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怎麼都這麼看我啊,大下午的,陰涼一點比較好~」戚洛櫻沒理會眾人異樣的眼光,開始在船上組裝她的小餐桌和太陽傘。

江夏王等人又齊刷刷的看向烏羽玉。 「額,別看我啊,我可攔不住她~~而且我覺得這樣也還不錯呀!確實有點曬,啊哈哈哈~」

「好吧,不過重點是咱們有船了,大家上船吧,咱們划船在附近轉轉。」江夏王說著也跳上了船。

莫青猶豫了一下,觀察了四周,也上了船,「不過大家還是不能放鬆警惕,萬一這個湖裡真的有水怪,你們要立刻進入戰鬥狀態,水上戰鬥本來就不是你們的強項。雖然我覺得應該不會有水怪,因為之前已經出現過湖怪這個劇情了,按照這個遊戲的等級來看,出現類似劇情的可能性應該並不大,但是這裡肯定有內容,因為……」

莫青還沒說完就被江夏王打斷了,「小唐,別念了,我們都懂!」

一句話講出了大家的心聲,莫青只得無奈的說了句,「划船。」

「好的小唐,看我英勇神武的船技吧!」江夏王抓起船槳,「小唐你別離我那麼遠啊,快來做我旁邊,要是有什麼情況我好保護你啊……」

「划船!」莫青對江夏王惡狠狠的說。

江夏王聳了聳肩,扭過頭還嘟囔著,「還不好意思了~」說完開始划船。江夏王兩個漿,找好力道和節奏,船很快就離開了岸邊。

起初大家還都精神很緊繃,但是劃了1個小時以後,意志力就已經被時間磨滅的一乾二淨,江夏王放下船槳抬頭的時候,看到莫青已經到太陽傘底下躺著喝起了果汁,而戚洛櫻已經睡著了!!

美依美滋滋的貼在蠻熙旁邊。

蠻熙嘆了口氣,走到前面莫青旁邊,看莫青正在沉思。

「你有沒有覺得,這裡好像沒有盡頭?」

莫青放下手裡的杯子,四處看了看,湖面平靜,無風無浪。

「盡頭……劃了一個多小時了,船一直在動,但是所謂的盡頭好像並沒有近一些。「

「這裡很奇怪,但是到底怎麼回事也說不上來。我覺得還是先划回去比較好。」蠻熙很少有的發表的建議。

莫青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也好,這樣劃下去也不是辦法。2王,把船划回去吧。」

「額……」江夏王劃了一個小時,剛停下來喝口水,馬上又接到了划回去的指令,不禁擦了一把汗。

烏羽玉看著苦逼的江夏王哈哈大笑,「看你這沒出息的樣兒,我跟你一起划好了。」

江夏王十分感激,直說烏羽玉是他的好兄弟。放下飲料又回去划船了。兩人卯足全力半個小時多一點就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莫青面沖遠方的山,山層層疊疊,全部被樹木覆蓋。兩座山的山澗通著湖泊,形成一條細細的水路。

「剛才我們是往左邊划的,右邊情況應該跟左邊一樣。但是跟左右的情況比起來,顯然對面的山看起來要近一些,咱們現在往對面划,一直劃過水路,去山那邊看看。」


戚洛櫻朦朧中睜開眼,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睡著了,十分不好意思的加入了划船的隊伍。

江夏王看著手忙腳亂的戚洛櫻。「小七,你就別劃了,還是我們男生來划吧,你們觀察一下周圍。」。

烏羽玉瞥了江夏王一眼兒,還是繼續划著船。

船很快的再次離開岸邊向遠方的山駛去。

莫青一直看著岸邊,船確實離岸邊越來越遠了,而且離對面的山漸漸拉近了距離。就這樣大家又劃了10多分鐘。

「2王快停!別劃了!「烏羽玉突然叫住大家。

「從剛才開始,咱們的船好像在動,但是離岸邊的距離根本沒有變!」烏羽玉看了看周圍,「從我發現到現在,將近一分鐘,咱們實際上根本沒有動。」

江夏王放下船槳也看了看四周,「天啊,咱們在湖中心。」

江夏王還不信邪,又劃了划船,船明明在動,水在船槳的壓力下泛起淺淺的波紋,但是離岸邊的距離卻是真的沒有更遠些。


這個發現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這裡果然有古怪,整片湖泊縱向無限蔓延,而橫向過了中心就無法向前了。但是因為船看起來一直在動,不是為了到達而划行,一般是察覺不到的。」莫青說著自己的見解。

