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以為我鐵石心腸嗎,將幾個小傢伙封印,而後丟到大荒中去,怎麼可能真的不聞不問?」

姜小凡無奈的道。

雪白妖獸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著姜小凡。

「你是真的打了。」

姜小凡斜了它一眼。

這讓雪白妖獸氣的不行,衝過去就開咬,明明是這傢伙誘拐它一起去的,它現在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被姜小凡給陰了。

「你準備就準備,至於瞞著我們嗎?」

葉緣雪氣道。

姜小凡白眼一翻,道:「你們對那幾個小傢伙關心的不得了,知道了裡面實際上沒有什麼危險,肯定會表現的很輕鬆,不會如同之前那般緊張,這不就是給它們打信號燈稱裡面沒有什麼風險嗎?」

葉緣雪聞言一滯,想了想,確實是這樣。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了這些,她肯定不會緊張。

「真是聰明。」

葉秋雨淺笑。

冰心有些詫異,道:「以前怎麼沒發覺你腦子這麼靈活?」


姜小凡嘿嘿一笑,道:「那是你沒注意,其實你只要稍稍一想就會發現咱有多麼的聰明。如果不是這樣,又哪能把你們幾個都騙……咳,娶回家。」

葉緣雪幾女臉色一紅,狠狠的颳了他一眼。

星空顯得很廣袤,一眼望不到盡頭。明亮的月圓點綴在最中央,淡淡的銀輝傾灑而下,給人一種朦朧的神聖感覺。

「你離開大荒,只是單純的想給它們一個錯覺,認為它們只能靠自己?」

冰心突然問道。

「不是。」

姜小凡搖了搖頭。

雖然有那麼一點原因在其中,但是卻絕對不是唯一的原因。

「那咱們來這裡幹嘛?」

公主殿下眨巴著漂亮的大眼睛。


姜小凡笑著颳了刮她的小鼻子,雙眼變得有些明亮起來,道:「相傳紫微星潛藏著一股原始道源,我來尋找它……」

ps:今天還是一更,欠下的周末補,周六周末都三更。最近一兩個月很忙,龍也是被逼無奈,望親們多多擔待下,感激不盡。 紫微星有天地道源,這自然是姜小凡從神主那裡得知。想想也是,紫微星浩瀚無窮,又是帝皇星,是最為原始的生命源地之一,藏有天地道源自然很有可能。

「道源?」

眾女有些好奇。

大宇宙間,原始道源僅僅只有六種,衍生萬物萬道。這六股道源縱然是一些聖天存在也不知曉,葉緣雪等人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

「那是什麼東西?」

公主殿下問道。

姜小凡颳了刮她的鼻子,道:「一種很危險的東西。」

公主殿下鼓著漂亮的大眼睛,張開小嘴就去咬姜小凡的手指。

「啊!」

姜小凡大驚。

怎麼也沒有想到,公主殿下居然會咬他!

他氣憤的盯著雪白妖獸,罵道:「都是你這個吃貨!」

雪白妖獸大怒,頗有一種躺著都挨刀的感覺,惡狠狠的朝著姜小凡撲了過去,於是,一人一獸再次撕打在了一起。

眾女:「……」

「還有心情胡鬧!你不是要找道源嗎?那東西在哪裡?」

一人之下在漫威

姜小凡喔了一聲,抓著雪白妖獸的尾巴將之丟了出去,神色轉眼間變得鄭重起來:「紫微星亘古長存,那股道源究竟在什麼地方,我要接近了才能知道。」

「神識查探不到嗎?」

葉秋雨皺眉。

姜小凡搖了搖頭,道:「查探不到,對於一般人而言,只能近距離觀看才能感覺到它的存在,而且還不一定知道它是什麼。」

「這麼怪異?」

幾人都有些好奇。

姜小凡點了點頭,說是怪異也無可厚非。

「記得剛才你說這種道源很危險?」冰心皺了皺眉頭,道:「既然是很危險的東西,你尋它出來是要做什麼?」

「練法!」

姜小凡道。

有些事他暫時不能說,但是有些事卻沒有隱瞞,道:「對於別人而言,這等道源確實是很危險的東西,縱然是聖天強者沾之也有隕落的風險,但是我卻不一樣,一旦發現這種道源,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將之煉化。」

當初在修羅祖星吸收煉化了第一股原始道源后,他隱隱發現了一些端倪,自己體內的那六片神秘印記似乎可以保證他的安全,且,在保證他安全的同時,也能夠讓他可以如同煉化一般力量似地煉化天地道源。

「聖天都不能煉化,會有危險,你……」

幾女都蹙了蹙眉。

聽著姜小凡說的這麼玄,她們不免有些擔憂。儘管姜小凡說了他能夠保證安全,但是她們卻還是不放心,畢竟是連聖天強者都不能沾染的東西。

「放心。」

姜小凡笑道。

他自然知道她們在想什麼。

簡單的與冰心等人說了幾句后,他開始尋覓了起來。

這一路,葉緣雪等幾個女子只是跟著他,因為她們根本感覺不到道源的存在,就算是放在她們眼前,她們或許也不認識。再加上這種力量與神識的強弱無關,所以儘管仙月舞有著堪比聖天級強者的神識,可也沒有絲毫作用。

