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我能告訴你?」林遠航嘿嘿反問。

蘇隆啞然無語。

的確,這些複雜事情是林家的秘密,同時也是禹皇氏族的秘密。自己還只是外人,林遠航怎麼可能告訴自己這些事情?

林遠航沉聲說道:「我可以老實告訴你,其實我也反對這個婚約。我也認為,就算這裡面有著許許多多的複雜事情,但是不是沒有其他解決辦法。只是,現在婚約已成,不是那位十六皇子隨隨便便派個人過來就能解除!」

頓了頓,林遠航冷聲笑道:「就算剛才你輸了,霍文星那條老狗就能侮辱小琪?就算我林家不出手,自然有人把霍家滿門抄斬!就算那十六皇子使出強硬手段,我林家大部分子弟也能安然離開!」

蘇隆微微吃驚,直到現在,他方才知道,林遠航早就智珠在握,計劃周全…… 一時間,蘇隆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自己可以執掌雷霆,但是,自己卻沒有辦法把握感情事情。


蘇隆能夠做的,只有靜靜等待,靜靜等待著林遠航的「宣判」。

在蘇隆進來之前,林遠航已經通過林家的情報系統,知道了關於蘇隆的一切。林遠航已經考慮好了,應該給蘇隆一個怎樣的考驗。

更加準確的說,怎麼才能給蘇隆提供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

只見,林遠航拿出來了一塊令牌,輕輕放在了石桌上面。

「這是我們林家一年一度,煉器比斗資格令。拿著它,十天之後進入林家秘境,參加煉器比斗大賽。如果你能獲得勝利,我就為你說話,請求禹皇氏族正式解除婚約!」


蘇隆有些吃驚,這樣就能讓林家無視那種種複雜事情?

但是,蘇隆也沒有多問。既然林遠航已經提出了要求,自己就必須努力做到!

蘇隆也沒有詢問比斗內容,他點了點頭,沉聲應道:「師父,我知道了,十天之後我會去。」

「憑你雷霆煉器的手段?那個手段確實十分厲害,直到現在我都還沒有弄明白,為什麼可以用雷電煉器。但是……」

林遠航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狡黠的微笑。原本就形若殭屍的他,臉上忽然露出這樣的笑容,顯得更加森冷可怖。

「但是什麼?」蘇隆知道,還有更多挑戰等著自己。

「首先……」林遠航嘿嘿笑著,豎起了一根手指,「你甭想著在比賽中間模仿其他煉器師,這個比賽,相互之間都不會打照面,你根本沒辦法偷學!」

蘇隆眉毛微揚,沉聲說道:「那我就在十天之內,學會所有該學的東西!」

林遠航不置可否。緩緩豎起了第二根手指。


「其次,別以為你叫我師父我就會幫你。不但我不會幫你,林家上下,誰都不能教你煉器之術!」

蘇隆沉聲問道:「我可不可以找別人學習?」

「可以!」林遠航回答得十分乾脆。「但是我要告訴你,玄冰武城裡,極少有人的煉器手段能與我們林家比肩。霍家可以,但是現在霍家已經完蛋了。還有那麼幾家可以,但是他們極少公開收徒。要是你只學了點垃圾煉器術,嘿嘿,不要怪我沒提醒你,你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性!」

蘇隆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誠然,蘇隆擁有一套比林家煉器術還要強大千百倍的煉器神術——天劫煉器——可是。十天之內,蘇隆根本不可能掌握這一奇術!

「十天之內,要找到一個夠資格的師父,且還要掌握到能夠超越其他林家子弟的煉器手法……考驗很難,但是。我絕不能退縮!」

從獲得森羅傳承開始,蘇隆就一直向前,從不退縮,這次也不例外!

林遠航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不管蘇隆能不能成功,至少這股氣勢值得稱道。

「看起來,他在北武城的成功。並非運氣使然,更不只是因為他的天賦了得,資質強悍!」

林遠航暗自思索著,他越看蘇隆越滿意。若不是林琪的情況實在特殊,恐怕他就會暗中幫一幫蘇隆了。

將滿意藏匿起來,林遠航伸出了第三根手指。

「最後一個要求。那就是,你不能依靠靈道分身!」

什麼???

蘇隆臉色驟變:「難道,靈道分身不是我自己的力量?」

「是你自己的力量。」林遠航冷聲喝道,「但是,你能讓你的靈道分身永遠存在下去嗎?等你沒了靈道分身支持。你拿什麼來保證小琪的安全?」

蘇隆啞口無言。

的確,縱然自己施展種種手段,讓這靈道分身一直堅持了下去。但是,遲早靈道分身還是會崩潰瓦解,遲早自己還是要直面境界崩潰,戰力銳減的問題!

