔法發揮到了極致。

國王手中聚集了大量的魔力,往凱辛身上就是一拳。他心裡很清楚,對方既然是「獵錘人」,肯定不簡單,上次的交手已經知道了一些他的實力,所以不能手下留情,速戰速決。

沒有破綻!管凱辛將自己的殺戮之氣全部釋放出來,卻依然找不到敵人魔法的破綻——可惡,這隻大猩猩復活以後居然實力提升了那麼多!?

經常肉搏戰的戰鬥法師的魔法來就是所有魔法系中破綻少的,再加上史密斯精神力的提升,許多需要長時間準備的魔法他都可以須臾之間完成,不會受到精神衝擊的干擾。國王此刻算是做到了近戰法師的極致了。

既然無法可破,那只有躲開吧!凱辛提起精神,將鬥志注於足上,后一刻勉勉強強躲過了致命的一拳。

但國王拳上的魔法絕對不是那麼輕易可以混過去的,管沒有集中,國王還是毫不客氣地將拳頭擊空氣之中,然後被擊中的空氣瞬間產一股強大的吸附里,竟然要將已經逃離了的凱辛吸附過去。

魔力虛空!居然瞬間就製造出許多**師花費大量時間詠唱並作出了尋毒哦準備才出現的魔力虛空!雖然只有一瞬間,但足以讓高手過招造成致命。

國王接下來的攻擊才是致命的,他另一拳又凝聚了大量的魔力,再次向被無法行動的凱辛襲去。

如果這一拳能打到身上,那絕對能要了凱辛的『性』命。

不得不,作為「獵錘人」,凱辛還是非常厲害的,管已經無法行動,但他突然周身出現大量的黑『色』蟲子,迎面向史密斯撲來。那些蟲子身上帶著黃綠『色』『液』體,冒著一股可怕的黑煙,一就知道不是善類。

凱辛師承蟲獸師,那些都是獸族的絕學,獸族許多奇特的技能總是將人類打得猝手不及,這次也不例外。

史密斯心喊不妙,急忙硬收下這一拳,張開自己有保證的魔力護壁,腳下的空氣迅速爆炸開來,將自己彈得遠遠的。

總算逃離了那些黑『色』的蟲子,史密斯親眼到那些蟲子碰到自己逃離的地方,彷彿魔術般,身體掙扎兩下,便沒入消失空氣里,然後無形之中發齣劇烈的爆炸。

史密斯嚇出一身冷汗,覺得這些蟲子簡直就是針對護甲類的破甲物,如果剛才被那些東西碰上,自己那層護甲不定不管用,接著自己就會被那些蟲子鑽入骨肉之中,等著從內部爆體而亡。

蟲獸師啊,還真是可怕。國王著凱辛此時也解除掉被魔力虛空的約束,原地臉『色』陰沉地著自己。現的凱辛已經不是司諾德的人類模樣,而是一隻獅頭人身長滿長『毛』還有尾巴的正統獸人。

凱辛此時心中也非常震驚,剛才那些蟲子是自己的保命技能,除了攻擊敵人外,還有一個作用,那就是將自己偽裝起來,只要那些蟲子附身上,再配合『葯』水,便能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而且這些蟲子還能定時吃掉自己身上的污垢,保證自己身體和『毛』發的清潔——對於獸人來,這可是非常有用的蟲子,培養也不容易,想不到居然今天一下子就用光了。

「你這傢伙……」凱辛發出低低的吼聲,「我真的氣了!」

國王感覺到凱辛身上散發出不妙的氣息,不由轉回頭對兒和友大吼道:「快點離開這裡!」

「不要!」剛剛經歷了喪父之痛的公主此刻再次見到父親,想也不想就這麼回答。

身邊的老臣不作聲息地突然將公主打暈,然後扛起來,二話不便帶著公主逃離了這個恐怖的地方。

國王到怒凱斯這個行為,笑了一笑——不愧是理解自己的朋友啊,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便知道留下來只會讓自己增添麻煩,毫不猶豫地按照自己的去做了。

凱辛此刻面對的是一名實力足以威脅到他命安全的強者,至於那兩隻逃跑的老鼠,他沒有閑情去管。他『毛』發不停地抖動著,似乎有什麼陰謀。

上邊默默觀察著戰事的拉米爾突然感覺不對,伸手半空中似乎抓了什麼,放手心一,是一些細微的蟲卵。

雖然不知道那隻獸人有什麼打算,但這些蟲卵絕對不是什麼東西,拉米爾現潛伏著,不敢使用鬥志來驅散那些漂浮空中的噁心物,只得慢慢退後,然後迅速逃離這個密閉的室內。

國王也覺察出異常,但使用空氣來就是他的拿手戲,他輕易地使用了魔法,便動用身邊的空氣將那些蟲卵驅散開來,不讓它們貼近自己一米以內。

「這傢伙有什麼打算!」國王已經按捺不,對手很明顯布置著什麼,如果讓他布置的話,形式一定對自己非常不利,只能先下手為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