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去問她,我真的沒有說謊,也沒有詛咒!」

莉莉絲只覺得太冤了,原本還想著通風報信,但是陸司寒根本就不相信她。

這邊莉莉絲的話音剛剛落下,就看到落地窗外的景象,姜南初直直的跌落在了馬路上。

「陸司寒,姜南初她暈倒了,你趕緊去帝都醫院。」

莉莉絲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立刻朝著姜南初所在的方向跑過去。

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個這麼合胃口的朋友,可不能就這麼讓她死了。

陸司寒看著已經掛斷了的電話,就算是開玩笑也應該有些分寸,莉莉絲說的實在是太認真了。

陸司寒這時候也有些心慌起來,不管是真是假,這一趟帝都醫院,他是必須要去了。

姜南初感覺睡了沉沉的一覺,走出咖啡館之後,腦袋暈暈乎乎的,最後倒在了地上,再次醒過來,看到的就是雪白的天花板還有濃濃的消毒水味。

「終於醒過來了,要不要喝些水?」

陸司寒關心的語氣傳入姜南初的耳邊。

姜南初想都已經住院,陸司寒一定是知道她得癌症的事情了。

這幾天憋著的情緒,姜南初不想再忍,索性就直接哭了出來。

陸司寒看著姜南初哭的好不傷心的樣子十分著急。

「這又是怎麼了?」

「陸司寒,我的身體好不爭氣,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一輩子的,但是我沒有辦法,我得的是癌症,而且還是晚期了。」

姜南初哭的眼淚鼻涕留了滿臉。

陸司寒雖然嫌棄,但還是拿著紙巾替她一一擦去。

等到姜南初哭的眼睛腫了,喉嚨啞了,陸司寒這才端來一杯水,平靜的餵給她喝下。

「哭完了,那麼接下來是不是也應該聽聽我說的?」

姜南初鼻尖紅紅,輕聲應下。

「你的身體的確出問題了,但不是癌症!」

陸司寒無奈的說,這一次自己可真是被她嚇得不輕。

一聽莉莉絲說是癌症,陸司寒馬上召集了所有眼科專家,包括濟世堂的江老醫生也給請來了。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句話,眼睛立刻睜的大大的。

「我是不是在做夢,我是不是聽錯了,我頭暈,有時候還會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這不是癌症,那是什麼病?」

「兩個多月前被鎂光燈砸傷做手術,之後你又替我擋了記者的打,醫生說你的眼部有淤血,只需要等淤血擴散就好了。」

「真的就這麼簡單,你沒有騙我?」

「當然沒這麼簡單,你會失明半個月,江老醫生已經為你開好葯了。」

姜南初盯著陸司寒,確定他說的都是真話之後,姜南初直接撲進了陸司寒的懷裡。

只是失明半個月算什麼,這比得眼癌好了千千萬萬倍,她終於不用離開陸司寒的身邊了!

「我說姜南初醒過來了沒有呀?」

莉莉絲穿著小洋裙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兩人緊緊相擁的樣子。

姜南初臉皮薄,立刻就鬆開了陸司寒。

「不好意思,打擾了。」

莉莉絲說著就要退出病房。

「都已經打擾到了,就進來吧。」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

莉莉絲說著就從床頭柜上拿起一個橙子吃。

「南初,這次的事情應該好好感謝莉莉絲,是她送你來醫院的,也是她通知的我。」

姜南初立刻感激的看向莉莉絲。

「莉莉絲小姐,非常感謝你,還有我也是剛剛才知道原來我得的不是癌症,那麼我們之前在咖啡廳所說的話,能不能不做數?」

「我知道我這樣的要求是比較無理,真的非常抱歉,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彌補你的。」

