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閉嘴,否則把你驅逐出逆風雲!」逆風冷厲的目光讓風擎宇寒毛乍立,冷汗淋漓,隨後逆風再次開口道,「你去把赤妖叫來,我用事實告訴這個不知所謂的蠢貨,他真的不是良配。」

「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勝了赤妖,我會道歉,如果勝不了,請你主動離開聖學院,離開南落。」逆風俯視著楚莫離,那種居高臨下的眼神讓楚莫離極其反感。

… 「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勝了赤妖,我會道歉,如果勝不了,請你主動離開聖學院,離開南落。」逆風俯視著楚莫離,那種居高臨下的眼神讓楚莫離極其反感。

「前輩,這不公平……」風擎宇皺眉,搞不懂逆風為何如此蠻不講理,赤妖是什麼人?玄師境八重,擊殺過玄宗境的學員!這玄宗境強者不是普通人,而是聖學院的強者!

讓赤妖和一個沒有經過特殊培訓的人打鬥,絕對是欺負人,畢竟赤妖已經加入聖學院兩年了,法則本源皆有涉及。

「我會讓他壓低境界,去叫他來,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逆風冷聲喝止風擎宇的話。

楚莫離看風擎宇都如此激動,看來那個所謂的赤妖絕對是最恐怖的玄師境,可能比陰陽煞還要可怕許多。

南落拍了拍楚莫離,示意他將自己放下,楚莫離思索了一下,便將其放了下來,但是還是緊緊握住南落的玉手。

「前輩,莫離是太在乎我了,說話可能得罪了前輩,還請原諒,不過不管那個赤妖是誰,能不能打敗莫離,我和他是不會分開的,而且我也不會拜您為師,聖學院的門檻實在太高,小女子自知不配進入,就此告別。」南落更加決絕,任何羞辱楚莫離的人,都將是她的敵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南落吞下一枚九星轉命丹,運轉玄力,在三息時間內就恢復了巔峰戰力。

逆風嘴角抽搐,沒有想到今天碰到兩個硬骨頭,多少帝皇太子公主想加入逆風雲都不可能,更別說拜自己為師了,今天主動收徒結果碰了一鼻子灰。

「多謝風擎宇前輩照顧,秦將軍,抱歉了,我們不能代表大唐繼續參戰了。」南落稍稍躬身,不卑不亢,說完轉身就要拉著楚莫離一起離開。

秦羅面色難看,但是不知如何是好,楚莫離和南落的感情他是知道的,不論是南落還是楚莫離都不可能主動提出離開,逆風明顯是觸怒了二人的逆鱗。

「哼,我要收徒還沒人能夠拒絕,我還是那句話,這個楚莫離勝了赤妖我便暫且同意他留在你身邊,如果不行,我會讓你看見他的一無是處,風擎宇,我的命令你還不執行?」逆風悶哼一聲,天地大變,風雲呼嘯,四周的空間和時間都被禁制,楚莫離和南落直接被禁錮在原地。

領域!

大玄聖巔峰強者的領域之力,領域之內我為王,絕對的王者,除非強行打破領域,否則將成為待宰的羔羊。

風擎宇嘆息一聲,逆風固執,偏執,腦子就像一塊石頭,直的不可能扭動半點,除非他死,所以只能踏向聖學院去尋找赤妖。

逆風雲組織聚集地,有三個年輕男子坐在石桌上品茶,討論心得,涉及的內容十分高深,甚至半聖都接觸不到。

一個病態的男子十分顯眼,蒼白的臉蛋算不上出眾,平凡到放在大街上,根本找不出來,修為更是只有玄師境八重,這樣的人卻在逆風雲組織里,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這個人就是令人聞風喪膽的赤妖,妖異的眼睛,詭詐的目光被隱匿,看起來更像個富家公子,而且身染重病。

