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道,你所殺的成宏,是我的人?」

「自然知道。」

「那你還敢動手,果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韓楓愈發惱怒,他本想先讓陸軒跪地求饒,最後再將他斬殺,卻沒想到陸軒依舊如此嘴硬。

「我殺他,跟他是誰的人並沒有關係,再說,他是你的人又如何?我需要給你面子?」陸軒反問,「孔文斌,死在了你手中吧?」

韓楓微微一怔,隨即不屑笑道:「你說那個爆穴的廢物?不錯,捏死他,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那你又知道,他是我的師兄?」

「哈哈哈哈!」韓楓一陣大笑,「他是你師兄又如何,你還能跟我比么?」

黑道帝王的腹黑妻 頓了頓,韓楓繼續說道:「我不但要殺了他,還要殺了你,還有你身後的這兩名女子!我要讓你知道,我韓楓的人,不是隨便能動的!」

「我平生最恨別人對我身邊的人下手,所以成宏死了,有本事,你就跟我打上一場。」陸軒手持碎冰劍,上前一步沉聲道。

「是嗎,可我這人,對敵人向來不手軟,你最恨最怕什麼,我就偏偏最喜歡做。」韓楓臉上閃過一絲邪-惡笑容,「魏索,你先去將那兩名女子拿下。」 聽到韓楓突然間點到自己的名字,正準備看好戲的魏索頓時一怔,面露難色道:「我不是他的對手……」

「真是廢物,不過一個區區煉神一重的小傢伙,竟然也讓你怕成這樣。」韓楓不屑的哼了一聲,又轉頭沖另一人道:「黃輝,你上去,擒下那兩名女子。」

被韓楓當眾罵廢物,魏索頓時漲紅了臉,心中無比羞憤,他在天刀門好歹人人都要尊稱一聲大師兄,到了韓楓這裡,卻是變成了廢物,不過他卻也絲毫不敢反駁,對於韓楓這種人來說,就算是將他打殺了,也算不了什麼大事。

而被韓楓點到名的那黃輝,卻是沒有推脫,這麼好的一個討好韓楓的機會,怎麼能錯過,他乃是煉神四重的存在,在他眼中,陸軒不過區區一個煉神一重的武者,別說韓楓在此,就算是他一個人都能夠輕易將陸軒給拿下。

「你不是最恨別人對你身邊人下手嗎?我現在當著你的面,將你的小情人擒下,你又能如何?」韓楓眉毛一挑,冷笑道。

陸軒卻是沒有理會韓楓,而是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黃輝冷聲道:「我答應過別人,不會隨意對玄冰閣弟子下手,卻也不代表我不會殺人,再上前一步,你必死無疑!」

感恩於杜小貓對自己的救命之恩,陸軒答應過她不會隨意斬殺玄冰閣之人,但現在,黃輝既然想對陳小涵下手,那就已經徹底的惹到陸軒了。

聞言,黃輝果然停住了腳步,不過卻是一陣大笑道:「你是什麼東西,還說什麼不會對玄冰閣之人下手。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來殺我!」

說話間,黃輝再度大踏步的往前走,絲毫不把陸軒的威脅當回事,他既然敢上前,又怎麼會懼了陸軒,別說陸軒只有區區煉神一重,就算是再強大一些。他也不怕,韓楓既然在此,還會坐視自己受傷不成?

「你若敢動手,我就先廢了你!」韓楓目光逼視著陸軒,只要陸軒敢動手,他必然會出手攔截。

有著韓楓的支持。黃輝膽氣更足,一連走了五步,也沒見到陸軒動手。不屑的嘲諷道:「不是說我再走一步就必死無疑嗎?現在都五步了,怎麼還沒見死?」

「那你就死吧。」陸軒漠然的聲音響起,就在這一瞬間,他的全部實力瞬間爆發!

太乙之力瘋狂調動,四周的天地元力席捲而來,隨著陸軒長劍的揮動,瞬間凝結著一道龐大劍氣!

一絲劍芒,從陸軒眼中悄然閃過,大成期劍意,毫無保留的灌注到這一劍之中!

大成期劍意。手中無劍,心中有劍。殺人,只需一道眼神,現在陸軒不但心中有劍,手中更有劍!

雙劍合璧,威力豈是一般武者能夠抵擋?

飛龍在天!

