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神罰天譴!」暗影獸望著林烈,驚訝的叫道。

林烈也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事實上,他剛開始知道這股力量的時候,與暗影獸此刻的表情,並沒有太大的區別,或者,比暗影獸此刻的驚訝,還要更加的震驚!

神罰天譴,自然是神界的天譴之力,與斷脊者是一樣的極刑!

林烈也是剛剛才知道,原來殺神劍最原本,是用於神界的天罰之中!

所以,斷脊者才會在感受到自己所釋放的那股力量之後,這般恐懼。

恐怕就是因為,他清晰的感受到了神罰的威力!



神罰之威,不可一世,比起九天雷劫,還要更加的恐怖,但凡任何絕世強者,只要沾染,勢必會永世不得超生!

暗影獸在意識到林烈剛剛釋放出來的那股力量為神罰之後,下意識遠離了數步,似乎是因為本能的懼怕。

林烈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神罰之威我無法釋放出來,因為面對的事斷脊者,所以殺神劍才會自主的釋放出這股力量。」

林烈的話語很是無奈,充斥著自嘲。

事實上,剛剛他在妄圖想要釋放出殺神劍之力是,卻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東皇之力自主的跳動。

在其靈魂世界之中,能夠清晰的聽到聲聲的呼喚,這是源於殺神劍的呼喚,是東中想要衝破某種封印的力量,降臨人士之間的力量。

林烈本來不想出擊這股力量,因為他並不知道這股力量代表的到底是什麼!

但是情勢急迫,靈魂無法與肉身奮力,這將意味著他無法藉助靈魂釋放出九天雷劫的力量。

劍道之力不斷的消逝,眼看著就要是徹底的崩散,一旦崩散,自己的馭劍之道將會遭到極大的壓制。

皆是,只能憑藉著血腥之氣去對戰斷脊者。

可是,一旦如此,那麼將意味著自己在這冥河之中所要做的道路,也就是盡頭了。

他不願意放棄,而且他也從來不是一個甘願落敗的武者。

所以他選擇了動用這股力量。

儘管,她並不知道殺神劍此刻想要自主釋放的到底是什麼力量,但是他的靈魂,他的勵志告訴他,這股力量將會接酒他與水深火熱之中。

為了造福蒼生,他只能拼搏一把了!

只是沒想到,殺神劍此刻釋放出來的力量,竟然會是神罰天譴之力!

回蕩剛剛所發生的一幕,至今還歷歷在目,縱然是林烈,想起來也是渾身發毛。

神罰之威,太過強大,根本不是其所能想象的力量,也不是他所能抗衡的天譴之威。

好在這股力量的釋放,並未引來什麼異變和不必要的麻煩,僅僅是將靈魂的力量消耗一空罷了。

不過,靈魂力量的枯竭,換來了血腥之氣的強盛,這倒是一個划算的買賣。

解決了斷脊者之中,林烈帶著暗影獸繼續朝前。

這一次,前方一路暢行無阻,好似是因為林烈的神罰之威,驚動了所有的地獄妖獸一般。

縱然是那頭隱匿在魔魂洞府深處的葬魂獸,也沒有再御動任何魂奴前來阻擋林烈的道路。

這一路,安靜的有些出奇,安靜的有些詭異,安靜的讓林烈感到有些不自在。

繼續前進,在穿過了無盡的黑暗之後,林烈終於來到了所謂的魔魂洞府。

魔魂洞府,黑暗一片的古堡組成,古堡之後,有著山巒,有著平原,有的一座一座相連的大殿。

這裡,看起來倒是更像一個破敗的宗門。

所謂魔魂洞府,應該便是地獄之王暫且建立的一座源於地獄的宗門吧。

林烈也曾經了解過,在都之中,並沒有所謂的宗門,世家,而是叫做洞府。

其實與大陸之上的宗門,家族沒有太大的區別。

魔魂洞府的大門是碎裂開來的,一眼望去,被塵埃淹沒。

這洞府,經歷了百年的歲月侵襲,還沒有倒塌,儼然堪稱一大奇迹。

林烈深呼吸一口氣,眼眸緊皺,望向前方。

他知道,前方所出現的危機,將會是此行真正的生死危機!

自己所需要尋找的魔魂之力,也正隱藏在這魔魂洞府之中!

當年,魔神在將自己的力量一分為二之後,魔神之力封印著這魔魂洞府。

如今魔神之魂破碎,這股力量自然成為而來單一的封印之力。

想要找尋到這股力量,就必須要前往魔魂洞府的最深處,並且,擊敗魔神之力所需要封印的力量。

只有這樣,才能解開封印,才能運轉殺神劍去掌控魔神之力!

林烈在來之前,便知道了這一切,他也甚至,自己所需要面對的是什麼!