略微停頓了一下,林遠航又說道:「煉器是一件要求異常精密的事情,哪怕是正常靈寂,尋正常手段,獲得新的靈道分身,都不得不重新學習煉器術,更不用說你。」

「蘇隆,你要知道,我們林家乃是煉器世家。如果你不能成為煉器大師,林家根本不可能接受你。縱然是那位十六皇子,當年在約定婚約之前,也是因為鑒定出擁有超強的煉器天賦,所以我們林家才會同意這門婚事!」

林遠航的話,已經清楚得不能再清楚。要想追求林琪,必須展現出強大的煉器天賦。這也就是為什麼,林遠航會要求蘇隆參加十天後的林家煉器比斗大會。

話已說到這個份兒上,蘇隆已經別無選擇。蘇隆沒有猶豫,鄭重的點了點頭:「好,我發誓,我絕不動用靈道分身!」

不僅僅只是發誓,更有具體行動。

當蘇隆的話音落去,一個近乎透明的靈道分身,就從他的身上緩緩分離出來。

林遠航一直都穩穩坐在亭榭之中,臉上沒有多少表情變化。可是,當他看到這個靈道分身的時候,他的臉色第一次出現了急劇變化!

「靈道符傀!不,已經不僅僅只是靈道符傀,你用你的本命精血餵養這個靈道符傀,你已經讓這個靈道符傀脫胎換骨!」

林遠航十分吃驚,靈道符傀就已是罕見的存在,能夠讓靈道符傀脫胎換骨的本命精血,那又會是怎樣的存在?

「蘇隆……他真的只是一個孤兒?」

第一次,林遠航對蘇隆的來歷產生了深深的疑惑……

蘇隆也同樣十分吃驚,他沒有想到,林遠航竟然看穿了這個靈道分身的真面目!

要知道,就算是那金士仙,都沒有發現,這個靈道分身源自於靈道符傀。要知道,就算是那葉茜,也同樣沒有對這個靈道分身產生哪怕一絲一毫的懷疑!

「很吃驚嗎?」林遠航充滿感嘆的笑了起來,「你以為,我為什麼會變成這番模樣?有得有失,我得到了比常人強大地多的能力,我卻也不得不變成了這番模樣。」

直到現在,蘇隆方才知道,林遠航之所以狀若殭屍,原來是為了獲得某種強大能力。

雖然心中充滿好奇,但是蘇隆卻沒有追問。本體凝立不動,靈道分身走到了林遠航的身邊。

「如此,你就不用擔心我藉助靈道分身的力量。」

「好,夠乾脆!」林遠航點了點頭,「你可以去了,希望你能成功!」

終於,林遠航還是將自己對蘇隆的滿意,明白無誤的透露出來。

蘇隆的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一切努力,沒有白廢!!! 當蘇隆沿原路返回的時候,他看到了許多林家子弟。所有人都知道蘇隆來林家的目的,所有人都在議論這件事情。

一開始,蘇隆還以為是林遠航將這件事情傳了出去。可是很快,蘇隆就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

「他就是蘇隆?哼,一個境界崩潰的傢伙,居然也想入贅我們林家?」

「境界崩潰怎麼了,沒準人家特別天才,可以完全恢復呢?到時候,他恐怕就是下一任家主咯。」

「他當家主?你開玩笑的吧,飛傑哥那麼厲害,怎麼可能輪到他當家主?」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在北武城斬殺了那麼多妖修,爆發出來了堪比巔峰靈王的戰力。飛傑哥雖然厲害,但是跟他比起來,還是差不少的。」

「打架厲害算什麼,我們林家可是煉器世家。如果煉器水平不行,怎麼可能當家主?」

「笨蛋,難道你沒聽說,他可以雷霆煉器嗎?那速度,那效率,嘖嘖,我看啊,過些年林家就要改姓咯。」

亂七八糟的議論之聲充斥四周,幾乎所有林家子弟都十分敵視的看著蘇隆。所有人都以為蘇隆會入贅林家,所有人都以為蘇隆會謀奪家主地位。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什麼時候我說過要入贅林家了?」

蘇隆迷惑不解,就算是林遠航,也從沒說過要求自己入贅,自己就更沒有這種想法。

很顯然,這些假消息不是林遠航傳播出去!

「難道是……林飛傑?」

在這些議論聲中,除了自己的名字,出現頻率最高的,就是林飛傑的名字。幾乎所有人都在為林飛傑打抱不平,幾乎所有人都站在林飛傑那一邊!

