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來像是馬上要死了的樣子。」樂天看著庄哲。

「靠!你特么試試兩天一宿不睡是個什麼滋味?」庄哲罵道。

樂天挑了挑眉。

「我說兄弟!以後能不能別這扎堆破這種大案子?給我們留點喘氣的時間嘛!你照顧小姨子的心思我們都懂,不過咱們好歹也算是半個同事,你這麼折騰我們就遭罪了。」庄哲看著樂天。

「可以啊,昨晚的兩個案子的傭金你付了吧。」樂天看著庄哲。

「什麼傭金?」庄哲一愣。

「不是說好的?一個案子五千……兩個一共一萬!趕緊付錢。」樂天毫不客氣。

庄哲無語的看著樂天,你這就過分了吧?你是給小姨子弄福利的……這也要錢?

「幹嘛?你如果單方面撕毀合約,那你以後也別來找我了。」樂天哼了一聲。

庄哲最後還是無奈的付了錢,他馬上離開了法醫室,去和局長報銷去了。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手上的一萬。

「幹嘛給我錢?」她問。

「你不是沒錢了嗎?身為你的姐夫,我不能看著自己的床頭草倒進別人的懷裡……」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影無語。 從楊老爺子家出來之後,沫寒和潘曉瑩兩個人的情緒都很低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她們。本來還想着問問楊老爺子之前去財經學院的事情。可是現在卻都被扔在了一邊。

坐末班車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快到十二點鐘,學校宿舍早就關門了。兩個人只好到我那邊住一晚上。等到了宿舍之後從發現,只剩下了糖糖和林萌還在,她們說張倩和顧子藝已經搬回宿舍去住了。

這樣也挺好。畢竟她們現在已經恢復正常了,還是早點回歸正常生活要緊。跟着我們在這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心思上課。

躺在牀上之後。感覺這段時間真累人,更讓人有些糾結的是,根本都不知道這段時間裏。到底自己做了一些什麼,感覺忙的這些事情,好像都沒有什麼意義。

最開始是爲了讓潘曉瑩和沫寒兩個人的身體恢復過來。但是這已經多長時間了。兩個人還是沒有任何的起色。更重要的是,方大師和楊老爺子他們,都在讓我不要插手這些不要插手那些,可是我自己感覺一刻鐘都沒有閒下來一般,都是到處在瞎忙,還沒有任何的成果。

想到這兒時候,發現自己確實挺可悲的,是不是應該聽他們的話,接下來除非找到我,不然我就不去做任何的干預?

到最後我狠下心來,就這樣做吧,管他財經學院的實驗樓裏有什麼,管他劉師傅兒子到底是怎麼死的,管他那個黑衣人是不是糖糖的哥哥,這些我都不再去管了,從明天起,就好好的上課。反正,楊老爺子和方大師他們,也不會讓我去管的。

這樣做了決定之後,反倒是比之前輕鬆了很多。既然沫寒和潘曉瑩她們宿舍的那些同學已經好了,那麼接下來我只關心她們兩個的事兒就好了。

這個晚上也是我睡的最好的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起來神采奕奕的準備去上課。潘曉瑩她們看到我之後,都有些驚訝,還以爲我腦子壞掉了有些不正常。在她們的眼裏,我是不可能起這麼早去上課的。

吃完早飯之後,我和沫寒去了學校,而林萌和潘曉瑩並沒有離開,而是在房子裏陪着糖糖。這幾天,糖糖的情況並不是太好。

早上上課的時候,老師點名聽到我答到,班上的很多學生都不怎麼習慣,可是我並沒有管那些,繼續聽自己的課。

整整三天時間,我都是這麼過的,而且感覺過的非常的充實。當然,除了每天都在想着該如何讓潘曉瑩和沫寒好起來之外。如果不看見她們的話,我估計都會忘記這一切。可是有些事情並不是能躲過去的,就在第三天晚上,羊駝子回來了。

開門看到羊駝子的時候,我也嚇了一大跳。他渾身纏滿了水草,身上還有不少的水在往下淌,看上去跟傳說中的水鬼十分的相像。

“羊駝子,你怎麼弄成這樣了?”我看着他有些吃驚的問道。

就在羊駝子準備說話的時候,剛張開口,就有水從嘴角往下流,而且那水裏還有一股是臭的味道。聞到這個味道的時候,我心裏咯噔一下,難不成羊駝子真的已經死了?想到這兒,我立刻把他扶到我的房間當中,不能讓沫寒她們幾個看到。

到了房間之後,我馬上打電話給楊老爺子和方大師。但是就在手機剛掏出來,卻被羊駝子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朝着我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打電話。

