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殺我是因為唐浩?」

「是。」

「是因為你祖父懼怕唐浩,所以他才要殺了我?」

「是。」

「唐浩不過是一個得勢的保安,你祖父為什麼要懼怕他?」

「我不知道,我祖父沒有告訴我,他也沒打算告訴我。」小馬爾蒂也一直迷惑著。

陳耀東深吸口氣,看著小馬爾蒂,用乞求的語氣說道:「馬爾蒂先生,我求你給我一個機會。」

「給你機會,我也許就沒有機會了。」

「我們聯手還對付不了一個保安嗎?」

小馬爾蒂無奈的苦笑道:「陳大少,你難道現在還認為唐浩只是一個保安嗎?」

「他不是保安是什麼?在我眼裡,天不過是一個好勇鬥狠的保安而已。」陳耀東大聲說道。

「陳大少,一個保安可能讓馬爾蒂家族的族長都無限恐懼嗎?」小馬爾蒂反問道。

「那是因為你祖父老糊塗了,中了唐浩的圈套。」陳耀東也是人,他終於沉不住氣了。

「陳大少,我希望你體面的去見上帝,不要出言不遜侮辱我祖父。」小馬爾的表情也冷了下來。

陳耀東立刻說道:「馬爾蒂先生,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幫你奪下族長的位置,讓你成為馬爾蒂家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族長。」

小馬爾蒂一聽這話,無奈的笑了:「陳大少,你別做夢了。」

「馬爾蒂先生,你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解決了唐浩。……三天之內……三天之內,我就解決了唐浩。」

陳耀東滿頭是汗,但是臉色卻慘白得嚇人。秋風吹過,但是卻根本吹不走他臉上的汗水。

名門寵婚:老婆太迷人 小馬爾蒂突然長長的舒了口氣,眼睛微微一閉,就要扣動扳機。

面對死亡,任何人都會爆發出求生的本能,陳耀東也不例外,他的功夫雖然不太好,但是他足夠聰明,也有狠勁。趁著小馬爾蒂閉眼的這一刻,他突然順勢一滾,就想從人縫中滾下山去。

「砰砰砰……。」

但是陳耀東太小看了小馬爾蒂的槍法,也小看了小馬爾蒂做的準備工作。他早就想過陳耀東可能會逃走,所以他早早的就下了命令,如果陳耀東不逃走,就給他一個體面的死法。如果他逃走,那就亂槍打死。

十幾聲槍響過後,陳耀東躺在了草叢中,他的身上有六個血洞,他的頭上有兩個血洞,還有一個血洞是在左臉上。

京城陳家的第三代佼佼者,被認為陳老爺子的繼承人的陳大少,就這樣的死了。在死之前,他甚至都沒能說出一句話。但是他那睜大的眼睛證明他很不甘心,這個死法太憋屈了。不但不明不白,而且沒有絲毫準備。他的燦爛人生,他的五彩未來,就此結束。

「處理一下,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小馬爾蒂說了一句之後,便想山下走去。

此時此刻,他似乎能夠感受到祖父心中的那份恐懼了,他的腦海里反覆的念著一個名字:唐浩、唐浩……。

---

今天對於刀迅來說是個大日子,她參與了藍海市未來十年最大的項目。

所以,她把夏雨揚、于振東、司徒明和任老大都請來吃飯了。這算是刀鋒五位大哥的一次聚會。

當然,唐浩永遠都是刀迅最尊敬座上賓。

雖然唐浩和夏雨揚都不太說話,讓氣氛有些壓抑,但是刀迅、于振東、任老大和司徒明還是很高興的。能夠跟刀鋒的老大和唐浩一塊吃飯,這可不是什麼人都有機會的。

吃著吃著,刀迅的手機突然響了,她笑了笑,走出餐廳去接電話了。

這時候,任老大的手機也響了,他也悄然走出了餐廳。

不經意間,夏雨揚突然發現在大廳接電話的任老大和刀迅的臉色都變了。她感覺應該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便站起來,走向了刀迅。

于振東和司徒明也悄然站起來,離開餐廳,走向了刀迅。

刀迅和任老大接電話的速度很快,都只是應了兩聲之後,便掛斷了電話,兩人齊齊把目光投向了依然安靜吃東西的唐浩。

夏雨揚走到了刀迅身邊,低聲問道:「出什麼事了?」

「就在半小時前,陳耀東被人殺了。」刀迅答道。

任老大也走過來,朝夏雨揚點了點頭,他表示他得到的消息和刀迅的是一樣的。

「陳耀東死了,二哥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了。」司徒明不明白刀迅和任老大得到陳耀東的死訊,為什麼臉色都變了。

