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這裡胡說八道些什麼!」

許醉凝並不想去向她們這些勢利眼的人,去解釋她和歐陽楚的關係,可是周雙卿哪裡看的下去許醉凝被這樣侮辱呢?她十分氣憤的質問顧薇薇。

「顧薇薇你什麼也不知道就跑這裡瞎說什麼?我們醉凝和歐陽楚少爺明明相處的好好的,不需要你來造謠!」

許醉凝當然也和周雙卿解釋過她和歐陽楚之間的關係,告訴過她,他們之間什麼關係也沒有。

可是歐陽楚對於許醉凝的感情,只要不是瞎子誰都看的出來,在游輪上發生的種種更讓她確信歐陽楚深愛著許醉凝。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希望醉凝能和真心喜歡她疼愛她的歐陽楚少爺在一起,又怎麼聽的慣顧薇薇這樣的女人跑來抹黑醉凝和歐陽楚的關係呢?

可她沒想到不反駁還好,這麼一說顧薇薇更來勁兒了,好像聽了一個十分可笑的笑話一樣,捂著肚子開始十分誇張的大笑起來。

顧薇薇笑著問周雙卿。

「不是吧!周雙卿你作為許醉凝的好姐妹,難道她還沒有告訴你,歐陽楚少爺背叛了她已經另結新歡了嗎?還是說……許醉凝和你就只是表面上姐妹情深的而已,她被自己男朋友拋棄了這麼大的事,也完全沒想過告訴你呢?」

「顧薇薇你擱這兒瞎說什麼混話呢?」

周雙卿聽著顧薇薇這越來越過分的話,覺得十分的莫名其妙,這女人又在作什麼妖呢?

「行了行了,我看周雙卿你好像也不清楚嘛?我現在就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顧薇薇將目光重新落在許醉凝的身上,冷哼一聲。

「許醉凝我就實話和你說吧,前兩天我去塞爾達游輪上參觀了,在游輪上我不僅碰到了你的好姐妹周雙卿和莆雲古夏,還碰見了別的熟人呢?你要不要猜猜看這個人是誰啊?」

顧薇薇惡毒的看了一眼許醉凝,哈哈大笑起來。

「我還碰見了歐陽楚少爺!不過嘛,他是帶了一個特別漂亮的女生一起去游輪上的!」

顧薇薇這話,讓許醉凝和周雙卿都有些發懵了。

特別漂亮的女生?

參觀塞爾達游輪?

這不就是……

許醉凝有些詫異的看向了她身邊的周雙卿。

「你和莆雲古夏在游輪上遇見顧薇薇了?」

周雙卿點了點頭。

「是遇見了沒錯!我和莆雲學長去珠寶專賣店去找設計師的時候,顧薇薇正好也在那家店裡,但是我們回來后看歐陽楚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樣子,也就沒和你說。」

經過周雙卿這些話,許醉凝是想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恐怕是這顧薇薇在游輪上也看見了她和歐陽楚,只是因為那天他們都精心裝扮過,和現在她故意化的醜陋妝容,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顧薇薇自然也絕不會知道那就是自己,反而還誤以為歐陽楚又找了新歡,許醉凝被拋棄了。

可能這女人高興的不得了了,回來學校之後就到處傳播了這個假消息,所以今天課堂上的大家才會那種態度對待她。

想清楚這一切,許醉凝不由得覺得十分的好笑。

顧薇薇哪裡會知道自己其實搞了一個大烏龍,還得意洋洋的看著無動於衷的許醉凝,還以為她是因為受到的刺激太大而愣神了,更加大聲的嘲笑起來。

「哎呀,許醉凝,我知道你現在心裡一定很難過,這好不容易才攀上了歐陽家這樣的高枝,這才沒得意幾天呢,就被人家給拋棄了。

不過嘛!我勸你也看開點兒,你回家照照鏡子看看你那張醜臉,被拋棄也是你命中注定的。」 這個人長的太嚇人了,尤其嘴唇都沒了,露出牙齒,更加猙獰。而蘭恆看到這樣的人,只是冷笑一下。