在他搖頭的時候,我竟然從他的眼神當中看到了乞求的神色。

“楊樂,你這不行,必須得叫楊老爺子他們過來。”我用了很大勁兒,還是沒有從羊駝子的手中掙脫出來,朝着他有些無奈的說道。

“葉子,先別打,帶我去洗手間。”羊駝子這話說的非常慢,聲音也特別小。

不過聽到他的聲音之後,我略微的鬆了一口氣,至少他現在看上去應該還是活着的。我悄悄的把羊駝子扶進了洗手間裏,到了那邊之後就被他給推了出來。

我在房間裏拿着手機猶豫了很長時間,也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打電話給楊老爺子他們。

之前聽方大師說,羊駝子給楊老爺子打完電話之後,楊老爺子就離開了,可是我再見到楊老爺子之後,也沒有說起來羊駝子的事情。也不知道他這幾天到底去了哪裏,怎麼弄成了現在的這幅樣子。

當我想到剛纔他看我那個乞求的眼神之後,我還是把手機放下了,等他出來再問問到底怎麼回事兒,應該能夠問出來的吧。

在房間裏聽到洗手間那邊的聲音,很害怕把隔壁的潘曉瑩她們幾個吵醒。還好一直等到羊駝子回到房間之後,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清洗過後的羊駝子,恢復了往日的英氣,只不過看上去變得十分的萎靡。

“羊駝子,你這幾天去哪兒了,怎麼弄成這樣了?”看到坐在牀上的羊駝子,我再次十分擔憂的問道,剛纔他的身上,可是有腐屍的味道。問話的時候,我的目光在羊駝子的身上上下掃過,還好,他的身上並沒有出現屍斑之類的這種狀況。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葉子,放心吧,我沒事兒。”羊駝子很勉強的朝着我笑了笑說道,看上去顯得格外的疲憊。

雖然我很想讓他好好睡個覺,等睡醒了再把事情說清楚,但是我更害怕他真的出現了什麼狀況,如果不及時應對,說不定這一覺睡下去之後,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你還是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不然的話,我馬上給楊老爺子打電話。”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我拉了把椅子過來,坐在牀邊,很認真的看着羊駝子說道。

果然聽到我這話之後,羊駝子很不情願的從被窩裏面坐了起來靠在牀頭上,看了我很長時間從開口:“我去救她了,湖心島的那個女孩兒。”

話剛說出口,就嚇了我一跳。

這事兒之前還是我給羊駝子說的,看來羊駝子是一個人去過實驗樓了。我更加認真的看着羊駝子,聽他繼續說下去。

羊駝子說,當時聽到我的話之後,就已經在尋找機會,一定要去把那個女孩兒救下來。他也不知道爲什麼,反正就覺得自己該那麼做。正在尋找機會的時候,機會很快就來了,那天晚上下班的時候,就聽說“精剪師”的那個造型師,第二天就不會來上班了,那麼他的監視工作也就完成了。

當時他就直接打電話給了楊老爺子,但是方大師也在,所以方大師那邊直接就讓組織的人去盯着。那個時候,他還沒有確定要去救湖心島的女孩兒,所以當時楊老爺子直接離開時候,接到的並不是他的這個電話。

當天晚上,實驗樓早就已經關門了,所以他直接去了湖心島那邊。在湖心島裏,他再次和那個女孩兒聊了很多事情,連女孩兒的家庭情況都瞭解清楚了。

羊駝子說,他和那個女孩兒在一起聊天的時候,那種感覺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很放鬆,好像是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放下。對於女孩兒的悲慘遭遇,也更加堅定了他要把女孩兒救下來的信心。

第二天,他從湖心島回來之後,就立刻進入了實驗樓當中。在進入實驗樓之前,他給自己的爺爺打了電話,說這次自己要去單獨完成任務,而且事情都跟楊老爺子說了,當時楊老爺子一直都在讓他等着,等楊老爺子過來了再說。

可是羊駝子根本就沒有等他過來,自己就進入了實驗樓。

按照我之前的那個方法,進入了那個幻境當中。

“葉子,你那條繩子綁的還真是地方,也不知道你咋想到的辦法,我就是順着那條繩子爬到下面的。”羊駝子臉色疲憊的朝着我笑了笑繼續說道。

他從那條繩子爬下去之後,就直接去了那個湖心島。我的猜測沒有錯,時間確實停留在那個時間裏,人工湖上面通往湖心島的幾條路都還在。他就在那條路上等着女孩兒的到來,一定得在那個女孩兒到來的時候,把她救下來。

就在到了那邊沒多久,羊駝子就看到了那個女孩兒匆匆忙忙的朝着這邊跑了過來,身後還跟着一個人。

“你看清楚那個人長什麼樣子了嗎?”說到這兒的時候,我有些激動的立刻朝着羊駝子問道。

“看清楚了,是個年輕人,只不過不像ktv的老王,也不像你說的那個糖糖的哥哥,不過看上去讓人感覺很熟悉。” 信了你的邪 羊駝子回答道。

看到那個人朝着女孩兒追過來的時候,羊駝子立刻就開始阻攔,只要把那個年輕人拖住,然後等到保安過來,就能夠把女孩兒給救下來。但是那個年輕人的力氣非常大,羊駝子沒有拉住,直接從他身邊再次朝着女孩兒撲了過去。

見到這情況,羊駝子肯定不甘心,立刻也朝着那邊追了過去,護在了女孩兒的面前。跟那個年輕人對峙起來。 這一天倒是沒有再發生什麼其他的事情,唯一算得上是大事的就是那個內勤小女警!