「莫青……這是一種什麼現象?類似於時空錯位嗎?還是真的有妖怪?」戚落櫻說著有點害怕,一隻手抓緊了船邊。

「應該不是妖怪。我現在也不太明白,這個得好好想想。」莫青思索著,「先回到岸邊吧,現在如果真的出現危險,自保似乎不太容易。」

冰淇淋小隊的眾人聽了莫青的話,紛紛迅速加入了划船隊伍,到達岸邊的速度又快了很多。

下了船,戚洛櫻把充氣船收回手環裡面。看了看莫青,他還在沉思中。

「應該是種超自然現象沒錯,但是我疑惑的是那些莫名其妙消失的人是怎麼不見的。而且這也不是海,只是一片湖泊,用百慕大三角的傳說都無法解釋。」

「會不會是一種什麼結界啊,我之前看過很多奇幻電視劇啥的這麼演的!」烏羽玉提到結界興奮起來。

「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這是個遊戲世界。很多事情都不能用我們日常生活的常識來判斷。就好比結界,也存在許多不同之處。」莫青說著不由得微微皺眉。

烏羽玉一聽,頭又垂了下去。「…也是…」

幾個人沿著湖邊坐了一排,都在想著辦法。

「咦,莫青,你不是有之前狄竟隊長留下的窺天鏡嗎……能不能用那個看看做點兒什麼呀……」戚洛櫻小聲嘟囔。

聽了這話,江夏王和烏羽玉十分默契,猛地都站起來。

「沒錯啊,我怎麼沒想到!小唐你趕緊發動窺天鏡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江夏王青跑到莫青旁邊。

「呵呵,不錯啊變聰明了。但是你覺得我傻么。」莫青冷笑著瞥了戚落櫻和江夏王一眼兒。

戚洛櫻臉泛起淡淡的紅暈,「莫青……就算你這麼誇獎我,我也…….」

還沒等莫青一個白眼兒甩完,烏羽玉就過來拍了拍莫青的肩膀,「哎呀莫青!就知道你厲害!你倒是說說有什麼發現啊!!」

「噗..」柔弱的莫青被烏羽玉這麼一拍,當即一口鮮血涌了上來,吐了個猝不及防。

「小唐!你沒事吧!」江夏王嚇得一把拍開烏羽玉的手,攙扶住搖搖欲墜的莫青,一臉關切。

「嘁,早知道這麼脆,勞資還顧什麼殺手。」蠻熙鄙視的瞥了瞥他。

「蠻熙你說啥?」江夏王沒聽清,忙問了一句,蠻熙卻哼了一聲扭過頭。

「啊…莫青…我不是故意的…」烏羽玉吞了吞口水,自己只是輕輕輕輕一拍…看來以後還是不要碰莫青的好,不然稍微大力了點,就是一條人命啊…

戚落櫻慌忙升起六芒星給莫青治療,莫青緩了緩,嘆了口氣。

窺天鏡雖然是A級道具,但是能夠發揮作用的時候就目前來講還是很少的。僅從人物識別這一點就相當不給力,更不用說別的了。

這次更離譜,這窺天鏡竟然發動不起來!

莫青沒有對眾人說這件悲催的事情,他決定再試一次。如果還發動不了,就考慮砸碎這東西……

彷彿是聽到了莫青的心聲,窺天鏡這次很給力,藍光亮起,透過窺天鏡顯示出的東西,讓莫青不禁有些驚訝。

莫青的視線範圍里,一層淡藍色的結界網像一堵透明牆一樣連接著湖泊中心和天,往兩邊無限延伸。,在湖中心形成了一幅巨幅畫卷,畫裡面是他們之前看到的對面的風景。綠樹高山、山澗水路。但是比看到的更美,更虛無縹緲。

「這是……一幅畫?」莫青說出幾個字,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江夏王和烏羽玉都掙著問莫青看到了什麼,就連一直粘著蠻熙的美依都一張期待的小臉兒望著莫青。