「如此噁心,你也好意思活下去?」

蘭恆是什麼人,那是殺人王,面對這樣的人,根本就無懼。

「嘎嘎,我得活下去,你們都沒有死,我當然要活下去,不然的話,我對得起老大的選擇嗎?」

矮小男子的話,讓蘭恆瞳孔一縮,猛的又一次神識此人,然後冷冷說道:「你到底是誰?」

「誰?我的二哥,你居然不認識我了?」

一句話,就讓蘭恆倒吸一口涼氣,獃滯的看著此人。剛才還無視此人,可是聽到這樣的話,蘭恆頭髮都要豎立起來。

「你,你說什麼?」

詭異的話,虛無縹緲,整個靈堂彷彿颳起狂風,一股無比的陰寒,讓所有人都震驚。不過此時的蘭恆,彷彿看到驚恐的事情,滿頭都是汗水,渾身都在顫抖。

「二哥,海中鷹,不認識我了?也是,我的臉,的確可怕,可是在可怕,也沒有你們可怕。」

矮小的男子深吸一口氣,慢慢伸出雙臂,好像讓蘭恆更清楚的看到自己。四周的探照燈突然爆碎開來,所有人都驚呼起來。

而此時的蘭恆彷彿看到鬼一樣,猛的後退起來,都怕靈堂中的徐思齋的靈位都撞倒了。

「老三,是你,這不可能,你怎麼活下去。」

蘭恆認出面前的人,當初徐思齋、蘭恆成為金蘭兄弟,而當初還有一個人,方華,來自北方某個城市,擁有尋龍之法,神秘之術。

當初三人,成為兄弟,徐思齋為老大,老二蘭恆,老三方華。他們三人組成探險隊,在海上尋找寶物。

他們三人都配合默契,海上的寶貝太多了,他們尋找一個個寶藏,在這些寶藏當中,三人經歷萬險,揚名天下,也積攢巨大的財富。

這三人,在尋寶界那絕對是霸主級別,可是最後,這三人突然就消失了。而徐思齋和蘭恆卻來到港島,建立徐氏集團。

蘭恆看到方華,卻是如此的恐懼。而此時的方華在陰影當中,放聲狂笑起來。

「老三!」

可就在方華也發瘋而笑的時候,遠處的陰影當中,卻傳來一聲嘆息,然後徐思齋慢慢的走了出來,痛苦的看著方華。

「什麼?」方華正在狂笑,猛的聽到這個熟悉聲音,頓時身體一僵。

「你沒死?」方華猛的看到徐思齋,而此時徐思齋猶如幽靈一樣。而同時曹德勝彷彿看到鬼一樣,發出尖叫。

「不可能,你中了唐武佛香,你應該已經死了,你是人是鬼?」曹德勝驚恐的亂吼,彷彿要衝出去。

無人看曹德勝,而徐思齋卻慢慢走了出來,很認真的看著方華。尤其看著方華臉上的疤痕,那一個個,讓徐思齋眼淚都留下了。

「老三,你還活著,你真的還活著。我在佛龕前面,天天禱告,佛祖,你真的顯靈了,我終於看到老三了。」

徐思齋真的在哭,老淚縱橫,而這樣的一幕,卻讓方華猛的怒指曹德勝,一腳就踹了出去。

「廢物,你不是說人死了嗎?」

方華猶如野獸一樣,只是一腳,凌空就把曹德勝給踹飛出去。曹德勝猶如破口袋一樣,當場身體就四分五裂,相當嚇人。

「什麼?家主,回來!」

徐思齋的身後衝出一個個徐家保鏢,都震驚的看著方華。

「你怎麼活了,你怎麼可能還活著?」方華猶如惡鬼一樣,朝著徐思齋就來。而此時的蘭恆終於反應過來,猛的擋在方華的身邊。

「老三,你幹什麼?當初不怪老大!」

「放屁,不怪他,那是因為你活著,而我呢!」