她居然比廖科醒得還要早,在看到自己身邊的廖科的時候,她發出了響徹整個警局的尖叫。

許多警察都沖了過去。

廖科也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咦?你是誰?為什麼在我的床上?」他奇怪的問。

「什麼你的床!」

小女警紅著臉呵斥,可是她四下看了看,這裡是拘留室,可不就是廖科的床嗎?

她為什麼會在這張床上?

最後小女警哭著跑了,廖科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個姑娘的背影。

庄哲過來了,他看著廖科。

「廖先生,你可以離開了……不過你是國家的高級人才,我們警方只是對你進行例行詢問,並不是在懷疑你什麼,希望你還可以為國家效力!」他說道。

「我本來就是考古隊的!如果有可能……我還是希望回去繼續進行考古工作。」廖科回答。

庄哲點點頭,他親自送廖科離開拘留室。

「對了,那個小女警叫什麼名字?」廖科問道。

庄哲奇怪的看著廖科,這傢伙想幹嘛?只是因為一個意外躺在一起罷了,你還真的想把人家拐回家?

「她叫乾小美!」他還是回答了這個問題。

「哦。」廖科點點頭。

「好了,你可以自行離開了,我還有好多工作就不能送你了。」庄哲客氣的說道。

廖科點點頭。

他看了看警局裡面忙碌的警察,卻沒有看到那個小女警。

樂天和蘇紫影從法醫辦公室里走出來,這都已經中午了,兩個人想出去吃點飯。

「咦?小美你在這做什麼?」蘇紫影疑惑的問。

「哇……」

內勤小女警直接哭了,她眼淚汪汪的看著蘇紫影。

「這是怎麼了?」蘇紫影奇怪的問。

「我居然和一個罪犯躺在一起,嗚嗚……我不能見人了都,都是那幾個暗部的人搗的鬼,我要和局長告狀!」乾小美眼淚汪汪的說道。

「什麼?什麼情況?」蘇紫影一愣。

乾小美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蘇紫影馬上就怒了,暗部就能為所欲為了嗎?

她飯也不吃了,拉著乾小美就去了局長辦公室。

局長奇怪的看著蘇紫影。

「有事?」他問道。

他看到樂天居然也晃晃悠悠的走了進來,他就更疑惑了。

「局長……暗部那些人已經離開了?」蘇紫影問。

局長點點頭。

「他們離開也就罷了,為什麼要將小妹和那個廖科放在一張床上?還特意擺成親密的姿勢?全警局的人都看到了!您難道就什麼都不做了嗎?」蘇紫影毫不客氣的質問。

局長一愣。

「怎麼回事?」

蘇紫影又將情況重複了一遍,不過她明顯又加了許多個人情緒在裡面,局長聽著直皺眉頭。

他馬上拿起了電話撥了出去。

「有什麼事?」電話里傳出一個女人的詢問。

「我要找你們的管事人,我是東海市警局局長。」局長沉聲說道。

電話很快換人了。

「說!」電話里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們暗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非禮我警局裡面的女警察?我告訴你們!這件事你必須馬上給我們一個解釋!否則我將上報軍事管理處!」局長毫不客氣的說道。

他們和暗部是兩個部門,也用不著什麼太客氣,以前沒事的時候,局長說話還是蠻溫柔的畢竟是需要人家辦事,可一旦出了事,他必須要先護住自己人!

「什麼?調戲女警察?」電話里的男人明顯也愣了一下。

樂天看著東海市局長的神色,他覺得自己做的還是差了點,當時應該將這個乾小美的衣服和廖科的衣服都脫了……

「這件事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不過,這不是我們暗部的作風……我希望你們調查清楚之後再下定論!」電話里的男人說道。

掛上了電話,東海市局長看著蘇紫影。

「行了吧?一會我就下命令,任何人不得再談論這件事!」他說道。

蘇紫影這才點點頭。

樂天倒是奇怪的看著這一幕,山海市警局局長極其的照顧蘇紫萱也就罷了,畢竟蘇紫萱是隊長級別的人物,可這個東海市的局長為什麼這麼照顧蘇紫影?

蘇紫影的地位即使再超然,也不可能比得上蘇紫萱!

