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狄厚奔受不了人威脅他。

「我都敢把你抓來,我當然也敢把你留下。」唐浩笑道。

狄厚奔看著唐浩,目光中透出了怒意。

唐浩繼續說道:「幾個月前,你和我還能打一架,現在你根本打不過我。我想把你留下,你根本走不了。」

狄厚奔目光中的怒意更濃了,他明白這是事實,但是他也受不了這份威脅。

唐浩突然對落月說道:「讓他們都在外面等著,等我跟狄少宮主談完了,再讓他們進來。」

「嗯。」

落月答應一聲,飛身出了房間,身形一閃就到了院門外,擋住了迎面飛來華重,她冷冷的說道:「唐浩讓在這等他。」

「他把狄厚奔帶回來了!」華重的語氣中透著詫異。

「嗯。」

「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華重又問道。

「為了武道宮,也為了保住我們大家的命。」落月的語氣依然冷漠。

華重眉頭一皺,說道:「這樣做是不妥當的。」

「已經做了,而且妥當與否,要看結果。」落月說道。

「讓我進去。」

「誰也不能進去。」落月說著手臂一抬。

這個時候,華恆、隆克城、師奉鼎三人也到了,他們看見落月手勢,就明白了。

「讓我進去,這樣做不可以。」華重說道。

「你想進去,那就把我打敗吧。」落月的語氣依然冷漠無情。

華重不過是狂尊初階,他知道自己根本打不過這位自從唐浩隨從的落月。面對強橫的落月,他只能皺了皺眉頭。

後面的華恆、隆克城、師奉鼎也都是眉頭緊鎖,他們也當然知道唐浩把狄厚奔抓來是非常不妥當的,可是面對這樣一個攔路虎,他們能做什麼。如果他們通華重一同衝上去,也許能夠衝破落月的封鎖,可是他們可不想這樣做。

落月冷冷的看著華重等四人,她的目光一直都是那麼冷酷,大家之前都習慣了。但是此刻,他們卻並不習慣,因為那是對他們的威脅。

四個人也只能看著落月身後的院子,看著院子里的那間正房。唐浩和狄厚奔都在其中,唐浩把狄厚奔抓來,這可不是他們認為的談談那麼簡單。

可是此刻,他們似乎什麼都做不了。無法救出狄厚奔,更沒法停止這一切。

四個人的心裡冒出了「救出狄厚奔」這個想法,心裡就是一凜,這可不是好的預感。

夜色深沉,四個人的心比這夜色更加沉重。 華重、華恆、師奉鼎、隆克城四個人就這樣跟落月僵持著,落月不動,他們也不能闖進去。

這個時候,對於四個人來說就是煎熬。

幸好這煎熬的時間並不長,他們的目光透過院門,看見正房的門開了。一個挺拔的身形和一個健壯的身形走了出來,兩人都還完整,四人的心才重重的放下了。

落月也轉身走進了院子,把道路給四個人放開了。

四個人立刻走進了院子,隆克城跟狄厚最熟,立刻上前問道:「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狄厚奔不以為然的說道。

隆克城本來還想問是怎麼談的,但是看唐浩在旁邊,便沒好意思問出口,不過他見狄厚奔完好無損,也就放心了。

華重到了唐浩面前,他想說些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唐浩先說話了:「狄少宮主答應留在武道宮,不過是秘密的留在武道宮,不要讓闢土宮知道,但是可以讓祀仙宮和近衛宮知道。」

「我明白。」華重當然明白唐浩這話的意思,就是要對闢土宮保密,但是卻可以告訴庸朝聖和卓譚,他們又搞定了闢土宮。

「時候不早了,去給狄少宮主安排一個住處吧。」唐浩說道。

「好。」華重立刻答應了,回頭對狄厚奔說道:「少宮主,請。」

「少天官請。」狄厚奔還是很懂禮數的,他地位比華重低,自然是要客氣一些的,更何況他現在並不能完全算是離開了武道宮的束縛。

華恆、師奉鼎、隆克城都看看唐浩,跟在狄厚奔和華重身後,離開了小院。他們現在心裡都很是不解,唐浩到底使了什麼魔法?為什麼狄厚奔就同意留在了武道宮?