姜南初不好意思的說,沒有生命危險,她是絕對不可能把陸司寒拱手相讓的。

「可是我都聽進去了,我這個人很容易當真的。」

莉莉絲存心想要逗逗姜南初,而陸司寒這次也選擇了不幫她,他必須要讓她知道有些話是不能隨便說出口的。

「可是陸司寒這個人性格不好,長成這樣十分的招蜂引蝶,而且他還喜歡打女生。」

姜南初可沒有忘記當初被陸司寒打屁股的日子。

「沒關係,我都不介意的。」

聽到莉莉絲這麼說,姜南初立刻哭喪著小臉。

「到底要怎麼做,你才能夠放棄陸司寒呢。」

「很簡單,我莉莉絲,從來不搶閨蜜的男人。」

姜南初聽到莉莉絲這麼說,直接一拍手。

「莉莉絲,我做你的閨蜜好嗎?雖然我戰鬥力有點低,但是鬼主意多呀!」

「我看你是餿主意多吧。」

陸司寒忍不住拆台。

「哈哈,我又不是找一個軍師,你陪我說說話就好了。」

莉莉絲被姜南初的率真所吸引,完全不再想之前被陸薰茵慫恿搶陸司寒的事情,只想著能夠和姜南初成為貼心好姐妹。

「對了,南初,為什麼你會認為自己得了眼癌呢?我剛才問了醫生,他說你並沒有來檢查過身體啊。」

莉莉絲不解的問。

陸司寒同樣好奇這件事情。

「我就是不想一早讓司寒知道我的身體情況,所以沒有來帝都醫院,也沒有找江白朮,我去了永生診所。」

「永生診所?」

陸司寒怎麼從來沒有聽過帝都還有這麼一家醫院呢。

「嗯,是診所裡面的王專家告訴我得了眼癌,我想著自己這段時間經常頭暈而且間接性失明,所以很快就相信了他的話。」

「啪!」

莉莉絲氣的狠狠拍向桌子。

「這個庸醫,居然敢拿人生命開玩笑,看我不整死他!」

「要不今天就過去一趟永生診所,我倒要看看他們賣的是什麼葯!」 因爲擔心自己打電話的聲音被唐語嫣聽到了,張天祈再次回到樓下的廚房,關上門之後,小聲的給江小寧打了個電話,把時間約定在了明天的上午,並且,還特意交代江小寧,在到的時候,先打個電話確認一下,看看自己這邊是否方便。

江小寧此時已經是摩拳擦掌了,對於張天祈的話,根本就覺得無所謂,但是還是答應了下來,擔心自己要是不答應,這張天祈再不讓自己進門可怎麼辦啊!

想着事情都已經確定下來了,自己只要明天帶着江小寧,好好的把這個房子“清理”一下,這唐語嫣住在這裏,肯定會很開心的!當然了,她開心,自己也就更加的開心了!

此時這張天祈的腦海裏,甚至都出現了自己和唐語嫣手拉手在客廳裏看電視的場景了,哎呀呀,怎麼想,怎麼覺得幸福呢!

可就在張天祈幻想着自己幸福的時候,廚房洗手盆邊上的一個不鏽鋼盆,突然摔在了地上,把張天祈嚇了一大跳。

心跳加速的轉身看了一眼那個盆,張天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想要讓自己稍稍平復一下,隨後,邁步朝着那盆的方向走了過去,彎腰,想要把那個盆從地上撿起來,重新放回到原處。

昏婚欲愛 可當張天祈撿起那個不鏽鋼的盆,打算起身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桌子下面,這一看,張天祈瞪大了眼睛!

只見此時那桌子下面,有一個看上去也就十來歲的男孩,怯生生的蹲在桌子下面,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方向。

張天祈納悶了,家裏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孩子的?難不成,是小偷嗎?可這麼點兒的孩子,怎麼會偷東西呢?

快速的起身,張天祈順手把不鏽鋼的盆放在一邊,邁步朝着那桌子的方向走了過去,想要問問那個小男孩,爲什麼會出現在自己家裏的。

可當張天祈站在桌子邊上,彎腰看向桌子下面的時候,發現那下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啊!