方華兇狠的看著兩人,那滿臉疤痕臉上,雙眸全部都是戾氣,相當的嚇人。

「我,我沒得選,老三,都是我的錯!」

徐思齋痛苦低下頭來,當初的他們,遇到神秘勢力。一夜之間,被人追殺,所有的寶物都被搶奪過去。

而且這個勢力,想要讓他們三個臣服,而最後的關頭,他們三人逃入準備好的小島之上,那裡有三人留下的裝備。

可就在那時候,有強者降臨,他們三人拼勁所有本事,都無法逃脫出來。終於在最後的關頭,徐思齋用隱藏的機關,重創了這個敵人。

可是就在要逃脫的時候,這個敵人突然抓住老二和老三。而在那個時候,徐思齋只能能夠救下一個人。

這也是那個敵人惡意而為,徐思齋放棄方華,選擇了蘭恆。而同時,方華被投入寒潭當中,寒潭裡面有特殊的食人魚。

一想到方華被食人魚啃食的一面,徐思齋和蘭恆永遠無法忘記。而那場選擇,也是由於蘭恆在外面養的女人壞了孩子,徐思齋不想讓孩子沒有父親。

「老三,不是大哥的錯,當初我的女人懷孕了!」

蘭恆把一些事情都講了出來,方華聽到這樣的事情,卻冷冷笑道:「懷孕?你確定是你的?你這輩子都無法生孩子,難道你不知道嗎?」

「你,你說什麼?」蘭恆的確有男人問題,不過那是返回港島之後,才發現的,而且還是猶如拼殺,才造成的男人問題。

蘭恆當初回來,把消息告訴女人,結果女人突然難產,母子雙雙死掉。這也極大的刺激了蘭恆,蘭恆感覺上天在懲罰自己,在毀滅自己。

蘭恆的心徹底冷了,身上還有殘缺,這讓蘭恆只能夠陪伴徐思齋的身邊。蘭恆這輩子不找女人了,完全把徐麥心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徐麥心被從小當成兒子養,這是蘭恆的意思,也是徐思齋知道蘭恆痛苦的事情,這才任由蘭恆。

而現在蘭恆看到方華歸來,而此時的方華卻說出這樣的話。

「當初是我的,我的種,是我跟二嫂的!」方華猙獰的說著,更是更加狂笑起來。

「什麼?你的?」蘭恆倒退一步,而此時對面的徐思齋也震驚看著方華,不敢相信的看著方華。

「哈哈,沒有想到吧,我活了下來,可是等我回去,二嫂已經死了,混蛋,你們居然殺死她,殺死我的孩子。」

方華兇狠的看著兩人,雙眸越來越赤紅,猶如餓狼一樣。

「夠了,他們不是老二殺的,老二根本就不知道。當初是二嫂知道你得死,才難產的,原來是這樣。」

徐思齋頓時想到什麼,往日的種種,徐思齋都已經明白過來。而蘭恆卻獃滯了,發出凄慘的吼聲。

「罪孽啊,都是我們的罪孽!」

蘭恆說完,絕望的看著天空,而此時的方華聽到這樣的消息也是一愣。不過卻根本無法相信,只是冷冷說道:「夠了,一切都要終結,我要你們都死。」

「老三,你到底要什麼,這都是誤會。你也知道,當初我只能夠選擇一個,難道然讓我們都死。」

「老大,不,徐思齋,都死難道不好嗎?頭磕在一起,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就這是我們的誓言,可是你們卻違逆了誓言,你們都該死。」