「沒錯,肯定是林飛傑。他正在追求李佳琪,他在替李佳琪對付我!」

蘇隆知道。李佳琪肯定也想除掉自己。但是,李佳琪也跟自己一樣,沒有辦法真的動手。

「所以,在北武學院時。李佳琪的那幾個手下才會搞些小伎倆。所以,林飛傑才會故意散布假消息!」

當蘇隆想明白這些之後,再看四周的林家子弟時,他很快就發現了,其中有幾個鼓噪跳脫,特別活躍。

「那些就是林飛傑的人,在他們的推波助瀾之下,我就變成了眾矢之的!」

這樣的事情,蘇隆還是第一次碰到。蘇隆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對付這些人。

「他們也都是林家子弟。如果我把他們揪出來,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

蘇隆搖了搖頭,乾脆不去理會這些議論。他大踏步的,朝著外面走了過去。

可是……

「站住!」

忽然,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蘇隆的去路。

「有什麼事?」

「嘿嘿。沒什麼大事情,就是有點手癢,想找人玩玩!」

說著,這個高大健壯的林家子弟就提起拳頭,朝著蘇隆狠狠砸了過來。拳風之中帶有炙熱的火系力量,拳風的力量堪比高階靈能。

高階靈能,對於蘇隆來說沒有任何挑戰。哪怕是現在暫時失去了靈道分身。蘇隆也根本不怕這種程度的手段。

可是,蘇隆卻沒有輕舉妄動!

就在剛才,自己才在眾人面前展示過堪比靈王的強悍戰力。眼前這個林家子弟,也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既然知道,還敢如此囂張,這是什麼原因?

「他是故意的。他想激我出手!」

一旦蘇隆出手,那些原本就對蘇隆抱有敵意的林家子弟們,就會更加憎恨蘇隆。如此一來,蘇隆就再也甭想追求林琪!

就在那炙熱拳風才揮擊到半路的時候,蘇隆就已經識破了對方的陰謀。

哼!

蘇隆冷哼一聲。腳下連踩奇步。炙熱的拳風連蘇隆的衣角都沒有碰到,蘇隆就已經越過這個林家子弟,朝著大門外面走了過去。

這個林家子弟沒有慌張,而是哈哈大笑起來:「身法倒是不錯,就是人太窩囊,哈哈哈哈哈~~」

這傢伙,居然肆無忌憚的諷刺蘇隆!

很快,四周就有陰陽怪氣的聲音附和起來。

「我聽說,他過去有靈道分身支撐。說不定,他現在已經沒有靈道分身了。」

「那不是很糟糕?搞不好,很快就會被人給殺死吧。」

「是啊,他得罪了十六皇子,還有霍家的那些餘孽。嘿嘿,說不定他會縮在咱們林家,當個縮頭烏龜!」

「嘖嘖,能屈能伸嘛。為了家主位置,當然要保住自己的小命。」

句句議論,字字誅心。蘇隆有些不耐煩了,對於這種伎倆,他實在是沒有興趣接招。

「無聊!!!」

兩個銳利的字音赫然蹦出,強悍的主宰天賦橫掃而出,席捲全場。所有的林家子弟都彷彿覺得,那不是兩個字音,那是兩根利箭。

刺穿自己靈魂的利箭!!!

霎時間,所有亂七八糟的聲音全都消失不見……

……

「真是厲害,就算是我,估計也很難擋住這一招。」

一間布置華麗的廳堂之中,林飛傑輕輕鼓起了掌。

在這間廳堂之中,有著一面碩大的鏡子。那鏡子裡面流動著的影像,赫然就是剛才發生的事情。

這並不是一面普通的鏡子!

只見,這面面積碩大的鏡子,一遍又一遍的重播著這段影像。隨著影像的不斷重播,一個又一個的信息被這面鏡子分析出來,直接傳入到了林飛傑的腦海之中。

不一會兒工夫,林飛傑就意識到了,這是一種十分罕見的特殊天賦!

蘇隆哪裡知道,林飛傑居然是利用這個機會,來探查自己的種種天賦異能。蘇隆更加不可能知道,這世上還有如此奇妙的靈器存在!

又看了一會兒,當林飛傑確定再也得不到什麼新信息之後,他緩緩站起身來。

「看起來,我得發明一些新的防禦靈器了。天才就是天才,擁有與眾不同的特殊天賦,這才是真正的天才!」

林飛傑嘿嘿冷笑著,快速離開了這間廳堂。隨著林飛傑的離開,這面面積碩大的鏡子也快速消失不見。就算是林遠航進入這間廳堂,也根本不可能發現這面鏡子的存在…… 漫步在玄冰武城的大道上,沒有人認出蘇隆。

霍家覆滅的消息早已經震驚整個玄冰武城,但是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這是由於蘇隆的緣故。

而就算是那些知道緣由的,也並不是人人都知道蘇隆的相貌。所以,對於玄冰武城的絕大多數人來說,蘇隆還只是一個陌生的外鄉人。

蘇隆也樂得不做焦點人物,這樣就可以安心尋找適合自己需要的修鍊場所。

「如果實在找不到合適的師父,也可以自行修鍊。憑著天劫煉器這門奇術,我未見得沒有一絲勝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