同樣是一招飛龍在天,陸軒使出的卻不是龍劍訣的飛龍在天。而是化龍七劍的飛龍在天,化龍七劍,比龍劍訣更為強悍!

劍氣,幾乎是一瞬間從陸軒的碎冰劍之上發出,直衝黃輝而去,正在出言嘲諷陸軒的黃輝,臉上的冷笑之色瞬間消失,換上了一絲無比的駭然之意。

他能夠感覺到,在陸軒出劍的那一剎那,他就已經被陸軒那強悍的劍意鎖定了,彷彿不論自己如何躲閃,如何抵擋,都擋不住這一劍!

但求生的慾望是極為強大的,在這電光火石之際,硬生生的被黃輝發出來了一招!

「給我破!」黃輝大吼一聲,這一劍,乃是他的最強一擊,玄級中品武技!

「找死!」韓楓也怒喝一聲,整個人爆射而出,直奔陸軒而去,本來還想玩弄一下陸軒,但現在既然陸軒如此不聽話,那他也不得不提前將其斬殺了。

幾乎不過一眨眼的時間,三人接連出招,陸軒最先,黃輝次之,韓楓最後。

但陸軒終究是搶佔了先機,而韓楓,也低估了陸軒的實力,本以為以黃輝的實力,再不濟也能夠支撐幾招,而事實卻完全不是他所想象的那般。

陸軒的飛龍在天一劍,極快的與黃輝攻擊相碰撞,若是一般武者,煉神一重發出的攻擊,斷然無法與煉神四重相比,雙方本命元力的渾厚程度,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上。

但陸軒卻是不同,體內的太乙之力,雖然只是煉神一重水準,但品質卻要遠遠高於一般的本命元力,憑黃輝的實力與身份,還無法修習玄冰心經,與陸軒的太乙之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更何況,陸軒此刻還藉助了大成期劍意之威,便是化龍七劍,在等級上也完全碾壓黃輝的武技!

「轟!」

兩道攻擊,猛然間碰撞,陸軒的劍氣,瞬間將黃輝的攻擊摧毀,餘威不止的劍氣,徑直朝黃輝爆射而去!

「韓師兄救我!」黃輝驚駭出聲,下意識的轉身就想逃,連自己的最強一劍,都被陸軒瞬間摧毀,這讓他如何抵擋?

韓楓倒是想救,但卻是有心無力,他怎麼也料不到,煉神四重的黃輝,竟然連陸軒的一劍都接不下來。

「哧!」

總裁的契約妻 強悍的劍氣,瞬間從黃輝后心穿透,無數的鮮血頓時從黃輝胸口噴射而出,轉身欲逃的黃輝,雙腿頓時無力,軟軟的倒下。

「他說的,竟然是真的……」黃輝腦海之中閃過最後一個念頭,便是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看到黃輝瞬間被陸軒秒殺,一眾玄冰閣弟子盡皆駭然,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兩步,這陸軒,竟然這麼可怕,煉神四重的武者,都不足以接下他的一擊!

現在,沒有誰再會質疑陸軒之前的威脅之語,那不是陸軒的虛張聲勢,而是他真有這個實力!

倒是魏索心中一陣幸災樂禍,還敢罵自己是廢物?現在才證明他的決定有多明智,不過是被罵了一句廢物而已,比起黃輝這傻子一般丟了性命而言,可要強多了。

一劍將黃輝斬殺,陸軒沒有絲毫的鬆懈,因為韓楓的攻擊轉瞬即到。

不愧是煉神六重的武者,韓楓的攻擊,遠不是黃輝能夠相比的,與那肖兆宏可謂不相上下,但現在的陸軒卻也不是當初的陸軒了,不但鞏固了煉神境的修為,更是領悟了大成期劍意和化龍七劍。

飛龍在天剛剛出手,陸軒劍勢一轉,化龍七劍第二式出手!

見龍在田!

碎冰劍一封,渾厚的天地元力,瞬間在陸軒身前凝聚,一道長劍虛影頓時出現,見龍在田,乃是化龍七劍之中唯一的一招防守武技。

「給我死!」韓楓怒喝一聲,手中之劍猛然間朝陸軒斬了下來,不留絲毫的餘力。

剛剛陸軒擊殺黃輝的一幕,自然被韓楓毫無保留的看在了眼中,此前陸軒雖然擊殺成宏等一眾人,但韓楓卻並未親眼所見,而現在,陸軒才是真正的當著他的面,殺了他的人,這對韓楓來說,絕對是極大的諷刺與挑釁,因此出手之際沒有絲毫的留力,他已經不想跟陸軒玩了,他只需要陸軒死!

