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走?不可能!」猛虎終於確定自己不是做夢,頓時惱羞成怒起來,吼道。

「怎麼,你還想戰?我可告訴你,我不是任人欺負的,如果你惹惱了我,一會我將你給滅了!」林凡冷冷地說。

「就你這種弱小的修真者也敢說滅我?真特么好笑!」猛虎狂吼一聲,便朝他撲了過來。

法術沒有得逞,乾脆肉搏戰,反正它的修為遠在林凡之上,肉搏戰也是它的強項,所以沒有一點猶豫,馬上就發動了進攻。

「真以為我是好惹的?」林凡怒了,瞬間就召喚出機甲,能量炮轟出!

「這是什麼?」猛虎大吃一驚,能量炮這種高科技的東西從來沒有在修真界出現過,讓它有種不可抵擋的感覺,那裡還顧得傷人凡身上連忙閃躲起來。

」轟!「能量炮打空了,直接轟到了對面的山上,重重打出了一個幾十平方的洞出來,穿了過去,也不知了多遠!

猛虎全身發冷,它不敢想像,如果是自己讓轟中,會不會也跟那座山般,讓轟出一個洞來!

不,自己的身子可沒有那麼大,那麼,估計會讓轟成渣了!

想到這裡,它的眼神變了,變得有點恐懼起來了。

「還想戰么?我初來乍到,不想多造殺孽,如果你硬想留我,也不會甘心的,只好跟你死拼到底了!」林凡冷笑道。

「你真是剛剛來到這裡的?沒有傷害我們之心?」猛虎問道,它也知道給自己找台階下。

「我從不騙人!」林凡冷哂一聲。

「好吧,那這是一場誤會,你走吧!」猛虎說道。

「不打了?行,那我就走了!對了,順便問一聲,我想出去的話,走什麼方向最近?」林凡問道。

猛虎的眼神閃爍起來,林凡一看,頓時冷笑起來:「如果你想陷害我,將我指到那些更恐怖的地方去,那麼我如果不死,一定會回來找你算賬的!你別有什麼僥倖之心,我這人命硬得很,經過的苦難太多,但就是活了下來!」

猛虎一驚,它本來是想指引林凡到一個恐怖的地方去,但聽他這麼一說,心裡有點慌了,萬一真如他所說那樣,自己以後就慘了!

「怎麼會,我可不是那種狡猾的東西。」猛虎乾笑一聲,說道。

「不是就好,我這人一向恩怨分明,誰對我好,我就會跟誰好,給他好處;誰對我不好,我也會報回去,一點都不會客氣的!」林凡冷冷地說。

「那是那是,你是一樣的,一樣的!」猛虎乾笑著,手一指自己的左邊。

「你從這裡出去,按照你的腳程,大概兩天就能走出這片地方了,到你們人類的世界。」

「好,希望你沒有騙我!」林凡深深地看了它一眼,便法,飛馳而去。

「好險!」猛虎看到他終於走了,一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真是一個怪物啊,明明修為那麼低,卻能接下我的極致之火,還有那種武器,真是嚇死人了!」 林凡沿著猛虎的指路,一路飛馳著,有著前生記憶的他,可不敢貿然在天上飛,在這種魔獸橫行的地方,在地上走才是最安全的。

一旦飛行的話,在空中遭到那引起飛行魔獸的襲擊,後果是不堪設想的,不但是飛行魔獸,一旦讓逼到地面,還會遭到地面魔獸的攻擊,危險性是倍增的。

在飛馳的同時,林凡也開啟了自己的神識,不過他可不敢開啟得太大,只是在自己周邊一公里這樣,保證自己的安全就可以了。

一旦開始過寬的話,很可能會招惹了那些強大的魔獸,本來人家不想動你的,也會因為這種不禮貌的行為,而招來大禍。

很快,林凡就放慢了速度,因這他驚喜地發現,這裡雖然危險,但這裡同時也是天材地寶極多的地方,剛才就看到了一些好藥材,而現在呈現在自己面前的,則是一株萬年火蘭!