「風師兄,你不是在主持今年的淘汰賽么?怎麼有空跑回來?」赤妖和風擎宇不算熟悉,但是在一個組織內,見了自會打招呼。

「赤妖,創始人要見你,跟我走。」風擎宇低沉的說道。

「創始人要見我?難道他答應做我師傅了?」赤妖眼神一亮,興奮的問道。

「不是,前面出現一個妖孽奇才,是個女子,可是她有心愛的人……而你,就是要棒打鴛鴦。」風擎宇十分不滿的說道。

「要我對付一個玄師境三重的小孩子?還是干這麼缺德的事情?」赤妖更不滿,他橫掃玄師境,沒人可以擋他三招,不,一招都難,讓他對付玄師境三重,簡直是在羞辱他。

「現在你沒有拒絕的權利,跟我走,到了外面你自己和創始人說。」風擎宇鬱悶,直接拂袖離去。

赤妖看了看眼前兩人,聳聳肩道,「你們不去看看究竟什麼樣的奇才惹得大老闆強行收徒么?」

「走,咱們看看去,我們身為各年級的首席生都沒資格拜他老人家為師,現在人家女娃子都拒絕他老人家了,他還強行收徒,我也好奇。」二年級的首席生赤龍和三年級的赤凰也十分好奇,點頭贊同道。

這赤妖赤龍和赤凰並不是兄弟三人,而是導師是一個人,所以在學校里又被賜予了名字。

不久之後,風擎宇出現在眾人視線,身後跟著赤妖,病態的臉沒有半點表情,臉比衣服還要蒼白,孱弱的身板實在看不出他有什麼可怕的地方。

「不想我殺了你們,就主動去和赤妖一戰,不管輸贏,還是那句話,看你的造化。」逆風直接威脅道。

「勝了,放我們走,輸了,我便死了,不容你操心,敢不敢答應?」楚莫離冷聲問道。

「好,勝了放你們走,輸了你便死,老夫從沒有仁慈心。」逆風一聽,不禁冷笑,赤妖是什麼人他最清楚,上古血脈,同階絕對的無敵,是聖學院封王強者的候選人,殺楚莫離再容易不過了。

赤妖來到演武場,沒有半點氣息,就好像凡人一般,掃視楚莫離一眼,眉間出現一絲皺紋,隨後看了看南落,心不禁一抽,那跳動的感覺非常的清爽,讓他格外的興奮。

「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赤妖舔了舔嘴唇說道。

「赤妖,將境界壓制到三重,一招之內殺了那個人,我便收你做弟子,三招之內殺了他,我收你做記名弟子,如果做不到,拜師之事以後別再提了。」逆風冷冰冰的說道。

秦羅看著逆風眼中的殺意,知道今天楚莫離不退絕對會死,不禁大急,可是知道自己勸楚莫離後退那是不可能的!強者都是驕傲的,如果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變捨棄自己的女人,楚莫離也不配得到他的看重。

赤妖聽到逆風這一句話,表情一愣,隨即眼中透出一絲興奮,呢喃道,「這便是棒打鴛鴦的獎勵么?不錯,我喜歡。」

「把擂台移走,影響我的發揮,我這個弟子看來您是收定了!」赤妖聳聳肩,根本沒有把楚莫離放在眼內。

… 「把擂台移走,影響我的發揮,我這個弟子看來您是收定了!」赤妖聳聳肩,根本沒有把楚莫離放在眼內,眼內儘是嗜血的光芒。

「前輩,不管莫離輸贏,我都不可能拜您為師,道不同不相為謀,還請不要刁難!」南落臉色十分難堪,赤妖真的很強,自己哪怕領悟了『勢』,在同境界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幼稚,這方圓白萬里,多少人做夢都想拜我為師,你卻不屑,那是因為你被他沖昏了頭腦,看不出我的強大!我可以讓你走上一個難以想象的制高點。」

逆風冷漠,固執,偏執狂,或許就是一個瘋子,為了彰顯強大,彈指撕裂虛空,揮手斬滅一顆小星辰,小星辰破碎,散發出耀眼光芒,令天地光芒大作,天地間轟鳴不止,隨後隨手一粒砂石鎮平百裡外的山谷!

九條光彩流離的光芒逆流,俯衝天地,將這方時空扭曲的美輪美奐,可是裡面卻充斥著殺機和奪命的氣息。

這就是大玄聖的實力,已經不是數量可以比擬的了,就算這演武場上幾千人同時動手,都不可能是他一招之敵!