「轟!」

一道強大的力量,毫無保留的轟在了陸軒身前,巨力傳來,陸軒身前的長劍虛影猛然一震,隨即潰散,連帶陸軒都受到了不小的衝擊力,但韓楓這一劍的威力,卻已經被全部抵消,化龍七劍之見龍在田,可不是說著玩玩的。

連退三步之際,陸軒猛然間一個轉身,碎冰劍劃了一個圓圈,又是一劍橫掃,竟是趁機發起了反攻!

化龍七劍之神龍擺尾!

神龍之尾,力量何其強大,這一劍論殺傷力,或許不如飛龍在天,但論力量,絕對在化龍七劍之中居於首位!

面對陸軒突然間發出的這一劍,韓楓一驚,沒想到在自己全力出手之下,不但沒能奈何得了陸軒,而且還有反攻之力,這傢伙,竟然這麼強大嗎?

但現在卻也容不得韓楓想那麼多,他終究是煉神六重的武者,又豈是這般容易擊敗,玄冰之力調動,同樣一劍揮出,沒有絲毫避讓的與陸軒攻擊相撞。

又是一聲爆響,兩人均是受到反震之力,同時被震退,陸軒一連退了九步,而韓楓也退了七步,雙方雖有差距,卻也並非太大。

韓楓修鍊的乃是玄冰心經,更是煉神六重,陸軒憑藉著太乙之力無法佔到上風,他想要與煉神六重強者匹敵,最重要的還是那招極為強大的天人合一。

兩人暴退之際,一眾玄冰閣弟子早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連魏索都顧不上幸災樂禍了,陸軒的實力,似乎遠超他想象之中的強大,這絕對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陸軒能夠擊殺黃輝,沒有出乎魏索的預料,上次陸軒不過煉體期,就能夠擊殺煉神三重的成宏,現在達到了煉神境,自然也能夠擊殺煉神四重的黃輝,雖然秒殺有些讓魏索吃驚,卻也並非不能接受。

但陸軒竟然在擊殺黃輝之後,還能夠擋下韓楓的攻擊,更是趁機反攻一記,這絕對讓魏索無法接受,若是照這樣算,豈不是說連韓楓都奈何不了陸軒? 「好小子,沒想到竟然還扮豬吃虎!」韓楓止住後退的腳步,陰沉著臉開口,以他的實力,別說被陸軒給擊退,一擊沒能幹掉陸軒,已經是極為丟臉的事情。

不過他卻不知道,陸軒在尚未鞏固煉神境修為之前,就足以在肖兆宏手中接下三道攻擊了,更何況現在。

「我說了,我最恨別人對我身邊之人下手,既然他要找死,那也怪不得我。」陸軒語氣不變出聲,既然要戰,那就戰好了!

「剛剛不過是我隨手一擊,你還天真的以為,你就能敵得過我不成?」韓楓冷笑道:「有我拖住你,你認為你還能夠保得住你身後的小妞?」

這次陸軒卻是笑了,伸出手中長劍指向韓楓背後一眾玄冰閣弟子道:「你問問他們,還有誰敢上來領死?你以為,你一句話,真的有人願意替你去死?」

聞言,韓楓忍不住回頭看到,不出預料,他身後一眾玄冰閣弟子,全都躲躲閃閃,生怕被韓楓點名,違背了韓楓的命令,事後自然沒好果子吃,但聽韓楓的話,那可是現在就極有可能身死!

能一劍秒殺煉神四重的黃輝,誰還敢上去挑戰陸軒的威嚴,他們抱韓楓的大腿,可是想獲得好處的,而不是為了白白送命,能夠修鍊到這個地步的弟子,又有誰會是傻子?

陸軒剛剛這一招殺雞儆猴,已經取得了效果。

一時間,韓楓氣勢上竟然完全被陸軒給壓制了下來。這種感覺讓他覺得很不好,自己乃是玄冰閣的天之驕子,極有可能成為親傳弟子的存在,怎麼能被區區一個三品宗門的煉神一重廢物壓制住?