萬年火蘭是火屬性修鍊者夢寐以求的好東西,用來製成丹藥后,可以大幅度的增加修為,而林凡本身是是全屬性的,對於萬年火蘭也是非常需要的。

沒有半點猶豫,林凡就撲了過去。

「吼!」一頭極小的魔獸跳了出來,全身火紅色,一看就是火屬性的魔獸,不過它本身的修為不是很高,林凡自信可以輕鬆搞定它,所以才敢打這萬年火蘭的主意。

「吼!」這頭魔獸不會人言,只是用目光不善地盯著林凡。

「你這是什麼意思?」林凡淡淡地說。

「這是我看上的東西,你想幹什麼?」小魔獸用自己的語言叫著,意圖將林凡趕走,它也感覺到林凡的強大,所以不敢動手,而是想恐嚇他。

林凡聳聳望,示意自己聽不懂它的話,小魔獸急了,連連吼叫起來。

「真是不好意思,這株火蘭對我的作用很大,我就取走了!」林凡也不敢久留,萬一一會有更強大的魔獸趕來,自己豈不是招罪?

還是趕緊拿走萬年火蘭算了。

看到他的動作,小魔獸急了,一下子撲了過來,惡狠狠地扔出了幾個火球。

林凡嘿嘿一笑,對那些火球不理不睬,動作異常迅速地將那株萬年火蘭挖了上來,扔進了空間里。

而直到這時,那頭小魔獸的火球才落到他身上,可是,讓小魔獸吃驚的是,那些火球一下子就消失了,彷彿自己從來沒有扔出過一般!

「你……」它不敢相信地看著林凡,這是怎麼回事,自己的火球術有那麼弱么?

「停!」林凡看到它還想進攻,便洽手制止了對方,同時從身上掏出了一瓶丹藥,扔了過去。

小魔獸開始還以為是什麼法術,嚇了一跳,待看到是一個瓶子后,有點疑惑地看著林凡,非常的不解。

「這是我給你的補償,我是一個煉丹師,我相信這些丹藥對你會非常有用。」林凡微微一笑,用意念跟它交流。

「人類,你說的是真的?」小魔獸驚喜地說。

「你看我象一個壞人么?」林凡微笑道。

「我看不出來。」小魔獸老實地說,卻差點讓林凡吐血。

「好吧,我也不說了,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走了,有緣再見!」林凡揮了揮手,便一閃而沒。

小魔獸似信似疑地拿起地上的丹藥,過了一會,還是打開了,頓時,一股幽香從瓶子里散發了出來。

「這是……太好了,想不到今天得到了這麼大的好處,真是太好了!」過了一會,它興奮地跳了起來。

「那個人類真好,居然給了我這麼好的東西,我馬上就可以突破屏障了!」小魔獸狂喜地說,然後也是一閃而沒,瞬間就不見了。

半天後,林凡滿臉喜色地出現在一個山洞裡。

這半天&,他收穫頗豐,身上多了很多珍貴的藥材,等到出了這裡后,便可以煉成丹藥了。

布了一個陣出來,林凡盤腿坐下,恢復體力。

剛才雖然得到了不少好處,但也遇到了不小的危險,如果不是他機靈一點,說不準都陷入了魔獸的包圍圈裡了。

過了幾個小時,林凡才從打坐著醒過來,看看外面,已經是一片漆黑了。

還好,剛才在找藥材的時候,他也順手抓了幾隻野味,現在倒正好可以做晚餐。

洞口布了陣,他倒不擔心有魔獸闖進來,悠然地烤著那些野味,很快,一股香氣就飄了出去。

「真好吃,想不到這個地方的野味也比下面的好吃啊,富含靈氣,還可以補充體力呢!」林凡一邊吃,一邊發出了感嘆聲。

吃飽之後,他便著手布置起來,這裡的好東西這麼多,自己以後可是要經常來找一下,說不準就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所以呢,必須得布置好傳送陣,一旦遇到危險,也可以及時的逃命。