這是怎麼一回事,自己明明就是看到了啊,現在,怎麼就沒有了呢?

起身,張天祈四下的看着廚房,想要找到能藏人的地方,看看那個小男孩到底是藏到哪兒去了!

可這廚房雖然很是寬敞,但是能容納一個人的地方,實在是不多,看着廚房的門和窗,一直都是緊閉着的,張天祈覺得,那個小男孩現在肯定還在這個房間裏沒有出去!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這房子裏?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沒事兒的,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只要你出來!”張天祈覺得,這個年紀的孩子,大概都是很叛逆的,或許只是爲了一時的好玩,才偷偷溜進自己家裏的,他們不是壞孩子,只是太貪玩了,只要他能自己出來,自己和他好好聊聊,興許能讓這孩子明白,別人家,不是隨便就能進的!

可這一聲說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迴應,整個廚房,就像是隻有張天祈自己一個的似得。

這讓張天祈更加的納悶了,這孩子怎麼回事,爲什麼就不出來呢?

稍稍想了一下,這張天祈決定,堅決不能讓這孩子就這麼繼續留在廚房裏了!

於是,張天祈快速的把廚房裏所有的櫃子,全都一個一個的打開,想要儘快的找到那個男孩!

但是當張天祈打開最後一個櫃子之後,張天祈稍稍退後兩步,仔細的觀察着這些櫃子,怎麼回事,爲什麼這櫃子裏,沒有那個孩子呢?

剛纔那個男孩,自己真的是見到了,並且那個眼神,就像是要殺掉自己似得,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幻想的出來的。

誰能告訴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突然,一個想法衝進了張天祈的大腦,難不成,是自己見鬼了嗎?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張天祈再次看了一圈整個廚房,看來,目前除去這個說法,根本就沒有別的解釋了!

如果那個男孩是普通的人,他又怎麼會在這個廚房裏消失不見呢?

如果那個男孩真的是鬼,那他剛纔的那個眼神,真的是要殺掉自己嗎?

想到這種可能性,張天祈想到了工人小張的死亡,目前來說,他是唯一一個死在這個房子裏的傢伙,難不成,自己會是第二個嗎?

不對,這房子裏現在不僅僅只有自己一個人了,樓上還有一個,那就是唐語嫣了!

張天祈心裏大叫一聲,壞了!

剛纔那個男孩的眼神,或許不是給自己的,自己住在這個房子裏那麼長時間了,也還是什麼問題都沒出過,可是,幾乎所有來這個房子的人,都出事兒了,現在,唐語嫣就住在樓上的房間裏,弄不好,她也要出事兒啊!

還沒等這個想法落實呢,張天祈就聽到了一陣東西落地的聲音,明顯是從樓上傳下來的!

張天祈瞪大了眼睛,快速的打開廚房的門,直奔着樓上的房間就衝了過去,在到了唐語嫣房間門口的時候,張天祈已經可以確認了,那些乒乒乓乓的聲音,全都是來自這個房間的!

“開門啊!”張天祈使勁的擰着那扇門,想要打開,可這明顯是從裏面鎖住了,現在也就只能從裏面打開,就算是自己有鑰匙,也是白費啊!

“救!救命啊!”在拍門聲音之後,房間裏傳出了唐語嫣的生意,只是,這聲音明顯像是被什麼東西勒住了脖子似得。

張天祈更加着急了,使勁的踢打着那扇門,像是要把那扇門拆開一般,可這門,還真的是奇怪,就是打不開啊!

左右看了看,張天祈想要找到一些趁手的工具,可現在,自己站在走廊上,哪兒就有什麼工具啊!並且,這也不見得真的就是被鎖住了,興許,還是那些鬼在作怪呢!

隨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張天祈突然摸到了一根很細的繩子,是啊,自己怎麼忘記這個了!

