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給老娘我住手!」然而就在洛波特的雙手結著紛雜的手印的時候,一直向此處奔來的眾人中,珈珈突然間毫無預兆的加快了速度。

珈珈徹底的怒了,憤怒了!

「都給老娘滾開,我要讓這個老東西嘗嘗老娘真正的毒,去你他的娘的聖級,動了老娘的人,老娘讓你十倍奉還!」

珈珈猛然騰到了空中,像是吃了興奮劑了一般。

她的秀髮,在滾滾怒氣中,飄揚,她的十指,在黃昏下,詭異的閃耀!

「倏……」聽著珈珈的聲音,看著珈珈那憤怒的面容,諸葛幾人倏地停住了腳步。

他們知道,珈珈這次真的是動了拚命地決心,不過,諸葛幾人望了望再次被洛波特擊飛起來的羽凡紫晴?雅月和小灰,他們緊緊地攥起了拳頭,甚至各自的指尖狠狠的攥進了各自的掌心。

諸葛幾人沒有說什麼話,即使是身為員長的諸葛也近乎失去了理智,並沒有讓亞諾幾人先逃,因為他知道,事已至此,除了面對逃跑是跑不掉的,畢竟,他們面對的是一隻化形聖級狼。

除了拚命他想不出任何的辦法,在直直相碰的絕對實力面前,很多情況下,智慧是蒼白的,就比如說現在,他們一群人面對上了一個已經瘋狂起來的聖級狼。

「退……」像是突然間潛能用盡了一般,諸葛對著亞諾三人說到。

「全交給她了…她是在拚命啊!」亞諾望了一眼青絲飄揚的珈珈,無力的問到。

「沒別的辦法了,我們只有相信她,我們趕緊恢復體力。」諸葛瞥了一眼亞諾,便不在說話了,席地而坐冥想了起來。

看了一眼忽然能騰空而去的珈珈,亞諾特洛三人一咬牙,拼了,天生毒體的能量他們也是知道,當務之急恢復一分體力就多一分保命符,否則,大家恐怕都無法逃過此劫!

其實這本就是一個難以選擇的選擇題,跑,或許可以保存一下落寞學院的實力,但是,一個團隊的精神所在讓這一點根本不存在立交腳之處,共同作戰!可是他們已經沒有任何力氣了,剛才他們的奔跑也只是信念支持著罷了,那麼,恢復體力,好吧!

「噗……」再一次被洛波特擊飛,羽凡與小灰齊齊的暈厥了過去,唯有紫晴?雅月落在地上后還在爬向羽凡與小灰的身邊——紫晴?雅月在凄慘的爬向已經暈過去的羽凡。

畢竟,小灰與羽凡承受了所有的攻擊,紫晴?雅月只是受到了慣力而已。

「真是打不死的小強!」洛波特的手印再次結起。

「你…更該死!」看見紫晴?雅月此時凄慘的模樣,終於營救而來的珈珈臉色更加幽寒了,此時的她不在向前一步,殺招,已然開始!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還我孩兒!」看著珈珈已經近來,洛波特一轉身子,雙手結出手印的再次紛雜玄奧起來。

「你…真的該死!」看著轉過身來滿臉殺意的洛波特,珈珈的眸子瞬間變得詭異了起來。

珈珈的眸子竟然詭異的變成了紫色!

「即使是天生毒體你也要死。」狠狠的看了一眼詭異的珈珈,聖級狼洛波特恨恨的說到。

「銀狼控…」洛波特這次絕對不拖拉,雙手間玄奧的手印紛雜結起。

「毒霸天下…」洛波特不拖拉,珈珈也是深知厲害,終極拚命殺招狂嘯而出。

瞬間,珈珈的青絲張揚無比,雙掌心處竟然結出了一個紫郁的光球——那是天生毒體的毒精,天底下最毒的天生毒體的毒精!

紫郁的光球帶著拚命的絕然在珈珈的控制下直直的划向了結印的洛波特。

然而,珈珈的這個紫郁光球雖然看起來柔弱無比,但是,現實中的它遠遠的要比想象中霸道,正是與它的名字「毒霸天下」相稱。

只見,珈珈的紫郁光球一出,這周圍的樹木竟然以可見的速度開始枯萎,這可只是遠遠的相距著啊——紫郁光球的毒性霸道無需多說了!

珈珈的臉扭曲了起來,她已經盡最大的力量控制「獨霸天下」了,她可不想讓毒延及羽凡諸葛這些人,但是,已經受了傷的她吃力異常,幾乎要失控了。

她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吼……」就在紫郁光球划向洛波特的時候,洛波特整個人的氣質突然大變。

珈珈的天生毒體讓他忌憚不已,雖然他是聖級強者!