這裡是魔獸橫行的地方,布陣也不能太簡單,所以在布置傳送陣之前,林凡又重新將外面的陣法加強了,連續布下幾個陣來,這樣一來,就算有高手來到,也很難破解得了。

再說了,這個地方平時有幾個人會來到?就算來到了,有最外面的隱藏陣法,除非是那種特等陣法高手,否則根本就無法發現這裡。

花了大半個晚上,他才將全部的陣法完成,等到了外面后,再另外構設傳送陣,便可以保證安全了。

「累死了!」林凡進入了百獸島,洗了一個澡后,便倒下睡著了。

而就在林凡忙碌的時候,魔獸森林裡,一聲驚天動地的吼聲響了起來,然後,便聽到了一聲驚喜的歡呼傳出來。

「孩子,你終於突破了!」一聲長嘆響起,一頭高大的魔獸現出身形來,似豹非豹。

「父皇!」一個青年從屋裡走出來,朝著那頭魔獸行禮。

那頭魔獸身子一抖,便化成了人形,欣喜地看著青年,說道:「孩子,你終於突破了,我族有望了!」

「父皇,其實我是得到了一個人類的幫助,否則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呢!」青年興奮地說。

「人類?」豹皇奇怪地問。

「是啊,父皇,你聽我說!」青年興奮地講了起來。

原來,這青年正是林凡遇到的那頭小魔獸,豹族的小王子,他本身就處於一個突破的關口,可是修鍊了上百年,卻根本就無法突破得了,在得到那些丹藥后,卻是無比輕鬆地突破了。

「你說他是一個煉丹師?」豹皇炎極眼神一斂,問道。

「是啊,他說自己是煉丹師的,而且從他丹藥的成色來看,雖然還只是一個天級的煉丹師,但在這修真界里,也絕對是大宗師級的了。」青年王子炎青說道。

「好,這是一個契機,如果你以後再遇到他,務必要跟他交好,如果我們豹族得到他的幫助,一定能重振雄風的!」火極沉聲說道。

「父皇,孩兒記住了!」火青點頭說。

「將你的丹藥給一顆我,我拿去研究一下。」炎極欣慰地點了點頭,說道。

火青整瓶都遞給了他,說道:「父皇,我現在突破了,也用不著了,你都拿去吧!」

「好,孩子你終於長大了!」炎極欣慰地說,然後一閃而沒。

等他一走,炎青便從屋子裡拿出了一面鏡子,照了又照,好半天才放下來,有點自戀地說:「哥真帥啊,魔獸森林裡的美女們,你們的春天來了!」

「撲通!」還沒有走遠的炎極一聽,頓時從空中摔了下來,非常狼狽地看著炎青的房子,半天才搖了搖頭,失笑道:「這小混蛋,倒有老子當年的風範!」

……

天亮后,林凡便開始趕路了。

半天後,林凡看著外面,心裡一陣狂喜,終於走出來了!

一路上,他倒也遇上了幾次危險,不過最終都讓他化險為夷,從魔獸的嘴中逃得一條命來。

喝了一口水,林凡便大踏步走了出去。

回想這兩天在魔獸森林裡的遭遇,林凡也有點后怕,如果不是自己機靈,再加上保命手段多,真可能會在這恐怖的魔獸森林裡喪命。

如果以後從下面上來的人都是落在魔獸森林話,那豈不是太危險了?

想到自己那些兄弟和女人,林凡就有點緊張起來,如果真是這樣,自己就必須多做準備了,在那裡弄好傳送陣,將他們安全的接出來。

不過,現在自己也不敢再進去了,得等自己的實力再強大一點,才能進去弄。

到了外面,林凡倒也沒有什麼顧忌了,施展身法,飛了起來。

這魔獸森林外面,卻是一片沙漠,一眼看去,真是無邊無際,一般人到了這裡,肯定會非常頭大的。

但林凡沒有這種感覺,有百獸島存在,他什麼都不所,餓了裡面有得吃,累了可以進去休息。

一直飛了兩天兩夜,林凡才看到了外面的綠地,心情也變得興奮起來,終於可以進入真正的修真界了。

從天上降下來,那種腳踏實地的感覺,著實不同。

一陣打鬥聲從不遠處飄來,林凡微微一怔,想不到自己才到,便碰上了這種事情,看來,修真界並非一個太平的地方,也許,自己又將陷入了搏殺的世界中了。 打鬥的雙方人數一點也不均等,一方是十幾個人,而別一方則只有兩個人。

「王青,你今天死定了!」正全力攻擊對方的何平狂笑道。

「你們這些混蛋,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如果我今天不死,一定會報這個仇的!」王青悲憤地說。