所以韓楓必須要扭轉這種局面,只有將陸軒壓制下去,他才能真正的舒坦,回頭看向陸軒,韓楓臉上閃過一絲獰笑道:「真的沒人么?那我就讓你看看!」

重新轉過頭,韓楓沖這一眾玄冰閣弟子說道:「誰上來去擒住那兩個女的,賞一塊極品元石!」

蜀山魔門正宗 此言一出。剛剛還有些畏畏縮縮的眾弟子。心思情不自禁的活絡了起來,一塊極品元石,這可是相當於一萬貢獻度,對他們來說。絕對不是一筆小的財富。若不是韓楓是玄冰閣大師兄的人。出手怕是也沒這麼闊綽。

不過,雖然心思活絡,但眾弟子還是壓住了心中的貪念。極品元石雖然難得,但畢竟只是難得,為了一塊極品元石拚命,他們還沒這麼傻。

見到眾弟子竟然無動於衷,韓楓隱隱有些動怒了,不過他也知道這有些強人所難,畢竟剛剛陸軒那一手,完全震住了在場所有人。

「三塊極品元石!」韓楓開始加價,命雖然重要,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可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玄冰閣眾弟子呼吸開始急促,三塊極品元石,不過是去擒下兩個小妞而已,最強大的陸軒也有韓楓牽制,未必不值得冒險。

陸軒的臉色開始變得凝重,沒想到這韓楓,為了對付自己,竟然還真捨得出血,別看陳小涵和羅寧都得到了幾塊極品元石,就以為極品元石容易得到,如果不是大機緣,根本沒辦法獲得,就算是陳小涵與羅寧,那也是經歷了九死一生才得到這筆財富。

陸軒倒是想搶先動手,只是,如果不真正震住這群玄冰閣弟子的話,到時候他們一哄而上,自己就算實力再強,也無法在韓楓的牽制下,將陳小涵護得周全,陳小涵雖然得到上古靈符之術,但畢竟剛剛修鍊,效果還未展現。

「哼,玄冰閣怎麼會有你們這一群膽小鬼!一個個煉神中期實力,竟然怕了一個煉神一重!還是在有我的牽制之下。」韓楓愈發惱怒,這群傢伙簡直太讓他失望了,也大大的弱了他的面子,如果就此放棄,豈不是讓這陸軒給看輕了?

「五塊極品元石!別怪我不給你們機會,最後一次,再不上,那就別怪這巨額財富與你們擦肩而過!」韓楓面色都有些猙獰了,五塊極品元石,對他來說,那都是一筆不菲的財富,若非為了掙回這口氣,他哪裡捨得拿出這般厚重的獎勵。

「韓師兄,我上!不就是區區一個煉神一重嗎,有韓師兄的牽制,我相信他絕對毫無還手之力!」一名弟子再也忍不住誘惑站了出來,他乃是煉神五重的實力,在場眾人中,僅次於韓楓,陸軒能夠秒殺黃輝,不代表可以輕易擊殺他。

五塊極品元石,足以支撐他修鍊到煉神後期了,這個險,值得冒!

誰說生命無價,生命就是有價的,只看這個價格,值不值得冒這個險!

眾人選擇進入玄冰秘境,幾乎就已經將一半的性命堵上,而五塊極品元石,如果他沒有極大的機緣,休想在玄冰秘境之中獲得!

「很好,杜澤,你果然沒讓我失望,此次事情過後,我會向冷師兄推薦你的,如果能夠得到冷師兄的看重,你日後前途無量!」韓楓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在世俗界能用,在修鍊界同樣通用!

聽到韓楓的話,剛剛站出來的這杜澤頓時激動萬分,若是能抱上冷師兄這條大腿,區區五塊極品元石又算得了什麼。

冷師兄,便是玄冰閣大師兄!實力已達歸元之境,乃是南宮長老最受寵的弟子,哪怕是玄冰閣的長老,都對冷師兄禮遇有加,因為他極有可能就是下一屆的玄冰閣閣主人選!

而剛剛沒能站出來的弟子,一個個惋惜不已,有些後悔自己太貪生怕死了,有著韓師兄的牽制,難道還怕了一個煉神一重的小子?