但是,他從來沒有畏懼過,只因為,他是林烈,他是妖帝的傳人,是上古兇器殺神劍的主人!

「魔神之力,小爺我林烈,來了!」

林烈望著魔魂洞府,那一望無垠的黑暗,深呼吸一口氣,嘴角微微上揚,負

冥河之中,在西南側,有著一座兀立的獨峰,獨峰很高,聳入雲霄,如同劍刃,將天際流雲割成兩半。

獨峰之前,乃是一片密林,一片縈繞著血紅色之氣的密林。

獨峰之後,則是一個小村莊。

這是一個頗為安靜的村莊,仿若是世外桃源一般。

村莊之中,雖然縈繞著黑色的魔道之氣,但無論是這裡的婦孺,老叟,還是中年壯漢,面龐之上流露出來的皆是淳樸的氣息。

這正是林烈不久前所來到的村落,那個隱匿在冥河之中的魔道一族。

此刻在村落的最深處,魔族商議大廳,那名將林烈領進來的中年男子正望著捋著鬍鬚,眺望遠方的族長,憂心忡忡的說道:「族長,真的準備將一切都交付給那個年輕人嗎?」

族長神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道:「除此之外,你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我們現在已經窮途陌路了!」

「可是……戰神大人他們,可還都在葬魂獸的手中的,如果他行動失敗,那麼站神大人他們……」中年男子欲言又止,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言語。

「我自然知道此事的重要性,但是,如果讓我們自己去,恐怕成功的幾率為零,救出站神的幾率也是為零,但是,如果讓那一小子去,成功的幾率,或許是一,或許是二,但是至少,比我們誰的高!」族長的話語之中充斥著無奈。

但是,他深沉的望著遠方,輕嘆了口氣。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什麼意思?他不過是武士九重境的實力,我就不信在冥河之中難道不比他強嗎?可是族長大人您為什麼一次一次的阻止我前往魔魂洞府!」那中年男子有些不悅的說道。

「你的武道之力固然強大,如果讓你們在外界相戰,或許你在一息之間就能夠抹殺了那個小子,可是你別忘了,在冥河之中,你所能夠釋放出來的武道之力,幾乎為零!

地獄氣息只葬魂獸想,它能夠將你的靈氣之力徹底的封印!

失去了靈氣之力,你還能夠有什麼?你用什麼去救人戰鬥?

至少,那小子雖然靈氣力量不強,但是他的肉身兇悍,他還修鍊了劍道,修鍊了血腥之氣,他的身上更是有著殺神劍助陣。

他在冥河之中的戰鬥力量,是遠超於你的!

不僅如此,我在他身上,還感受到了一種力量,一種可以同時存在仙道之氣與魔道之氣的力量!」族長望著中年男子,大聲喝道,話語愈漸低弱,直至最後的語重心長。

「怎麼可能!時間怎麼可能會有人體內同時修鍊仙道之氣與魔道之氣!」中年男子對於族長之前的話沒有任何的反駁,畢竟,他甚至冥河之中,自己的戰鬥能力幾乎為零。

至少,林烈擁有著出去靈氣力量之外的力量!

但是,他對於族長的最後一句話,有著極大的反駁心裡。

怎麼可能會有一個人能夠同時兼修仙道之氣與魔道之氣!

仙魔兩道自固以來便水火不容,無論是仙道還是魔道,皆是修鍊者他們特有的力量,每種力量都有每種的力量強大與恐怖之處!

只是,似是篤定了中年男子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族長並未焦急,而是捋著繼續繼續說道:「我問你,力量,從何而來?」

「天地之初,盤古開天闢地,創在天地,而後,人間帝王黃帝帶領著武者們開闢出了一條武道!」說道這裡,中年男子突然間燉了襲來。

他面色大變,好似是想到了什麼,眼眸深處爆射出兩道爍爍閃耀的金光!

族長似乎是看出了中年男子的驚愕,這一刻,他並沒有急著開口說道,而是悠然的等待著。

片刻后,男子從驚愕之中清醒過來,他望著族長,一臉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緩緩的開口道:「族長,你的意思是,那小子,是……」

… 「剛剛在與他對話的時候,我便以神魂之力感知,但是並未發現他的血脈力量,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他的體內,流淌著的應當是吞靈聖脈!」族長面色沉重,深嘆了口氣后靜靜的說道。

那中年男子在聽到族長的這番話后,已然目瞪口呆的佇立在了原地。

他們對於吞靈聖脈,似是特別的了解。

而且從他們驚愕的神情之中,不難看出,吞靈聖脈所代表的意義,並不尋常。

男子在片刻的震驚之中,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喃喃自語的說道:「如果他的體內真正擁有吞靈聖脈,那足以證明,他體內流淌著的鮮血,是那個人的……」

……

冥河,位於冥龍淵群山懷抱之中,乃是一條流淌在高空之處的河流。

通幽洲之上,大部分武者,甚至就連一些宗門的長老,在他們的認知中,冥龍淵乃是仙道與魔道兩方勢力的戰場。


可是他們並不知道,千百年前,大陸之上的人族,並無仙道魔道之分,他們共同抗戰的,乃是地獄深淵之中湧出的地獄妖獸!