「是誰殺了陳耀東?」夏雨揚問道。

「是小馬爾蒂。」

「小馬爾蒂!他和陳耀東不是聯盟了嗎?」司徒明此刻明白刀迅和任老大為什麼臉色都變了。陳耀東的死無法讓他們感到震驚,但是殺死陳耀東的這個人,確實太讓人意外了。

夏雨揚默默的問道:「你之前告訴我,小馬爾蒂和老馬爾蒂來找過唐浩。」

「嗯。」刀迅輕輕的應了一聲,示意夏雨揚不要提這件事。

兩人的對話雖然很小聲,但是旁邊的司徒明、任老大和于振東都聽見了。三人都不是笨蛋,他們都明白刀迅和夏雨揚這句簡單對話的意思。

婚外噬情 小馬爾蒂和陳耀東所以反目,是因為唐浩。是他給了馬爾蒂家族壓力,讓小馬爾蒂不得不殺死了陳耀東,以表示和唐浩友好的誠心。

刀鋒現在在藍海的勢力無比強大,幾乎無孔不入了,不然他們也不會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陳耀東的死訊。

在場的這五人就是刀鋒的五位大哥,他們單獨一人都可以震動藍海的地下世界。如果五人同時出現,足以讓藍海地下世界的所有人都臣服。

可是就是此刻的五人,他們都感覺到後背一片冰涼。

在距離他們三十米的餐廳里,那個年輕人依然悠閑的吃著東西。好像一切都和他無關,可是他卻能輕鬆的就壓垮有幾百年歷史的馬爾蒂家族。讓一向注重誠信的馬爾蒂家族放棄和陳耀東的聯盟,而且還把陳耀東殺了。

這樣的做法,絕對的誠心。更準確點說,應該是絕對的效忠。

就在這時,刀迅的手機又響了,她默默的接聽了手機,很隨意的說了一句「知道了」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夏雨揚等四人齊齊的望著刀迅,等著刀迅開口。

「老馬爾蒂和小馬爾蒂都離開了藍海。」刀迅說道。

夏雨揚等四人都深吸了口氣,很顯然,唐浩並沒有讓馬爾蒂家族殺了陳耀東,他們殺陳耀東是不求回報的效忠。

堂堂馬爾蒂家族竟然怕成這個樣子,唐浩究竟是什麼人!他有怎樣的背景,他的身體里流淌的究竟是鮮血還是威懾。

「好了,都吃飯吧。」

夏雨揚畢竟是老大,她努力的平靜了下來,轉身向餐廳走去。

刀迅也跟在夏雨揚身後,向餐廳走去。司徒明、于振東和任老大也都默默的向餐廳走去。

除了夏雨揚之外,其他四人的腳步都很沉重。從前他們只認為唐浩功夫好,為人神秘,背景深厚。可是他們從來沒想到唐浩能強大到這個地步,和已經超過了他們所能承受的範疇。

面對這樣的一個人,他們不知道應該這樣表現。

唐浩見三人進來,抬頭笑了笑,放下了筷子:「我吃飽了。」 見唐浩放下了筷子,刀鋒的幾位老大本來要拿筷子動作都微微一凝。

稍微頓了頓之後,也只有夏雨揚拿起了筷子,其他四人都沒有心思繼續吃了。

唐浩起身,走出了餐廳,來到大廳坐下。

刀迅也忙從餐廳出來,給唐浩倒茶,陪唐浩坐下了。

任老大、于振東和司徒明都沒有心思繼續吃了,三人跟夏雨揚道別,又跟唐浩和刀迅道別,便悄然離開了。

夏雨揚也放下了筷子,緩緩走出了餐廳,來到了唐浩旁邊。刀迅立刻給老大倒了杯茶,送到老大面親:「老大,喝茶。」

「刀迅,你去叫人把餐廳收拾一下。」夏雨揚的語氣永遠都是那麼的機械。

「好。」刀迅明白,老大這是有話要跟唐浩說,她看了唐浩一眼,便出去了。

偌大的總統套房裡就剩下了唐浩和肖教授,夏教授身上那迷人的體香在房間里縈繞,和溫熱的茶香混合起來,讓人心曠神怡。

唐浩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夏教授的體香也彷彿隨著茶水鑽進了唐浩的肚腹,柔軟而溫暖,很是舒服。

夏雨揚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慢把茶杯放下,清冷機械的目光落在了唐浩的臉上:「唐浩,你究竟是誰?」

「我是唐浩。」唐浩回答簡單幹脆。

「我說的是你的真實身份。」夏雨揚解釋道。

唐浩笑道:「我現在就是唐浩。」

「你和我爸是同一個組織的嗎?」夏雨揚改變了問題。

「從前不是,現在也不是,將來也不會是。」唐浩答道。

夏雨揚眉頭一皺:「你到藍海來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唐浩笑了:「我沒有任何目的。」

「不可能。」夏雨揚堅決不信。

「你覺得我會傷害你?」唐浩在肖教授的目光里看見的是絕對的不信任。

「我不怕。」

唐浩笑道:「你覺得我會傷害刀迅他們幾個?」

「你的能力太強,你也從來沒有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刀鋒在你眼裡也許連炮灰都算不上。」夏雨揚的嘴角露出一絲帶著冷意的自嘲。