「這裡,是一幅畫。畫上面有字。」莫青仔細看了一下這幅通天畫卷,在右下角有幾行文字。

「哈?畫??」

「寫的什麼?」大家震驚之餘著急的問。如果這裡真的是一幅畫,那麼這幅畫卷上的字一定是他們破解這裡秘密的關鍵所在。

「別鬧,等我好好看看,這幾行字時有時無的。你們幫我記一下。」莫青扶了扶眼鏡,等著文字再次出現。

戚洛櫻從手環拿出了筆和小本子,坐在湖邊,準備記錄。

「還沒有嗎?」烏羽玉和江夏王焦急的問。

「剛才我還沒看清,就消失不見了。」莫青目不轉睛的盯著剛才有字出現的地方。

「來了。」莫青眼看著畫卷下方開始隱約出現淡淡的文字,之後漸漸變得清晰。上面用一種類似於草書的字體狂亂的寫著:

虛無窺天鏡

畫中玲瓏晶

途迷幻境景

逍遙出無情


莫青念到第三句,詩句就已經開始漸漸又變的模糊。莫青心裡想著,多虧自己記憶力好,不然不知道還要再等多久。

念完,莫青收了窺天鏡的光,也來到戚洛櫻旁邊,看著寫在紙上的詩句,微微皺眉。從戚落櫻手裡拿過小本子,修改上面的錯別字。


把戚落櫻的錯別字都改好了,莫青盯著手中的幾行字,試圖破解其中的奧秘。 「從現在看來,這個詩句應該是解開奧秘的關鍵,雖然不知道解開後會能得到什麼。WWw.但是能確定的是這個肯定和之前消失的隊伍有關係。」莫青仔細分析著詩句。

蠻熙在一旁鄙夷的眼神兒瞥著莫青,卻也開始琢磨這詩句有什麼隱藏含義。

「我覺得,也許真像小五說的,這裡這麼美可能可以通完另一個世界。而這詩句搞不好就是通往異次元的一個密碼,消失的隊伍也許都是去了那裡。有木有道理,噗哈哈哈哈~」江夏王也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戚洛櫻撓了撓頭,「你們加油啊,詩句什麼的,我最頭疼了,我小時候語文就一直不及格……」

「喵喵喵…?」

「啊…數學也不及格…」戚落櫻難為情的回答美依的問題。

「喵…喵喵喵喵喵…」美依信誓旦旦的說。


「她說什麼呢?」江夏王疑惑。

「她說,『奴家以後也要不及格,不及格的都是天才』。」

江夏王哈哈大笑,「我小時候也不及格啊!原來我也是天才啊!噗哈哈哈…」

莫青鄙視的瞥了他一眼,淡定說道,「咱們今天先這樣吧,回客棧后吃晚飯到我房間,咱們接著討論。先離開這裡。」

冰淇淋小分隊另外幾個人也都起身,收拾了一下,往客棧的方向走去。

莫青走在最後面。他又回頭看了一眼湖泊中心。沒有用窺天鏡看到的景色和最初一樣,但是他在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懷揣著重重心事,莫青想不出答案,於是先跟上隊伍,回到了客棧。

掌柜的站在門口,遠遠的看到幾人的身影,熱情的迎上去。

「謝天謝地你們都回來了,太好了!」

「掌柜的先準備點吃的吧~~我們要餓死了~~」江夏王摸了摸肚子,折騰一下午,而且還都是些體力活兒,連吃點心空都沒有,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呵呵,好嘞,看到你們平安回來我就放心了。給你們做點好吃的!」掌柜的憨憨的笑著往客棧裡面走。

莫青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等一下,掌柜的!」

「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之前聽你說,你們這邊的村民也會去後山玩,但是沒有沒有人失蹤過對吧。」

掌柜的停下腳步,「是啊。」

蠻熙好像懂了莫青的意思,他扒拉開美依,找了個稍遠的位子坐下來。

「那村民一般會去那裡划船嗎?」莫青想了下,又補充道,「我想知道,後山的湖通向哪裡?」

「這個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很小的時候聽村子里的大人說,湖水盡頭是另外一個世界,劃到盡頭就離開了這裡而且回不來了。長大后覺得可能是騙小孩的,但是我們這個村子里的人從來沒有誰想過離開這個美好的地方,只不斷的有外面的人願意留在這裡生活。大家從來只是在湖邊戲水,到處划船玩玩而已。」

莫青沖掌柜的笑了笑,之前窺天鏡里看,湖面和巨大的畫卷相連接,很有可能也是畫卷的一部分,但是他們分明也在湖面上泛舟了,這是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