「銀狼控——去!」洛波特大喝一聲,對著划來的紫郁光球臨危不懼。

「啊……」不能讓他得逞,否則大家全部完蛋,珈珈深知厲害,猛地一咬牙,划向洛波特的紫郁光球猛地一加速赫然到了洛波特的面前。

「準備去地府找冥王去吧!」看著已經出現在眼前的紫郁光球,洛波特不僅不慌,反而嘴角閃過了一絲彎彎的弧度。

驀然間,那紫郁光球竟然詭異的停在了洛波特的面前,而此時紫郁光球的控制者珈珈也隨之詭異的僵住了!

紫郁光球與珈珈被洛波特的「銀狼控」控制住了,「銀狼控」是雙頭狼獨有的天賦技能!

「嗯!」剛剛嘴角翹起一絲弧度的洛波特忽然間臉色一變。

那紫郁光球竟然可怖到了侵蝕他「銀狼控」的地步了,沒錯,洛波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控制住紫郁光球的那片空間正在被腐蝕。

「天生毒體果然不負其名啊!」洛波特暗嘆一聲,心中卻殺機大盛。

必須立即殺了她,不然天生毒體的危害無窮!

「死……」洛波特冷冷的一聲,單手化刀,狠狠的向僵住的珈珈劃去。

一道可見的空氣波悄無聲息的划向了僵住的珈珈,情勢立即危急萬分起來!

「哼!該死的畜生,我的學生可不是你能殺的!」

就在諸葛幾人猛地睜開眼,施救不及,瞳孔放大的時候,一聲怒喝遠遠的傳來,而與此同時,一把長劍橫空而降。

「布里爺爺…」諸葛幾人的心中瞬間激動了起來。

沒錯!正是聖級老不死的老布里在關鍵時刻出現了! 一把長劍橫空而降,那一閃而來的劍光似乎有著斬斷空間的威力!

「雙狼控……」剛剛收回單掌的洛波特看著突然間殺出來的一把長劍與老布里,臉色劇變,但洛波特終究是一名成就多年的聖級強者,瞬間便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聖級雙頭狼天賦終極技能「雙狼控……」倏然而出!

然而,不管洛波特的反應是如何的迅速,事實是無法扭轉的——猛然間殺出來的老布裏手中的那把長劍仍然營救於了危在旦夕的珈珈。

「砰……」似乎一聲悶響過後,僵硬的珈珈像是從封印中復活一般,雙眸恨然怒睜,竟然連停也沒停,珈珈直接騰空而起。

「我-要-你-死!」

騰到空中的珈珈猛咬銀牙,面目幾乎扭曲,而那本來已經失去控制的紫郁光球突然像是吃了興奮劑一般瞬間擊到了正在施展「雙狼控……」的洛波特身上。

「嗷……」無可置疑,珈珈這一擊足以要了洛波特的老命,即使珈珈身為天生毒體的擁有者現在仍未修鍊到巔峰期。

畢竟,天生毒體的威力幾乎逆天,很少有人敢捋其鋒!

「嗷……」被紫郁光球擊中后,洛波特那凄慘的聲音立即響徹在了這片迷霧森林中。

「砰……」然而與此同時,珈珈也終於支撐不住了,在匆忙間猛地收回了紫郁的光球,直接倒在了地上。

消耗的過大,嚴重的透支了珈珈此時所應具有的能力,剛才若不是有著一股信念支撐著,恐怕她早已化為洛波特的掌下亡靈了。

「諸葛,你們幾個照顧一下紫晴與珈珈幾人,剩下的交給我!」老布里一劍斬破洛波特的「銀狼控」,匆忙間看了一眼已經倒下去的珈珈與羽凡和小灰幾人後,沉聲說到。

只是,已經匆忙跑過來的諸葛與亞諾四人發現,老布里那看似平靜的眼睛里,全部是怒火!

全部都是熊熊燃燒的怒火!

「布里爺爺,交給你了!」諸葛與亞諾四人猛地擦了一口嘴角還殘留的鮮血,齊齊而沉沉的說到。

「布里爺爺,交給你了……」

就這一句簡單的話,身為聖級老不死的老布里豈會聽不出那齊齊的聲音中有著一股從未有過的乞求!