「謝謝局長。」一旁的乾小美說道。

局長點點頭。

「行了,沒事……又不是光著屁股躺在一起,別怕!再說了,那個廖科也不是罪犯,更不是犯罪嫌疑人,那可是國家的稀缺高級考古人才!人家只是配合調查,你們可不要以為人家是被拘留了……」他安慰了一句。

乾小美聽了局長這些話,明顯的愣了一下。

幾個人離開了局長辦公室,迎面就碰上了廖科,廖科看到樂天就笑呵呵的打了個招呼。

乾小美頗為尷尬的站在一邊。

「讓你離開了?」樂天問。

「是啊,剛剛還接到了文物考古管理所的電話,讓我過去報道了,任職副所長的職位……」廖科說道。

「喲……那我可得恭喜你,怎麼著?中午一起吃頓飯?」樂天問。

「好。」廖科點點頭。

他和樂天有一個秘密,所以兩個人的關係看起來就非常的親近。

攻妻不備:帝少,早上好! 「一起吃頓飯?」樂天看著蘇紫影和乾小美。

蘇紫影自然是沒有問題的,乾小美猶豫了好一會也沒說話。

「哦,是你啊……小美妹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到現在還是個迷糊的呢,不過既然是我犯了錯,你能不能給我個賠禮的機會?讓我表達一下歉意也好……」廖科倒是蠻主動地。

乾小美想了想,也就點了點頭。

既然這個傢伙不是犯人,那就無所謂了……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這個廖科是不是狗子吃屎有二心啊?

四個人隨意的找了一家小飯館,點了幾個菜之後就邊吃邊聊,乾小美一直在看著廖科,她是剛剛從警校分配來的大學生,論起資歷和社會經驗她差了廖科一百條街。

廖科和其他的考古隊員都不太一樣,他的頭腦算是比較靈活的,這也是他成為那個唯一可以活下來的人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讓他有些心灰意冷的是,明明自己已經佔了上風。可是那個女孩兒卻直接把他給推開了。然後再一次眼睜睜的看着那標槍從女孩兒後背刺了進去。

羊駝子看到這種情況之後。整個人也呆了,不知道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可是那個女孩兒並沒有看他。目光仍然看向了對面的實驗樓上,就好像有人在那邊看着他們一樣。羊駝子把目光轉向實驗樓,沒有發現任何人。

等他反應過來準備去追那個年輕人的時候。發現他所在的地方也變了,又一次變成了現實中的湖心島,周圍所有的路早就被拆掉了。而他這次再看向實驗樓的時候,卻發現楊老爺子正在實驗樓那邊。

他也不知道爲什麼,總是不想讓這事兒告訴楊老爺子。於是在湖心島裏打了個電話給楊老爺子,說自己安全沒啥事兒,而且已經離開了財經學院。只不過要過兩天才可能回來。楊老爺子還沒說話。就被他給掛斷了,避免楊老爺子問的過多,把目標暴漏了。

而且掛斷電話之後,又給楊老爺子發了兩條定時的短信,然後直接把手機關機。

等到了沒有人注意的時候,羊駝子再次從湖心島爬出來,潛入了實驗樓當中,再次準備救那個女孩兒。

這回他直接沒有給女孩兒擋着的機會,就在女孩兒跑向湖心島的時候,他一把把後面跟來的年輕人抱住,兩個人一起跳進了湖心島裏面。

“接下來怎麼樣了?”我朝着羊駝子問道。

羊駝子搖了搖頭:“接下來,我就變成了這番模樣,那個年輕人不知道哪兒去了,不過我看到,那個女孩兒離開湖心島了。”

說到這兒的時候,羊駝子嘴角竟然還有一絲微笑,看到這微笑,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農家葯女香 和羊駝子說完話的時候,外面都已經能夠聽到雞叫了,看到羊駝子那疲憊的樣子,雖然我還有很多話想問,但還是忍住了。

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楊老爺子就打電話過來,問我羊駝子是不是回來了,如果回來了,就讓我帶着羊駝子過去他們那邊,至於沫寒和潘曉瑩她們幾個,還是讓她們待在房子裏,最好這兩天不要出去,也不要去上課。

聽到楊老爺子這話之後,我趕緊問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但是楊老爺子已經把電話掛斷了。

起牀之後,就看到沫寒和潘曉瑩林萌糖糖四個女孩兒都在準備去上課,我趕緊上前把楊老爺子的話告訴了她們。對於楊老爺子的話,這幾個女孩兒還是很聽從的,房子裏是經過精心佈置的,道行低的根本就破不了,所以相對比較安全。

帶着羊駝子趕到楊老爺子家裏之後,才發現不光是楊老爺子他們在,就連方大師和張叔也回來了,這讓我有些出乎意料。方大師和張叔那幾天根本就聯繫不上,這次回來之後,應該有了重要的線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