這一路走來,自然是要遇到理事官和執事官的,華重傳下了命令,任何人不許把狄厚奔在武道宮的事情泄露出去。

路上,大家都忍住沒有問狄厚奔和唐浩談談的過程,一直到了隆克城、師奉鼎的住的院子,進入大廳,大家都坐下了。隆克城忍不住了,問道:「狄厚奔,你跟唐浩談了什麼?」

狄厚奔早知道他們肯定會問,他眉頭一皺,無奈的說道:「一言難盡。」

「怎麼了?你就別賣關子了。」隆克城說道。

「我唐浩打賭,我輸了。」狄厚奔說道。

「怎麼打賭?」隆克城繼續追問。

「他說他可以放了我,但是他說我連那個房間都走不出去。我說如果我連那個房間走不出去,我就留在武道宮。就這樣,我輸了。」狄厚奔提起此事,臉上依然透著無奈的苦澀。

「就這麼簡單?」隆克城問道。

狄厚奔聞言,沉默了一下,又說道:「唐浩還說,如果我不留在武道宮,我父親就有可能別近衛宮拉攏過去,成為武道宮對頭。其實我最不喜歡的就是近衛宮,被近衛宮拉攏過去,還不如幫武道宮對抗近衛宮。」

「狄厚奔,我就知道你還是有血性的。」隆克城笑道。

「我替武道宮和我自己謝謝你。」華重突然說道。

狄厚奔笑道:「我雖然跟武道宮的關係不太親密,不過我跟隆克城的關係還不錯,這也算是幫了他的忙。」

隆克城在旁邊一聽,立刻開玩笑道:「你可別說是幫我,你是被唐浩給打敗了,才被迫留下來的。」

「我打不過唐浩,還打不過你嗎?」狄厚奔故作怒色的說道。

旁邊的師奉鼎也笑了,他說道:「我早就想揍他了,你來了,我們一塊來。」

「大不了我找唐浩幫忙,他可是誰都敢揍。」隆克城不服氣的說道。

說到唐浩,大家都是從心底里感到欽佩,他不僅僅能打人,更能服人。

隆克城感嘆道:「我還真是佩服唐浩這小子,他是真強大。」

「是強大,他是什麼境界?」狄厚奔這時候才想起問唐浩的境界。

「跟我一樣,狂尊初階。」華重說道。

「這麼強大啊!」狄厚奔也很是吃驚,他現在對於被唐浩抓來,又輸給唐浩,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了。

「是啊,在我們年青一代中,他也是最強大的。」華恆說道。

「他不但強大,而且透著一股讓人難以琢磨的感覺。」狄厚奔繼續說道。

「那是神秘感。」隆克城補充道。

「我知道神秘感。」狄厚奔不服氣的說道。

聊完了正事,華恆和華重就離開了,兩人出了這個院子。

「唐浩說今天離開,你去問問他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華重說道。

「好,我現在就去。」華恆說道。

「我去安排一下,讓祀仙宮和近衛宮的那些眼線知道狄厚奔已經在我們武道宮了。」華重說道。

「好,大哥,我去了。」

「嗯。」

於是,兩人分開。華重去安排透漏狄厚奔的信息去了,華恆則直奔唐浩住的那個小院。

到了小院門口,華恆看見正房的燈已經滅了,他便也不著急,獨自坐在院子中央的椅子上,靜靜的等著唐浩。

突然,正房的門開了,唐浩走了出來。

華恆立刻起身,對唐浩說道:「你今天就要離開武道宮了,大哥讓我問問你,還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

唐浩淡然一笑:「明天走。」

「為什麼是明天了?」華恆以為唐浩得到了什麼消息。

「庸朝聖的傷雖然可能痊癒了,但是信心未必夠足,多等一天,給庸朝聖多一些信心。」唐浩說道。

華恆聞言,眉頭一皺,還有給對手信心的,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沒有什麼需要你們做的了。」唐浩又說道。