而冥龍淵,正是仙道帝王與魔族魔神合力鎮壓地獄之門的地方。

知道此事之人,整個通幽洲,不超過十人!

此刻在冥龍淵的那片荒原之上,各大宗門的掌門與家族的族長正齊聚一堂。

仙魔戰場空間破碎已經整整一個月過去了,進入戰場的諸位天才少年,無論是仙道還是魔道已然全部失蹤,翻遍了整個冥龍淵都沒有任何發現,但是這些人的生命玉牌還閃爍著光芒,並沒有死亡!


現在他們只知道,這些人陷入了一個不知名的空間之中。

陸續的搜索之後,冥龍淵荒原之上齊聚的眾人,面色越來越難堪,其中,天元宗掌門,符宗掌門,還是皇朝的老祖宗,一擊冥龍淵歷年的守護者一族,他們的面色更顯沉重,睿智的眼神之中,總是閃爍著複雜的目光。

在做的眾人,只有他們知道地獄之門與冥河的存在。

冥冥中,他們似乎已經猜到了,無論是破碎的空間還是消失的眾人,怕是都與這冥河存在著不可分割的關聯。

……

冥河內,魔魂洞府之中,林烈在以【天譴神威】戰敗了斷脊者后,朝著前方未知的危機之地快步前行著。

在這片地界之中,他已經能夠若有若無的感受到二貨的氣息。

他畢竟與二貨存在著一種獨特的聯繫,雖然不是契約,但是至少一直以來,百里之內都是能夠直接以靈魂相互溝通的。

甚至就連在仙魔戰場之中,只要不是距離太過遙遠,皆是能夠以靈魂直接交流。

但是就在仙魔戰場破碎之後,他莫名的出現在了這個地方,徹底失去了與二貨的聯繫。

仙魔戰場破碎他是知道的,所以才會非常擔心,二貨,石頭,慕凌雪,這些人到底是死是活,這些都是困擾了他許久的問道。

之前在那隱世的魔族之中,與族長的對話,他知道了在仙魔戰場中消失的這群人,可能會出現在魔魂洞府之中,他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來到這裡了。

直到與斷脊者的對話,讓他更加肯定了他們,就在此處,只是不知道具體的位置罷了。

不過,這並不能阻礙到他想要尋找到他們的決心!

只是,在連番的大戰之後,他的體內,火系靈氣與冰系靈氣已經枯竭,劍道之力與血脈神火更是陷入了虛弱之態,此刻的他,接下來面對危機所能夠依靠的,就只剩下融入了血腥之力與獸化龍變之力了!

在冥河之中,林烈所釋放的力量一直是血腥之力,這並非是因為他將獸化龍變的遺棄,而是因為在修鍊的過程之中,林烈驚訝的發現,獸化龍變所釋放出來的力量,其實就是血腥之力!

就如同命珠之中駐村的乃是靈氣,在武技的釋放過程中,釋放的乃是靈氣力量。

而獸化龍變增強的雖然是肉身,卻也是依舊可以釋放出強大的力量,而那強大之力正是血腥之力!

為了能夠能夠在獸化龍變的時候完美的釋放出血腥之力,林烈一路直上才會選擇苦修血腥之力,為的,便是讓這兩股力量更加的契合!

「呼哧!呼哧!!」

耳旁,不斷的傳來陣陣陰風嗚嚎之音。

寒冷的地獄之氣,充斥著冰涼朝其不斷襲來。

「暗影獸,你有在這裡感受到什麼力量嗎?」林烈靜靜的問道。

隱匿於黑暗之中的暗影獸搖了搖頭道:「主人,很抱歉,就連我的力量,在這魔魂洞府之中,也受到了極大的壓制!

我想,葬魂獸大人應該是在這魔魂洞府不下了封印,除了他的魂奴,其餘人的力量怕是都被壓制了!

我現在能夠對黑暗之中的察覺能力,減弱了大半。」

面對暗魂獸的話語,林烈嗎深呼吸呀了口氣,靜靜的點了點頭。

事實上,這一點他早就預料到了。

這魔魂洞府在冥河的最深處,既然冥河之內對於侵犯者的力量都壓制的如此力量,更何況這魔魂洞府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