「或許你會把我培養成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一個沒有感覺的自私自利的人才是真!您或許很生氣,但是我想請問您,您修鍊的目的是什麼?支配弱者的一切?您自己都走入一個死胡同了,如何教導我?」南落冷聲質問道。

逆風氣息一滯,漆黑的識海突然出現一絲空明,可是那一絲光芒一閃而逝,不足以影響逆風,也不可能改變一個偏執狂的決定。

楚莫離拍了拍南落的肩膀,輕聲說道,「他壓低境界,三重而已,就算他領悟法則大道,也不可能斬殺我,先容我戰一次,勝了他自然不會當眾反悔。」

「小心點!」南落萬分緊張,掌心全是冷汗。

擂台全部被移開,赤妖赤手空拳站在中心,這一刻他就是一把無堅不摧的神兵利器,凝視著楚莫離道,「謝謝你為我提供一次拜師的機會,我會留你全屍。」

咚咚咚……。

楚莫離收起戰刀,一步步踏向中心,腳步聲契合天地大勢,每走一步,氣勢便攀升一大截,霸血流動,靈性被調動,霸道如神,傲氣沖霄。

『勢』在逐漸形成,天地大勢匯聚於身後,一條虛影金龍猶如實質,在半空翱翔,龍威盪碎天地山岩。


風擎宇寒毛乍立,他深知在南落沒有領悟『勢』之前楚莫離絕對沒有領悟『勢』,甚至不知道『勢』究竟是什麼,可是這一轉眼便領悟了,雖然很不成熟,但是在短時間把『勢』領悟到這一步,這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

赤妖眼神中稍稍閃出一絲詫異,隨即更加興奮,對付三重天的弱者,他還真沒多少興趣,對手越強,他就會越興奮!

「『勢』么?」赤妖微微一笑,陡然間強行掠奪大半天地大勢,想要打斷楚莫離的『勢』,戰意不斷攀升,十指探天,十方世界盡被他掌控,這時候,戰場就是他的領域,他自信,狂傲,這天下同階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對手,他的目標不僅僅是聖學院的首席生,還有涉及到整個大陸的封王!

兩道『勢』在虛空碰撞,孰強孰弱一眼便知,可是楚莫離雖然勢弱三分,不過卻柔中帶鋼,堅不可摧,寸步不讓,依舊一步步走向對方,但是速度緩慢到了極點。

楚莫離這一刻感覺自己的雙腿灌鉛一般,身體重若萬斤,想邁動一步都困難,對方的『勢』帶來的壓力實在太強大了!

還未開戰,暗戰便已經開始,赤妖甚至不想和楚莫離大戰,只想在無聲無息中鎮壓楚莫離,上古血脈都是高傲的!

可惜楚莫離也是上古血脈,而且是神血!楚霸王的後人!


霸道的氣息沖體而出,以摧枯拉朽之勢席捲天地大勢碾壓向對方,一瞬間,赤妖就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壓力,那股壓力就好像來自靈魂,讓他臣服。

「哼!」赤妖悶哼一聲,體內一股妖異、詭詐的氣息透體而出,同樣摻雜著天地大勢卷向楚莫離。

大戰未起,便已經步步驚心,不了解『勢』的人還以為二人還在慢慢靠近,可是聖學院的學生臉上都露出一絲驚訝,赤妖竟然不能以絕對的優勢碾壓楚莫離,難道真的要出手才行?

「怎麼還不戰?」一個年輕精英不耐煩的說道。

「你懂個屁!他們早已經開戰了,從楚莫離邁出的第一步就已經戰鬥了,只不過現在看來,赤妖不動手是絕對不可能勝了。」身邊的半聖領隊不耐煩的說道。

楚莫離的腳步碾碎了腳下的山岩,腳印令人觸目驚心,就好像他的身體重若萬斤,可是誰又明白,楚莫離此刻在扛著天地在走動,換做是其他人,肉身早已被壓成齏粉了。

「這個傢伙好強的肉身,在赤妖發出『勢』的情況下還能走這麼遠。」聖學院的學生議論紛紛道。

「赤妖加油,可不能給聖學院丟臉!」


「赤妖加油,你可是逆風雲中的人!」

聖學院的學生不想自己學院名譽受損,都在高呼。

「赤妖加油!」

還未進入考核的精英也在為赤妖歡呼,沒人認為楚莫離會贏,更不希望他贏!