「好了,既然如此,我們也沒有必要再談了,我走了。」唐浩說著就站了起來。

「你不能走。」夏雨揚也立刻站了起來。

唐浩淡然一笑:「你覺得你能攔住我嗎?」他說著就向門口走去。

夏雨揚一看唐浩真要走,她頓時有點慌了,忙走到唐浩面前,張開了雙臂。

「唐浩,能不能走。」

夏教授穿著一件長款隨體的毛衫,身體被勾勒得凹凸有致,很是迷人。再加上她那機械美麗的面孔,絕對是一個大美女。

唐浩看了一眼夏雨揚,很隨意的說道:「你攔不住我。」

「唐浩,你不能就這樣走了。」夏雨揚也只是想了解唐浩,他並不是真想讓刀鋒脫離唐浩。

「我沒有必要勉強刀鋒做什麼,說實話,刀鋒還不夠資格讓我費心。」唐浩說著手搭在了夏雨揚的肩頭,微微用力,就把夏雨揚給推開了。

然後拉開門,便出去了。

「唐浩,你……。」

夏雨揚立刻追了出來,可是唐浩已經不見了。他就像鬼魅一樣,來無影去無蹤。

這一刻,夏雨揚感覺的自己有點太自大了,她不該像審問一樣問唐浩問題。

刀迅從旁邊的房間走了出來,見夏雨揚的神情罕見的有些落寞,她吃驚的問道:「老大,怎麼了?」

「唐浩走了。」夏雨揚無力的答道。

「走了,他去哪裡了?」刀迅又追問道。

夏雨揚蹙了蹙眉頭:「他對我的不滿意,離開了。」

「對你不滿意,他生氣了?」刀迅立刻明白了老大的意思。

「他只是不屑於再跟我說話了。」夏雨揚覺得唐浩不是生氣了,而是要拋棄刀鋒。

「怎麼會這樣?」刀迅吃驚的問道。

夏雨揚轉身返回了房間,無力的坐在了沙發上:「他懷疑他是有目的的接近刀鋒。」

「他那麼厲害,我們幾個根本不夠資格讓他利用的。」刀迅立刻說道。

夏雨揚聞言,無力的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太自以為是了,都不如刀迅想的周到。

刀迅還是第一次見老大如此失落,她立刻安慰道:「老大,你放心吧,唐浩雖然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但是他的內心是個重情義的人,他不會拋棄我們的。」

「真的嗎?」夏雨揚問道。

「嗯。」刀迅雖然如此說,但是她的心裡一點底也沒有。因為唐浩不是普通男人,他太強大,也太神秘,沒有人能摸透他的心思。

夏雨揚看著刀迅說道:「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吧。」

「不著急,我們再想想。」刀迅說道。

「嗯。」

此刻,刀迅更像老大,夏雨揚反而好像很不成熟了。

唐浩離開了白沙酒店之後,並沒有直接回肖家老宅,而是開車去莊園別墅。他想去看看最近抓住的幾個高手現在都訓得怎麼樣了。

他之所以毫不留情的離開白沙酒店,主要原因是他有點看不慣夏雨揚的態度。他非常清楚夏雨揚擔心的事情,但是他還是不能容忍夏雨揚懷疑他。他相信有了這件事之後,夏雨揚不會再想著問他的身份來歷了。

二十五分鐘后,唐浩到了莊園酒店。現在他也不在避諱老爸了,每次來到這裡,基本都會和老爸聊幾句,關心一下老爸的生活。他當然也知道他的關心是多餘的,老爸在莊園別墅就是太上皇,沒有人敢得罪他。

海妖等唐浩和唐健濤聊完了,她便帶著唐浩去地下酒窖去看熱鬧了。

剛一掀開地下酒窖的門,下面就傳來了打鬥聲。

「砰砰砰……。」

「咣咣咣……。」

打鬥聲夾雜這身體撞擊鐵籠子聲音,對人的聽覺產生了極大的衝擊力。

沿著台階慢慢下行,一個熱鬧的場景展現在了唐浩的面前。酒窖中的酒都都被放在了一個角落裡,在空出來的地方防著三個大鐵籠子。這三個大鐵籠子的鐵欄杆都像手腕那麼粗,以人力幾乎不可能摧毀。

在三個大鐵籠子里,分別有人在戰鬥。這些人看見唐浩進來,目光中的情緒都十分複雜。有崇敬、有恐懼、也有偷偷的憎恨。

第一個大鐵籠子里是一個衣衫破爛青年正在對抗兩個身形高大的青年。那兩個身形高大的青年出手非常的兇狠,兩人之間的配合非常的默契。破衣青年的衣服就是被兩人打破的,他的臉上也出現了多處淤青。

很明顯,這兩個健壯的青年把那個破衣青年摧殘得很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