快速的把那根繩子拴着的一塊淡綠色的玉拽了出來,這東西,可是花了自己好幾百塊呢!自己當時買風鈴的時候,售貨員說自己身上陰氣重,讓自己千萬帶一些這樣的東西。因爲擔心自己打電話的聲音被唐語嫣聽到了,張天祈再次回到樓下的廚房,關上門之後,小聲的給江小寧打了個電話,把時間約定在了明天的上午,並且,還特意交代江小寧,在到的時候,先打個電話確認一下,看看自己這邊是否方便。

江小寧此時已經是摩拳擦掌了,對於張天祈的話,根本就覺得無所謂,但是還是答應了下來,擔心自己要是不答應,這張天祈再不讓自己進門可怎麼辦啊!

想着事情都已經確定下來了,自己只要明天帶着江小寧,好好的把這個房子“清理”一下,這唐語嫣住在這裏,肯定會很開心的!當然了,她開心,自己也就更加的開心了!

此時這張天祈的腦海裏,甚至都出現了自己和唐語嫣手拉手在客廳裏看電視的場景了,哎呀呀,怎麼想,怎麼覺得幸福呢!

可就在張天祈幻想着自己幸福的時候,廚房洗手盆邊上的一個不鏽鋼盆,突然摔在了地上,把張天祈嚇了一大跳。

心跳加速的轉身看了一眼那個盆,張天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想要讓自己稍稍平復一下,隨後,邁步朝着那盆的方向走了過去,彎腰,想要把那個盆從地上撿起來,重新放回到原處。

可當張天祈撿起那個不鏽鋼的盆,打算起身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桌子下面,這一看,張天祈瞪大了眼睛!

只見此時那桌子下面,有一個看上去也就十來歲的男孩,怯生生的蹲在桌子下面,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方向。

張天祈納悶了,家裏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孩子的?難不成,是小偷嗎?可這麼點兒的孩子,怎麼會偷東西呢?

快速的起身,張天祈順手把不鏽鋼的盆放在一邊,邁步朝着那桌子的方向走了過去,想要問問那個小男孩,爲什麼會出現在自己家裏的。

可當張天祈站在桌子邊上,彎腰看向桌子下面的時候,發現那下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啊!

這是怎麼一回事,自己明明就是看到了啊,現在,怎麼就沒有了呢?

起身,張天祈四下的看着廚房,想要找到能藏人的地方,看看那個小男孩到底是藏到哪兒去了!

可這廚房雖然很是寬敞,但是能容納一個人的地方,實在是不多,看着廚房的門和窗,一直都是緊閉着的,張天祈覺得,那個小男孩現在肯定還在這個房間裏沒有出去!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這房子裏?沒事兒的,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只要你出來!”張天祈覺得,這個年紀的孩子,大概都是很叛逆的,或許只是爲了一時的好玩,才偷偷溜進自己家裏的,他們不是壞孩子,只是太貪玩了,只要他能自己出來,自己和他好好聊聊,興許能讓這孩子明白,別人家,不是隨便就能進的!

豪門棄婦的外遇 可這一聲說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迴應,整個廚房,就像是隻有張天祈自己一個的似得。

這讓張天祈更加的納悶了,這孩子怎麼回事,爲什麼就不出來呢?

稍稍想了一下,這張天祈決定,堅決不能讓這孩子就這麼繼續留在廚房裏了!

於是,張天祈快速的把廚房裏所有的櫃子,全都一個一個的打開,想要儘快的找到那個男孩!

但是當張天祈打開最後一個櫃子之後,張天祈稍稍退後兩步,仔細的觀察着這些櫃子,怎麼回事,爲什麼這櫃子裏,沒有那個孩子呢?

剛纔那個男孩,自己真的是見到了,並且那個眼神,就像是要殺掉自己似得,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幻想的出來的。

誰能告訴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突然,一個想法衝進了張天祈的大腦,難不成,是自己見鬼了嗎? 情到水窮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