「楚兄,你是我見過意志最恐怖的年輕一代,加油!這場勝利之後我們打道回府,我李憂愁定奉你為上賓!」李憂愁深深知道,楚莫離遇到了大敵!

「楚莫離無敵,大唐必勝!」白寬和李晨也緊隨著高呼,雖然沒人依附,話語卻堅定無比,他們代表著大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轟……

一塊巨大的石板被楚莫離碾碎,正式踏入了戰場中心,霸道神氣遊走四肢百骸,隨時發出最恐怖的一擊,不過不到關鍵時候絕不動用。

「不錯,能走上戰場,值得我出手,給你出手的機會,否則別說我欺負小孩子。」赤妖不屑的說道。

「平天升日月!」楚莫離懶得去試探,對手強大的離譜,直接動用了自己最強神通術。

雙掌不斷結印,體內玄力傾瀉而出,天地異象四起,龍飛鳳舞,法則哀鳴,天地間出現了不屬於大自然的日月之光,楚莫離身體通明,光芒四射,背後出現了一輪巨大的烈日,緊接著圓月匯聚,氣勢將附近三百多米外的精英都逼退。

「呀?」逆風訝然,沒有想到楚莫離居然會小神通。

「這……。」副院長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對楚莫離的來歷表示很懷疑,真是大唐來的嗎?

無數人倒吸一口涼氣,一個玄師境三重的人怎麼可能領悟小神通術?

… 「這……。」副院長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對楚莫離的來歷表示很懷疑,真是大唐來的嗎?

無數人倒吸一口涼氣,一個玄師境三重的人怎麼可能領悟小神通術?

風擎宇似乎明白南落為何選擇了楚莫離,卻不知道楚莫離在南落心中的地位,他們共同經歷了多少次生死!他們的感情,勘破生死,哪怕死亡也無法把他們分開!

日月越來越大,威壓越來越強,籠罩整個演武場,毫無死角,赤妖要想擊敗楚莫離,必須正面抗衡。

赤妖這一刻變了,眼神中有些凝重,氣勢也在發生變化,就好像一柄無堅不摧的戰刀,要撕裂虛空。


雙掌結印,空間法則發生扭曲,五指緩緩攥緊,一柄由玄力幻化的巨刃出現在手中,猶如閃電奔雷,直轟日月。

赤妖想在小神通還未完成的時候將它擊潰,所以他先動了,巨刃斬裂空間,一聲低喝震碎虛無。

「斬空!」

一道簡單的攻擊包括了空間法則和金之本源,空間扭曲,金之本源犀利,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轟轟轟……

四周的人很明線可以感受到大地在顫動,虛空在咆哮,這些尚在考核的人都傻了,這就是玄師境三重的戰力?

赤妖在學員苦學兩年,身為逆風雲組織里的妖孽,有這樣的戰力可以理解,那麼楚莫離呢?哪怕他現在敗了,卻也是勝了,試問三千群雄,在玄師境三重的時候,能否抗住楚莫離一招?


斬空與日月相撞,天地轟鳴,異象破碎,蛟龍哀鳴化作虛無,赤妖的玄力純度遠超楚莫離,他在年齡和培訓上遠超楚莫離,這是無法更改的事實。

兩道巨大的光照對撞,赤妖手中的巨刃雖無堅不摧,可是竟也被日月阻擋,巨刃和日月發出滔天火焰,劇烈的摩擦產生的餘波令人心驚膽寒。

楚莫離深陷地底,大地埋沒到膝蓋,雙腿彎曲,咬牙扛著赤妖恐怖的一擊。

不能退!退則必敗,赤妖可以在瞬間就會將自己和氣勢碾壓成齏粉!

「如果你是兩個人,發動長虹管日月,我或許會退避一下,但是你一個人,平天升日月,對我沒效果!」赤妖狂傲,他有狂傲的資本,因為玄力匯聚的日月正在潰散,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那就讓你看看什麼是長虹管日月!」楚莫離咬牙低吼,指尖一顫,喚出神弓弩,這一刻,這一張神弓弩重若十萬斤,一方面要維持平天升日月,還要發動長虹碎星辰,讓他青筋暴起,雙目泛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