很快,半月過去……

「奇怪。」

姜小凡皺眉。

他如今已經在羅天第四重天巔峰,紫微星雖然浩瀚,但是他想要走遍這麼一顆星辰還是非常簡單的,半月時間已經足矣。這半個月來,他也確實走遍了紫微星,但是卻一點也沒有感覺到道源的波動。

「怎麼可能,那位不是說過,上古時代,那股道源就在紫微星的嗎?」

他的眉頭皺的更深。

天地間有六股原始道源,神主告訴了他其中兩股道源的所在,一股在修羅祖星,另一股則是在紫微星。另外,神主也告訴他,只要他得到一股道源,那麼就會與其它五股道源形成一種聯繫,一旦靠近,必然會有感應。

他得到了修羅祖星上的道源,如今等若是一個變相的「道源雷達器」,比聖天級的神識還要有效。但是,他在紫微星尋找了一個遍都沒有感應到有其它道源的波動,這讓他生出了一種猜想。

「難道那股道源已經不在紫微了?」

他想到這一點,自己都是一驚。

神主的話自然不會有假,他相信如今一旦靠近其它五股天地道源,自己一定會生出感應,如今轉遍了紫微星也沒有感應到類似的波動,那麼就只有這麼一個可能,那股神主所言的天地道源已經不再紫微星!

「是有人煉化了?還是其它……」

他瞳孔縮了縮。

六股天地道源對他很重要,他想修成那則逆世大神通,就必須集全六股道源方可。而且,他隱約間覺得,六股道源集齊后,會誕生出一股最為至上的力量。

「這些年來,紫微星可曾有奇怪的聖天修士出現?」

他自己問自己。

葉緣雪等人都在旁邊,冰心開口,問道:「怎麼了?」

「沒事。」

姜小凡搖頭。

他想了想,終於還是決定去問一問正在紫微星沉睡的那位帝皇級存在。

「你們去大荒等我。」

他對著冰心等人道。

話語落畢,周身銀芒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眾女對視,面面相覷。

「這傢伙!」

葉緣雪撇了撇嘴。

葉秋雨搖了搖頭,淺笑道:「走,我們去大荒。」

……

紫微的蒼穹上懸浮著一輪血日,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彷彿能夠吞噬萬物。姜小凡撕開一方虛空,最終出現在了一片黑漆漆的古林外,這裡是死亡森林。

死亡森林是紫微星最為神秘的一片禁地,因為從來沒有人知道這其中到底存在著什麼,只知道這是一片非常可怕的地方,三清古王進入也是有死無生。

「不知道能否喚醒。」

姜小凡低語。

紫微星的修士都知道這片死亡森林很可怕,但是究竟可怕到了何等程度卻是沒有一個人說的清,而碰巧的是,姜小凡對於這一點很清楚。他真切的知道這裡有多可怕,稱能葬掉整個紫微星也毫不為過。

因為……這裡沉睡著一尊上古帝皇!

死亡森林內有諸多迷霧,非常濃郁,伸手不見五指。但是,這些東西顯然阻礙不了姜小凡的視野,他一步一步在虛空上跨步,很快就走入了死亡森林深處。

「退!」

一道冰冷的聲音突兀響起。

死亡森林之下,一具森森白骨衝起,兩團鬼火在骷髏頭骨中閃爍,明滅不定。


姜小凡有些詫異,他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自然也知道這裡很可怕,只是上一次來這裡的時候卻是沒有見到眼前之物。同時,他感覺到了這具白骨的強大,竟然有著堪比羅天君王的波動。

只是,這具白骨雖然可怕,他卻絲毫也不忌憚。

「有事請教你們的皇。」

他認真的道。

前方的白骨鬼兵明顯沉寂了那麼片刻,顯然有些驚訝,但是稍後,聲音卻是顯得更加冰冷,如同萬丈雪淵下的刺骨堅冰:「離開!」

姜小凡眉頭一皺。

雖然這裡是鬼尊的沉睡之地,但是此刻他心中著急,眼前這尊白骨鬼將在這個時候攔住他,自然是讓他不怎麼高興。

他的聲音也變得有些不耐起來:「讓開!」

白骨鬼將自然感覺到了姜小凡的不一般,否則也不可能只是讓他「退」,而是直接斬殺了。它只是想趕走眼前這個非凡男子,但是卻不想對方一點也不退讓,竟然反而讓它讓開,這讓它動怒了。

「不走,那就死!」

它冷冽的道。

死亡森林下方還有不少黑色的鬼影在閃爍,它在原地一閃就出現在了姜小凡近前,憑空幻化出一柄鬼刃,割裂虛空,斬向姜小凡。

「我說了,讓開!」

姜小凡漠然道。

迎著白骨鬼將,他直接一巴掌抽出,震得虛空轟隆隆而鳴,直接將衝上前來的白骨鬼將抽飛了出去。

「嗷!」

下方,群鬼嘶吼,逆空而上。

姜小凡微微皺眉,腳底銀輝一閃,一張莫大的結界出現,直接鎮壓了四方,將那些鬼影完全封閉在了下方。

「引靈術!」

白骨鬼將震撼。

它顯然認得這則術,更是知道創出這則術的人的恐怖,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很是心驚。不過心驚歸心驚,眼看著姜小凡朝著深處跨去,它再一次攔在了前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