「嗯。」華恆雖然相信唐浩,可是他知道唐浩這次面對但是庸朝聖,擔心是難免的,他說道:「你一定要小心,如果不行,就立刻回來。」

「只要我們離開,而庸朝聖又如我所料的來了,那麼這件事就無可悔改了。」唐浩說道。

「嗯。」華恆也明白這個道理,庸朝聖又焉能讓他們回來。

「不用怛心,這就是一場搏殺,必然有一方要死的。」唐浩說道。

「你都準備好了?」華恆知道唐浩必然有所準備。

「嗯。」

華恆本來想問都準備什麼了,但是他覺得自己問了,唐浩也未必說,便沒有再問。

「那我就回去了。」華恆站了起來。

「嗯。」

華恆起身離開,唐浩則返回了房間里。

——。

天亮了,庸朝聖從床上起來,走到了窗前。

雖然身在奢華的卧室中,可是他的臉上卻絲毫沒有意思暖意和滿足感,反倒是掛著濃濃的怒色。

「天官大人,魏從求見。」

「讓他到大殿等我。」

「是,天官大人。」

庸朝聖披上長袍,走出了卧室,穿過一片庭院,來到了大殿。

魏從已經在大殿等著了,立刻上前一步,跟庸朝聖問好。

「拜見天官大人。」

「嗯,有什麼發現嗎?」庸朝聖問道。

「天官大人……」魏從稍微沉思了一下,繼續說道:「狄厚奔很可能在武道宮。」

「什麼?」

「狄厚奔很可能已經被狄攝派到了武道宮。」魏從低聲答道。

「你看見了?」

「我沒看見,但是我們的人昨天夜裡看見了一個很像狄厚奔的人。而且昨天夜裡,唐浩又帶著他的那個隨從去了闢土宮。」魏從答道。

庸朝聖一聽這話,眼睛里透出的是血光,唐浩真的搞定了狄攝,讓狄攝把兒子也派到了武道宮!

魏從不敢說話,只是低著頭。

大殿內十分安靜,這股壓抑的氣息讓魏從的心也懸了起來。自從自北陵山回來,天官大人的心情就一直很差。這也難怪,一次失去七個兒子,任誰的心情都會很差。

「再去查查,確定了狄厚奔在武道宮來通報我。」庸朝聖說道。

「是,大人。」

魏從領命,立刻退出了大殿。

「啪。」

庸朝聖一拍身邊的桌子,那桌子可不是紫級妖獸的骨頭製成的,瞬間就粉碎性的垮下去了,甚至連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

「唐浩!狄攝!」

庸朝聖的語氣中透著死意,那似乎是要把這兩人吃了的感覺。他的傷已經差不多好了,已經可以出手了,他也不需要再等待了。再等下去,估計唐浩那小子就要把天都十二宮的其他宮都聯合起來了。

他是怎麼做到的?

庸朝聖很是不能理解唐浩是如何把闢土宮也拉攏進來的。要知道這天都十二宮雖然都在天都之內,但是互相之間的聯繫並不緊密。雖然有些宮之間可能存在一些聯繫,關係也更好一些。但是多數宮之間的關係並不很好,特別是那一整年也見不到一次的闢土宮的狄攝。

若是說之前唐浩搞定了北陵宮和丹仙宮,他還能接受,但是這次他接受不了,也理解不了。

卓譚在幹什麼?他難道不知道嗎?他一定知道的,可是他似乎一點動靜都沒有,他難道就一點都不擔心嗎?

這個老狐狸,他是想置身事外啊!

庸朝聖連卓譚也恨上了,但是他知道,至少到目前為止,他還需要卓譚。他還不能跟卓譚鬧翻,卓譚不吭聲,那就只有他出手了。先殺了唐浩,再把武道宮的那些小子解決。 中午時分,庸朝聖的道兒了肯定的消息,這個消息是從武道宮內得到的。闢土宮的少宮主之一狄厚奔確實就在武道宮內,這也就證明武道宮又拉了一個盟友。

這也就更加堅定了庸朝聖的殺心,他告訴魏從,如果再發現唐浩離開武道宮,立刻通報。

——。

在近衛宮內,卓譚同樣得到了狄厚奔入住武道宮的消息。他也不相信這是真的,又讓人反覆查證了一下,終於確定了狄厚奔就在武道宮,而且似乎還很開心。

之前北陵宮的隆克城和丹仙宮的師奉鼎入住武道宮,他能夠接受,也能夠理解。但是這次闢土宮也參合進來了,他確實不能夠理解的。

狄攝怎麼會參合進來呢?

沉思過後,卓譚又放鬆了下來,因為他發現這未必不是好事。闢土宮倒向武道宮,雖然讓人意外,但是卻也能夠讓庸朝聖更加的不安。

一個不安的人,也就更容易衝動。

想到這裡,卓譚立刻又增派了人手監視武道宮和祀仙宮。同時也加派了人手,監視闢土宮。但是就連他自己都覺得監視闢土宮不會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