人就是這樣,看不得別人得到好處。

「這裡是五塊極品元石,拿好了,聽我的話,我是不會虧待自己人的。」韓楓直接將五塊極品元石拋向了杜澤,他付出這般代價,自然要趁機拉攏人心,他要讓所有人知道,跟隨他韓楓,是不會吃虧的。

看到杜澤欣喜的收起五塊珍貴的極品元石,韓楓這才繼續看向陸軒,嘴角勾勒出一絲得意笑容:「你以為沒人敢上前嗎?雖然我自己一個人也足以擊殺你,不過在擊殺你之前,我要讓你看到你身後的小情人,先一步死在你面前!我,再加上一個煉神五重,你還能擋?哈哈哈哈!」

「既然還有人願意來送死,那也怪不得我了。」陸軒目光冷冽,不管是誰,不管多強,他也絕對不會允許他們對陳小涵下手,若是連自己的女人還護不住,他也太沒用了。

若是單獨對上杜澤,陸軒想要擊殺他,並不是什麼難事,但現在卻有著韓楓的牽制,這樣無疑是極大的增加了難度,不過,也只是難度而已,陸軒,未必就辦不到!

「我可不是黃輝能比的,想殺我,可沒那麼容易。」收好極品元石之後,杜澤看向陸軒冷哼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此刻自然要辦正事了。

「果真狂妄,那就讓我看看,你狂妄的本錢是什麼吧!」韓楓已經不欲再與陸軒廢話,抬起手中長劍,直接指向陸軒。

「等我動手,你直接撲向那兩名小妞,不要殺了,抓活的!」韓楓極快的傳音給杜澤說道。

「好!」杜澤滿口答應下來,緊了緊手中之劍,開始緩緩運轉體內的本命元力。

此刻,陳小涵也在跟陸軒說著話。

「陸軒,你不用管我,我還有兩道五星靈符,猝不及防之下,一定能夠將這傢伙重創!」陳小涵語氣堅定的道,她自身有著四星靈符師的實力,若是能夠將杜澤偷襲重傷,未必就會敗。

陸軒卻是搖搖頭:「不必擔心,保護好晨曦就行,其餘的,交給我。」

他自然不會讓陳小涵冒險,他不喜歡將結果交到不可預知的事情上面,只有自己親自掌控,才能夠安心。

「給我死吧!」韓楓一聲暴喝,身體瞬間從原地消失,煉神六重武者的強大速度,這一刻展現無疑!

無比巨大的天地元力頓時朝他席捲而來,瞬間化作極強的一劍,毫無保留的朝陸軒激射而去。

隨著韓楓動手,在場所有人的心情全都緊繃了起來。

陸軒能夠擋得下韓楓的這全力一劍嗎?即便擋下了,又還有餘力出手對付杜澤嗎?杜澤會不會步了黃輝的後塵?

這些疑惑,不斷的在玄冰閣一眾弟子腦海之中閃現,他們心情可算是複雜無比,作為玄冰閣之人,自然希望杜澤成功,但嫉妒心理作祟,又不太想看到杜澤輕易得到這般極大好處。

在一道道緊張目光的注視下,杜澤大氣都不敢出的盯著陸軒的動作,只要陸軒出手對付韓楓,他就會在那瞬間出手,襲向陳小涵兩人,至於韓楓說的要抓活的,杜澤根本沒有當回事,他才不會冒險去抓活的,直接全力出手,一劍斬殺,豈不是來得乾脆和安全,到時候自然可以推脫說力量沒有控制好。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陸軒終於出手了,沒有出乎預料,陸軒的攻擊,直接迎向了韓楓,畢竟韓楓乃是煉神六重的實力,以陸軒的實力,完全無法無視。(未完待續。。) 亢龍有悔!

不管是在龍劍訣,還是在化龍七劍中,這都是絕對強大的一招,此刻更是被陸軒發揮到了極致,體內太乙之力沒有絲毫保留的調動,大成期劍意,更是全力加持,看上去,陸軒似乎已經沒有了絲毫的留力,全部用來對付韓楓了,根本無力去阻擋一旁窺伺的杜澤。

就是現在!

杜澤臉上閃過一絲狂喜之色,本來還擔心陸軒留著力道準備對付自己,現在看來,他完全就是全力出手。

終於還是選擇保全自己,放棄這兩個小妞嗎?杜澤心中一聲譏笑,手上動作卻是絲毫不慢,在陸軒出手之際,他已經將速度提到了極致,全速朝陳小涵奔去!

戰鬥已經展開,所有的懸念,即將揭曉!

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個均是屏息凝神,緊緊的盯著前方的情形,陸軒,究竟能否打破這個死局?

死!死!死!魏索握緊拳頭,拚命的在心中吶喊,眼睛更是瞪得溜圓,隱隱現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