方華已經被仇恨屏蔽內心,而此時的蘭恆看著方華,卻恢復冷靜,森冷說道:「老三,別裝了,你除了報仇,你是為了寶庫,說吧,你背後到底是什麼人?」

蘭恆首先恢復冷靜,讓徐思齋也反應過來,整個徐家莊園好像更加詭異起來。徐思齋也沉聲說道:「老三,你能夠活下來,我很開心。」

「你恨我,那就沖我來,可是跟老二無關。你先背棄你二哥,你還想怎麼樣?」

「看來你們真的想知道?」

方華淡淡的笑了起來,然後指了指曹德勝的屍體,在那血肉模糊之地,卻有一枚特殊的戒指,冷冷說道:「想起來了嗎?」

「你,你是教宗的人,當初那些人,我們就懷疑教宗,難道是那些人救了你。

徐思齋終於明白過來,當初三人被追殺,那個神秘勢力,經過徐思齋多年打探,懷疑是教宗。當初徐思齋手中應該有教宗想要得到的寶貝,這才全力出手。

而這些教宗之人,都是狂熱的信徒,還想讓徐思齋三人臣服。結果徐思齋還是逃了出去,甚至來到港島,創下基業。

「沒錯,的確是教宗救下了我,交出寶庫,我要在裡面尋找一個東西。」

「不過在尋找之前,你們都要死!」

方華猛的一揮手,空中傳來一股血腥的味道。地面之上,曹德勝的血水突然飛箭,化為一道血芒,朝著蘭恆而去。

「老大,小心!」

蘭恆狂吼一聲,先天之力而出,剎那間,神鷹扶搖而起,鋒利的爪子,想要撕碎血芒。可是就這一下,蘭恆居然被血芒直接轟飛出去。

「怎麼可能?」

徐思齋也大吃一驚,強大的蘭恆居然一招就敗了。而在此時,那些徐家保鏢,剛要舉起手中槍械,一股神秘的力量,讓這些人轟然到底,手腕全部斷裂。

「老三,你給我住手,要死,就死我一個。你要寶庫,我可以給你!」

徐思齋猛的抱住蘭恆,看著蘭恆一口口吐血,卻發現方華更加猙獰的笑了起來。 方華看著地上的蘭恆,慢慢走了過去,猛地又一次揮手,直接就把徐思齋抓在手中,冰冷無情說道:「陰陽寶庫,你還是這麼弄,當初我們在海外得到那個玉片,你還留著嗎?」

「玉片,埋了!」

徐思齋趕緊搖了搖頭,而這樣的話,讓方華髮瘋一樣,猛的把徐思齋扔在地上,用腳瘋狂的踹著。

「我不相信,那個玉片怎麼可能埋了,你埋在哪裡了。」

黑道總裁霸道愛 「老三,我跟你拼了!」

蘭恆還要衝過去,方華也不知道用什麼力量,絕對不是武者之力,只是輕輕一抬手,手中的戒指綻放一道光芒,然後一道血煞之力,纏繞在蘭恆的身上,當場就把蘭恆鎮壓住,然後狠狠的砸在地上。

「說,到底在哪?」

「夠了,那個玉片埋在二妹和孩子的墳墓當中。那個玉片是不詳的,為了那批寶藏,你死了,老二殘了,我也看開了,寶藏再多,活著才是主要的。」

「我們的罪孽太重了,老三,難道你還不明白,如果不是你自己,二妹和孩子都不會死。」

徐思齋嘴角都是鮮血,朝著老二蘭恆爬去。而此時的蘭恆馬上就要死了,身體消瘦,望著老大,痛苦的吐著血。

「埋在墳墓當中了?墳墓在哪?」方華突然愣住了,聽到玉片被埋了。

「你要幹什麼?你要挖墳掘墓嗎?那不可能!」蘭恆要瘋了,想要衝出來,又一次被方華給打倒。

「不告訴我,就是死!」方華無情的說著,哪怕是自己血脈孩子的墓,方華也要得到。

「老三,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你們是魔鬼嗎?」徐思齋無法想到,當初最柔弱的老三,居然變成這麼可怕的一個人,不,應該說是野獸。

「我們想要的東西,必須得到,你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世界!」方華輕蔑笑了。

可就在這時候,靈堂外面突然出現一個黑影,然後一個黑衣人直接就砸在方華的面前,頓時震驚方華等人。

「什麼?」

方華一眼看到,那是方華的手下,真正的手下,暗中卻尋找寶庫。方華知道陰陽寶庫,也知道陰陽寶庫是三個,只是不知道陰陽寶庫為什麼弄三個,所以暗中讓手下去尋找最隱秘的寶庫,要找到那個教宗要尋找的東西。

其實方華不懂,因為是三兄弟,為紀念方華,那個真正的陰寶庫,也算徐思齋和蘭恆祭奠兄弟所留,那裡的寶貝,都是方華喜歡之物,根本不是方華能夠想到的。

可是方華的手下出現,一個先天武者,居然被扔了進來,這絕對讓方華看向門口。

「那個寶庫東西並不多,我想應該最重要的寶貝,是你的靈位!」楊柏走了進來,手中拿著方華的靈牌,直接扔在地上。

「楊先生!」徐思齋和蘭恆異口同聲,震驚看著楊柏。

「沒有東西?」方華低頭看著手下,手下已經昏迷,丹田碎裂,以後成為廢人。

「老三,這個寶庫,是為了紀念你,那個最隱秘的寶庫,就是我們心中一直對你的愧疚,可惜我們錯了。」

徐思齋泣不成聲,不過蘭恆卻絕望的吼了起來,同時看著楊柏說道:「楊先生,走,領著麥心走,他是魔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