想到自己帶著幾個師弟師妹出來歷練,本來還是順風風水的,但沒想到的是,沒有在魔獸森林讓魔獸幹掉,卻在出來后遇到自己的仇人何平的伏擊,措不及防之下,一群師弟讓人瞬間就滅了,只剩下自己跟師妹兩人還勉強支撐著,不過形勢也是岌岌可危,隨時都會讓對方滅掉。

「哈哈哈哈……王青,你還想活下去?別做夢了,你今天是不可能活下去了,至於你小師妹么,我會替你好好照顧她的,絕對不會讓她受委屈的,嘿嘿嘿嘿!」何平奸笑起來。

他那群師兄弟也跟著笑了起來,笑得那叫一個猥瑣啊,讓王青又驚又怒,而他的師妹秦然更是花容失色,臉上露出了一片絕望之色。

「啊!」正在這時,由於分心,秦然讓對方一下子刺破了衣服,胸前露出了一片春光,頓時尖叫起來,連忙用手去捂住,臉色更是一片羞紅。

「嘿嘿,還真白啊!秦然,你別擔心。我不會傷到你的,更不捨得傷了你,你乖乖的跟著我,以後吃香的喝辣的,絕對比跟著你這個師兄好!」何平奸笑道。

「你這個混蛋,不得好死!」秦然羞憤欲死,罵道。

「放心吧,我就算是死,也一定會是死在你身下!」何平邪笑道。

「你……」秦然讓他的話氣得差點暈過去,動作更加的緩慢了。

而就在這時,王青也是一聲慘叫,他本身的實力不差,但無奈對方人多,雙拳難敵四手,再加上看到自己師妹受辱,更是急火攻心,一下子就讓對讓抓住了戰機,一劍刺中了胸口。

「師兄!」秦然一看,頓時驚慌失措起來。

「你們都該死!」王青大吼一聲,全身的氣息都漲了起來,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師兄不要!」秦然一看,頓時大叫失色,王青這是要自爆了!

「師妹,來生再見!」王青慘笑一聲,他知道自己重傷之下絕無倖免了,只能用這種方式保護自己師妹!

何平等人看到他這樣,都是大吃一驚,也顧不得抓人了,一下子就後退,想離開王青。

但王青本身的實力不弱於他們,這下子拚命了,自然不允許他們逃掉,不然的話,自爆還有什麼意義?

他一下子就撲到了何平的身前,死命將他和個人纏住,慘笑道:「何平,你還想跑么?今天我死,你也無法活下去,一起死吧!」

何平臉色大變,王青這時候已經到了自爆的邊緣了,如果再不能將他逼開,自己不死也得脫九層皮!

然而,王青是鐵了心要拉他墊背的,根本不管何平等人的刀劍落到身上,大吼一聲,便「嘭」的一聲爆炸了!

「師兄!」秦然悲呼一聲,便暈了過去。

林凡剛剛落下來,便看到了這慘烈的一幕,想援手也沒有辦法了,只能眼睜睜看著。

過了一會,自爆的餘波才過去,現場還有幾個人沒有事,不過也嚇得臉色蒼白,如果不是他們閃得快一點,還真會讓王青的自爆害死。

「何師兄!」震驚過後,幾個人朝著何平奔了過去。

何平全身都冒著鮮血,不過等他們來到后,卻發現他居然沒有死,還有一絲氣息!

「太好了,何師兄還活著!」幾個人大喜,何師兄身份尊崇,如果他死了的話,自己幾人肯定會受到重罰的。

於是,他們手忙腳忙地從身上取出了丹藥,塞到何平的嘴裡。

沒一會,何平輕賅兩聲,從昏迷中睜開了眼睛,看著自己的幾個師弟,虛弱地說:「你們都沒事吧?」

「謝謝師兄關心,我們都沒事,只是,三師兄他們……屍骨無存啊!」眾人傷心地說。

何平也一陣的黯然,過了一會,才說:「秦然那個賤人呢?」

「在那邊……咦,怎麼不見了?」一個師弟指了過去,卻驚訝地說,剛才他明明看到秦然倒在那裡的,現在卻沒了蹤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