「……」老布裡面色深沉,並沒有再說什麼,直接提劍揚身而去。

怒火,早已延及他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事實上,自從羽凡諸葛幾人進入迷霧森林后,老布里他就跟在眾人的後面了,當時在遇見群狼的時候,羽凡的靈覺猛然間發覺的那雙黑暗中的明眸就是老布里,雖然,那察覺只是曇花一現,但是,羽凡心中早已知道老布里的存在了。

這一路跟來,老布里幾次想出手,但是最終都被羽凡變態的一面給震撼了,所以,一直以來老布里都沒有出手,更沒有現身。

然而,作為聖級強者的老布里不想現身,眾人當然察覺不到了,差距畢竟擺在那裡了,即使是羽凡那變態的初生靈覺,也只是察覺了那一下下而已。

自羽凡一劍同時斬了三隻九級魔獸后,老布里對眾人的安全便大為放心了,一劍斬三隻九級魔獸,別說三隻了,就是一劍斬了一隻羽凡和諸葛幾人在迷霧森林裡全身而退那也是沒問題的,所以老布里就沒有跟得太緊,然而,老布里萬萬沒有想到,這迷霧森林的外圍會蹦躂出來一隻聖級化形的雙頭狼。

在羽凡和諸葛幾人與洛波特戰鬥時,正在不疾不徐的追走在羽凡幾人走過的路線中的老布里忽然間被強大的戰鬥傳過來的波動驚動了。

老布里極速趕來——令他憤怒的一幕出現了!

所有人都被一個中年大漢打得慘不忍睹,落寞學院與羽凡諸葛幾人是老布里的逆鱗,看到此景的老布里怎能不怒。

但是,與此同時洛波特的實力也讓老布里心驚!

也只是吃驚而已!

……

「羽凡,羽凡…小灰…」在戰場的不遠處,全身凌亂鮮血可怖的紫晴?雅月終於爬到了羽凡的身邊,她吃力的拉起了羽凡與小灰,將他們的頭靠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而自己無力的靠在了一棵古木上。

只見此時羽凡的嘴角還掛著幾滴血痕,雙眼緊閉,呼吸近乎微弱,而他身上的黃芒早已消失不見,就是長劍自由全身的黃色也變得暗淡萬分。

至於小灰,小灰的全身五彩神光盡去,銀灰色的絨毛血斑糾結,那往日靈氣異常的小獸眸和羽凡一樣緊緊的閉著,它與羽凡的全身近乎冰冷。

「羽凡…小灰……」紫晴?雅月抱著羽凡與小灰的頭顱,那曾經美麗靈動的雙眸此時變得空洞無神,雙眸獃獃的看著羽凡那稚氣還未全去的臉龐,輕聲的呢喃著。

冰涼的淚滴,悄悄的從空洞無神的雙眸中滑落,濺在了那血跡斑斑的衣服上!

那從然間立在身前的黃芒在記憶里矗立,那五彩的神光的在雙眸間閃耀,那如斷了線的風箏滑落的身體就在掌心裡,近乎冰涼!

「帶著小灰走…」那近乎嘶啞的聲音帶著絕然與關心還響徹在耳間。


「不要…不要走…」淚水洶湧而下,紫晴?雅月的青絲瞬間滑落了開來,她的額頭輕輕的依偎上了羽凡與小灰的頸間,向來冰冷無言的她此時就像一個無助的孩子,苦苦的哀求著。

「不要走……」那呢喃近乎萬分疼痛的聲音不斷的輕輕響著。

「紫晴……」諸葛幾人顫顫巍巍的來到了紫晴?雅月的身邊,阿里森抱著已經暈厥過去的珈珈,亞諾與特洛互相攙扶著,全部來到了紫晴?雅月的身邊。

諸葛幾人「撲通…」的癱坐在了地上,看著雙眼緊閉的羽凡和小灰,兄弟間的淚水,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他們已經察覺到了羽凡與小灰的身體在逐漸的變涼!

「羽凡…小灰……」諸葛幾人近乎哽咽的喊到。

……


「刷……」老布里一句話也不說,手中不知名的利劍一揮,一個透明的劍罡帶著劃破空間的鋒利划向了正在努力控制毒體擴散的洛波特。

「嗷……」洛波特怎會不知道老布里正在攻向他,他的「雙狼控」根本沒有攻擊別人,而是無奈之下返回來控制自己被珈珈的紫郁光芒攻擊染到的「毒體」了。

面對天生毒體的毒,洛波特只有這樣才可以控制住毒體的蔓延,否則,他很快就會化為一灘膿水。

「雙狼控」是雙頭狼的一種獨有最高的天賦技能。類似於一種空間魔法的存在!

終於,洛波特運用自己的「雙狼控」將染到的毒狠狠的壓制到了一個小小的空間,卻又只好無奈的將其逼在了體內的一角,他也想將毒體排出來,但是,很明顯的是,他做不到。

「嗷……」老布里發出的透明劍罡毫無意外的劃到了正在努力控毒的洛波特身上。


血花,濺起!

「嗷……」終於暫時控制住毒體的洛波特恨然而起,一個兇狠的雙頭狼影像瞬間出現在了洛波特的身後。

「聖級雙頭狼!」閃攻過來的老布里雙眼緊眯,很顯然老布里知道雙頭狼的存在,更知道了洛波特的真身。

「雖然你是聖級強者,但是,我仍然要你付出的血的代價。」洛波特對著閃攻過來的老布里狠狠地說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